【钛坦白】焰火工坊娄池:还在说VR渐冷?深圳已经做到单月1000万台了好不好!

摘要: 北京、上海还有一些南京的VR业内人士已经偏离了市场,只有深圳是真正了解了用户需求,并且满足了他们。

钛坦白第24期,我们邀请了六位钛客分享和探讨“泛娱乐时代VR的新玩法”。本文根据焰火工坊CEO娄池的分享整理。

娄池曾任腾讯科技频道副主编,有着10年科技媒体从业经验,是知名自媒体人,同时担任多家TMT公司及智库顾问。焰火工坊成立于2014年10月,提供多种移动VR设备的解决方案以及VR内容和分发渠道。

以下是娄池在钛坦白分享的干货,由钛媒体整理:

先做一个介绍,焰火工坊是2014年10月份成立的一家以移动VR为主的比较综合的公司。我们不仅做算法、底层的工作,也做过一些硬件,做的VR游戏前一段时间也登陆了Gear VR,还获得了Oculus的推荐。国内做移动VR,从最底层开始做的超过两年时间的并不多,我们就是其中之一。

VR市场的冷、热是表象

最近很多媒体都觉得VR市场已经开始渐冷了。爆出来的数据是,HTC Vive7月份新用户增加了0.03%,8月份没有增长,Oculus应该是7月份0.03%,8月份0.01%,因为本身他们的基数也很小,百分之零点零几的增长几乎是零,包括有些媒体也在写,VR设备开始进入寒冬期,其实我觉得这是一种非常片面的看法。

有关HTC和Oculus的数据应该是真实的,但是我说VR变冷是片面看法的原因也很简单,我们从今年4月份开始跟深圳的产业链沟通,当时深圳单月眼镜盒的出货量是200万台,到了6月份的时候,这个数字已经到了500万台,8月份的单月出货量应该是1000万台,当然这里面包括了沃尔玛一单就采购了将近300万,把整个数据量拉上去了。

所以说今天在深圳,最火的消费电子产品就是VR,比平板电脑、手机的量更大,VR不仅不冷,而且热的一塌糊涂。所以判断冷热我觉得要有一定的标准,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这是因为深圳本身是一个擅长销售的城市,因为华强北总是能把低价的东西卖得非常快。但是同样是VR产品,比如说一体机,我们记得是在6月份的时候短暂有一段销量的高峰,应该是5-10万之间,但是最近几个月,VR一体机的销量降了下来。事实证明,即便是在深圳,也不是所有的VR产品都像眼镜盒子一样火。所以我认为VR市场的冷和热不能是简简单单下一个结论,冷热只是一个表象,最核心的东西是市场是否认可

为什么谷歌的Cardboard销量好?

其实我们从创业开始,学习的目标就是Oculus和三星一起做的Gear VR,我们觉得谷歌Cardboard眼镜盒是一个比较烂的产品,体验非常差的。但是今天来看,市场反而更接受Cardboard,高端的比如HTC Vive、Oculus甚至深圳廉价的一体机反而都不行。为什么呢?

我认为原因主要有两个,第一个确实是价格因素,深圳的廉价眼镜盒子确实很便宜,去年还能卖到几十块钱,今年最便宜应该做到了十几块钱吧,但是便宜并不仅仅是唯一的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是今天的消费者并不认为VR是一个可以替代主流计算平台的产品,也不认为VR是类似或者代替手机或者是电脑的核心。消费者反而认为VR应该是这些计算平台的附属。

很多人一直觉得VR是一个所谓带动产业前进或者是怎么样,但是从市场的反映来看,VR从业者要明确自己的定位,我们不是一个颠覆者,只是锦上添花。想靠VR提供的这些体验,来带动手机和PC的发展是不行的,而是VR要随着手机和PC的发展转化他们的用户,这才是一个正确的方向

回过头来我们再看HTC Vive还有Oculus,这两个产品不仅价格比较高,它还要求你升级自己的PC,要更好的显卡,要更好的配置,在业内从业人员的眼里看这是合理的,你想要好的体验一定要更高的配置,但是从市场来看大家是不认可的。

上一次谷歌公布的数据应该是在年初的时候是2600万台,不看国外订单因素,仅仅看深圳最近半年以来给他们带的用户数量,眼镜盒子这种东西总用户群至少达到了4000万到5000万。也就是说不是消费者没有需求,而是消费者不愿意为VR这一个需求付出更多的金钱,不愿意为VR这个需求更新自己的计算机和手机。

尽管Oculus和HTC这两家大公司,选对了VR这条赛道,当面向市场时,我个人认为,他们并不是一个正确的学习对象。如果我们真的像这两家公司一样,把VR做成一个高高在上的,大多数人想要体验必须不断升级,投入更多金钱的一个产品,那么VR才开始所谓的冷下来了。因为大家也知道,所谓的发烧友,愿意投入更高显卡,感受更高体验的人数量是非常有限的,这并不是一个大众市场,反而谷歌应该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把VR做成了一个大众市场的产品。

