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停掉模组手机其实另有目的......

摘要: 从谷歌今年的表现来看,有两个大的动作值得注意,一是发布了Daydream虚拟现实平台;另一个是试水全新的操作系统Fuchsia。

Project Ara曾作为智能手机领域的又一重大创举被业界寄予厚望,然而该计划从推出至今不到3年却走到尽头。日前据路透社报导,谷歌似乎暂停了Project Ara模组化智能手机项目,以期进一步压缩旗下硬件业务,该消息隔日即被谷歌方面发言人向科技新闻网站VentureBeat证实。另外,谷歌正寻求合作伙伴出售这项技术并提供授权。

据了解,Ara项目在2013年由摩托罗拉发起,随后被转移到谷歌先进技术与计划部门成为一项专案。目的是通过开源硬件开发一种高度模组化的智能手机,允许消费者自由选择和替换处理器、屏幕、键盘、电池、摄像头等硬件模组。谷歌曾为该项目高调铺张,而中间经历多次停摆与跳票,至今旋即末路。谷歌为什么要出售Ara项目,智能手机模组化真的不具备市场前景吗?

开源硬件就是一个笑话

关于Project Ara,谷歌的原计划是在Google Play上出售自家和第三方的模块,其中所有第三方模块都需通过谷歌认证,符合其设计的标准化架构支持热插拔。由于该项目具有较高的开放性,谷歌选择开源硬件的方式来实现这一计划。

先来说说什么是开源硬件。开源硬件指的是借鉴软件开放源代码的方式对计算机终端及各类电子硬件设计信息的释放,如电路集成图、材料/元部件清单、设计数据等等。我们知道软件开源的主要目的和最大意义是什么,是源代码的流通、借鉴、重利用。那么这些在硬件开源的设想上能实现吗?

答案是非常不易。硬件与软件的距离就像哲学中的“形”和“形而上”之间的差距那样遥远。软件是人类逻辑定义的产物,它可以有IDE(集成开发环境),有编译器和解释器,相同的架构和编程思想可以让程序员跨时空协作。但是硬件不同,硬件所处的物理世界无法像软件那样标准化,建模和仿真永远是不可靠的,只有依赖扎实的理论基础和反复的实验测试。

开源硬件领域(暂且认为还算是一个领域)的许可证同样是参考开源软件,比如GPL、MIT。尽管表面上相似,但是二者有本质区别。开源软件许可证的依据是版权法,而硬件设计更多的是依靠专利法,二者基于的法律文本差异意味着后者的不成熟和面临更多商业风险。

另外,硬件工程师的培养周期之长、成本之高,这决定了开源硬件并不能像开源软件那样有着数量庞大的第三方开发者群体参与,更多的是依赖具备一定实力的厂商,这无形中提高了该领域的入行门槛。由此可见,以开源硬件的方式推动智能手机模组化的流行实为不易。

出售Project Ara,谷歌另有目的

关于Ara的出售消息,业内有观点认为此次事件是智能手机模组化的终结,我们认为并非如此。模组智能手机并非没有前景,该计划亮相之初,消费者、投资者、开发者三方同时寄予厚望,开放模块不仅仅是为了延长设备寿命和减少电子垃圾,更重要的是,模组计划会推动部件创新与工艺成长的并发,甚至有望诞生新的技术。在这方面联想和LG已有了尝试。

尽管智能手机模组化面临着成本、风险、商品化问题上的阻力,但是纵观业界历史我们知道,第一个吃螃蟹的总是比他人具备更多机会,IBM如是,小巨人DEC如是,微软如是,苹果如是。

既然如此,那么谷歌为什么还要出售该项目?我们认为谷歌有其现实的考量和另有打算。谷歌自去年成立母公司Alphabet以来砍了许多项目,这包括Google X和Nest部门的大量实验性产品,其正在试图缩减旗下硬件业务以规避未来潜在的项目风险。笔者曾于2014年《疯狂涉猎:谷歌面临铱星魔咒》一文中分析阐述了GoogleX实验室爆炸式的扩张计划并以人类项目管理史上的阴霾——摩托罗拉铱星为例提出了科技公司技术风险的警示。如今的谷歌似乎早已成熟许多,对于项目蔓延的把控与组织资源的权衡相比两年前要谨慎得多。

从谷歌今年的表现来看,有两个大的动作值得注意,一是发布了Daydream虚拟现实平台;另一个是试水全新的操作系统Fuchsia。尤其是后者,完全基于谷歌自有知识产权,意图甩开Linux内核与Java的纠纷。而硬件业务方面,谷歌就低调多了,除了iPod之父托尼•法德尔被调离职位,谷歌AR眼镜项目继续遥遥无期之外,智能硬件部门Nest同样遭遇了人事动荡而频频再组。可以看出谷歌向外界释放了一个信号,其组织资源正向系统级、平台级软件业务倾斜。

谷歌这么做是有道理的。现任CEO桑达尔•皮查伊的两大力作是Chrome浏览器和Chrome OS,前者已成为全球浏览器份额的大头,可以说基本取代了IE的地位;后者则有可能与安卓整合或是重塑(Fuchsia?)。也就是说,在奠定了万维网领域统治地位之后,谷歌需要一个真正的系统级的支撑,来筑牢其在这个时代的科技巨头之名。谷歌的核心竞争价值在于万维网技术与Internet通讯与交互领域,产品线的收敛是为了更好更精准地再铺张。Project Ara已成了包袱,将Ara卖给更适合做硬件的厂商是个不错的注意。

如此一来,我们发现谷歌的产品线正在向微软靠齐,系统、浏览器、各类应用。尽管谷歌短时间内缺乏像微软那样的“生产力”张力,但是它正在模仿微软的另一个战略“平台即服务”。当谷歌获得真正的系统级核心竞争力的时候,它会变得越来越像微软。

【钛媒体作者介绍:水哥 高级工程师,科技专栏作者。微信公众号:qq133991】

更多一手资讯,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本文系作者 水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水哥
水哥

高级工程师,科技专栏作者,中国计算机学会会员。IT评论,业界分析,不一而足。微信公众号:QQ133991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