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打电竞”丨钛媒体影像《在线》33期

摘要: 一群电竞玩家,如何面对兴趣和现实的抉择?

钛媒体影像栏目《在线》,每周四出品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大潮中那些个体:初生牛犊的创业新贵、名利场上的资本明星、聚光灯下的高官巨贾、籍籍无名的程序员、运营、极客、地推、快递员、讲师……他们的瞬间,都值得被记住。】

【图文视频版权为钛媒体所有,未经钛媒体授权禁止转载、使用,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钛媒体注:提到电竞玩家,你会想到怎样一群人?通常“中学辍学”、“沉迷网吧”“叛逆小青年儿”是最容易被联想起的标签。近几年,电竞行业出现一批职业玩家,年龄层基本都在10-25岁之间,打游戏已经成为他们唯一的生存途径。公开数据显示,国内手游用户群已达4.08亿。手游电竞已随着智能手机平台的发展也兴盛了起来,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

大量的玩家群体,有在赛事中一炮而红、奖金颇丰的电竞明星,但毕竟是少数,更多是在金字塔底层怀抱这份理想却充满无谓的彷徨、挣扎的底层玩家们。钛媒体《在线》栏目第33期,记录了几名年轻电竞玩家的生存状态。我们希望从北大毕业的硕士研究生,还有高中辍学的90后身上找到一个行业的切片。

 

郡无双(左一)、小杨(左二)、俊桦(右二)、诺神(右一),是北京顺义某电竞俱乐部聘请的四名手游战队成员。2016年4月,他们在一款手游竞技中的段位都排到服务器全球前十名,引起俱乐部的注意,他们也发现终于有机会尝试自己的“电竞梦想”。

郡无双(游戏ID)正在做游戏直播。“高中时沉迷电竞,老逃课,熬通宵玩,上午睡懒觉,学习成绩一路下滑”,他告诉钛媒体记者。高中毕业后,郡无双跟爷爷学做高端手表的售后维修,家族一直不希望这门家族手艺在后辈中失传,对于他要做职业电竞选手并不认同。“(修表)利润很高,但工作比较枯燥,尤其是高端手表,精确到十分之一毫米,是个纯手工打磨的耐心活。我跟着爷爷干了两三年,觉得还是更喜欢电竞带给我的刺激和兴奋感,所以决定搬到北京。”

“当时我们几个打到全国前十,被俱乐部发现聘用了。刚来俱乐部时这款游戏才刚新出,后来的高手越来越多,保持排名成绩就越来越困难。要看官方比赛的成绩,如果拿冠军就会有人来推你,否则只能走直播这条路了。”

冯俊桦来自广州,1995年生,曾就读于广州一所大专学校。“今年4月份在这款手游电竞排行榜上打到全球第一,随后接到了俱乐部的邀请,决定休学来到北京,成为梦想中的职业玩家。目前的月收入5000块,只够解决基本温饱。”

诺神今年刚满18岁,是战队中最小的成员,就读北京某大学物理专业,电子竞技爱好者。俱乐部要求他们每人每天要做四个小时的电竞直播,在线上推广这款游戏。和团队类竞技项目不同,这款手游是单打独斗,不需要集训。每天除了直播还要打6个小时以上,都是在手机上进行。他暑期在这里闭关训练,“想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走职业的料”。

小杨是战队里唯一的80后玩家。“我已经26岁,在这个圈子里是最高龄的了。”小杨曾在济南做外贸工作,今年毅然决定来电竞行业发展,但是他觉得队员们都要面对的另一个现实是一款手游都必然有短暂的生命周期,这是令投资方和职业玩家都头疼的问题。“如果这款游戏不行了,我们也得换款别的游戏从头打排名。”

小杨和郡无双的午餐是两份外卖。“其他几个(队员)熬夜,还在补觉。走职业都很宅,生活作息并不规律。一天只吃两顿,都点外卖。”在7月23日上海举行的官方赛事上他俩没有取得满意的成绩,一场赛事,共有500名获得参赛资格的职业玩家角逐最后36万的冠军奖金。据数据显示,2015年,电子竞技赛事的全球奖金总额高达6100万美元,我国端游、网游等和电竞产业联系紧密的中国游戏市场销售收入已超1400亿元。

