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增长未形成新格局

摘要: 所谓“金砖四国”仍未摆脱与发达经济体市场的深刻关系,仍需要依靠后者广大的出口市场以及资本注入。只要想想美国金融危机蔓延到欧洲时“金砖四国”经济纷纷走软便可知道,全球经济增长新格局还没真正形成。

我一向关注即将卸任高盛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的奥尼尔的预测言论。在大约十年前,正是他发现了大部分投资者都没有注意到的四个国家的潜力,并把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缩略称之为“金砖四国”。离任前,他对《华尔街日报》谈到对今后10年全球经济增长的展望,重点提到由于“金砖四国”的缘故,2011年到2020年全球GDP总量将强于过去三个10年中的任何一个10年。中国每年创造出一个新的西班牙。仅2011年一年,“金砖四国”以美元计算的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量就相当于意大利的经济总量。到2015年,“金砖四国”GDP总量恐怕将高于美国。所以金砖四国的发展将越来越多地成为全球GDP的真正推动器。

奥尼尔先生尤其看好中国。他称2008年的那场危机不过就是美国消费过多、中国消费过少,美国贸易逆差过大、中国贸易顺差过大。但两国对这些问题的纠正都已取得明显进展。美国目前贸易逆差约占GDP3%,中国贸易顺差约占GDP2.5%,非常令人鼓舞。与此同时,奥尼尔发现中国零售业销售额有加速增长的确凿迹象。如果中国国内消费增加的趋势进一步发力,那么美国将能够向中国出售越来越多的产品,美国将更多地把中国视为机遇而非威胁。对于向中国消费者销售消费品的美国企业来说,这是一个大好机会。

奥尼尔先生的话很激动人心。然而,我以为“金砖四国”面前的路都不好走。以中国为例,2009年中国政府实施大规模刺激计划提振了大宗商品价格,进而拉了“金砖四国”兄弟们一把。但2012年中国出现经济放缓。根据摩根大通数据,2012年所有金砖国家的经济增速都将低于2011年。中国经济放缓不仅是因为其出口所依赖的发达经济体市场有所萎缩,也因为中国政府最高决策层力图消除之前大规刺激性支出计划带来的不良后果,包括实施了严厉的房地产市场调控措施。对中国政府来说,只有住房市场和银行业风险得到更好控制,才可能放松相关调控措施,重新加强投资,才能给全球经济带来正面动力。这里,不得不考虑一个大风险,即美国与中国之间打响贸易战。虽然罗姆尼没能打败奥巴马,让很多人松了一口气。但美国经济不能顺利复苏,针对中国的歧视性行动不会停止。如奥尼尔先生所判断,中国经济增长的放缓几乎是肯定的。至于将放缓到每年7%还是6%,还不确定。

那么其他金砖国家呢?印度的人口接近中国,但经济规模只相当于中国的三分之一。现在印度通货膨胀率超过7%,政府赤字规模很大,缺少进一步提振经济增长速度的政策空间。巴西政府也对通货膨胀再次恶化保持高度警惕。须知,巴西税率高,基础设施落后,使该国经济增幅被限制在3.5%以下,而通过刺激性支出来推动经济加速增长又必然会导致通货膨胀加剧。至于人口规模不足的俄罗斯,则很可能受到欧盟困境的拖累。欧盟是俄罗斯的主要贸易伙伴,也是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的最大买家。

值得注意的是,所谓“金砖四国”仍未摆脱与发达经济体市场的深刻关系,仍需要依靠后者广大的出口市场以及资本注入。只要想想美国金融危机蔓延到欧洲时“金砖四国”经济纷纷走软便可知道,全球经济增长新格局还没真正形成。

本文系作者 陈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陈序
陈序

中移动12580生活播报总编辑,首都互联网协会理事。中国经济与公共政策独立观察人士。前《NEWSWEEK》中文版执行主编。北京设计周评委。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