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去年的“硬件免费论”误导了很多创业者,这次改谈直播

摘要: “如果一个直播网站把收入全部寄托在去剥削主播,从主播的打赏收入中,成为你的主流收入,那么这个直播的未来非常危险……”

钛媒体注:360董事长周鸿祎不仅是一个主流直播平台的幕后操盘人,也是直播产品的重度用户。就连爱车着火了,也要掏出手机直播一下。不过他也“抱怨”,自己这么努力地直播,一共才挣了不到50万个花椒豆,大概合人民币5万块钱。

虽然重度参与了直播,但周鸿祎认为自己还不够格总结直播行业的格局、前景,因为这个行业刚刚开始,现在下结论太早。不过,他也表示自己还是有很多想法,但巨头们都虎视眈眈,自己事情没做好之前就引起巨头的关注不好。要“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不过,近日在新京报“寻找中国创客”的一场论坛上他还是透露了部分对直播的想法。一开始,他调侃自己去年的时候作为所谓的创客导师,来发了一顿厥词,当时脑袋一热,说硬件必须免费。后来又反思硬件免费很扯蛋,硬件不应该免费。所以说,误导了很多创业者。这次主办方索性让改谈直播了,钛媒体整理出了周鸿祎其中最核心的九个观点:

1、直播的魅力是互动和参与感

直播最大的魅力是两个,一个是互动,一个是参与感。台下直播的手机离得很远的时候,叫“伪直播”。真正直播的魅力是镜头非常近,所以为什么说传统的游戏直播、秀场直播,虽然做了几年,但是突然被手机直播所颠覆。

最重要的,不仅仅是手机这个设备降低了直播的难度,降低了直播的门槛,也不仅仅是手机可以让你随时随地直播,不仅仅是战术上的方便,最重要的是手机拉近了主播和观众之间的距离。

2、直播会形成分众的社群

直播未来很有可能是一种分众和社区的组成形式,而未必是一种广播的媒体。为什么呢?当一个直播间真正挤进来5000人的时候,已经很难去互动了。如果直播仅仅是靠少数明星,那么它和传统媒体、传统电视台做的直播,本质上并不会有任何差别。只是观看方式、观看工具的不同。

未来直播对传统视频网站、对传统电视台、对传统媒体真正的颠覆力在哪里呢?就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直播的主角,你的用户并不见得一定要追求很多,但是会以每个主播为核心,形成一个非常分众的社群。比如一个房间可能在50到150人的范围内,跟主播才能形成良好的互动。

3、直播会与其他表达方式在不同场景下并行

直播是未来互联网可能是最丰富也是最强有力的表达方式,比单纯的文字、图片,甚至是有某些情况下的视频的表达能力更强。

但与此同时,直播这种表达方式的门槛又是最高的。不仅意味着手机流量的、电池的挑战,最重要的是对直播的主播来讲,你在手机镜头前面,你的镜头感、你的表现感。所以我们觉得在未来,短视频、图片和直播这几种方式,可能会在不同场景下来并行。

4、直播的两个方向,媒体化和社群

既能够在视频网站上播放,也能够拿到电视台去播放的视频节目,从某种角度来说,对传统娱乐业不是颠覆,而是传统娱乐业在互联网上的延长。同样的节目,仅仅是用直播的形式播出,不能算是直播对传统娱乐业的真正颠覆。

换句话说,直到在一个直播平台上直播了娱乐综艺节目,无法把它的回放拿到视频网站去播出,也无法拿到电视上去播出的那一天,我们才可以说,直播行业真正开始对娱乐业产生了真正的冲击,真正产生了一种巨大的变革。

未来直播一定会分化,一部分直播网站可能会走向媒体化的方向,但到目前为止,在媒体化的方向上,和传统的视频网站如何去形成不一样的特点,至少目前没有看到。

另外一个方向,就是直播走向社群,走向社交。早期的一些秀场网站做的网上夜总会的模式,虽然有主播和观众的互动,虽然也有打赏,但严格来说,我觉得这不是一种真正的社交网络。在某些直播网站上,极少数大主播基本上决定了这个网站巨大的流量。而一个真正社交化的、分布式的或者去中心化的,众多的普通人能够成为主播,能够聚集她自己的社群,像微博一样的社交方向,是我们正在努力的方向。

