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纸质书圈粉赚钱,YouTube网红们掀起一波写书高潮

摘要: 一纸书约可能是事关网红职业生涯的战略性选择,也是让他们剖白自我的绝佳机遇。有些内容,写出来的效果的确会比说的、唱的或者演的都要好,因此写字也成了老人圈新粉的渠道。

钛媒体注:本文由钛媒体编译自Arstechnica网站文章,Joyce、若离/编译。

网红们都盯上了出版业。

如今,不少YouTube网站的视频达人都开始出书,其中包括当红Gay蜜泰勒·奥克利(Tyler Oakley)、专做游戏实况的“PewDiePie”、搞怪翻唱达人“Miranda Sings”、经常恶搞各种角色和明星的谢恩·多森(Shane Dawson)等。

虽说,一想到是YouTube网红的作品,人们就很容易会把这看成是出版商的捞钱手段,或者只是红人们用来扬名、增加曝光率的工具。不过,有些内容,写出来的效果的确会比说的、唱的或者演的都要好,因此写字也成了老人圈新粉的渠道。

几年前,YouTube开始兴起名人出书的潮流。搞笑厨艺秀“微醺厨房”(My Drunk Kitchen)的主播汉娜·哈特(Hannah Hart)就是早期跨界出书的一位YouTube红人。

2014年8月,她出版了《我的微醺厨房:如何随心吃吃喝喝》(My Drunk Kitchen: A Guide to Eating, Drinking, and Going with Your Gut)。这本书既指导烹饪和鸡尾酒调制,也穿插着哈特自己的故事。

紧跟哈特的脚步,另一位达人罗桑娜·帕西诺(Rosanna Pansino)不久也出了一本《怪咖烹饪手册》(The Nerdy Nummies Cookbook),书中的素材来自她在YouTube上发布的厨艺秀视频,叫大家制作神奇宝贝球形状的棒棒糖蛋糕、仿激光剑的冰棒等等新奇美食。

哈特和帕西诺都属于最受欢迎YouTube网红里的第一梯队,两人拥有的订阅观众合计超过800万人。新鲜的是,不只是YouTube上最红的大人物在写书,各路神仙都开始流行出书了。

韩国料理达人埃米莉·金(Emily Kim)在YouTube上化名为Maangchi,她就于2015年出版了处女作《Maangchi的地道韩国料理烹饪》(Maangchi's Real Korean Cooking)。

金的例子颇为耐人寻味——跟那些十几二十岁就玩转YouTube、扬名媒体报端的年轻红人相比,金第一次在YouTube上传视频是在2007年,当时的她已经老大不小了。她发现,身边有些人想做正宗的韩国料理,却总以失败告终,于是下决心向有心人展示韩式料理的正确烹制方法。金在一封电邮里向科技资讯网站Ars Technica表示:“韩国美食对很多来说很新鲜,所以我们需要迈出第一步,向大家解释何为韩国料理,它应该是哪种风味。”

金的YouTube播放视频生涯一晃将近九年,现在的她已经拥有过百万订阅观众,大部分视频点击量都突破了25万次。金不仅利用YouTube这个平台传播烹饪教学视频,开辟自己的职业道路,还借助传统媒体进一步发展事业,出了一本纸质的烹饪类图书。

写这本书花了几年时间,但金觉得,这对她而言也是一种学习,写书实际上对她今后制作视频有帮助。“关于怎样写一本菜谱,让它既简明又吸引人,我(在过程中)学到很多,”金说,“事实上,写这本菜谱有助于我把视频做得更好,因为我能更好地向观众解释料理尝起来是什么味道。”

金的视频一般时长6分多钟( 这在以短小精悍主打的YouTube流行视频里算是偏长的),其中大部分时间都是做菜和解说菜谱。而在书里,金就能更自由地在介绍烹饪过程时增加更多个人色彩,当然也能囊括一些从没拍成视频的菜谱。她说:“我想放进去很多自己的故事和菜谱的背景,因为我通常没有时间在视频里讲。我知道粉丝会有兴趣的。”

书比视频更私密

另一些YouTube网红选择诉诸文字原因有所不同。他们觉得,有些话题在视频中谈论风险太高,因此希望在书中一吐为快。

瑞奇·迪伦(Ricky Dillon)以前是六人搞笑组合“Our 2nd Life”的成员,在YouTube有将近300万订阅观众。他刚出了一本名为《跟我来》(Follow Me)的处女作,这本书带有浓厚的个人传记色彩,因为迪伦在书中分享了不少生活故事。

在书里,读者要想找到那些符合自己当下心境的故事,都能随手翻开特定的章节。比如在迪伦的书里,你可以在题为“抱负”(Ambition)的章节可以找到一些自强不息的故事,而以“沮丧”(Bummed Out)为题的章节则会告诉你怎么走出低落。《跟我来》的每一章末尾都以标签形式提出一些问题,读者可以一边读书一边找出答案。

