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法这个事

摘要: 新闻法的核心是保障媒介的权利,但中国官媒是权力的媒介。换句话说,你所试图保障的,是权力的媒介的权力。故而,新闻法出台势必的后果是:赋予官媒们合法侵害权而实际上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白岩松

白岩松称将思考提案推进《新闻法》立法

继续说说央视315先。

昨儿晚上,我花了点时间,把这档晚会全部看完了。我痛恨那些打着名医的招牌实则谋财害命的勾当,故而在看那一段时十分解气。我自己也有车,小命总是要紧的,故而看说汽车安全那段时也津津有味,不过我只会开车,里面的构造是不太了然的,基本上315在说什么,我也就信什么,几无个人判断力。

好了,说到互联网了,这好歹算是我的专业领域,略知一二,没那么容易被勾着走了。网络广告公司那段,以为然,我大致知道它们是怎么操作的,315基本没说错,但说到网易邮箱,立刻就被我逮着了个破绽。按照这个节目的镜头来看,央视的人马应该是冒充客户之类去暗访偷拍,接待客户的一般都是外联人员,而不会是内部技术运营。外联员工一句“我们都可以看到你们邮件的”纯属忽悠给客户听的,他们怎么可能知道后台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央视硬是把这句话当个招牌一样地举了出来。联想到我在汽车安全那段完全听着央视的情境,我有理由相信很多不太知道互联网业界的人,在这一段上也只好跟着央视的调子跑。这里面的误伤可能性是很大的,至少我可以说,央视在说网易邮箱那一节上,证据相当不充分。

这和暗访有关。记者暗访这个事儿一向很有争议性,我个人的看法是:可以用,但一个报道不能100%靠暗访撑着。暗访有个问题在于,对方由于误认为你是某个角色(比如315里我相信很多被暗访的人以为来的是个潜在客户),话会说过头。客户嘛,我可不得给ta百分之一千的信心来下单?所以被暗访的人的话,是不能百分百相信的。

如果是误伤,后续会如何?被点名的企业需要花很大的人力财力来消除影响,但央视依然过它的好日子,不会需要付出任何代价。达芬奇一案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到,这事并没有太多的后文,央视并没有道歉或者赔款——你压根想都不用想。

—— 说回新闻法的分割线 ——

很多人都呼吁中国要尽快建立新闻法,这些人包括业界的,也包括学界的,还有包括既非传媒业界也非传媒学界的打酱油人士。说一句建立新闻法容易,后果你们想过没?

家父曾参与过新闻法起草(好像是第一稿,到底第几稿回头问来求证之),他今天个人的观点是不太主张中国要建新闻法,因为道理很简单:中国的媒体,其实是强势群体。 

这话放微博上大概要被人喷,不过喷的人在喷的时候可能脑海中是一些市场化媒体,而不是央视人民日报这样的官媒。中国官媒牛逼到什么程度,说个小故事给各位听听。

我认识一个学新闻的研究生,跑人民日报去实习,有一次一位报社部主任要到县里去做采访(他们通常会用下去这个动词,而不是到,个中含义,自己领会),此学生跟团出行,当地县委书记亲自出迎陪同,安排最好的宾馆的入住,为什么?实在是怕。人民日报上的一篇负面(哪怕略有点负面的味道),仕途堪忧。

新闻法的核心是什么?说到底是保障媒介的权利,但架不住中国官媒是什么?权力的媒介。换句话说,你所试图保障的,是权力的媒介的权力(对不起,这里不能再用权利了)。这里的逻辑不弄明白,大呼要建立新闻法,是为妄谈。

我前面用到了“市场化媒体”这个词,其实这个词不是一个精确的定义。理论上讲,中国媒体都应该属于官媒,比如说南都周刊算官媒么?你追一下源头就知道,它真是个官的媒(或者说党的媒),但它经营路子吧,貌似不怎么官不怎么党,我们只好泛泛称之“市场化媒体”。

这就给新闻法立法带来一个操作性的问题:市场化媒体的确很苦逼,是弱势的,但官媒可一点不苦逼,而且强势的,哪怕就是在一定级别的官员面前,依然强势得很。怎么办?画一条线出来说要保护市场化媒体,遏制官媒?这就很扯淡了,这条线压根画不出来。

市场化媒体就是自负盈亏,官媒就是靠上头拨款?这话太想当然,今天官媒理论上也是自负盈亏的企业型组织,而不是事业型组织。人也有公司结构的,虽然总编主编都带着个局级处级之类的括号。

要保护权利,就要赋予责任,以及一旦违规造成侵害后需要付出代价。媒体当然是有责任的,误报误批得付出代价。但实际生活时,央视人民日报要是误报你了,你敢让它付出代价?你还想不想混了?

故而,新闻法出台势必的后果是:赋予官媒们合法侵害权而实际上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可能在细微的局部的地方,保护到了一些媒体和记者,但大的情况是,媒体暴力而且是官媒媒体暴力,将愈演愈烈。 

根子上的问题是:媒体能不能自行操办?记者证这个玩意儿能不能废除?记者协会能不能回到真正意义上民间组织的面貌?这类问题的答案,我想你略略有点政治智慧,是很容易回答的。

—— 叙述本人利益的分割线 ——

这个要说一下。本人有一个师妹在网易邮箱混着,但本文撰写和她木有啥关系,她木有给我啥钱和资源。本人同样有一个师妹在央视混着,但本文撰写同样和她木有啥关系。本人曾于两三年前担任过央视广告经营管理中心的顾问,做了一年,期间也就开过一次会,会上就央视形象塑造问题说了几句话,拿了点会务费,也没做其它旁的事。今天不再是该部门顾问。

本文系作者 魏武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魏武挥
魏武挥

专栏作者,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