5、以打赏为核心的商业模式不代表未来

秀场这种以打赏为核心的商业模式,并不代表未来,它仅仅是我们从秀场继承的商业模式之一。广告、直接向用户付费等模式,都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直播的很多收入是打赏,主要是靠打赏和分账,分账比例有的是三七,有的是五五,而主播拿小头。如果一个网站把你的收入全部寄托在去剥削主播,从主播的打赏收入中,成为你的主流收入,那么这个直播的未来非常危险,因为你会发现你会特别重视那些吸金能力特别强的主播,而吸金能力特别强的主播,就会主导你整个网站的基调、调性,包括你的内容。

反过来,虽然即使是利用的手机来作为直播的舞台,最后你可能还是回到了传统的秀场经济,而传统的秀场经济不论规模做了多大,仅仅是一个赚钱的工具,不可能成为改变互联网表达方式的一种颠覆性的力量。

6、直播能不能产生一些大的互联网公司?

未来直播肯定会成为标配,换句话说,各行各业都可以把直播作为一种表达方式。

在这个前提下,最后有没有网站能够通过直播变成一个真正的全民直播,或者一个直播平台?答案是不确定的,应该说是有机会的。但这个机会最后是不是在腾讯的微信里,直播这个行业到底和互联网巨头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不好说。

我们应该少开点这种行业大会,不要让这个成为热点,不要让巨头关注这个方向,我们自己在底下闷声把这个东西做好就行了。

7、VR直播绝对是未来的方向

前一段我们推出了VR直播,做了一些尝试,但因为摄像头的问题,后来暂停了一下。我们最近已经把摄像头做出来了。

看VR直播,虽然图像很粗糙,但确实跟主播的感觉比手机屏幕又更加拉近了距离,所以我们相信VR直播绝对是未来的方向。

从另外一方面,国内很多人在做VR,可你仔细看来看去,现在所有做VR设备的人,都起了一个大早,赶了一个晚集。为什么呢?因为在VR意念上,没有一家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最后VR的设备,无论是卖手机盒子,还是做一体机,最后都会进入同质化的竞争。买一个眼镜究竟看什么?VR游戏、VR电影现在还没有拍出来。

我觉得最切实际的就是把主播的内容用VR的方式体现出来。我们将来会把我们的技术给所有的VR平台提供,只有更多主播都能够用VR摄像头,把自己播出的内容以VR的形式来提供,才会真正刺激更多的VR显示设备的发展。这点上我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8、监管都接受,但应保存实时交互的特点

VR起来之后,不可避免的就有一个面临监管的问题。在中国做互联网,没有监管是不可能的。我们要有一些自律。我觉得怎么监管都可以,我们都接受管理,我们可以提高更多的审核力量,我们可以加强我们自我的监控,我们可以发动用户来举报一些不良的言行。但是延时一定是不行的,一定要让手机直播这种实时互动和交流最大的特点能够保存下去。

做手机直播最大的优势就是实时,因为有实时才有互动,有互动才有参与,这和传统电视不一样。电视的直播是没有互动的,电视的直播是没有参与感的,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手机直播,我坚信它是革命性的。如果一旦审查了,别说延迟了一分钟,就算延迟了30秒,让观众和主播的互动就会带来极大的不同步。你这边说了一句什么话,半天主播都不能反应过来。这对直播行业,我觉得是一个半毁灭性的打击。

9、直播平台的竞争不会短期内快速结束

做主播,我自己理解最重要的是真实。更多的人应该是结合不同的行业,结合不同的领域,应该去探索更多的你自己所独有的特质。

直播平台谁能笑到最后,有人说到明年就差不多出结果了,我认为这话不对。这跟O2O不一样,O2O的那些人都是共产主义,融了VC的钱,拼命给老百姓免费送,这确实坚持不下去。很多垂直领域的直播能够过得很好。我认为直播这种竞争不会短期内快速结束。(本文由钛媒体编辑佳音整理

提问:周总,为什么喜欢穿红T恤?

周鸿祎:因为想成为网红,所以以后网红都要穿红衣服。

提问:做VR要跟直播结合吗?

