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Uber神州易到,第二次共享出行大战的四国军棋沙盘推演

摘要: 四国军棋方至中盘,共享出行平台更需要拥抱新能源汽车、智能汽车、自动驾驶汽车等潮流,面向未来的汽车和交通设计共享出行模式,这才是星辰大海,是诗和远方。

沉寂多日的共享出行市场又热闹起来:易到与腾讯撕逼正酣之际神州专车正式获准挂牌新三板,不久之前某谣言平台还称Uber会退出中国市场旋即被辟谣。这些现象均表明,共享出行市场又在酝酿一场新的战争,姑且称之为第二次共享出行大战。

此前的第一次共享出行大战以滴滴与快的合并的方式宣告结束,不少人对此的看法是,滴滴快的将一家独大,出行市场从此无战事。然而,今天我们看到的出行市场依然硝烟弥漫,只不过战争形式已变得完全不同。

共享出行大战再起波澜 

第一次共享出行大战,带火了“共享经济”这个词,成就了滴滴快的这一超级独角兽公司:估值超过250亿美元,在中国体量仅次于蚂蚁金服。滴滴快的的成功背后,是大量的拼车、专车和打车App的倒下,可以说打车App引爆的第一次共享出行大战本质上是从群雄割据到双雄对决的过程。

市场总是给人意想不到的答案。

在滴滴快的正在密谋合并之时,租车业务起家的神州在去年初杀入市场,推出神州专车服务,借助于“安全”这张牌和独特的B2C模式,神州专车成为出行市场的重量级玩家,并于近日获得新三板挂牌批准,369亿元的最新估值让新三板终于有了数十亿美金级巨头公司。

滴滴与优步则在近日进行了一轮融资竞赛,其中,滴滴完成了新一轮总额45亿美元的股权融资,加上债权融资,滴滴本轮融资的实际总额高达73亿美元;包括今年6月获得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35亿美元投资, Uber本轮通过股债获得的融资也将达到70亿到80亿美元。

不久之前,有传言称Uber要退出中国市场,随即被证实为谣言。Uber官方回应,Uber中国正在大举扩张,在中国已经拓展到了60个城市,今年会增加到100个城市。最能够证明Uber对中国市场重视程度的是:Uber CEO特拉维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去年在中国停留了超过70天的时间。

在滴滴快的合并前夕,易到曾试图通过举报前者垄断来阻挠,因为二者的合并对易到很是不利,易到周航曾感慨当时已站在悬崖边上。好在易到去年10月接受了乐视的控股,加入乐视生态体系之后,展开一系列市场动作和概念包装,重新加入竞争行列,近日,其与腾讯的口水战也博得了不少眼球。

因为资本的力量、新人的入局,共享出行市场正在迎来第二次战争,滴滴、Uber、神州、易到,一盘四国军棋大战激战正酣。

比价揭示补贴渐减,充值战成新玩法

同样是在这几天,微信朋友圈有不少人分享一些比价照片:关于计算共享出行平台谁更划算的数学题,有不同的版本,圈内人能看出这是不同出行平台市场团队在操刀。这个玩法很有创意,掀起了“数学题营销”。由于深谙其道,我对哪家出行平台更便宜并不关心,然而,这个营销却间接地表明:共享出行服务补贴用户的时代慢慢结束了,实打实地收钱,市场才会去关注价格的细微差异,并精打细算。

为什么我对出行平台价格不关心呢?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共享出行一度确实很廉价,然而等到平台想要收割时,停止补贴,就会恢复正常水平,用户不可能有便宜捡。如果你只关注价格,未来最好的选择还是公共交通工具;如果不关注价格,大可将服务、便捷和安全作为更重要的决策因素。一分钱一分货,中国用户总是希望用最少的钱买到最好的服务,这有悖市场规律不可持续,况且,共享出行平台均采取动态定价模式,你根本算不过来。

我倒是注意到,最近一年里,“充值大战”倒成为共享出行市场新的玩法,这一定程度借鉴了电信运营商的做法。

电信运营商的充值活动为什么是更好的商业模式?因为它是先收你钱再给你服务,拿到钱之后就可以做许多事情,比如金融服务再比如扩大业务,健身房、理发店许多实体服务都在学习。学习电信运营商的模式,神州专车是充值返现模式;易到学得更像,直接与乐视合作用户充值就送乐视手机、电视这些乐视生态产品,滴滴借助微信特权发红包成了营销平台,易到更进阶一些直接成了销售渠道。

“充值大战”,滴滴与Uber反而缺席,或许是太过自信所致。从市场反馈来看,“充值大战”很有效,易到和神州专车通过这一招拿到了不少用户和订单,培养了习惯、强化了品牌、粘住了用户。

C2C和B2C模式谁能笑到最后成一大悬念

与第一次共享出行大战聚焦于“两端资源”即用户和司机端的争夺不同,第二次共享出行大战的重点是模式之争。

滴滴快的是快车为主、顺风车为辅,同时还有出租车、专车、代驾等业务,而所有这些服务均是连接第三方服务,包括个体;Uber中国的出行服务是滴滴快的的子集,模式与之类似;易到曾经采取加盟模式,即中小租车公司携车加盟易到,类似于B2C的天猫,现在已转型到与滴滴类似的模式:直接接受车主加盟,这三家都算是C2C模式。

神州专车在模式上则有显著差异:B2C共享出行,车辆和司机都是其运营的,类似于京东,好处是可形成更好的体验。神州为什么老打“安全”牌?B2C模式在这点上确实有优势,可控性更强——为什么大家在京东购物优先选择自营?道理是相通的。还有B2C本质接近出租车公司,没有政策风险;C2C尚未定论,不同地方有不同态度。

世界上没有完美的模式。C2C模式是轻运营,初期规模扩张更快,盈利更加容易,尤其是在没有竞争之后很容易盈利;B2C模式是重运营,就像京东一样,前期需要大量投入,等待规模效应出现才会盈利。不过,与电商不同的是:共享经济在竞争激烈时需要补给供给一方来确保需求方体验,这会成为C2C平台的盈利障碍,神州专车的B2C模式则不需要补贴供给方,因为自己就是供给。

每个平台都有一个Big Story,谁的更漂亮?