建议到深圳了解真正的VR市场

我们曾经在今年六七月份的时候,系统的调研过购买谷歌这种最廉价眼镜盒子的消费者,发现了一个普通消费者是怎样购买VR产品的:首先他听说了VR并有了兴趣,然后他第一反应是去淘宝或者京东搜“VR”这个关键词,看一下大概的价格,首先把几千块钱的产品直接pass掉,剩下就是最廉价的眼镜盒子。他把其中看起来最漂亮的留下来,然后看一看价格,应该在几十或者一百几十块钱这个价格段。挨个点进去,问店家,你这个产品送A片吗?

其实对于目前很多消费者来说,什么游戏甚至有些360度视频都不重要,他就想要这么一个最核心的功能,就想要一个从来没有过的视角去看一部成人片。然后这些掌柜有些会把网盘给他,买VR眼镜送资源,还有些说我不送,但是我这边可以卖两块钱到六块钱一部,这个就是因店而异吧,基本上只要你提出来,都能满足你这个需求。

他收到产品之后,资源也从网上下来了,肯定就是拿VR来看成人电影,戴头上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太刺激了,虽然有点晕,但是他愿意忍。A片看完之后,他该去看一下其他的内容,下一些平台,然后在里边看一些视频,玩一些游戏。

非常遗憾的是,这种最廉价的眼镜盒并没有办法让他有一种好的体验,于是这群人就把VR眼镜束之高阁。不仅中国用户如此,海外用户甚至中东用户全世界人民的需求都是一样的,这也是深圳今天最廉价的眼镜盒子卖得这么好的一个原因。这就是真实的VR市场。

今天业内绝大多数人说VR靠C端用户是挣不到钱的,做硬件是没有前途的,其实我觉得他们可能确实没有在深圳走一圈。因为我们知道有好多深圳的VR团队最开始是三四个人,最多用两年时间能做到几百个人。而深圳的这些团队一般是不融资的,虽然那边的人力成本比北京、上海要低很多,但你要明白几百个员工的时候,他的投入要有多少。但是他是绝对可以赚回比较高的利润的,就我们知道,几个人发展到几百个人的团队一般过去两年在VR最廉价的盒子上,获得的净利润应该是在几千万人民币的水平。

了解我们焰火工坊的人会注意到,我们在2016年春节之前,也是喜欢尽量去讲技术,讲ATW。我们应该是国内异步时空扭曲算法在移动端最早实现的团队,我们会讲所谓的融合算法,但现在基本上我们不参加这种论坛或者是类似的活动。因为我发现,可能主流的北京、上海还有一些南京的VR业内人士已经偏离了市场,只有深圳是真正了解了用户需求,并且满足了他们。

更清醒之后,如何发力?

其实我们焰火工坊也有过情怀推动的阶段。大家看Oculus好像现在是用涤纶还是某种布料去做VR眼镜的外部,其实我们在2015年的时候曾经花了大量的精力想用纸来做这个东西,因为纸够轻。当时找到了这种材料,可以塑形,压成类似塑料的形状,而且防火、防水。用这种材料去做VR眼镜,形状做得很好,颜色做得很好,所有工作做得不错,但是它的价格比塑料还贵了,以至于我们的产品发布时间会一拖再拖。

今年五六月份,我们开始跟深圳合作之后,变得离市场更近了。其实过去我是比较瞧不起这些深圳的土鳖团队的,但是最终是他们给我们上了一课,通过跟深圳的沟通,我们变得更加实际了:

首先,我们对价格的概念更明确了。其实我们在去年12月份的时候,发布过一个叫开发者版的极目眼镜,第一季度末的时候给好多开发者都发过,但是我们从跟深圳合作之后,把传感器的配置降了一大截,把价格便宜了15块到20块之间。我们当初还有风扇,后来把风扇取消了,放弃了很多原来的设计,但是通过这一圈跟深圳接触下来,我们反而对自己的产品信心更强了。

中秋节之后,我们焰火工坊会上线一个极幕眼镜,这是我们通过深圳充分了解市场之后的产品。我们公司的方向也做了很大的调整,未来几年我们的核心放在入门级VR产品上。我们觉得,不要把这个事情想得特别快,我们要做的,一是去做便宜的产品,二是能够结合现有的计算设备,比如今天最普通的PC能跑得动的VR产品,我们也不完全局限于移动VR。用比较差的性能获得比较好的效果,我们有信心在入门级的VR市场上获取到大量的用户。

未来VR市场的破局点,并不一定意味着你要跟着这些大厂走,我觉得尤其是中国团队,其实真的去跟美国这些大公司飙技术反而是一件不理性的事反而我们应该学习深圳这种精神,在掌握入门级技术之后,我们应该更多的在成本上取得一些优势,我相信如果能做好这些事的话,即便HTC、Oculus的增长率永远很低,国内企业的也不一定会低。

佳音:所以,您是在向市场妥协?