周鸿祎:前一段我们推出了一个VR直播,做了一些尝试,但因为摄像头的问题,后来暂停了一下。我们最近已经把摄像头做出来了,因为做VR直播我个人觉得如果你真的看过VR直播,虽然图像很粗糙,但确实跟主播的感觉比手机屏幕又更加拉近了距离,所以我们相信VR直播绝对是未来的方向。

从另外一方面,国内很多人在做VR,可你仔细看来看去,现在所有做VR设备的人,都起了一个大早,赶了一个晚集。为什么呢?因为在VR意念上,没有一家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最后VR的设备,无论是卖手机盒子,还是做一体机,最后都会进入同质化的竞争。

最后买了一个眼镜,究竟看什么,有VR游戏,VR电影现在还没有拍出来,我觉得最切实际的就是把主播的内容用VR的方式体现出来。我们将来会把我们的技术给所有的VR平台提供,只有更多主播都能够用VR摄像头,把自己播出的内容以VR的形式来提供,才会真正刺激更多的VR显示设备的发展。这点上我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这个行业要保持说法的一致,因为VR起来之后,刚才老戴提到一个问题,不可避免的就有一个面临监管的问题,我觉得在中国做互联网,没有监管是不可能的,如果真正一个行业做得太乱,可能最后政府就把你就像今天的互联网金融一样,本来是一个好东西,但是太多骗子涌进来,傻子都不够用了之后,国家就要出来管一管,可能有时候就会一刀切。所以我觉得今天作为直播行业,有没有人出面来组织,我们要有一些自律。

有的人觉得我要吸引流量,就打一些擦边球。有一些主播在直播平台上去做一些露点的表演,有的网站是故意策划一些事件,比如某某平台又直播造人了,来吸引流量。从短期来看,这些是奇淫技巧,也许都能给一些主播带来一些名气,也能给某个主播平台、主播网站带来一些流量,但是这就有点像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如果这个行业不能杜绝这样的行为,会带来两个恶果。

第一,让老百姓慢慢对直播行业产生一种负面的印象,以后你都不好意思说你是经纪人。今天有经纪人吗?我相信没有人敢说自己是经纪人。如果大家以后一提起主播,就对你没有一种尊重,就觉得主播好像就是在一个直播平台上,就想起来KTV的坐台小姐一样,那还有人会去当主播吗?我还会说我是大主播吗?还会有像林其玲小姐这样有才华的人愿意来当主播吗?

如果大家对这个行业是这种低俗的看法,就像你是开了一个夜店,你再挣钱,你也不好意思在别人面前说你是做什么的。因为这个行业不是站着把钱挣了的行业,这个行业不可能做大。所以借这个机会,这个行业互相要有一个默契,我觉得大家应该多做一些正能量的东西,多做一些反映普通人生活的东西,而不是把直播行业做得过于色情和低俗。

还有一点,刚才戴社长讲到直播审查的问题,有关部门也曾经来调查过,比如说直播要不要先审后发,因为传统电视台做直播都是有一个多少秒的延迟或者一分钟的延迟,避免在直播中有什么突发事件造成不良影响。包括我们直播中的弹幕,就类似于BBS,要不要审查?我的观点非常明确,我是说要相信这个行业的自律能力,但是做手机直播最大的优势就是实时,因为有实时才有互动,有互动才有参与,这和传统电视不一样。

电视的直播是没有互动的,电视的直播是没有参与感的,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手机直播,我坚信它是革命性的。如果一旦审查了,别说延迟了一分钟,就算延迟了30秒,让观众和主播的互动就会带来极大的不同步。你这边说了一句什么话,半天主播都不能反映过来。这对直播行业,我觉得是一个半毁灭性的打击。有关部门可能也会向这个行业里更多人征求一些管理意见的时候,我觉得怎么管都可以,我们都接受管理,我们可以提高更多的审核力量,我们可以加强我们自我的监控,我们可以发动用户来举报一些不良的言行。但是延时一定是不行的,一定要让手机直播这种实时互动和交流最大的特点能够保存下去。

提问(主持人):我刚才看到还有一个很好玩的问题,他说你是作为一个大主播,今天台下来了20多位各个平台当红的网红,你教教他们,以你的经验告诉他们,怎么样能够成为大主播?你也可以看看下面这些主播,你觉得哪一位你最看好?主播同学可以举一下手。

