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回乡:三线城市小镇的数字生活

摘要: 小镇的数字生活,有点反潮流,但我觉得应该被重视起来。互联网圈那么多聪明人,只要带一点关于互联网用户体验的心得去改变小镇,也许其报酬与幸福感,都比死撑着要做伪乔布斯强许多。

浙江东部一个三线城市里,有个以菱角闻名的三线小镇,那就是我老家。

和所有人一样,回家过年被问到工作。遇普通亲戚,答“记者”,遇牛气亲戚,答“研究互联网的记者”,遇一站到底看多了的亲戚,答“修电脑和手机的记者”。

于是我在春节期间被拉到各种亲戚面前表演维修技能,却也乘机了解了下小镇的数字生活。

可能城里的IT老爷们快进化到更高级的物种了,相比之下,小镇居民的数字生活很“落后”。非得概括出“落后”原因啥的,真心太累,我就把看到的都说道说道,你们感受一下。

移动互联网 

手机:小镇人觉得,手机只有两种,手机和跟电脑一样的手机。

手机待机长,睡前一扔就好,打电话发短信够用。可惜过年要群发短信时,手机里找个联系人、群发20人以上都很难。

跟电脑一样的手机,是高科技,是一般人弄不懂的。据说2000块钱买这么个小东西,比10年前6000块买的赛扬CPU电脑还牛。不过最大的问题是待机太短,每天要伺候这玩意充电,有点累。

一般情况下,2000块买个手机是可以的,1000块以下的手机也够用了,只有当地小老板家会给儿子买台苹果手机,小老板自己决计是不买的。

镇上的老人家么(40岁以上),就安安耽耽别换了,如果女儿实在要给自己换新的,就勉强拿来试试吧,不过太复杂了肯定学不会,基本就是当普通手机用。

运营商:小镇的运营商只做三件事,卖手机,充话费,装宽带。 

城里面搞手机体验式专区,那是要腾出地来装修一番,不摆上20台智能手机,不放台IMAC就是没做到位。小镇的运营商很简单,随便般张桌子,堵在路上,上面放三台华为的机子,就完工了。

因为小镇运营商心里很清楚,在这里买手机的,没人弄得懂小米和大米的区别、三星牛还是苹果牛、OPPO是韩国牌子还是步步高的马甲,所以,有没有现场体验不重要。

同样冲1000块话费,选华为就送一台原价1699的,附赠菜油一桶,赠送500话费,选三星就只能原价2999的变成1999的,那当然选华为。啊,你说要看系统版本、GPU、屏幕亮度?都啥东西啊。华为手机能切水果不,能玩汤姆猫不,可以,那就成了。

至于话费,撑死了不能超过50元,除非是年轻人在谈恋爱,天天打电话。流量套餐么,30M够了,为什么,手机就是打电话的,上网就是发微信用的。

手机坏了怎么办?找运营商隔壁修手机的张三,就算把坏手机给了运营商李四,最后还是到张三那里的。

宽带大概是4M 1000元的样子,电信、铁通都能办。最热门的是装宽带送手机送话费的套餐,多出来的手机其实用不上,但就算放在家里存着也舒坦。

无线路由器要不要用得考虑下了,整了这个东西据说辐射很强,如果不是儿子逼着要装,能不装就不装。

APP 

最常用的APP分别是:1、手机手电筒,2、微信,3、网易新闻客户端,4、我查查,5、搜狗输入法。

手电筒稳居第一名是因为,小镇上灯光不好,楼道里乌漆墨黑,本来要随身带实体手电筒,现在手机能用了,自然不能浪费。

微信也是好的,本来给儿子打电话,还得担心他是不是在忙,现在有啥事直接说句话,就只用等着回音了,关键是说再多都不花钱。微信里一般会出现的好友不超过10个人,都是熟到不能再熟的人。朋友圈偶尔会开一下,看看儿子发的照片就能知道他最近在干吗,不过肯定不说话,因为打字不方便。

