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正在成为手机的高级配件,数字戒毒会有用吗?

摘要: 数百万的英国人正尝试“数字戒毒”,他们希望在日常生活中摆脱手机依赖,减少对平板和社交网站的使用,一些地区则发起了“关掉WiFi半小时”的活动。

一项最新调查显示,数百万的英国人正尝试“数字戒毒”,他们希望在日常生活中摆脱手机依赖,减少对平板和社交网站的使用,一些地区则发起了“关掉WiFi半小时”的活动。英国人可真会玩,但他们之所以有这种活动,肯定是因为生活出现了一些问题。

相关数据显示,48%的英国人因沉迷手机而忽视了家务劳动,女人们因网络追剧,变得懒惰,也有人喜欢在刷碗的时候,观看网络视频,从而不断摔碎餐具。

男人们则非常喜欢在床上玩手机,他们睡觉前和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儿都是看手机,这不但会影响睡眠,还破坏了夫妻生活的大好气氛,在很多情况下,虚拟的网络比起自己的糟糠之妻来,更有魅力。

自乔布斯重新发明了手机,这个世界就疯掉了,越来越多的生活内容被塞进了这块4~5寸的电子屏幕中,社交、游戏、外卖、恋爱等等。

手机的便携性成就了移动互联网,而它的私密性又将用户牢牢地粘在了这张大网上,最开始,App还不是那么发达,智能手机只是简单的碎片时间清理机,而当越来越多的生活内容转化成App之时,智能手机就开始肢解我们的大块时间。

时间被肢解之后,用户没有办法系统地思考学习,而这种食之无味的内容又加深了消费者的焦虑,比如刷朋友圈、快新闻、浅阅读微博等等都加剧着人们的焦虑。

数字毒瘾,一种经年累月的戕害

姑且我们先把手机依赖症称之为数字毒瘾,毕竟,会玩的英国人中,有30%的用户都参与了这项运动中,足以证明手机之于大不列颠人来说,最起码不是无害的。

相反,数字毒瘾较之海洛因、大麻、鸦片等传统毒品,更具杀伤力:罂粟毒品对于人体的伤害,只是一锤子买卖,击中要害的地方,可能会一命呜呼,但多数情况下,只是击中大腿、胳膊什么的,落下个残疾而已,况且,一般来说,消费者可以有效地避开锤子的攻击。

但数字毒瘾就不一样了,它好像蜘蛛结网、细菌繁殖、病毒传播,是一种经年累月的戕害,更可怕的是,当消费者意识到这种戕害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无力反抗了。

事实上,现代人在贪婪地享受手机、平板、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便利之时,也不得不承受随之而来的隐痛,打开任何网页和App都有数不尽的广告,铺天盖地的新闻真假难辨,昔日单纯可爱的朋友圈,也因主管的关注和微商,而变成了龌龊的名利场。

总得来说,电子设备带给我们无与伦比的便捷,但同时也强加给我们很多烦恼。

相关数据统计显示,47%的人表示因手机错过了最佳的睡觉时间,消费者总是希望再看一条微博,然后睡觉,进而是不断地有“下一条”,从而导致第二天醒来后非常疲倦;31%的人因手机而错过了和朋友、家人共度时光。

既然一条微信能搞定的事儿,又何必非要见面?但屌丝又岂能知道女神是否想见面,做点只有见面才能做的事儿;现代人的生活中,最孤独的场面不是一个人去看电影,一个人去按摩院,而是一群人去吃饭,却各自把玩着手机,无休无止。

在这种大背景下,越来越多的人患上了“无手机焦虑症”,手机一旦出现任何异常,这类人就会变得恐惧,比如手机欠费时,他们会飞奔到营业厅或者求媳妇儿在网上给缴费;出门下雨时,忘记带伞了,可以忍受淋湿的尴尬,咬咬牙就去上班了,但忘记带手机了,却一定要跑回来把手机揣上,否则,焦虑地无法工作。

显然,在任何正常的场景中,比如聚餐、会议、等车、地铁,以及在任何非正常的场景中,比如火山、暴雨、洪水等等,智能手机都是现代人最不可割舍的东西,它帮助人们同世界联通,克服焦虑。