周鸿祎:你看,说完都没人敢举手了。因为现在的手机直播跟秀场还是有千丝万缕的历史的传承,也借鉴了秀场里边的打赏模式,所以唱歌、跳舞、才艺表演靠颜值还是各个直播平台的主流。但是我觉得如果仅仅是这个模式,总有人脸蛋比你更漂亮,总有人胸隆得更大,总有人歌唱得比你更好,所以他会审美疲劳。

所以我想真正的未来,更多的人应该是结合不同的行业,结合不同的领域,应该去探索更多的你自己所独有的特质。比如有的人是毒舌,有的人是特别能够说脱口秀,有的人特别逗逼,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是他逗逼起来,你会觉得他特别可爱。还有人专门教人练瑜伽,有人专门给人算塔罗牌。还有做杂技的,做惊险动作。所以我觉得每个主播不要去模仿别人,勇敢做自己,把自己的特点很真实的表达出来。所以做主播,我还能够混点打赏,我觉得做主播,我自己理解最重要的是真实。

我今天其实有很多话是不愿意讲的,我站在台上,已经被烤出汗了,直播这个行业大家都在探索,我只比大家多走了半年,还走了半年的弯路,也只能给大家点心得,供大家讨论。谁能笑到最后,有人说到明年就差不多了,我认为这话不对。这跟O2O不一样,O2O的那些人都是共产主义展示,融了VC的钱,拼命给老百姓免费送,这确实坚持不下去。当年的团购,千团大战很快就结束了。

但是我真的觉得,有一位嘉宾好像是做同性恋直播的,叫什么我就不说了,我确实很难上去看。但是就有这样的人群,所以你能细分你的人群。我相信很多垂直的直播一样能够过得很好。所以我认为直播这种竞争不会短期内快速结束,所以今天有些不成熟的想法,我担心我在这儿说完了,又把大家给忽悠了,过半年大家纷纷倒闭了,以后我就没法再出来站台了,对不对?

还有,很多直播的想法,我今天还是忍不住透露了点,但是巨头们都虎视眈眈,我们做的很多事,哪能没做好之前就跟巨头说,做得不好带不来用户,今天就引起巨头的关注还是不好吧,我牢记一句话,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附周鸿祎演讲全文:

很惭愧,我这次过来纯粹属于打酱油。去年的时候,我是作为他们所谓创客导师,来发了一顿厥词,当时我脑袋一热,说硬件必须免费。所以在场的人就如痴如醉,我误导了很多创业者。后来我又说硬件免费很扯蛋,硬件不应该免费。所以我就准备了一篇讲硬件的反思的文章,准备来这儿承认错误。结果他们跟我说,硬件不时髦了,因为你说硬件免费,害死了很多公司。所以我们今天改谈直播了。他说你愿不愿意来祸害一下直播行业。

我话题没有准备好,所以我当时觉得说,直播行业,我应该以什么角色来说话呢?因为这个行业我认为才刚刚开始。虽然我们看到刚才老戴说有两千家,好像前一段刚听说有200家,没准儿过几天就两万家了。这个行业刚刚开始,坦率地说,让我来给这个行业总结它的什么格局、总结什么炫景,我认为我不够格,可能很多人也不够格,因为这个行业刚刚开始,现在下结论太早。

我经常打比喻,比如像跑马拉松,刚跑了一千米,有人就说我终于找到马拉松的规律了。有人说我领先了200米,我就可以号称自己成功了。我觉得都为时过早。所以我觉得如果今天谈直播这个话题,我跟大家相比,是真的愧对什么创业导师这个资格。所以我决定以一个大主播的身份,我一直很想努力地成为网红,但是一直在努力,现在还不够红。

错了,和我们今天现场很多主播相比。你知道在花椒平台上,我那么努力地直播,甚至连我的车烧着了,这肯定不是故意的,我跳下去没有第一个找灭火器,我第一个给它直播,这么努力了,林其玲问我说,您一共挣了多少花椒豆,我刚才打开手机看了看,一共才挣了不到50万个花椒豆,大概合人民币5万块钱。平台上有很多主播,胸比我大,脸比我尖,一晚上都不止挣这么多花椒豆。所以我应该不算网红,只能算是一个在努力成长的大主播。我来稍微分享几个不成熟的看法,但前面我讲了,我是没有资格对这个行业去下结论的,我有的时候像对智能硬件一样,我也误导过不少创业者。所以今天说的话,仅供大家做参考。