实在要打字发短信了,那就用搜狗输入法吧,因为以前电脑里用的就是这个,牌子够硬,现在搬到手机上了还能手写,更好。总不能要老人家每次发短信都拿出老花镜一个键一个键找吧。再说了,手机里那些个键都是虚拟的,一不小心手指会滑到旁边去,还是算了。

我查查能火我也很好奇,一问才知道,自从知道扫描商品里的条形码,就可以看到价格后,用的人就多了。别人来送的礼,一查,就知道那家伙把人情看多重,店里的东西一查,城里原来卖的这么便宜,想宰人,没门,赶紧给我按照这个城里价格来一份。

哦,对了,这些APP基本都是手机买来时,已经被运营商预装在里面的,或者是儿子城里回来时顺手装的。以后的日子里,APP绝对不会去更新,更不会去安装新的,谁让现在有几十万种应用,根本看不懂呢。

O2O:真的有O2O么,不就是在手机上买东西么。

楼下买烟花爆竹的已经是三年的朋友了,对面超市的店长以前是同一个厂的,十家饭馆里九家都是熟到不能再熟的朋友,烟店老板很扣门懒得搭理他,所有这些人、这些店,全部去打一圈招呼也不超过半小时,还有O2O什么事。

要优惠?朋友那里随便拿折扣货。要送货上门?走两步就直接可以拿了,还麻烦人家多不好意思。要在线浏览海量商品?你丫该是有多懒,连逛街都不肯了,饭后去店里逛两步不就是锻炼么。

而且手机上买东西动不动就要输入个人信息啊银行卡啊,太不安全了,万一被扣费了找谁都不知道。

淘宝倒是不错的,上面都是城里漂亮女人在买的东西。不过,买这么花哨,镇上好像不合适啊,会被说心太野的,还是小镇的裁缝店直接要件指定花纹的羊毛衫更好。

PC互联网 

电脑:买电脑,最早为了小孩子学习,孩子毕业后就是拿来炒股的。

电影倒是喜欢看,不过基本就是镇上有点文艺细胞的人做的事情。对一般人来说,平时电视里节目就很多了。你看部电影,大家都没看过,平时有什么好聊的,还不如大家一起追央视黄金档的抗战片,见了面互相交流下心得,谁在电脑上抢先看谁是小狗。

就是保养电脑比较麻烦。动不动就死机,只能把整个主机吭哧吭哧搬到店里去修一下,那个小老板真是神了,重新开了次机就修好了,也就10块钱的事情,小老板要是说毛病比较厉害要重装系统,也只要50块钱。万一小老板说是硬件问题,那就搬到城里去修吧。

据说,电脑里病毒很多的,乱七八糟的网站就不敢上了,看新闻有网易、新浪,聊天有QQ,游戏么有边锋和QQ游戏大厅,微博里的东西都是话啊没说完的还是不玩了,优酷和土豆看看视频挺好的。

以防万一,还是装三个杀毒软件吧,瑞星、金山、360都用上,这样就安全了,虽然好像电脑变慢了,但没事,总比中毒好。

对了,还有平板电脑,小镇人眼中,这和传统电脑没多大区别,同样都是不会带出家门的玩意,最大的区别是,传统电脑放在书桌上,平板电脑放在床头或者马桶边。

游戏:小镇的游戏有两种形态,网吧形态和棋牌形态。

网吧是年轻人的最爱,铁打的营盘是浩方,因为CS和DOTA万年长青,一帮人抽着烟大声嘶吼着,这才是爷们。每年总有几款游戏在网吧贴满海报,那定然是当年最火的,传奇、仙剑、仙境、西游、完美、奇迹都轮流当过头牌。

年纪稍大,就开始玩棋牌游戏了。反正平时吃完晚饭没事就会去棋牌室玩两把的,那哪天不去的时候就在电脑上玩吧。要是老婆管得紧不让去棋牌室,那电脑上玩总不说了吧。而且学会电脑玩棋牌游戏,万一年纪大了外面跑不动了,家里一个人也能继续开心。QQ游戏最火,边锋其次,因为不少边锋的游戏,例如红十之类的,只在当地流行。

