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观察】互联网精神照耀两会

摘要: 2013年,过去的一周,盛大陈天桥、腾讯马化腾、百度李彦宏、金山雷军、苏宁张近东纷纷进驻两会,让政坛也发出互联网的声音。互联网精神观照下的中国,正迸发一些新的活力,当然,还有闹腾,互相掐架又没少。

2013年,盛大陈天桥、腾讯马化腾、百度李彦宏、金山雷军、苏宁张近东纷纷进驻两会。而李彦宏和张近东提出的关于VIE截然不同的观点也引起了轩然大波,钛媒体作者们对此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李彦宏提出“鼓励民营企业海外上市(VIE)取消投资并购、资质发放等方面政策限制”,而张近东则提出应当将VIE纳入监管。

钛媒体作者魏武挥《VIE模式驱不走》中认为,李彦宏和张近东的观点的差异来自于两家公司所处的位置。苏宁作为进入互联网领域的传统商家,认为整个电商行业价格战盛行的恶性竞争归咎为VIE模式,有一定的为自家企业考虑的成份;而百度本身就是VIE结构的海外上市公司,李彦宏的呼吁一方面是为百度自身考虑,客观上也是为行业内其他VIE结构获打算通过VIE结构发展壮大的互联网公司呼吁。

VIE模式(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在国内被称为“协议控制”,指境外注册的上市实体与境内的业务运营实体相分离,境外的上市实体通过协议的方式控制境内的业务实体,业务实体就是上市实体的VIEs(可变权益实体)。新浪首次使用这种模式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后,目前已有200-300家内资企业通过VIE实现海外上市。

作者李云辉《VIE模式宜疏不宜堵》中指出VIE模式有两个重要作用,一是规避某些行业或项目对外商投资企业或外国投资者进入的限制或基于某些特定要求的审查,如新浪采用VIE的初衷是规避中国政府限制外资进入电信业政策的规定;二是规避2005年10月23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了《关于境内居民通过境外特殊目的公司融资及返程投资外汇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汇发【2005】75号)(“75号文”)及商务部于2006年8月和2009年6月分别进行修订并发布的《关于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的规定》(“10号令”)。

作者葛甲《张近东委员,二号公敌不好当啊》中提到2011年马云的支付宝一事曾让业界人心惶惶,而十几年来始终未能将VIE纳入监管,背后的原因很多,特别是在美方开放度较低的情况下,让中国完全敞开大门是不可能的,但中国也需要发展,产业发展和投资政策之间总还是要获得一个平衡。

李云辉还认为,一旦杜绝VIE协议控制,将会令外资大量回撤,对中国互联网来讲将会是致命打击,同时也会给管理执行带来巨大的难度,所以对VIE协议模式,不能采用直接堵的方式,而是采用疏导方式:

VIE暂时可不纳入监管,可适时放在外资允许、鼓励投资的范围,另外对于敏感领域,尝试对企业实际经营权和控制权均为中国自然人掌握的VIE企业开放,但若掌握VIE实际经营权和控制权的中国自然人移民或将其股权转赠非中国居民,则该公司涉及敏感领域的资产应收归国有。

同时,简化“75号文”及“10号令”审批手续,建议改成备案制,增加企业对海外筹资收入的自由支配权,减少外汇管理局的干预。成立海外IPO融资基金,对海外IPO成功的企业在其备案的情况下成功IPO予以奖励。

3月6日,李彦宏对与张近东提案相左这件事进行了澄清,称“我和张近东说的不是一回事”。单天,苏宁副董事长孙为民发了一条微博,称“VIE模式是外资曲线投资中国的一种形式,一方面是境外资本看好中国市场。另一方面也是国内资本市场,缺乏对互联网、新技术公司的创投机制。李彦宏和张近东两位政协委员,就这一问题达成共识,既要引进外资,也要引进模式,在本土资本市场,孵化更多高新技术公司上市。”

看起来,VIE一事似乎要暂告段落了。不过,互联网大佬们大规模进入两会,正在成为一种趋势。作者王冠雄《互联网大佬两会提案当遵循“三个有利于”》中提出,衡量互联网提案应该遵循三个“有利于”:是否有利于互联网产业的长期繁荣,是否有利于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是否有利于社会发展的整体利益。这样,信息革命的成果能与工业革命成果深度融合,将世界变成平的、湿的。而互联网精神观照下的中国,也能迸发一些新的活力。

相关阅读:

《民营IT大佬历年两会众生相,马云为什么不戴红帽?》    作者:何十

相关话题大讨论:

科技界需不需要红顶商人?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TMTpost
钛媒体TMTpost

把脉科技资本论——嗯,专业主义范儿!⋯(^o^)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