娄池:我觉得向市场妥协这个事没有什么不好的其实谷歌的眼镜盒子在淘宝的好评率一般在80%以上,做一个产品的目的还是让消费者满意对吧。我们都知道蓝光好,但是在录像带的时代消费者也满意,事实上当初大家从录像带开始,到VCD再到DVD,中国还有好多这种奇特的像SVCD的产品,最后才到蓝光,它是一步一步迭代的,其实我觉得所有的消费品都是一步一步迭代的

其实中国在很多前沿技术上,当然像航天这种国家支持的咱不说,起码在消费电子产品上,我觉得真的是很难去跟美国大公司飙技术的。之前我见过一句话“海外一开源国内就创新”,这是个笑话,但是实际上因为我们反编译过很多产品的代码,这个还挺真实的。如果没有Oculus的话,其实国内公司自己去开发很多算法是做不到的。

未来VR行业里只有两种公司能活下来:一种是能够接地气的,了解市场,能够推量的公司;另外一种就是像Megicleap一样,真的是飙技术这种硅谷型的公司。而且硅谷公司最大的优势是有好多这种回报期比较长的基金,愿意为这些公司付出,国内现在的资本市场环境并没有那么完善,我们都知道,真正愿意把钱用在公司飙技术上的资本方也不多,如果真的不关注市场的变化,不关注消费者的需求的话,我觉得会非常危险。

所以说我们觉得VR市场不是一个寒冬,但可能对一些VR公司是一个寒冬。其实我们2014年成立以来到今天,目睹过2015年上半年国内很多VR团队的猝死,我们判断2016年底、2017年上半年还会死很多的团队。

佳音:深圳的这个经验,是否适用于国内其他城市?

娄池:其实深圳本身面对的就不仅仅是国内某个市场,而是面对全世界,今天来讲的话深圳产品大概七成是销往海外,三成在国内。这个比率虽然是三成,但是绝对数量也是远远高于我们在新闻上看得见的这种所谓的国内的VR公司的销量。

记得有一次参加活动,主持人问我如何评价国内的VR巨头,当时我就非常为难。因为这个巨头得看如何来判断,如果按融资金额来讲的话其实还好,可能大家知道是谁,如果要按真正的销量来讲,可能我说到前十,当时在场的人应该都不知道。

佳音:您怎么想到从做媒体转做VR?媒体从业经验让您看VR的角度、思维角度有什么不一样?

娄池:我做过十年媒体。媒体人,尤其是科技媒体人,应该是会有那种所谓的对新科技的比较直观的判断。就像你经常听流行歌曲的话,你大概会有一种判断,这首歌会不会在广场舞上出现。我2014年接触到VR产品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未来这个东西会是一个大众的市场。

我做媒体的时候还是偏负面报道多一些,所以经常会用这种逻辑追问自己,现在公司的方向是不是有问题?这也是我们能够比其他竞争对手更早一点去跟深圳接触,更早一点去研究这个市场的原因。

媒体人有一个最大的优点是了解信息不对称的价值,所以你会天然的愿意去寻找第一手的信息,其实对于大公司来讲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但这是一个新领域,创业者比较多,好多人忽视了这个东西,每天就看一看海外的Oculus或者HTC的新闻,就觉得自己了解这个市场了,其实这是错误的,一定要走到第一线。

少年维特:对创业者而言围绕VR体验店去发展会是另外一条出路么?

娄池:VR体验店应该赚的是不断下沉的加盟费吧,个人感觉体验店要么廉价到根子里薄利多销,要么就是高精尖的大投入、高利润,不上不下的很难活。当然赚加盟费的永远活的很好。

(本文首发钛媒体,根据焰火工坊CEO娄池在钛坦白上的分享整理)

…………………………………………………………

钛坦白第24期,六位钛客的分享已经结束,干货整理后会发布在:http://www.tmtpost.com/tag/1508094

钛坦白第25期:体育产业的新方向、新玩法

报名入群听课:在微信公号“钛媒体”(taimeiti),发送“钛坦白”获取通关秘籍

成为钛客、与钛坦白合作:请与钛坦白负责人佳音联系,邮箱jiayinge@tmtpost.com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佳音
佳音

钛媒体资深运营编辑、微信社群运营总监、“钛坦白”微信公开课负责人,邮箱jiayinge@tmtpost.com

评论(1

  • 钛ifh3yF 钛ifh3yF 2016-09-21 01:33 via iphone

    不是贴牌货就是毫无意义的眼镜盒子还好意思吹

    2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