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多线作战的新美大,战线越长胜算越小

摘要: 可以预见,只要新美大的整合不结束,其人心动荡军心不稳的现象就不会结束,而目前看来,“整合”离画上句点,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

昨日(8月8日),新美大CEO王兴在某主流媒体发布了一篇署名文章,谈到了“中国互联网的下半场需要什么能力”的话题,大谈O2O与产业互联网化的概念,认为互联网能力将推动供给侧改革的落地。话虽这么说,不过产业互联网化是一个漫长的周期,况且自美大合并以来,新美大内忧外患,面临窘境,自身早已如履薄冰,又何谈为传统产业的互联网化赋能?

互联网行业里的战争往往需要快刀斩乱麻,58赶集的“在一起”,优酷与土豆联姻,滴滴与Uber都能进洞房,原因就是在一场无休止的拉锯战中,最容易消磨掉团队的意志,特别是在短期看不到终局时,这种不确定性更容易让人产生绝望,逼资本出手。

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在一起后,依然没有逃出这一怪圈。这两天,新美大CEO王兴再次发布内部邮件,宣布进行新一轮的公司组织架构调整,提升王慧文为餐饮平台总裁,阿里系的干嘉伟遭“边缘化”,沦为新成立的“互联网+大学”的校长。

不得不说,进入2016年,王兴在新美大组织架构上已经多次“大动手术”了。4月初,猫眼电影郑志昊接替沈丽出任负责人,5月底,新美大就将猫眼这个残局甩给了光线传媒。而同样在5月,新美大宣布新的组织结构调整和人事任命,并设立餐饮生态平台,外卖配送事业群总裁王慧文兼任餐饮生态平台负责人,重点推进餐饮商家的IT系统建设、IT系统标准化和互联网化。

如今,刚过两个月,王兴又进行重大组织架构优化。单从这一点,就不难看出,虽然新美大的CEO王兴正重新排兵布阵,但恐怕也很难解开目前的迷局。

战局拖得越长,新美大的胜算越小

这几年,王兴恐怕是中国互联网圈子里日子过得最胆战心惊的大佬了。在抛售猫眼电影前,新美大在四个战场与BAT开战,资金消耗相当大,对投资机构来说,也是一种心智上的折磨。去年底,美团一度陷入“资金紧张”的传言中,与资本的谈判较量也异常艰难。不可否认,王兴是互联网青壮派中最稳重、最能坚守的创始人,但即使如此,新美大当前的处境已经日益尴尬了。

今年1月,新美大完成了由腾讯、DST等领投的33亿美元的融资,表面看起来资金比较“宽裕”,但投资机构追求更高的回报率,谁也不想竹篮打水一场空。滴滴与Uber选择合并,就是这个道理。最终资本的意志往往决定了企业的命运,而非创始人的意愿。

对于王兴来说,只有在某条业务线逐步稳定局面,才能松一口气。但随便瞄一眼餐饮、综合O2O、酒店旅游三大战场,其很难说在哪一块业务上,有明显的优势,在餐饮外卖与酒店旅游方面,还很有可能会逐步丧失地盘。在这样的背景下,在前几天的内部邮件里,新美大提升王慧文为餐饮平台总裁,并涉足面向餐饮商户的企业级业务,无疑是王兴的一招“赌棋”。

但这一步棋子能否如愿,同样需要看百度、阿里的眼色。虽然如今新美大已经开始加强对餐饮商户互联网化市场的拓展,在工具、CRM、商家服务等基础设施上发力,但是这一领域却是支付宝与口碑的地盘,甚至在不少商户端,支付宝及阿里投资的餐饮软件平台早已侵入,新美大很难顺利收割市场,而一旦在商户端遭“偷袭”,餐饮线将告急。

对新美大与王兴来说,一方面是美团、点评两者整合带来的阵痛期,以及所引发的人事动荡、军心不稳,另一方面三条业务线上几乎很难一统江湖,面临的是竞争的“迷局”。同时,新美大还受到来自于资本方的压力。在一系列因素的影响下,新美大的未来命运变得极为不确定。

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拖延的时间越长,对新美大与王兴来说,胜算就变得越小。当初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目的就是希望通过“1+1”的资本运作方式,尽快终结战局,只可惜让新美大和王兴没想到的是,大众点评虽然没了,但是更为强大的阿里和百度却迎面厮杀而来。

新美大陷入多线作战,结果可能是贪多不得

虽然新美大看似是仅次于BAT的二线选手,但自身也存在着明显的“瑕疵”。纵观中国互联网行业大佬,每一家都有自己的“后院”:腾讯背靠微信和QQ的社交入口;阿里电商地位难以撼动;百度依靠搜索入口来构建新商业版图;就连京东、网易、小米等这样的企业,也都有自己的护城河。但审视一下新美大会发现,在王兴眼里的餐饮、综合O2O、酒店旅游三大战线上,每一块都尚在“厮杀”,短期没结果,这导致新美大缺乏“主心骨”。

比如在餐饮外卖领域,本来美团外卖与饿了么处于贴身肉搏的阶段,但随着今年4月,阿里巴巴与蚂蚁金服12.5亿美元的资金打进饿了么的账户,让美团外卖如坐针毡。同时,饿了么还高调邀约科比、王祖蓝两张王牌CP来代言,砸下数亿元的广告,大有“收割”市场的意图。而有了阿里背后撑腰,新美大在外卖市场恐怕很难与阿里系抗衡,何况还有百度外卖、口碑外卖在敲边鼓,持续追赶。

