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思科恩怨史

摘要: 2007年,思科CEO钱伯斯来华访问,被问及对手时,他直言不讳,其中之一就是华为。曾有人警告钱伯斯说:“华为将是思科的全球性的噩梦。”

2007年,思科CEO钱伯斯来华访问,被问及对手时,他直言不讳,其中之一就是华为。曾有人警告钱伯斯说:“华为将是思科的全球性的噩梦。”

如前文所说,华为正动员“围剿”思科行动,钛媒体编辑梳理还原了过去十余年,思科、华为这两家企业的恩怨史。

 

(一)思科

1980年的夏夜,斯坦福大学。

莱恩(Leonard Bosack)是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的计算机中心主任;桑迪(Sandy Lerner)是斯坦福商学院的计算机中心主任。二人郎才女貌,感情甚笃。他俩当时的办公场地相距不到500米,但由于一个使用的是IBM系统,一个使用的是DEC系统,两套系统无法互通,新婚夫妇的甜言蜜语无法及时送达,这对于热恋中的人来说,实在难以忍受。

莱恩和桑迪,以及另外两个部门的电脑设备主管,开始偷偷地构造校园网——将斯坦福校园内的各个计算机局域网联在一起,形成统一的网络,这就是“多协议路由器”,它的出现,标志了互联网时代的真正到来。

1984年,莱恩和桑迪注册了一家公司。1987年12月,他们出现融资困难。在第75次融资的约谈中,莱恩和桑遇到了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创始人唐纳德·瓦伦汀(Donald Valentine)。红杉资本投资250万美元,得到思科29.1%的股份,桑迪和莱恩各自持股17.6%。红杉资本此前投资了苹果。

1994年08月,思科系统公司北京办事处成立,随后在上海(1995年9月)、广州(1996年3月)和成都(1996年5月)设立了办事处。

1995年1月,钱伯斯成为了思科的CEO。

1998年09月思科系统(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成立,并在北京建立了网络技术实验室。

2003年03月,信息产业部授予思科系统(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电子政务推荐企业”称号。

彼时,思科进入中国市场已近10年。自1994年在北京成立办事处以来,思科在中国的业务发展迅猛,其客户包括中国国家金融数据通信骨干网、中国电信、北京市政府、中国联通、中国人民银行、中国石化等众多央企及政府部门,甚至还向中国军队供应部分通用通信设备。与此同时,思科通过一连串收购,快速形成了数据通信产品领域的全面产品系列,在全球数据通信领域市场占有率达70%,其中路由器、交换机等数据产品更是思科的优势领域。

 

(二)华为

同样是在1987年。

在莱恩和桑迪四处奔走融资的时候,任正非刚刚集资21000元人民币(2500美元)创立华为公司,主营电信设备。

在莱恩获得红杉资本250万美元投资的时候,华为也靠代理香港某公司的程控交换机获得了第一桶金。

1992年任正非孤注一掷投入C&C08机的研发。在研制C&C08机的动员大会上,任正非站在5楼会议室的窗边对全体干部说:“这次研发如果失败了,我只有从楼上跳下去,你们还可以另谋出路。”

1994年,在思科设立北京办事处的同时,华为也成立北京研究所,专门从事数据通信技术研究与产品开发。同年,华为研制出了C&C08交换机。

1999年,华为抢到了中国新增接入服务器市场的70%,随后又将触角延伸到路由器、以太网等主流数据产品。上海电信开始大规模采用华为设备,据IDC数据统计,其占有率成为中国市场第一名。此时被视为与思科的第一次交锋。

2002年,华为在中国路由器、交换机市场的占有率直逼思科,成为它最大的竞争对手。

也正是在这一年,华为美国公司Future Wei成立,已经开始与思科在企业商用市场的老对手3Com正式接触商谈成立合资公司。

2003年3月,华为成立了企业网事业部,任命当时负责宏观产权的常务副总裁郑宝用负责企业网络市场开拓。

2003年3月20日,思科诉华为案即将开庭前夕,华为与昔日企业设备巨头美国3Com就共同宣布将组建合资企业。当年11月,合资公司华为3Com(“华三”)正式成立。

 

(三)交锋

双方的交锋起于2000年,并在2003年进入高潮。

2000-2001年,思科加强了与华为在公共资源方面的争夺,比如华为阳光行动全国巡展,思科就在同一时间,甚至同一酒店召开相关活动,以达到减弱华为在直接客户和代理商影响的目的,从而降低华为活动的效果,2001年年底,华为在吉隆坡召开海外市场渠道大会,思科派了一位副总裁到吉隆坡,在同一时间举办了思科的活动。