其他数字产品 

3D电视:这个真心不靠谱。看个电视还要带眼镜,多麻烦。 

过年时,十多号人去亲戚家拜年,围着电视机啃瓜子。这时候,你换台3D电视试试,先别说家里不会配那么多3D眼镜,就算真配了,10多号人都戴着眼镜,找瓜子都难找。万一有个小孩子还大哭,这电视看到我头晕,那主人家真是尴尬大了。

像创维、TCL、LG等在小镇竖起的那些绚烂标牌,只会让大家看不懂。对小镇居民来说,看电视,是一帮人围着聊天的解闷工具而已。

佩戴式设备:我和好几个人谈起了iWatch,大家都很兴奋。

相比起突兀甚至太招摇的谷歌眼镜来说,一款智能的手表更让小镇居民容易接受。

在他们的想象中,这个智能手表的功能应该有:时间、计步器、GPS定位(防止小孩子和老人丢失)、检测身体指标(老人的心跳情况等)、紧急呼叫(自动在身体指标出现异常时联系医院)、低耗电(至少能用一周)、牢固(诺基亚那水平)。

不应该有的功能是:显示(屏幕太小,看了眼睛酸,除非是牛逼的3D投影)、多手势操作(原因如上)

数字阅读:对于新闻,小镇居民认为就该免费,对于书籍,他们觉得这该收费。

当我掏出Kindle,显示出里面的多看书城,父亲难得称赞了一款数字产品。

读书要专一,因此单纯的阅读器让他们喜欢。读书要保护眼睛,因此看着和实体书差不多的电子墨水让他们放心。读书该花钱,因此一个可以花了钱就能看到好书的网络商城让他满意——不过父亲居然对几本在香港才能买到的书感兴趣,这就是中国互联网上找不到的资源咯,爱莫能助。

小镇上,读书的氛围已经很淡了,唯一的新华书店店面被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卖教科书,一部分叫诚品书店(囧),卖文具。

我说现在Kindle不如iPad卖得好,我爸的反应是:读书人一直是少数。

后记

小镇的数字生活,有点反潮流,但我觉得应该被重视起来。

城里的各位IT老爷们,你们每日关注那些搜索新技术、显示新科技、大数据玩法、云端新概念,也许是时候该接下地气,不是只有拿到投资人数千万的投资就算成功,让更多人感受到科技对生活的改变才有幸福感。

这不是要求企业都举起社会责任感的大旗,而是为了新的商机。一二线城市里的竞争很激烈了,每天都有新的团购网站死亡,每天都有进行到一半的项目无疾而终。而我文中描述的小镇,在中国应该有数以万计,这片市场不要求你的项目必须领先全球,不拒绝C2C,要求就两个字:实用。

我听说一个县城小超市请了顾问,十多万的费用,顾问给员工们带去的最大改变是,每天有了开晨会的习惯,小超市迅速成了当地龙头。

我最近在看一本叫《顾客为什么购买》的书,作者用摄像机、数据点、表格、算法来跟踪商场顾客的行为,结果发现音像店唱片排行榜太高,很多人要踮起脚尖看,降低排行榜标牌的一周后,唱片店销量提升了25%;超市把领带货架放在主通道,结果行人老是被撞,为了避免被撞,顾客只能离开,工作人员把货架挪到固定通道后,销量迅速增长……我想,如果作者安心跟着学术界巨头去研究大数据啥的,估计就是一默默无闻小助手,但将自己所学放在生活中后,带来的改变岂止是小小的行为分析结论。

互联网圈那么多聪明人,只要带一点关于互联网用户体验的心得去改变小镇,也许其报酬与幸福感,都比死撑着要做伪乔布斯强许多。

本文系作者 潘越飞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潘越飞
潘越飞

浙报集团传媒梦工场 微信公共账号“潘越飞”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