在酒店旅游市场上,新美大还处于开拓期。然后,酒店机票所在的旅游板块,已经随着百度将去哪儿作为嫁妆,并选择入股携程而进入了终局,何况携程在OTA的产业链上投资动作颇多,已经覆盖了机票、酒店、门票、攻略、用车、签证以及休闲游、出境游、特色游、游轮等各个环节。

中国产业信息网发布的《2015-2022年中国连锁酒店市场评估及未来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显示,携程、去哪儿、艺龙合计占据2015年在线酒店市场超过70%的市场份额,毫无疑问新美大在这一领域就是跟随者,市场份额差距较大,恐很难有“出头”的机会,后续不得不舍弃的可能性相当大。

最后,在综合的团购O2O平台上,新美大同样得面对百度糯米、阿里口碑两大平台的“围剿”。尤其是排在第三位的口碑的卷土重来,背靠的是蚂蚁金服这一新的巨无霸,考虑到生活服务是支付的重要场景,新美大已经被腾讯入驻,所以口碑是阿里与蚂蚁金服必打的一仗,自然会死死咬住这一市场不放。

一旦蚂蚁金服展开无休止的拖延战,对本身资金来源于投资机构的新美大来说,结果会越来越被动,因为持续亏损已经成为新美大的“陷阱”。

根据亿欧网上半年披露的数据,新美大融资文件里披露的合并财务表预测,2015年亏损超过100亿元,预计2016年和2017年依然会大幅亏损,两年亏损额度将接近200亿元。继续这种烧钱速度不仅是投资方所难以接受的,更会让新美大的故事大打折扣。

在互联网行业的竞争中,野望往往是最大的动力,但是野望也有可能是最大的陷阱。王兴的野望,让新美大陷入多线作战的局势,而当新美大的能力和资源支撑不了多线作战时候,结果可能是贪多不得,一个领域失败就会引发多骨牌的倒塌。

整合不结束,人心动荡军心不稳就不会结束

如今,新美大的棋谱越来越复杂,美团与大众点评间的合并整合,无疑是一道巨大的难题,短期很难有效推进。从业务复杂度来看,王兴面前摆着的是3.4万的员工,以及300万的合作商户,且存在明显的业务冲突。事实上,今年年初,新美大就频频出现高管离职潮。

根据媒体报道,4月,原大众点评副总裁、新美大到店餐饮事业群运营负责人刘颖离职,美团外卖全国负责人沈鹏挂冠而去,沈鹏是外卖业务的元老,曾是王兴的左膀右臂,立下了汗马功劳,离职后选择了创业。而前者刘颖则是刚刚出任新美大“互联网+大学”的校长干嘉伟旗下的“核心成员”。如今,担任美团点评COO及到店餐饮事业群总裁的干嘉伟出任校长的“虚职”,也就并不意外了。

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每次高管层的变动都会引发连锁反应,带来核心骨干员工的流失。6月底,王旭从新美大出走,王旭曾一手开发了数千万用户使用的闪惠、点菜、排队、商家等平台产品,离职时的职位是餐饮事业群产品线负责人。根据7月底王兴发布的内部邮件,新设立的“餐饮平台”将整合原到店餐饮事业群、外卖配送事业群和餐饮生态平台,由跟随王兴多年的元老王慧文带队。可见,餐饮是王兴最看重的领域,也是人员动荡的重灾区。

一个可感知的现象是,新美大一直在“去阿里化”,2016年腾讯入股美团后变得更为明显。2011年,美团接受了阿里等领投的5000万美元的融资,但后来阿里重新启动口碑,并与蚂蚁金服合兵一处,重新布局O2O生活服务领域。甚至在新美大资金紧张并重谋新一轮融资的节骨眼上,阿里选择低价“抛售”美团股份,这让王兴“耿耿于怀”。而传闻当时操盘并引入阿里资金的就是干嘉伟。

说实话,干嘉伟在美团发展历史上起到过重要作用,一度因为带出了一支地推的铁军,内部呼声极高。但由于不是嫡系,如今也不得不挂上“校长”的名头。

可以预见,只要新美大的整合不结束,其人心动荡军心不稳的现象就不会结束,而目前看来,“整合”离画上句点,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特别是在新美大整合过渡期,阿里口碑却步步紧逼。今年5月,口碑面向O2O商户发布了成长解决方案,使出了平台入驻、流量三年免费的大招,显然是想挖角新美大的商户,从商户一端动摇新美大的地位。可以预见,口碑后续依然会有更大的动作。而对整合期的新美大来说,外部因素会形成相当大的干扰,甚至会动摇军心。

新美大的合并与困局让O2O这场战役多了许多变数,颠覆行业格局似乎不再是一句空话,未来王兴能否解开迷局,亦或是甘居其次,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系作者 我是土妖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我是土妖
我是土妖

土妖,互联网观察家。 微信公众号:互联网爆料王(woshibaoliaowang); 微博:http://weibo.com/datuyao; 欢迎沟通交流、约稿爆尿!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