刚才戴社长,很不负责任,把跟我相关的很多内容都讲了,所以我只讲几个观点,如果林其玲觉得不愿意,我们可以上来再做交流。

直播最大的魅力是两个,互动和参与感

首先第一点,我觉得直播最大的魅力是两个,一个是互动,一个是参与感。所以当我们看到很多直播平台,比如说一个人人模狗样的在那讲话的时候,台下直播的手机都离他很远的时候,这个叫“伪直播”。大家觉得对不对?它和传统的电视台、传统的摄像机放在台下远远的直播没有任何差别,观众无法和主播进行互动,所以这种直播我管它叫伪直播。

真正直播的魅力是镜头非常近,所以为什么说传统的游戏直播、秀场直播,虽然做了几年,但是突然被手机直播所颠覆。我觉得最重要的,不仅仅是手机这个设备降低了直播的难度,降低了直播的门槛,最重要的这个设备不仅仅说它可以让你随时随地直播。过去我们直播先需要布置个闺房,把墙都搞成暧昧的粉红色,还得买一套声卡。周炜在台下笑,是不是你也很想直播,但后来太麻烦,老婆不太同意。但是手机直播带来的我认为最重要的不仅仅是战术上的方便,比如说我现在可以吃饭直播、车上直播、坐在马桶上也可以直播,最重要的是手机拉近了主播和观众之间的距离。

曾经有一个心理学家跟我讲一个道理,人和人之间是有气泡的,人和人之间是有一个距离的,今天我没事要跟一个人坐得太近,我们俩如果不熟悉,他会觉得我在骚扰他,他会觉得他的空间被侵犯了。我们每个人都有这样的一个界限。但是在直播的过程中,你是不是会有一种非常亲切的感觉,因为主播基本上整个这种面对你的感觉,就像是跟你在半米之内在进行交流。我自己做过主播,我也每天很勤奋地当观众,所以我自己感觉手机直播跟之于原来的很多PC直播、其他直播最大的不一样,是它能够拉近观众和主播之间的这种距离。为什么很多人愿意去打赏,你找一个明星在台上说相声,如果直播的摄像头在台下离他很远,像普通电视台转播一样,再火的明星人们也不愿意打赏。人们为什么愿意花人民币买虚拟货币去打赏,我没有答案,但是我觉得主播跟观众之间的互动和近距离的参与感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

我刚才给林其玲一个建议,我说我们新京报这么多记者都在写直播,你们真的了解直播吗?戴社长,你旗下的美女记者、帅哥编辑都应该亲自去做大主播,我花椒平台可以提供这种便利。以他们收到虚拟货币的多少来作为他们本月工作成绩的评判。

直播在未来有可能是一种分众和社区的组成形式

我对直播第二个感觉,我觉得直播未来很有可能是一种分众和社区的组成形式,而未必是一种广播的媒体。这个怎么讲呢?我们现在有很多直播网站,数据大家也都姑且听之,有很多数据都是几个零,都说几百万人同时在线。加起来,中国15亿人天天看直播,人数都不够。但是我们也在想一个问题,别说一个直播间有50万人,当一个直播间真正挤进来5000人的时候,你发现已经很难去互动了。所以当你请了一些明星的时候,当然可以起到一种烘托人气的效果。但是我认为如果直播仅仅是靠少数明星,那么它和传统媒体、传统电视台做的直播,本质上并不会有任何差别。只是观看方式、观看工具的不同。

我们讲直播之所以成为一个颠覆性的行业,未来它对传统视频网站、对传统电视台、对传统媒体真正的颠覆力在哪里呢?我其实觉得也许就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直播的主角,也许每个人在你的直播间里,你的用户并不见得一定要追求很多,但是他会以每个主播为核心,形成一个非常分众的社群。比如一个房间可能在50到150人的范围内,跟主播才能形成良好的互动。

