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小浩博之死引起的另类争议

摘要: 天网工程是不是豆腐渣,我想自有监管部门和使用部门去验收,没有经过证实就是说某设备商参与承建的是豆腐渣工程显然有失公允。小浩博一事更需要全社会去思考,如何教育和杜绝类似事件的发生,重拾古老文明。

回到北京,就被小浩博之死揪心,到底是什么样的仇恨能让一个早为人父的社会人对一个婴儿下如此的黑手。多年的社会学学习也无法让我清晰地解释这个现象。

曾经看过一部非洲电影《黑帮暴徒》,而且曾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讲述一个十恶不赦的黑帮混混,某次偷了一辆车,途中,后座婴儿的啼哭把他吓得半死,他不知所措,又不敢弃婴荒野,纠结半天,只好偷偷把婴儿带回贫民窟,从此,只好想尽一切办法好好喂养婴儿……最后他不顾一切把孩子送回父母处。

虽然案情和小浩博之死有一定的出入,但人性在这个时候所产生的完全不同的结果却值得我们深思。而类似的事件在最近几年层出不穷,比如多起针对幼儿园的砍杀事件。

冷漠和无情成了今天中国社会的一大现象。这个曾经的四大文明古国越来越背离了他的核心价值观。在新一届政府即将诞生的两会期间发生这样的事件,不得不说,今日中国正经历价值观最混乱的年代。然而,寒心的事,对于这样一件令所有心寒而且有着特殊意义的事件,我们却很少能够在两会代表提案中看到,那就是如何让中国社会重拾古老文明,消除隔阂,减少冷漠和充满爱心。

也许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了,因为我试图从社会学角度去解释这些问题的时候,我自己怎么也都说服不了自己,只能是内心的沉痛。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今天接到很多电话询问天网工程和中兴通讯在这件事情中的关系。赶紧上网搜看了相关报道,竟然引起不小的讨论,这个让我感觉毫无关联的事情竟然被财经媒体关联起来,一来觉得报道记者联想够丰富挖的够深,二来觉得有点舍本求末没有抓住事件的本质。当然,对于长期跟踪通信业发展的媒体人来说,也觉得中兴通讯是躺着也中枪,有点无中生有的感觉。让我感叹的是,中兴通讯这两年各种负面真多,我看自己不死也会被别人给说死。

为了给一些关注点被引到“天网工程”和中兴通讯身上的记者一些答复,我从长春一些通信人士(主要是参与天网建设的公司)那里了解了一些情况,给大家做一些简单的通报,供大家参考。不算完整,只是回答了一些有关媒体报道中提到的问题。其中,我对天网工程的看法一直就有不同的意见,因为建设是建设问题,用不用,怎么用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我想当年乐清的事情大家还记忆犹新吧,多的就不说了,大家都是明白人。

一,关于吉林及长春天网建设

1.吉林省天网项目建设,参与企业包括中国联通、中国移动等运营商(提供线路资源),还包括中兴、华为、华三、海康、大华、九鼎、景阳、亿维锐创、天地伟业、爱普视达等数十个监控产品生产企业,长春天网工程也是由上述多个企业参与建设。

2.天网工程属于治安监控,监控点设置位置一般在一些重要场所,比如某个小区门口、重点路段人行道等。天网工程并非交警部门的道路卡口抓拍系统,不具备车牌抓拍、识别功能,而嫌疑人偷车之后属于驾车逃跑;

3.ZTE和联通承建的天网一期工程仅覆盖二环左右,二期工程也不是由联通承建,联通仅提供线路,且监控设备没有ZTE参与(平台部分是沿用一期工程,摄像头由公安部门直接自行采购),是由其它厂家(亿维锐创)提供;

二,几点疑问

1.案件发生地点地处偏僻郊区,逃跑路线也是经过一般性公路。监控系统的监控点难道是每个角落、每条道路都有吗?显然不是,监控点的设置是根据监控场所的重要性来设置,且每个天网项目规划都是按照建设投入资金、监控点数量、监控点覆盖的区域来分层次、分期建设,目前还没有达到为每个场所、每个路段设置监控点的程度及经济实力,如果那样,长春市估计需要数十万甚至更多监控点。所需资金也许就是十几个亿而非1.4亿了。

2.文章作者并没有考虑天网系统工程进度问题,即使事发地点需要安装天网工程监控点,是否会受工程进度影响、没有最后验收,导致监控点还没能正常运行?

3.公安部门侦查案件、线索收集过程中,天网系统是否起到作用,目前没有披露。或许没有监控到,也或许是公安系统为案件、案情需要,暂时没有透露?

总体来说,这件事情的本质是我前面提到的,今日中国社会复杂的、多元的价值观所造成的种种社会矛盾的一个具体体现,是个别社会人面对各种复杂价值观下人性的一次不正常爆发,全社会应该充分思考,如何教育和杜绝类似事件的发生。

当然,我们也希望类似天网工程这样的东东,花费了大量纳税人的钱,也希望在关键时刻起到关键作用,而非摆设。当然,天网工程是不是豆腐渣,我想自有监管部门和使用部门去验收,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没有经过证实就是说某设备商参与承建的是豆腐渣工程显然有失公允。

最后,还是祝小浩博一路走好吧!

 

本文系作者 杨海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杨海峰
杨海峰

《通信世界周刊》总编辑。 ICT产业观察者。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