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西湖通信行业口水管理局

摘要: 一个员工的个人言论,被认为是影响了浙江通信业的形象。有那么多事情需要通信管理局去做,宽带问题、互联互通问题、安全问题、有序竞争问题、行业长期发展问题,物业垄断问题,但浙管局却在匪夷所思地对一个普通从业者大动肝火。

一个员工的个人言论,被认为是影响了浙江通信业的形象。有那么多事情需要通信管理局去做,宽带问题、互联互通问题、安全问题、有序竞争问题、行业长期发展问题,物业垄断问题,但浙管局却在匪夷所思地对一个普通从业者大动肝火。

鲁迅先生曾有一篇文章,模糊中记得好像是叫论雷峰塔的倒掉》,具体我也记不清了,反正雷峰塔也是早已经倒掉了。这既有他年久失修的原因,也迎合和人们的心底的期望。

因为在老百姓看来,雷峰塔是关押白素贞的地方,即使白素贞只是一只蛇精,人们也愿意看到自有的爱情。所以从这个角度讲,雷峰塔的倒掉除了他年久失修之外,也是因为人们不愿意再修他,总是盼着他倒掉,经历了千年的口水,这个位于杭州的雷峰塔自然是在人们的欢呼中倒掉了。

倒掉之后,据考证,有司们也没说什么,除了坊间偶尔有点议论,年轻男女雀跃着迎接自由的爱情,雷峰塔也就只存在于故纸堆了。

可是,就是在这个倒掉的雷峰塔的地方,在一个自由灵动,在一个原本崇尚小政府大市场的地方,有些人开始“返璞归真”,这个原本不怎么在意的即使象征着权力的雷峰塔倒掉的坊间雀跃都不怎么干涉的地方,竟然发了命令,开始对某些坊间的议论指手画脚。

自然,如果是分管的言官有司,我这篇博客也就实在没有写的必要,因为在很多人看来,这个对杭州民间的言论开始指手画脚教人怎么说话的有司,竟然是按照中国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执法的通信管理局。

一个做通信,竟然大动肝火,阻断言路,就像把通信网络关闭一样,没有二至。而起因,据说是当地某运营商没有对员工严加管束,结果在这个有司看来,这些员工的一个个人言论,影响了浙江通信业的形象。

浙江通管局以至于竟然恼羞成怒,发政府公文要求运营商消除影响,管束员工。这真是令人恍惚中如生活在满清末年。

有司并不明白,雇员与雇主之间平等的市场关系,而不是奴隶关系,企业购买的是员工的劳动力,但是并没有购买员工的言论的自由。

如果某个个人对这个自由灵动的杭州通信市场形象造成了损害,作为制定和执行法律的有司们,完全可以把个人诉至法院。不过我想浙江通信管理局还不至于愚蠢到这个地步,因为他们知道,所谓浙江的通信市场的形象是一个虚拟的人格,并不具备法律诉讼起诉的资格。

而显然,这个荒唐的通信管理局,也并不能代表浙江通信行业形象。

所以,此时,权力的淫威和私欲开始发酵。

所谓在电影中见到的县太爷大骂犯人的方式接踵而来,直斥你“咆哮公堂,藐视朝廷”——“影响了当地的通信行业形象,造成恶劣影响”。

多么相似的句子,多么相似的思维!

有微博网友说,中国通信业混乱之根源,不在江湖之远,而在庙堂之高;中国通信业监管当局之无聊,不在不谋万世基业长青,而在饱暖之思淫欲。一支笔,一个人,一篇微博,竟然能至于让一个拥有过亿用户百万从业者的浙江通信业形象毁损之能力。这真是让当年的项羽羞死赵括羞煞!

有那么多事情需要通信管理局去做,宽带问题、互联互通问题、安全问题、有序竞争问题、行业长期发展问题,物业垄断问题……

可是这些谋万世的基业长青的事情十万火急,浙江管局竟然还有闲心在职责之外管管普通从业人员的言论。匪夷所思真是令人惊诧。

监管口水战固然容易,你管得了人们的口,但是你管不了人们的心,就像那个雷峰塔,在心里,人们自有他的标准。

杭州,一个雷峰塔倒掉的地方,一个灵动自由的地方,应该是一个谋万世的地方,不应该是一个通信管理变成口水管理的地方。

本文系作者 志刚水煮通信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志刚水煮通信
志刚水煮通信

电信业资深研究员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