另外,如前文所述,消费者贪婪地享受着移动互联网的便利,同时也受到它的伤害,弹窗广告和朋友圈里的微商只是这种伤害的一个缩影。

众所周知,为了推广自己的移动端,很多互联网公司都推出“PC端收费,移动端免费”的政策,目的是迅速扩大移动端的占有率,但羊毛总要出在猪身上,消费者若是要享受免费的东西,代价是忍受广告,而广告费则要加入产品的报价中。

打个比方,一个喜欢玩网游、看视频的消费者,他在看视频时选择免费资源,但需要先看一段网游的广告,网游公司因要支付广告费,则需要提高点卡的价格,最终消费者在购买点卡时,还是要把视频的钱给掏了,这种模式之于消费者来说,并没有省钱,更致命的遗憾在于,视频创作者没有得到应有的收入,作品质量肯定不高。

最终的结果是,消费者把购买高质量视频的钱,给了网游公司,然后,玩了一段高价网游,看了一段粗制滥造的视频,而一旦这种“审丑,审粗糙”变成习惯之后,消费者整个人的层次就会变low,而这也正是数字毒瘾,最摧枯拉朽的戕害。

大势所趋,人类终将成为手机配件

平心而论,英国人的数字戒毒活动,还有2015年美国兴起的“反科技”运动都是挺有意义的事儿,他们的意图也是非常具有正能量的,在早期的时候,肯定会得到不小的支持,但坦白讲,这样的运动不会成功,或者说没有太大必要。

手机取代一些事情已经成为大势所趋,我们焦虑也好、厌恶也罢,任何消费者都已离不开手机,未来人类和电子设备将会更深度地结合,直到让自己的肉体成为手机的一个高级配件。

举个简单例子,智能手机、平板的电子屏幕出现,让读书变得更方便,越来越多的世界名著被搬上了电子屏幕中,新时代的作家已经不要求会写字了,他们只需要练好搜狗输入法就可以了,而他们也再不用自称为“笔者”了,他们已经是彻头彻尾的“键人”了。

诚然,有些人依旧怀念纸质书籍,依旧想听钢笔在纸张上沙沙作响,但这些都是让时代所抛弃的东西,纸质书笨重,且印刷成本高,相比电子书竟没有一点优势,事实上,电子书取代纸质书,一如纸质书取代古代的竹简,建议那些守着纸档书籍不放手的人,干脆去捧着竹简读书吧…

读书之外,电子设备已经变得无孔不入,支付、外卖、购票、交话费…智能手机的功能日益强大,已经让实体书店倒闭了,随后要倒闭的将会是实体的餐馆以及中国移动的营业厅,未来人类必须适应没有实体建筑的地球,这种状态更符合现代人越来越快的生活节奏。

同样,未来的办公场景,也不都是面对面开会,而是利用VR技术或者只利用微信来互动信息,智能手机势必会大范围推广移动办公,事实上,现在这个趋势已经很明显了,越来越多的人在回家之后,不得不依旧盯着微信群组,以防主管@自己,讨论一个重要的项目。

事实上,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特点,有好的特点,让人舒服的特点,也总会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总的来说,社会、科技都是向前发展的,类似数字戒毒、反科技这些运动,也只不过是前进路上的小插曲而已,谨记,世界的主导权肯定会交到那些“会玩手机,善用电子设备”之人的手里,数字戒毒,还是算了吧。

【钛媒体作者介绍:文/康斯坦丁,微信:khxx-wk,科技新发现官方微信公众号:kejxfx】

更多一手资讯和独到分析,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qrcode_for_gh_99d4be81cba2_1280

钛媒体微信二维码

本文系作者 康斯坦丁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康斯坦丁
康斯坦丁

知名IT评论人,科幻星系、科技新发现创建人 微信公众号:kejxfx

评论(1

  • 钛i0m8Oq 钛i0m8Oq 2016-09-07 10:21 via iphone

    自从乔布斯发明了手机

    2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