但华为有力的阻击了思科的进攻。2002年,各个省招标中和在一些全国性重大项目招标中,华为已经逐步取得了优势——华为独立中标国家电力全国骨干网、联通CDMA 1X华为中标20个省,高端路由器近200台,华为独家中标广电监控网,陕西电信DCN、陕西广电省骨干网、安徽移动省骨干网等重大项目基本独立中标。在重大新建项目项目中,华为胜多负少。

2002年6月,华为首次正式亮相美国亚特兰大举行的电信设备展。华为展示的数据产品,性能与思科产品相当,但价格却比对手低20%到50%。华为还在美国主流财经和专业媒体上刊登极具挑战性的广告:“它们唯一的不同就是价格”。广告的背景图案,就是旧金山的金门大桥, 而思科公司的标志也是金门大桥。

在亚特兰大展览上,思科CEO钱伯斯不露声色地在华为展台上停留了十多分钟,详细询问高、中、低端全系列路由器的技术情况。以为遇到潜在客户的工作人员介绍得也格外卖力,直到钱伯斯匆匆离开,一位在场的华为主管才认出这位思科首席执行官。离开展台后,钱伯斯立刻回到公司,在公司内成立了“打击华为”工作小组,并开始准备以知识产权为核心的诉讼。

2002年12月中旬,思科的全球副总裁从美国来到中国深圳,正式提出了华为侵犯思科知识产权的问题,并于2003年初提起诉讼。思科请求法庭下令,禁止华为出售这些侵权产品,禁止华为使用与思科操作软件类似的命令行程序,并要求华为给予经济赔偿。

2003年1月23日,农历腊月二十一,思科在美国得克萨斯州东区联邦法庭提起诉讼,指控华为及其美国子公司Future Wei盗用部分思科的IOS(互联网操作系统)源代码,应用在其Quidway路由器和交换机的操作系统中,对思科专利形成至少5项侵权。长达77页的起 诉书中,指控涉及专利、版权、不正当竞争、商业秘密等8大类、21项罪名,几乎涵盖了知识产权诉讼的所有领域。

2004年7月28日,双方达成最终和解协议,终止各自提出的诉讼及反诉讼请求。法院据此签发法令,终止思科公司对华为公司的诉讼,思科今后不得再就此案提起诉讼或者以相同事由提起诉讼,并且各方的律师费用、诉讼费用及相关其他费用都由各方自行承担。

在国际市场,2005年4月28日,英国电信宣布其21世纪网络供应商名单,华为作为唯一一家中国厂商,与国际跨国公司入围“八家企业短名单”。

在国内市场,合资公司华三已成为思科在中国市场上的劲敌。2005年华三在国内数据通信新建市场上的占有率已经跃居第一,而2006年在整体市场上的份额也已经逼近思科,直接导致业绩不佳的思科中国区总裁杜家滨“下课”,这也使得思科无法集中精力于华为更看重的电信运营商市场。

腹背受敌的同时,思科还因参与中国审查机制建设而遭到指责。据美国作家Ethan Gutmann说,思科和一些其他通信设备供应商向中国政府提供了具有流量监控和过滤功能的互联网设备,用来封堵网站和追踪网上一些活跃人士。2006年2月,美国国会为此召开听证会,向思科、微软、雅虎、GOOGLE四家公司提出质询。美国中国信息中心的亨利•吴(Henry Wu,China Information Center)指责思科公司不断主动地与中国中央及各省国家安全部门联系,向其提供最新技术,包括警车间的即时通讯和指挥系统、以及声音识别技术和指纹鉴别技术。

2007年3月,3Com公司以8.8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华为持有的49%股份,华为3Com也正式更名为华三通信(H3C),这也使得华为失去了在企业网市场上最关键的棋子。此后,华为试图联合私募基金反过来收购3Com,以便重新将H3C纳入旗下,但是遭到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反对。

2008年6月,收购3Com失败的华为,又将自己的存储和安全产品线拆出来,与赛门铁克成立了合资公司华为赛门铁克科技有限公司(“华赛”),再次进军企业网市场。

2011年,华为进一步明确了未来发展思路,从电信市场向企业级、消费者市场拓展,并重新组建了企业业务BG(业务集团),全面进入企业基础网络、统一通信与协作、云计算与数据中心,以及企业信息安全领域。2011年11月14日,华为以5.3亿美元收购赛门铁克持有的华赛49%股份,从而完全持有华赛100%股权。

