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喜欢和女人过不去?

摘要: 小妞最近在钛媒体上看了不少关于社会化媒体反思的文章,就想推荐“脸书和女人”这个正被争议的社会议题。最近几周在推特上,很多用户又开始抵制Facebook,因后者拒绝删除类似拿强暴女性开玩笑的图片。

小妞最近在钛媒体上看了不少关于社会化媒体和社交媒体反思的文章,就想推荐“脸书和女人”这个正被争议的社会议题。我看了不少关于Facebook的文章,又把《社交网络》那部电影看了一遍,在2011年,就有一些女性杂志和女权主义者,严厉批评社交网站怎能不去掉那些厌恶或者有辱女性的图片,那些图片看起来是在美化强暴和家暴。最近几周,在推特上,很多用户又开始抵制Facebook,因后者拒绝删除类似拿强暴女性开玩笑的图片。

这一争议属于互联网企业的一些社会学范畴,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在言论自由高度发达的美国,怎么认识和平衡这种言论自由也有了特别意义。

小妞找来了《卫报》最近的一篇文章,节选相关内容推荐给大家:

 

推特用户的愤怒,来自于一系列有辱女性的图片。

其中两张图片特别广为流传。一张是一个女人被绑在沙发上,嘴巴被堵住,配图文字是:“这不是强暴。如果她真的不想要的话,她就会说点什么。”另一张是一个避孕套,在“Plan A”(A计划)的字样下面,一片紧急避孕药,在“Plan B”(计划B)下面,然后是“Plan C”(计划C),是一个男人推着一个女人,椅子下面是一张带血的脸。

网站的“社区标准”说明:“脸书不允许憎恨言论,但会区分认真的和开玩笑的。”尽管已经有了几场高调的运动和一个change.org上发起的、收集了超过20万个签名的请愿活动,我们还是不知道,脸书是怎么进行这种区分的。在过去几年,女人们说,因为她们贴了长得像阴唇的纸杯蛋糕、在哺乳的母亲和接受乳房切除术后的女人的照片,她们被禁止进入网站,主页也被移除。

但现在,网站上有的图片中却包括其中有女人被打得流血、眼睛淤青的。名叫“荡妇需要被撕喉”和“如果她们是死人那就不是强暴,如果她们是活人那就是惊人的性”的小组数不胜数。在我简单的搜索中看到最恶心的一张是一个女人的肉体,“爸爸强暴了我,我很喜欢”的字刻进了流着血的伤口。

脸书的一位新闻发言人坚称:“脸书不容许任何带有威胁性或引发暴力的憎恨言论或内容。”

朱尔斯•西里尔(Jules Hillier)是布鲁克(Book)的政策与沟通行政总监,这是一家关注青年人性健康的慈善机构。他说:“社交媒体可以很精彩,给年轻的男女一个辩论和讨论的空间,给像我们这样的组织一个渠道去提供资讯和建议。但它是一把双刃剑。我只希望,事实和支持能有谣言、错误资讯、欺凌和虐待跑得一半快,社交媒体同时也为后者提供了机会。”

我联络脸书问他们对推特上流传的两张图有什么说法,到他们回电话的时候,整个页面(大名叫“屁股疼?好吧,他们的滚出去!”)已经被移除。一个发言人说,这不是因为图片违反了脸书的规定,而是因为管理员不能公开地将他或她的主页与该页面联系起来。我在脸书的社区规定中找不到任何关于这条要求的内容,而且这也不能减少这类内容的发布。

当我问道,被禁的纸杯蛋糕图片是否可能被自动图像扫描器错误地移除,发言人说,这不大可能。所以,封禁纸杯蛋糕图片是是一个人为决定。就如同允许诸如“少年荡妇图片”这样的页面继续发布非常年轻的女孩子的照片,而没有任何明显迹象说明她们同意这样做,也是人为决定。

一个常见的说法是,这些页面是“无害的”,而不喜欢这些页面的人可以不看。但任何人,只要他/她的朋友“赞”了其中一张图,这张图就会毫无预警地出现在这个人的新鲜事中。每张图都在把性别暴力常态化,给受害者和作恶者发布这样一个讯息:我们的文化并不在乎这些。

女权主义作家和活动价索拉雅•肯莫里(Soraya Chemaly)说:“这说到底并不是审查的问题。这是关于选择去定义什么是可以接受的。脸书很明显接受某种暴力形态的表现,即对女性的暴力,该形式在质上与其他形式不同。”

脸书发言人说:“定义什么是可以接受的并不是脸书的工作。我们努力不让我们的用户受到直接的伤害,但最终,审查并不是解决恶意网上行为和攻击性念头的方法。拥有辩论像这样的严肃议题的自由是我们打击偏见的方法。”

对于那些相信现实世界中对女性的待遇和看法,与地球上最多人使用的社交网络所推广的文化规范,并无联系的人,这里有一些挑出来给他们的评论。有些是来自那些“无害的”脸书页面。有些来自女性向“日常性别歧视项目”(Everyday Sexism Project)报告的真实经历。有些是我——一个敢于写网上的女人的女人——所受到过的虐待的例子。

“你可以选择性,我可以选择强暴你。”

“如果你再骂我,我就让我的四个朋友来轮奸你。”

“去吧,叫警察——他们不能让你未被强暴过。”

“你来到这个星球的唯一理由就是让我们可以强暴你。请去死吧。”

你可以分出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的?

劳拉贝兹(Laura Bates)是“日常性别歧视项目”(Everyday Sexism Project)的创办人。

 

查看《卫报》原文,由译言 momojyang 翻译

本文系作者 译小妞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译小妞
译小妞

酷爱翻译的唯美小丸子,翻译界的小灰机,理工妹,超宅科技控。

评论(3

  • 赵乐米 赵乐米 2013-03-03 16:52 via weibo

    非常好的话题!言论自由在社交媒体上的边界在哪里?不过咱们这G点太多

    0
    0
    回复
  • yao_qq yao_qq 2013-03-03 16:48 via weibo

    #禁还是不禁# 现在,网站上有的图片中却包括其中有女人被打得流血、眼睛淤青的。名叫“荡妇需要被撕喉”和“如果她们是死人那就不是强暴,如果她们是活人那就是惊人的性”的小组数不胜数。

    0
    0
    回复
  • 蝴蝶林专署 蝴蝶林专署 2013-03-03 14:44 via weibo

    这个角度太犀利了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