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参与多一种维度

摘要: 社会是不断向前发展的,社交网络的出现并不断丰富与深化,让人们至少多了一个参与的口径、围观的平台,甚至有时候,围观也是一种参与,这就是进步。

上个世纪60年代,出现了一个著名的社会学或者也可以说是数学理论——六度分割理论,简而言之就是世界上任意两个人建立联系,至多只需要6个人。当然,这个理论并不是告诉我们每两个人之间都必须要通过六个人六个方式六个层次才能建立联系(比如说我和你本来就认识,自然不需要其他的步骤),而是试图传达给我们这样一个信息“任何人和事通过一定的方式总能够产生必然的联系或关系。”

我们知道,社会学和数学领域所提出的理论往往都具备很鲜明的现实价值而被应用或广泛应用的。那么,六度分割理论的价值在哪里呢?

信息时代的到来,尤其是进入到21世纪之后,全球更加“Internet化”,人们开始更多地关注和参与到网络社会中来,“地球村”这个称谓也更加名副其实。基于“村民”们对网络社会的现实参与需求及热情,各种社交网络、社会化媒体便应运而生。社交网络,社会化媒体们的核心思想就是“六度分割理论”——人、社会、商业三者无序,随机,偶然的各种排列组合之中蕴藏着不可估量的商业潜能,通过“六度分割”而产生的聚合效应可以将这些潜能转化为无穷的现实商业价值。

如果对“六度分割理论”的现实应用价值还没有感觉的话,给你举个很简单的例子——2012年腾讯推出了“QQ圈子”功能,通过QQ圈子你可以在你的QQ上找到很多老朋友老同学老同事也可以发现更多的新朋友新同学新同事,而不用再去四处打听,让你能快速拓展人脉。这个功能对于很多人尤其是调情人士来说简直就是福音。是不是感觉很方便很强大啊?其实,QQ圈子功能就是基于“六度分割理论”的,你的QQ圈子里能显示出来哪些人多少人都是基于你原有的QQ好友。

社交网络既然拥有如此强大的内在理论逻辑作为支撑,理所当然表现不凡。代表之一便是如今风靡全球的微博,这种简短、即时、公开、交互性强的信息发布平台已成为当今世界不可或缺的新型媒体。

说起微博,它最早源于美国,在中国如今已有数亿用户,成为现在中国人发布和收集信息的一个至关重要的渠道。有媒体人说“微博在美国开花,而在中国结果。” 自2009年微博在中国上线,短短三年时间已经有了多达三亿的用户,不可谓不惊人。众所周知,中国是一个话语权分布极度失衡的地方,中国有着世界上最多的人口,同时也有着可能是世界上最严苛的言论管制,微博的出现,自然是天衣无缝的迎合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表达欲望,人们抓住这新奇而又不可多得的表达机会并乐此不疲。中国人在微博上发布各种消息,生活学习工作方方面面。微博,可谓是“美帝创其滥觞,而天朝尽其深致。”

在中国,几乎所有的大小媒体或者公共组织都开通了自己的官方微博,用来发布消息、与民众交流或者因应一些突发事件。而中国人也似乎特别热衷于用微博对公权力做各种“爆料”、“围观”。远的不说,近在眼前的就有陕西的表哥、广东的房叔以及重庆的雷人等等事件,通过这种“爆料”与“围观”的方式,民众至少从表面上看到了政府对百姓们深恶痛绝的公务人员贪腐现象作出了妥协,而不是以往的包庇与隐瞒。不论主动被动,看起来,这至少是一种进步。

对于社会事件、群体事件,一般来说,政府更倾向于后台处理,以期把影响降到最小,维护社会稳定。然而人类对于未知总是充满了恐惧与好奇,越是遮掩便越发激起人们的窥探欲。越来越多的“群体事件”通过这种爆料的方式为世人所知晓,而最终的结果往往是两相伤。事实上,也有很多人对这种行为持相反态度,他们认为这种无节制的“爆料”与“围观”是特务思想作祟,值得警惕。那么政府对微博的这种蓬勃态势又怎么看呢?对微博的实名制以及时不时的关闭评论等等做派也不过是“滥觞肇迹,容或可观,累屋重架,无乃太甚”的官本位思想投射。可知,让人民知晓,国家才会安全。

西方的句式是“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最好的时代”,换成中国风的说法就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这个时代,物质不断丰富,人们的追求也不断高深,人们渴望表达渴望公平渴望参与,但现实却是没门——没有这样的一个机制或是人们不被允许自由表达公平参与。社会是不断向前发展的,社交网络的出现并不断丰富与深化,让人们至少多了一个参与的口径、围观的平台,甚至有时候,围观也是一种参与。这就是进步。

社交网络,让参与多一种维度。

本文系作者 马乔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马乔
马乔

普通一众

评论(2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