于是,在思科的核心市场上,这对夙敌再次狭路相逢。思科仍位居企业市场第一,但在某些主要产品领域的份额已经从60%下滑到50%以下。在企业级高端市场,思科面临着来自Juniper、华为以及惠普的竞争;在低端产品领域,同样面临戴尔和华为等公司的竞争压力。在所有的竞争对手中,来自华为的挑战最大,这让思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四)“相安无事”背后的暗流涌动

2007年,思科CEO钱伯斯来华访问,被问及对手时,他直言不讳,其中之一就是华为。曾有人警告钱伯斯说:“华为将是思科的全球性的噩梦。”尤其是在中国市场,在过去的几年里,华为以及其后的华为3Com在中国市场给思科带来了不小的障碍。

但近几年华为在海外的扩张,以及与思科在战线战场上的有意来开,其与思科表面上显得相安无事。

2011年,华为申请PCT(专利合作条约)专利数量为1831项,排名第三。截至2011年底,华为累计在全球申请专利达47322件,授权23522件,其中国外专利10978件,在美国、欧洲等国家和地区授权专利5415件,PCT申请10650件。

2011年,思科不得已裁员6500人,减少了每年10亿美元的支出。

2011年3月4日,华盛顿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华为收购3Leaf(三叶)公司。

2011财年,思科收入为432亿美元。华为去年收入为320亿美元。

2012年3月26日,澳大利亚政府禁止中国的华为公司在澳大利亚经营的子公司参加“国家宽带网络”(NBN)的竞标,理由是国家安全。钱伯斯拒绝就困扰华为的安全问题作评论,然而,他却提供了一个相对不太直接的回应,“华为有信任问题”,钱伯斯称,并认为澳洲禁止华为参加NBN项目“有意思”。

2012年4月23日,华为发布公司2011年业绩,其2039亿元人民币的年收入已经非常接近世界最大电信设备商爱立信。

2012年6月初,在印度班加罗尔,思科公司副总裁Anil Menon说:“华为的一些弱点是非常严重的,我们将在解决方案和创新方面打败华为。”而思科执行副总裁Rob Lloyd则明确质疑华为的安全信用,“在云端世界,私隐和信息保护是客户最关心的,但不是华为的强项。”不只Rob Lloyd,钱伯斯更是经常把华为的“安全”问题挂在嘴边,与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报告中的观点非常相似。

2012年10月,华为、中兴被美国认定威胁国家安全。随后,思科又“翻出旧帐”表示,华为对2003年两家公司之间的专利侵权纠纷做出了错误的表述,思科因此公布了此前机密文档的部分内容。其并指控华为抄袭自己的代码。对此,华为予以否认表示,思科是本次美国国会出台对华为和中兴不利报告的幕后推手,“思科试图利用美国贸易保护,通过垄断美国市场获取高额利润,即便华为和中兴在美国市场只有很少的份额”,也因为华为在企业网等诸多领域对思科构成诸多挑战。

华为方面表示,根据思科发布的截至2011年10月29日的2012财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中透露的信息,在过去五年,思科路由器市场份额从66%降至55%,交换机市场份额下跌2%至67%。

对于此次华为遇到的冲突,专家表示,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防范和打压是长期趋势,中国也应该采取一些反制措施。

中国电信163和中国联通169是中国最重要的两个骨干网络,两者承担着中国互联网80%以上的流量。资料显示,思科目前在中国骨干网拥有超高的市场份额,其占据着中国电信163骨干网70%以上的份额,同时还把持着其所有的超级节点和绝大部分的普通核心节点;思科占据中国联通169骨干网的份额更是达到了80%以上,把持着所有的超级核心节点、国际交换节点、国际汇聚节点和互联互通节点。

10月25日,中国联通近日已经完成对“China169”骨干网江苏无锡节点的核心集群路由器的搬迁工程,而此次被搬迁的正是思科路由器CRS。

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思科的产品漏洞及后门问题,正是引发运营商担忧甚至更换其设备的主要原因。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TMTpost
钛媒体TMTpost

把脉科技资本论——嗯,专业主义范儿!⋯(^o^)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