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理论大师到商业偶像,谁来引领管理学的未来?

摘要: 管理会过时么?某一个管理理论可能会过时,但作为一门关于提升个人和组织效率和效能的学问,管理永远不会过时。

10多年前,管理还是一件很时髦的学科,如果你对彼得·德鲁克、迈克尔·波特、杰克·韦尔奇、比尔·盖茨等管理大师的话信手拈来,会被认为是很有文化的人。我还记得2004年迈克尔·波特和杰克·韦尔奇来上海的样子,当时中国的企业家们就像小学生一样,虔诚地期待他们指点经营管理的迷津,其热情堪比如今鹿晗的粉丝看到偶像时的场面。

那个时候,管理这门学科基本上被知名企业家、大学教授和咨询顾问把持。企业家一定要是大型跨国公司的企业家,比如IBM、通用电气和微软,大学教授也大都来自一些知名的商学院,比如哈佛、沃顿、斯坦福之类,而咨询顾问也大都来自一些知名咨询公司,比如麦肯锡、贝恩和BCG。这些知名大公司、商学院和咨询公司垄断了管理思想的供应。

如今,这股对管理大师们的追星热潮正在慢慢褪去。他们的思想依然广为人知,但在一些年轻的企业家看来,他们的思想是工业时代的产物,而现在已经是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时代,他们的思想已经过时了。这个时代的商业偶像是那些代表新经济趋势的企业家,如美国的史蒂夫·乔布斯、埃隆·马斯克和马克·扎克伯格,以及中国的马化腾、马云和雷军。

从商业媒体上也能看到这种趋势。以前的热点人物都是一些已经功成名就的企业家,他们在谈如何管理一家市值百亿美元以上的跨国企业。如今的热点人物则要年轻很多,他们做出了一款流行的产品,但公司的规模普遍不大,有些甚至还处在创业阶段。大家都觉得,那些跨国公司虽然规模庞大,但终将过时,代表未来的是这些有创新精神的新兴公司。

实际上,过去10年来管理理论的影响力在持续消退。2012年,《哈佛商业评论》曾把它创刊90年来被学术引用超过1000次的文章做了列表。管理理论的黄金年代是1980~2005年,那时候各种新理论层出不穷,并对实业界产生了巨大影响。2005年以后,被学术引用超过1000次的管理理论就很少了,对实业界的影响力也在持续下滑。

这是什么原因呢?核心原因在于:最近10年是第4次技术革命的爆发期,技术取代管理成为了驱动企业发展的第一生产力,技术创新取代管理成了新的商业热点。技术创新不仅重塑企业竞争力,而且颠覆原有的组织形式和管理方式,因此传统管理的影响力下滑是必然的。现在正是组织和管理的剧变时期,但管理理论界并没有为变革提供有洞察的指导。

巨变面前,一些传统的管理理论已经无法解释现实,但企业管理者还是需要有人指点迷津,这个时候商业媒体就扮演了预言者的角色。现在的商业媒体充斥着各种商业新概念,如果你用心研究就会发现这些新概念大都是“新瓶装旧酒”,但依然很多人乐此不疲地追逐它们。这些新概念的创造者很少是商学院教授和咨询顾问,而是一些媒体主编和专栏作者。

这股管理学界的新势力正在崛起,包括《失控》的作者K.K(《连线》创始主编》)、《长尾理论》的作者克里斯·安得森(曾任《连线》主编》)、《世界是平的》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引爆点》的作者格拉德威尔(《纽约客》专栏作家)、《浅薄》的作者尼古拉斯.卡尔(曾任《哈佛商业评论》执行主编)、《管理大师》的作者伍尔德里奇(《经济学人》编辑)。一些管理杂志的主编也不再是商学院教授,而是记者出身的管理学者,比如20年前的《哈佛商业评论》主编大都是哈佛商学院教授,但现任主编阿迪.伊格内修斯则是记者出身,他曾经是《时代》和《华尔街日报》的记者。

国内也有这种趋势,现在的一些商业畅销书都是具有媒体背景的管理学者写的。传统媒体的衰落让他们开始谋求职业转型,并在管理思想市场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们的优势是见多识广,对社会发展趋势非常敏感,善于从各种纷繁芜杂的现象中提炼出新概念和理论,并通过一个个鲜活的故事传播他们的理念。在一个技术和产品快速变化的世界,这些人可能比大学教授和咨询顾问更能产生洞见,并对企业管理者有更大的影响力。他们的局限也很明显,他们的理论缺少模型和数据支持,逻辑不够周密严谨,也很难真正解决问题。

这可能也反映了一种趋势。在巨变时代,媒体人出身的学者往往比商学院教授更容易发现趋势,但要把这种趋势发现转化为可以指导实践的理论时,还需要有更加缜密的研究和被验证的理论模型,而这往往是商学院教授的强项。

一个好的管理学者应该同时兼备对趋势的敏感度和扎实的理论功底,才能做到对企业有持续的影响力。以管理大师德鲁克为例,他年轻时曾担任一家杂志的编辑,后来在通用汽车负责过具体业务,在商学院教书期间也坚持著书立说,并给企业提供咨询服务。这种职业路径值得所有管理学者学习,管理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而不只是发现趋势,需要扎实的理论功底,也需要有丰富的实践经验。

管理会过时么?某一个管理理论可能会过时,但作为一门关于提升个人和组织效率和效能的学问,管理永远不会过时。只是它自身也需要不断进化,才能真正引领和指导实践。实践永远是检验管理是否有效的标准,我们需要对实践有更多的敬畏之心。(本文系BT传媒·《商业价值》杂志2016年7月刊专栏文章,网络独家首发钛媒体)

更多爆料和趣闻,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qrcode_for_gh_99d4be81cba2_1280

钛媒体微信二维码

 

本文系作者 陈雪频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陈雪频
陈雪频

智慧云领导力发展机构创始人兼CEO,定位于“高成长企业的外部董事会”,提升企业家领导力,助力企业高速成长。几十家高成长企业的企业家的总裁教练和管理顾问,接力中国青年精英协会的联合创办人。管理学者,财经作家,著有《管理的正念》。

评论(3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6-07-20 20:37 via h5

    中国为什么在创业阶段“死亡率”那么高,就是因为创业者、风投者、管理者要么有其一,而缺其二,这样的创业过多的只是消耗市场资料。

    0
    0
    回复
  • 豆泥 豆泥 回复啦啦啦啦啦 2016-07-20 15:02 via pc

    我也这么觉得

    0
    0
    查看对话
    回复
  •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2016-07-20 15:01 via iphone

    写得真好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