互动式体验是一种缩小纸媒与新媒体差距的好方法——不单是纸质书和YouTube视频,而是图书和整个社交媒体的鸿沟。

网上对这类图书有一定的质疑之声,总体而言还属于比较理性的反馈。读者对这些书最大的疑问是,它们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补充视频里没能涉及的内容。社交新闻网站Reddit的一位网友就这样质疑:

“YouTube网红出书根本毫无意义,而且矫枉过正。他们完全可以通过视频来复述书上的内容,和视频相比也没什么新的东西。”

迪伦不同意这种观点。他表示,把自己的故事讲出来其实很有意思。迪伦说:

“我认为,这是你可以亲手捧着的一座里程碑,看得见摸得着的那种。视频也有那样的意义,但不是可以亲手拿着、实实在在的东西。所以我觉得,能把一生都写到一本书里是很酷的一件事。50年后,我还可以把自己的书留给孙子们看,那才真叫赞。”

迪伦表示,书中的部分内容完全不同于自己视频的主流风格:

“在我的频道,我常常更追求戏剧效果,气氛更轻松。我的书里无疑有很多开心的内容,但也有不少情绪化的内容,谈到一些更严肃的事。我想粉丝会对我如此敞开心扉感到惊讶。”

对迪伦来说,《跟我来》是分享的安全地带。他在这本书里分享的事比他在YouTube频道里发布的更有深度。和其他很多YouTube主播一样,迪伦花了几年时间给自己的搞笑段子和音乐视频累积人气,从未在频道里发布倾诉个人生活点滴的视频。可他在书中却会感性地描写种种经历,包括他和妹妹的兄妹情深。毕竟,像YouTube这种粉丝和评论人数波动都很大的网站,要是迪伦那天开始走亲情路线,那些搞笑视频的忠实观众大概只会嗤之以鼻。

这也是许多YouTube网红为什么开始另外开辟频道,用来发布更具有私人色彩的视频。当你建成了一个展示个人才华或是激情的成熟平台,一个明智的做法就是把它和个人生活分割来。

然而,书的作用不只是成为红人们的另一个频道。许多红人将视频里从未谈起的事情写进书里,部分原因在于视频播放监管更严了。化身作者之后,他们就能有更大的掌控权,决定书里写什么、如何展开、怎样解释生活的点滴。虽然也可以通过拍摄和编辑过程来控制视频内容,但书会让人感觉更私密、更正式,也让网红们筛选出真正愿意付费、花几小时读自己故事的那部分忠实粉丝,进行更深入的交流。

对迪伦来说,书就是他愿意代代相传的传家宝,因此他也只会告诉真正有心投资的粉丝,他在网上是怎样的人,生活中又是怎样一个人。

未闻其人,先观其书

在网红们出的那些书里,很有意思的一类是以死亡为主题的作品。

凯特琳·道蒂(Caitlin Doughty)是“向入殓师提问”(Ask a Mortician)频道的主播,她正职是一名入殓师,业余时间兼职主播。一位文学经纪人通过YouTube频道发掘了她,然后向她约稿,最终出版了《你眼中的迷雾》(Smoke Gets In Your Eyes)。

作为一名职业入殓师,道蒂会在视频中讨论一些围绕死亡展开的古怪话题,从人死后制成标本的过程到毛发和指甲的生长,不一而足。书中还深入探讨了人们对死亡的接受程度,以及美国人的死亡观发展史。

道蒂一个月只会上传几个视频,她把自己的YouTube的频道内容和书里的内容分得很清楚。“我的视频会刻意做得有趣、接地气一些,就像突然发神经一样,”她解释说,

而书是截然不同的体验,我会深入探讨一些重大的问题,主要是美国的死亡观演变史和道德缺失问题。我很幸运,能拥有一批宽容的观众和读者,他们完全不介意我前一秒还在轻松调侃,下一秒就跳到‘要命’的严肃话题。他们愿意任由我这样带他们的思想畅游。”

死亡是一个沉重乃至禁忌的话题,因此制作有关这个话题的视频乍看可能有些诡异,特别是在YouTube那样一个游戏、美容和宠物猫占主导地位的平台。然而,道蒂成功地让自己的频道保持轻松诙谐的风格,哪怕是在谈到严肃话题时同样如此。在她的很多视频里,你能真正听到她的心声,而读了她的书,你会将它看作视频频道的自然延伸,不过是她传播个人死亡观的另一种方式。正如道蒂所说:

“作为一个宣传者,重要的是取信于人,让听者乐意接纳我的观点。视频是很棒的形式,通过它观众可以看到我,知道我是真实的人,是出于好意。书也很棒,因为它是一种沉浸式的体验,能让读者更了解我和我的视频,比通过视频了解的要深入得多。”