我们今天做的各种各样的直播内容,你会发现,如果你过于去追求说一个内容一定要有多少万人观看,那么它一定是以损失交流和互动作为前提的。一旦损失了交流和互动,你和传统电视台上播的视频节目又有什么不一样呢?所以这是我们现在在看很多直播网站我们也觉得是需要大家去思考的一个问题。

直播或是未来互联网最丰富,最强有力的表达方式

第三,我们觉得直播是未来互联网可能是最丰富,也是最强有力的表达方式,确实它比我们单纯的文字、图片,甚至是有某些情况下的视频,它的表达能力有更强。

举个例子,比如说你去某某约炮神器,我只是举个例子,如果你没有看过直播,你就会发现上面都是被PS过的照片,在我这种面盲看起来,都是锥子脸,看起来都差不多。其实你根本没有办法去了解一个人的真正的性格、真正的特点。但是你一旦到直播网站上,你去跟一个主播近距离交流,你会发现十分钟的交流,胜过千言万语,胜过可能一万张图片。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会发现视频这种表达方式,或者短视频这种表达方式,或者图片这种表达方式,跟直播我觉得是很难比拟。但与此同时,直播这种表达方式的门槛又是最高的。换句话说,不仅意味着手机流量的、电池的挑战,最重要的是对直播的主播来讲,你在手机镜头前面,你的镜头感、你的表现感。所以我们觉得在未来,短视频、图片和直播这几种方式,可能会在不同场景下来并行。

直播平台真的就是一个新兴的视频网站吗

我有一个疑惑提给大家,今天很多人要把直播平台做成一个内容平台,但是未来直播平台真的就是一个新兴的视频网站吗?比如说像马东的《奇葩说》,或者像高晓松的《晓说》这种节目,你会发现它既能够在视频网站上播放,也能够拿到电视台去播放,从某种角度来说,对传统娱乐业不是颠覆,还是传统娱乐业在互联网上的延长。但是如果同样的节目,我们仅仅是把它放到直播平台上,用直播的形式播出,这就不能算是直播对传统娱乐业的真正颠覆。

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哪一家直播网站真正探索出来一种模式,就是把娱乐内容跟直播很好地结合。如果能够真正很好的结合,那么这就是对传统娱乐业,特别是对传统电视工业一个巨大的颠覆。换句话说在一个直播平台上直播了娱乐综艺节目,无法把它的回放拿到视频网站去播出,也无法拿到电视上去播出。直到那一天,我们才可以说,直播行业真正开始对娱乐业产生了真正的冲击,真正产生了一种巨大的变革。

所以,对未来大家谈到一个直播的格局问题,我有两个不成熟的想法。未来直播一定会分化,一部分直播网站可能会走向媒体化的方向,但到目前为止,在媒体化的方向上,和传统的视频网站如何去形成不一样的特点,至少目前没有看到。

另外一个方向,就是直播是否能走向社群,是否能走向社交。像早期的一些秀场网站做的网上夜总会的模式,虽然有主播和观众的互动,虽然也有打赏,但严格来说,我觉得这不是一种真正的社交网络。最后你会发现说,在某些直播网站上,极少数大主播基本上决定了这个网站巨大的流量,而一个真正社交化的、分布式的或者去中心化的这种众多的普通人能够成为主播,能够聚集他的社群,像微博一样的社交方向,是我们正在努力的方向。但是目前所有的直播网站,我觉得都还停留在比秀场往前只走了一步。

所以未来我觉得如果直播网站仅仅停留在秀场这种游戏规则上,那么它就会像网页游戏一样,会是一个帮助互联网企业把流量转成收入的模式,但是它未必能成为一个对今天的社交网络、对今天的社交网站形成颠覆的未来的一种方式。

秀场这种以打赏为核心的商业模式,不代表未来

刚才戴自更提到了一个问题,就是关于直播的商业模式。严格来说,秀场今天这种以打赏为核心的商业模式,我认为并不代表未来,它仅仅是我们从秀场继承的一种商业模式之一。我也相信未来随着越来越多的普通人成为主播,越来越多的普通人能够不仅仅是在直播间里仅仅是靠颜值吃饭,而更多真正的能把他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能够带进来,把直播变成年轻人,特别是90后、95后,甚至是00后,自我表达的一种基本方式。