共享经济平台均已不甘于只做一个坐车场景,大家都讲起了自己的故事。

大致是这样的:

滴滴快的:围绕司机和乘客提供一切与出行相关的服务,出租车、专车、快车、顺风车、巴士均是客运服务,还推出了代驾服务。滴滴的策略更像是水平扩张,将“坐车”这一个环节的场景圈完,滴滴的未来,则围绕出行大数据展开想象。

优步中国:在美国,Uber已推出UberEATS(餐饮)、UberRush(快递)等业务,在中国其也进行了类似尝试,今年5月在杭州等城市推出UberLife(优生活),让乘客在车上发现好吃的、好玩的、有趣的城市生活服务;7月则推出了“优步(Uber)旅行计划”,与旅游产业各类合作伙伴一起为其乘客提供旅游相关的各色服务,从交通切入,再到信息、交易等等。

这类玩法跟航空公司的会员计划相似,后者是从交通服务衍伸出免税店、机上媒体、旅游酒店等业务,将交通场景当做生活入口。优步中国要好这一点将面临中国强悍的O2O玩家们,O2O本身就是一个厮杀惨烈的红海市场,如果能够与其投资方百度糯米、百度外卖、百度电影等服务整合,则另当别论。

易到用车:一个更大的故事。被乐视控股之后,易到具备跟乐视一样的生态圈编织能力:易到生态包括“平台+服务+应用+终端”四个环节,面向乘客提供出行之外的消费、购物、娱乐等服务,跟Uber+战略类似,只是涵盖范围更大;另一方面,面向司机则提供维保服务、二手车、汽车金融等服务,2015年与海尔产业金融合作推出“海易出行”汽车租赁服务,其在司机端布局与神州专车类似,但没有神州深入和具体。整体来说,易到与乐视合作,让其在玩法上确实变得与众不同,例如充值易到送乐视手机就是很典型的生态化反,乐视与易到实现了双赢。

神州专车:专车业务聚焦于出行本身,不搞什么生活服务、娱乐电商,比易到和Uber更聚焦;也不做顺风车、出租车等业务,只做专车,比滴滴更聚焦;由于神州专车的运营主体神州优车是神州租车的第一大股东,“租车+专车”业务高度协同。神州优车今年上线电商品牌“神州买卖车”,投入不低于100亿元人民币,于全国构建500家以上规模和4S店类似的落地门店,围绕汽车电商再衍伸出汽车金融、保险、维修保养、二手车买买、汽车共享租赁等业务,基本形成产业闭环。整体来说,就是乘客端聚焦于专车,司机端则深入布局。

四大共享出行平台的扩展思路,差异是非常巨大的:滴滴专注于水平扩张,围绕用户出行一个点做精做细;优步在司机端布局少,用户端却希望能够从交通切入到生活、旅游等O2O服务;易到在乐视加持下大玩生态模式,在乘客端将出行与电商结合做得有声有色,在司机端则在尝试进入租赁等环节;神州在乘客端聚焦于出行,同时还聚焦汽车全产业链和人车生态圈。

个人认为神州的机会更大一些,其在乘客端聚焦确保体验,司机端布局产业链则有多年积累;Uber做乘客端的生活化除了可以作为亮点宣传一下,挑战还是很大的,O2O本身就是一个红海市场;易到与乐视结合的生态划分玩法同样很有机会,用户端与乐视的娱乐生态体系协作起来,乘客端还可与乐视的汽车布局结合,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共享出行的星辰大海不是出租车2.0

此前我曾指出了一些共享出行模式的缺陷:1、出行是服务行业,专业人士、具有服务心态的人来做才有更好的体验;传统出租车,遇到路痴几率更低,遇到“坏司机”几率更低,就体现了传统服务业的优势所在;2、非共享经济型平台,对司机和服务具有更强的控制力,司机违规损失会很大,丢了饭碗还要赔钱;共享经济平台司机违规成本是很低的,这个平台做不了还可以换一个,再说本来就是一份兼职而已;3、共享经济平台看上去去中心化,实际上它很可能会成为最大中心;看上去消除了一些中介,它自己可能会成为一个最大的中介。

事实证明,上述这些担忧不无道理。好消息是,这些担忧都在被解决,基于共享经济模式的出行服务体验更好、效率更高、成本更低是事实。罗兰贝格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专车市场规模是80亿元,2020年有望达到5000亿元,市场才是最准确的裁判。要做到如此大的规模,专车服务的目标如果是去抢夺出租车的市场,或者成为出租车2.0——基于互联网的超级巨型出租车公司,是实现不了的。

与共享出行革命一道上演的,还有两大技术革命:Tesla这类智能汽车正在风靡,谷歌无人驾驶汽车上路在即,汽车技术革命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互联网下一代技术正在迎来跳跃式发展。基于汽车技术和下一代互联网技术,交通会变得更加智能,出行将更加安全、环保和便捷。很难想象十年后的交通体验会是怎样的,基于无人车的专车服务又是怎样的。四国军棋方至中盘,共享出行平台更需要拥抱新能源汽车、智能汽车、自动驾驶汽车等潮流,面向未来的汽车和交通设计共享出行模式,这才是星辰大海,是诗和远方。

本文系作者 罗超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罗超
罗超

微信公众账号:罗超(luochaotmt);微博:@互联网阿超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