归根结底,还是钱的问题

写书的好处,最显而易见的就是赚钱。

有报道称,在签约写书后,YouTube主播可以得到六位数的预付款。刚开始出售图书的版税还不足以冲抵这么大笔预付款,但如果后来书冲上畅销排行榜,版税就可观了。

2015年10月,泰勒·奥克利的《狂欢》(Binge)上市,几周后就跻身热销榜,此后售出超过15.5万本。“Miranda Sings”的《自救》(Selp-Helf)自出版以来已售出19万多本。谢恩·多森的处女作《我讨厌自己》(I Hate MySelfie)销量也超过了10.1万本,他的第二部作品《每况愈下》(It Gets Worse)将在今年夏季问世。

另一大好处在于,读者就是这些主播潜在的新订阅观众

奥克利的《狂欢》目前在亚马逊网站获得981位读者的五星评级。一位读者的评价是:

“我必须承认,读这本书以前,我只看过一次泰勒·奥克利的视频,当时他在和我正追看的其他YouTube主播合作……老实说,我买这本书只是因为不断有人向我推荐(我也觉得他这人挺逗的)。看了五分钟,我就被这书逗得前仰后合,狂笑起来……”

从人数来看,新增的观众量大概还是超不过从视频追到出书的忠实老粉丝,毕竟后者买书,本身就是为了更靠近自己的偶像。

不少红人跟Gay受红人奥克利一样,在视频里拥护LGBTQ+群体。而在粉丝看来,公开谈论出柜比单纯地在视频里做相关问答更有意义。亚马逊用户Evelin在评价《狂欢》时给出了如下精辟的解释:

“首先我要说,买这本书的时候,我本来期待看到很多笑话和有料的小道消息,压根没指望泰勒给我们展示他的人生历程和脆弱的一面。在他作为网络红人的职业生涯中,通过分享视频,观众会把他看成一位挚友……观众会看到他做什么工作,知道他的喜恶,因此能对他有全方位的了解。可现在,这本书彻底颠覆了过去的印象。它让我们更接近泰勒真实的一面。你会从中读到,他们怎样度过生命中最低落的日子……感谢你鼓起勇气,带着我们去回顾生命力最黑暗的时刻,你真的很勇敢。知道你的书可以帮到多少人,你就也能更了解你的观众和你带来的影响。”

网红与粉丝的关系向来是两面的。一方面,粉丝希望和自己喜爱的名人关系更亲密。另一方面,对大多数YouTube主播来说,这种关系让自己在粉丝眼中显得更真实,是保持人气、事业成功的关键,也是为什么书的内容必须考虑周全、真实可信,只有这样才能打动日益嘴刁的用户。

泰勒·奥克利和瑞奇·狄伦那类型的主播主要依靠与他人分享个人生活开拓事业,因此他们写自传也是情理之中。而对动不动“要死”的凯特琳·道蒂而言,假如一本书能劝说人们接收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探讨死亡这个禁忌话题,她认为就有存在的意义。毕竟,她的生活无时无刻都是和死亡打交道。

一纸书约可能是事关网红职业生涯的战略性选择,也是让他们剖白自我的绝佳机遇。毋庸置疑的是,随着道蒂和埃米莉·金这样相对小众的题材与独到视角开始得到更多认可,YouTube红人们还将掀起新一波写书高潮,而且会比第一波热潮催生的图书类型更丰富。

无论如何,爱看书的读者大概是可以安心了:在这场媒体变局中,即便视频将继续占据主导地位,那些大红大紫的视频po主们也不会贸贸然丢掉纸质书。(本文首发钛媒体)

更多福利与每日互动,关注钛媒体微信号:钛媒体(ID:taimeiti)

钛媒体微信二维码

钛媒体微信二维码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
钛媒体

中国领先的财经科技信息服务提供商。关注微信公众号:钛媒体(ID:taimeiti), 旨在为创新、创业、创造人群,提供最高效、最专业,最具价值的信息交流平台,和相关的职业与资本服务。我们拥有行业内最高质量的内容、作者(意见领袖)及产品线,通过连接最具创造力的创新、创业及变革者,打造中国最大的线上影响力社群。

评论(5

  • YXPxxxx YXPxxxx 2016-06-29 15:15 via weibo

    回复@刘政诶嘿:。。。我还以为什么

    0
    0
    回复
  • 刘政诶嘿 刘政诶嘿 2016-06-29 15:14 via weibo

    @YXPxxxx 同款

    0
    0
    回复
  • 萏芸商业观察 萏芸商业观察 2016-06-28 11:07 via weibo

    转发微博

    0
    0
    回复
  • 罗拉汤 罗拉汤 2016-06-28 09:44 via weibo

    [doge]纸质书复兴

    0
    0
    回复
  • 2hangYue 2hangYue 2016-06-28 09:16 via weibo

    小编,你底下还有一个呢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