那么我觉得未来这里边的商业模式可以有很多,比如说有的人在直播间完全可以来做广告,有的人可以在上面开网店、做电商。还有一个心理学家,他完全没有必要让他的直播间里冲进来几万人,他完全可以开一个收费的课堂,讲一门课。你会发现未来的这种商业模式,我觉得最大的魅力绝对不仅仅是在于打赏,而是在于我们看到的广告、直接向用户付费等模式,都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顺道说一下,有很多直播网站,我自己不直接做直播,我是投资做直播,虽然我每天都努力的去当个主播,也有一些人跟我讲,说老周,你当年把杀毒这个规矩破坏了,因为搞免费杀毒,同行不赚钱,我也不赚钱。今天你又破坏了直播的规则。

直播的很多收入是打赏,主要是靠打赏和分账,分账比例有的是三七,有的是五五,而直播拿小头。我提出来,你们让主播拿大头,比如最开始是一九,主播拿90%,最近做了一些调整,但平均下来,主播可以拿到80%。很多人觉得我们破坏了行业的规则。但我要解释一下,如果一个网站把你的收入全部寄托在去剥削主播,从主播的打赏收入中,成为你的主流收入,那么这个直播的未来非常危险,因为你会发现你会特别重视那些吸金能力特别强的主播,而吸金能力特别强的主播,就会主导你整个网站的基调、调性,包括你的内容。

反过来,虽然即使是利用的手机来作为直播的舞台,最后你可能还是回到了传统的秀场经济,而传统的秀场经济不论规模做了多大,我认为它仅仅是一个赚钱的工具,不可能成为改变互联网表达方式的一种颠覆性的力量。

所以我今天说的这几个点,可能有一些是武断的结论,有一些是我们在做直播过程中在探索的迷惑,也是抛出一些问题供大家讨论。

直播能不能产生一些大的互联网公司?

最后我抛一个观点,这个观点是所有人都关心的,直播到底能不能产生一些大的互联网公司,代表了未来。还是直播会变成标配。就像论坛一样,今天哪个网站没有论坛,哪个网站没有BBS的东西。我认为未来直播肯定会成为标配,换句话说,各行各业都可以把直播作为一种表达方式。比如说新京报可以用直播做新闻,途牛网可以用直播做旅游,也可能美团网有一天会拿直播来演示预定餐馆怎么做出一顿饭。甚至很多金融理财产品的人,都可以用直播来促进他们的销售。所以直播肯定是首先会成为标配。

在这个前提下,最后有没有网站能够通过直播变成一个真正的全民直播,或者一个直播平台?我觉得这个答案是不确定的,我觉得应该有机会。但这个机会最后是不是在腾讯的微信里,比如说在第一天做直播的时候,我就跟人讲,我说腾讯用脚指头想一想,至少有五到六个团队都会来做直播,无论是他们的QQlive还是QQ空间还是微信团队,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直播这个行业到底和互联网巨头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互动关系。

我大概做投资做了一年直播,我非常有信心的说,我认为还是非常有机会,但是有一点,我们少开点这种行业大会,我们不要让这个成为热点,我们不要让巨头关注这个方向,我们自己在底下闷声把这个东西做好就行了。谢谢大家!

我讲了这么半天,底下有人给我打赏吗?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佳音
佳音

钛媒体资深运营编辑、微信社群运营总监、“钛坦白”微信公开课负责人,邮箱jiayinge@tmtpost.com

评论(5

  • Darren13 Darren13 2016-08-31 05:07 via iphone

    攒人品

    1
    0
    回复
  • 钛pNEFtw 钛pNEFtw 2016-08-30 17:40 via pc

    就算每个人都24小时粘在网上,所产生的流量收入也是有限的,不够你们这些大佬瓜分的,还抱怨少?已经不错了!

    0
    0
    回复
  • Gien源仔 Gien源仔 2016-08-30 17:15 via weibo

    →_→因为名字就是“周红衣”啊

    0
    0
    回复
  • 山小一 山小一 2016-08-30 16:40 via weibo

    好自为之

    0
    0
    回复
  • 比比 比比 2016-08-30 14:34 via pc

    现在做直播的都是些什么鬼!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