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记者、资本迷局,以及那个未曾远去的江湖

摘要: 他站起来,关了电脑,转身对员工说:“游戏规则变了,现在是资本的力量在主导,我要带你们用现在的方式赚钱。”“有朋友警告过我,利益越大,风险也就越大。我知道很多秘密,那些秘密充满暴利、肮脏和不择手段。”

他站起来,关了电脑,转身对员工说:“游戏规则变了,现在是资本的力量在主导,我要带你们用现在的方式赚钱。”“有朋友警告过我,利益越大,风险也就越大。我知道很多秘密,那些秘密充满暴利、肮脏和不择手段。” 

   还记得刘韧吗?是的,他出狱了。曾经名噪一时的IT名记,创办DoNews,后因为与360之间一个跟“敲诈”有关的收费公关报道,锒铛入狱。

他曾是IT记者,他曾把自己当作互联网人,后来他迷恋上了资本的力量,他希望借助资本的崛起让他们这些内容创造者过上更好的生活,只是,他走错了方向。所有的朋友都知道他身上那浓浓的江湖气,不由分说,没有规则,今天说他走错了方向,其实是结果导向,因为他曾经历的那一幕幕,至今那个江湖仍未曾远去。他也不认为自己那个过程真的有罪。

在他的江湖里当年一起打拼的创业者,如今大多成了中国互联网界大佬或新贵,仍在主导着另一种江湖。

只是在中国,这个江湖与科技无关,与创新无关,与趋势无关,只与资本的各种斡旋与迷幻有关。

出狱的刘韧接受了《南方人物周刊》的专访,在这篇专访里,不同场景中的刘韧,也许都象一个个我们身边的似曾相识的人。

在那个互联网人靠着资本市场的泡沫一夜暴富,又一夜梦碎的年代,这些曾经发生的都未远去。资本如今早已成了很多创业者的梦想杠杆,却也可能毁了创业者曾经真正希望追求的,那个彼岸。过去的,记住的,留下的,远去的,我们都还没有走出江湖。以下节选自南方人物周刊

 

     2000年,他创办了DoNews网站,这是当时国内影响力最大的IT社区,号称有“精神团队11人”,分别为刘韧、Keso、老榕、张静君、蔡文胜、周鸿祎、陈年、求伯君、王辑志、王江民和陈一舟。DoNews每次周年聚会,几乎都是年度盛事。李彦宏、李开复、马化腾等几乎所有当时国内的互联网知名人物都曾参加。2005年,因人数过多,求伯君和老榕等人甚至被保安拦在门外。

那次聚会上,刘韧请好友周鸿祎发言。周鸿祎说:“中国互联网就像一个江湖,大家都在这个江湖里混,干什么,做什么,将来都要还的。DoNews做了5年,我建议刘韧把它发展成江湖上大家可以来避避风、聊聊天、喝喝茶的场所。”

几个月后,刘韧就决定将这一场所卖掉。

那年夏天,百度在纳斯达克上市。在DoNews的办公室里,刘韧看着电脑屏幕,以为自己眼花了——百度股价从发行价27美元飙升至122.54美元,当天暴涨354%。他站起来,关了电脑,转身对员工说:“游戏规则变了,现在是资本的力量在主导,我要带你们用现在的方式赚钱。我们一定要加入一家上市公司。”

次年,DoNews 被卖给千橡集团,刘韧就任集团副总裁。“我要了1/3现金,另外2/3投资千橡,由创业者变成了投资者。”他不要完全套现,而是要追求财富倍增。

卖掉DoNews当晚,刘韧好友、资深IT评论人Keso才得知这一消息。“第一反应是不理解,后来我明白了,现实利益摆在面前,看得见摸得着,你是很难抗拒的。当时陈一舟许诺他,几个月后千橡就会上市,这个利益太直接了。”

后来千橡上市搁浅,旗下的人人网分拆后却成功登陆纽交所。随着个人博客和各种分类IT信息网站兴起,DoNews的地位江河日下。刘韧的兴趣也开始转移。他说,所有做互联网内容的人最后都成了百度的打工者,价值已被替代。他迷上了金融和炒股,一度疯狂追捧史玉柱和他的巨人股票。

 

    “那个年代的价值观就是以成败论英雄,不讲过程,只论结果。如果瞻前顾后,你就会被别人杀掉。”刘韧想了想又说,“今天也是。”和他所观察的创业者一样,刘韧信奉力量与速度。他为胜者立传,也总结败者的教训。

“我看到太多人跑得比我快,我为他们高兴,但我也觉得我应该跑得更快一些,人需要一些东西来激励自己。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天才和大人物,只是时势造英雄。那些所谓的大佬,并不天然高高在上,所有人都该平起平坐。对柳传志和我家保姆,我的尊重程度本质上是一样的。”

刘韧写过很多“知识英雄”,后来他觉悟了:“要想有更好的生活,靠写作挣钱这个商业模式没有效率。”他或许没想过,写作本身也许就不应成为一种商业模式。

4年前,刘韧在自己的博客里写道:“刘东华(《中国企业家》杂志前社长)在飞机上问我:‘刘韧,你是个好记者,你怎么不写了呢?’我盯着头等舱的座椅说:‘写字,养活不了我。’凭什么让我写呢?”

做《知识经济》时,他一个星期写一万字,头发都写白了。他清楚地意识到,新闻分为两种,消息和特写。他想做人物特写,通过无穷细节无限逼近一个人,但中国的新闻业无法回报这种写作方式。

 

      7年后,再和刘韧提起周鸿祎2005年的“江湖报应论”,颇有种宿命的味道。刘韧沉吟良久,只是说,“很多人做很多事都是身不由己。我只能说我触碰了一个巨大的利益,而我当时没意识到。有朋友警告过我,利益越大,风险也就越大。我知道很多秘密,那些秘密充满暴利、肮脏和不择手段。”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赵何娟
赵何娟

钛媒体创始人、首席钛妹。冷眼专栏,侧看商业人生百态

评论(2

  • 努比菲君 努比菲君 2012-11-06 00:05 via weibo

    梦里不知身是客,这是媒体人的常病,跟别的圈子打久了交道,就产生"圈内人"的幻觉了.

    0
    0
    回复
  • 赵乐米 赵乐米 2012-11-05 23:51 via weibo

    挺感慨的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