伍剑是一名北大硕士生,1989年生,曾任北大电竞社社长。“我从小就爱打游戏,从英雄联盟开始接触电竞,现在打的位置是中单,大四最高峰的时候打到最强王者的段位,花了两个月时间,在平民玩家里算不错的,擅长的英雄人物是璐璐、吉格斯、瑞兹。”他觉得电竞和体育竞技一样,都是高速运动,借此方式磨练毅力。

伍剑在某直播平台做电竞直播。这是他在读研期间的一份签约兼职,每天在业余时间里按合约完成规定时长。他于今年6月份从北大毕业,8月份将去联通总部入职做管培工作。他认为:“我个人是不会去走电竞职业道路的,因为这个年龄在圈内太大,反应速度已经打不过那些十多岁的年轻选手。这份工作能帮我解决北京户口和生活问题,不想走一条相对门槛较低又比较困难的路。”伍剑告诉钛媒体记者:“如果走职业道路,把打游戏变成了一份工作就不会那么有趣了。电竞的竞争压力大,最后顶尖的全国也就那么几十个,花在游戏的时间比我们(平民玩家)多出十倍。”

伍剑带领北大电竞团队参赛已有三年的经验,尽管团队成员在一起打游戏的盘数不超过50次就去参赛了,但也连续三届都在北京赛区夺冠,并且打入了线下的全国八强。“参赛次数已经数不清了,比赛的奖金也不算很多,高点的有两万的,其他的几千块。同时拿的学校奖学金还是多一些,但奖励次数没比赛拿得多,因为奖学金一年只评一次。”

2016年7月11日,伍剑在兼职平台办理离职手续,8月份他将正式入职中国联通。“我是保送到北大的。把打电竞和读研比较,还是读研更容易点。”伍剑调侃道,“在北大学风很自由,可以挑喜欢的课程,也不会特别紧张;但打电竞要赢过那么多职业选手,就很难了,要经过长时间训练,高度保持鼠标的手感,才能有不错的水平。”

电竞女玩家44,曾是中国农业大学电竞社社长,大学毕业后在某赛事平台上专职做电竞赛事的策划与执行。“在电竞玩家中,女玩家的比例不超过5%,我基本上都是男生带着玩,经常躺赢。”她整理出在各大赛事中收集到的纪念品,“希望将来不只是做高校的赛事,还能做全国的,甚至全球,这是我的梦想。”

钛媒体影像专栏「在线」

力图准确记录互联网创业潮中那些在线的个体

影像是准确的,但影像并不是全部的事实

影像是自由的,但影像也是陷阱

这个「在线」的时代,我们等你来一起发现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朱玲玉
朱玲玉

钛媒体女摄影记者一枚。

评论(8

  • 天远 天远 2016-07-31 07:40 via android

    电子竞技越来越赚钱

    0
    0
    回复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6-07-29 17:17 via h5

    大狼是真的渣。哈哈哈

    0
    0
    回复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6-07-29 15:09 via h5

    6666666 武大郎就是给力

    1
    0
    回复
  • 朱玲玉 朱玲玉 回复花生宝宝 2016-07-28 22:20 via iphone

    确实如此,奔的都是金字塔顶端。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笨之鸟-铭寒 笨之鸟-铭寒 2016-07-28 21:41 via android

    很明显我是落伍了,根本不会玩

    0
    0
    回复
  • 花生宝宝 花生宝宝 2016-07-28 20:01 via pc

    这也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拼杀呀。

    0
    0
    回复
  • Bonjour_Ar Bonjour_Ar 2016-07-28 12:12 via pc

    兄弟 、关于伍剑的介绍 。。最强王者 , 字打错了 。。。

    0
    0
    回复
  • 远方id 远方id 2016-07-28 07:30 via android

    只听说过端游职业玩家 没想到手游也有 不把手机烧坏?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