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类主义:以“电脑”的形式永生,你愿意吗?

摘要: 一个人的思想可以转换成数字数据,并“上传”到计算机。这使得你可以生活在一个无限的虚拟体验世界里,并获得永生。问题是:停电了怎么办?

近日,经济学家Robin Hanson设想了一个超人类主义的世界。他探索了超人类主义对社会和经济产生的影响,一切工作都由人类的大脑无实体仿真完成,这种虚拟现实仿真通过城市中大大小小的云计算设施得以实现。

超人类主义,亦被称为超人文主义、超人主义、过渡人文主义。它是一个国际性的文化智力运动,支持使用科学技术来增强精神、体力、能力和资质,并用来克服人类状态不需要或不必要的方面,比如残疾、疾病、痛苦、老化和偶然死亡。

现在,这种概念正在被逐渐运用于技术之中。比如一个人的思想可以通过数据“上传”,获得备份实现“永生”,或者通过思想与他人进行交流。这听起来非常炫酷,然而人类的大脑相当复杂,想要完全实现这一点还不太可能。

联通思想获得“永生”,超人类主义或借助科技实现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在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的当代,超人类主义也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原因之一是由于生物技术和纳米技术交叉发展所带来的后果推测,一些科学家和哲学家认为这些技术可以改变人类基因,创造出更加健康、聪明而长寿的人类。为了让人类遇见更好的自己,许多学者和科学家开始研究“后人类主义”或“超人类主义”。

超人类主义者相信科学家能够为人类提供进化的方式,突破生理形式的局限。

大脑上传是超人类主义实现的手段之一。它可以将人的思想转换成数据,并将其上传到一个异常强大的计算机之中。让人类生活在虚拟现实的体验世界中,并以此形式获得“永生”。

这听起来就像科幻小说一样,不过谷歌工程师Ray Kurzweil却是这一概念的坚定支持者,他认为大脑上传的超现实主义概念最快到2045年就会变为现实。

在现实生活中,已经有人在研究如何将这种概念变为现实。

时值美国总统大选前后,候选人之一Zoltan Istvan也是超人类主义的坚定支持者。他认为科技能够使人类臻于完美并实现永生。他表示,一些美国的富人目前正在黑市上寻找大脑植入物,使得自己能够通过思想与他人进行交流。

Istvan表示:“这种技术将让我们全天候地挂在互联网和社交网站上。这将是‘蜂群情绪’的开始,等到那时,每个人的思想都将与他人相连。”

据《镜报》消息称,目前美国已有两名男子开始寻找合适的医生做有关超人类主义的植入手术。二人为此筹划了三年,虽然这样做风险巨大,但对于超人类主义的支持者和科技狂人来说,能够接受手术用思想交流是极具吸引力的。

这种手术以EEG(脑电图)为基础,读取大脑产生的电信号,也能够通过自身产生的微弱信号对大脑进行刺激,让人感受到设备的输入信息。如果这项技术得以实现,人们就能够真正与人工智能进行交流。Istvan认为,尽管目前这项技术尚处初始阶段,但在5到10年的时间内,就能够得以广泛传播。

超人类主义学家认为,人类可以通过义体增强、基因操纵和思想上传等科技手段实现超人类主义。目前,不少公司已经在超人类技术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

这听上去很玄幻而且遥不可及,但是还是会使我们禁不住去幻想。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是否真的能够实现“永生”?我们或许会变成阿凡达,或者像坂本那样突破各种定律,还能像《超体》中的女主角一样充分开发大脑,拥有各种特异功能。

再将脑洞开大一些,这种技术或许能够为人类增添像尾巴这种新的性征,当然这没什么卵用,不过义体增强技术能够让身体有残缺的人拥有重新恢复正常的可能。另外,如果人类能够通过大脑交流,就能够加强不同种族之间的理解,对世界和平也是有好处的。

随着技术的发展,被改变的事物越来越多。互联网改变了人们的沟通方式,先进的交通工具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如今超人类主义也有了实现的可能。然而,这种可能性有多大呢?

人类不了解生物复杂性,超人类主义实现几率低

人类是复杂的,身体系统和大脑的复杂性甚至超出了宇宙。数千年来,人类上天入地的探索,却忽略了对自身的了解。

基于超人类主义的上传大脑到电脑的概念存在着极其严重的问题。我们的大脑中存在着860亿个神经元,相互间存在着数亿连接。如果想要复制数字大脑,必须先将这些神经连接加以描绘。

由于缺乏对大脑的了解,这些都是无法实现的。就目前的技术来看,即使在几十年之后,我们所能做的也只是针对死亡的大脑进行切片而已。退一步来说,即使我们能够制造大脑活体电路图,也难以理解大脑的运作模式。我们必须在分子级别中量化神经元在每个结合点的交互模式。

这就是有机生物存在的高度复杂性,一个生物机制负责多种功能,但是每个功能间并无联系。虽然每个结构都类似于小型生物机器,但是其运作的总体系统却与人类设计的所有机器都存在极大差异。如果为了达到某种目标对它们进行调整,会在其他地方引起故障。因此人类想要掌控关于智力或永生的问题,成功的几率是极小的。

生物的概念与机械不同,它源于进化中许多偶然事件,这些时间恰好满足大环境下个体生存的可能性。生物并非通过任何单一化的程序生产而来,更多地是保留了许多随意性和不可预期性。

超人类主义技术想要设定一个程序让生物强行进化,挫折是显而易见的。尽管许多企业目前在技术层面上取得了极大的发展,但是这可能会引起一些麻烦。设定进化程序是违背自然规律的行为。我们现在连症状的生物基础都弄不清,就更遑论透彻地理解“智力”的生物性了,安全的提升智力就更无法做到。

做这种研究的企业们会面临着价值观与常识的矛盾,这种研究往往缺乏风险和代价意识。一厢情愿的狂热恰好证明了超人类主义在技术上实现的危险性。对于生物本性的改变,很容易由于道德和伦理的巨大舆论而终止,给超人类主义的实现带来了进一步的困境。

《道德经》中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在探索超人类主义技术的同时,也要清醒地意识到技术过度开发所带来的危害。人们对自然的侵犯越暴力,命运就会变得越发糟糕。超人类主义在技术上的进步给人类带来了无限的遐想,但人类在进步的同时也需要在科技与自然中寻找一个平衡点,让科技向着良性方向发展。(本文首发钛媒体)

【钛媒体作者:最极客;文/东方亦落】

更多福利与互动,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钛媒体微信二维码

钛媒体微信二维码

 

本文系作者 最极客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最极客
最极客

关注前沿科技与极客文化。QQ:1491230691

评论(3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