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正在「吃掉」所有产业

摘要: 台湾正在面对来自全世界网络公司有史以来最激烈的入侵,要获得“网络产业”的发展必须要解决好三个问题:落后的资本市场、落后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束缚产业的政策。

iPad Puzzle

别人的网络产业在跑百米大赛,台湾的政府却要求我们跑百米跨栏。–Jamie Lin

当然我们很难去定义到底什么才算是一个「产业」,毕竟产业与产业之间本来就没有明显的分野 — 餐厅制造食物,却也服务客人,是制造业也是服务业。超商卖罐装饮料,也卖研磨咖啡、关东煮,所以是零售业也是餐饮业。

但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所有产业存在,都在满足人类「食衣住行育乐」等需求。而更重要的是,近年来,人们越来越依赖「网络」来协助他们来满足这些需求。因此, 网络不是一个「产业」,而是一个「超级产业」。

以「食」为例,为 500 家餐厅提供 24 小时网络订位的 EZTABLE,每年要送 200 万位消费者去餐厅用餐,产生上十亿的年经济产值。吃完饭后,很多消费者会到爱评网去评论他们的用餐经验,这些评论每个月又影响上百万消费者的用餐选择。新开的餐厅要刺激销售,会找 Gomaji 等「半价团购」服务来协助。而半价团购在台湾,已经是每年超过 50 亿产值的行业。

就算是「在家吃饭」的消费者,也有越来越多依赖网络来丰富他们的晚餐。食材方面,PCHome、Momo 购物上 24 小时都可以下单购买生鲜蔬果,永丰余集团的 Green & Safe 有机食材配送服务更是固定服务上万消费者,创造数亿年产值。买了食材不知道如何调理,每月有数十万消费者依赖 iCook 上数千个食谱来煮出更好的料理。

「衣」的方面,网络的穿透力道最惊人。台湾在线服饰零售已经是个年产值超过 200 亿的行业,占整体服饰零售更早已跨越 10% 关键门坎。除了各大购物、拍卖平台都以女装为重要主力外,也产生出了年销近 1,000 万件,营业额破 50 亿台币的 Lativ 以及年销数百万件,营业额 10 亿台币的东京着衣这两个隐形冠军。

而除了身上穿的,讲到脸上着的美妆,每月也有上百万消费者依赖最具公信力的 FashionGuide 美妆评鉴来协助他们选购化妆品。讲到婴幼儿用品,每年的数十万新手爸妈几乎都靠着 BabyHome 上的讨论与 Mamibuy 上的评鉴来协助他们为宝宝选购最安全、最健康的产品。

讲到「行」,高铁超方便的 T-Express 手机订票 App 才推出年余,已经累计超过 66 万人下载,每年有 150 万人次通过该服务购买高铁车票,更有超过 50 万人次直接使用该 App 通关乘车,完全省去纸本票务的麻烦。此外,也有数百万人依赖捷运地图、公交车动态、车队叫车等相关 Apps,来计划、加速、提升他们从 A 点到 B 点的体验。

讲到「育」,每个月有千万人靠 Yahoo、Google、UDN、苹果、中时等在线频道取得新闻知识,网络百科全书 Wikipedia 是台湾人最喜欢拜访的前 15 大网站之一,我们热爱 TED 程度更是高居全世界前 20 名。除此之外,在教育类 Apps 的世界,来自台湾的 QLL 更是在全世界突破 400 万次的下载。

讲到「乐」,台湾人依赖网络的程度也很惊人。我们的「在线游戏」市场有数百万玩家,每年产值高达 200 亿台币,每个月光是靠着巴哈姆特来选择要玩什么游戏的,就有好几百万用户。我们的「在线音乐」服务 KKBOX 也有百万订户,更是外销到日本与东南亚。讲到看电影,每年有两百万消费者透过 EZ 订购买电影票。讲到看演唱会,每年也有数十万消费者透过网络取得他们的门票 — 每次五月天、张惠妹和巧虎开卖,就是网络售票系统瘫痪的时候。

而上述这些例子,也只不过是「网络」在现代台湾人生活中所占据的地位,一些快速的剪影。实际上网络对我们的消费决策、生活质量所拥有的影响,远远大过这些,也远远复杂过这些,并且这个影响力还在逐年的增加之中。

所以说,如果一切产业的根源来自于人们对食衣住行育乐的需求,当消费者越来越依赖网络来协助他们满足这些需求,则网络对每个行业的影响力也就会越来越大,因此,网络正在一个个的「吃掉」这些行业。所以说网络不是一个行业,因为它不「只」是一个行业,网络根本就是一个行业之上的行业,一个「超级行业」。

三大问题 

这样一个「超级行业」的发展,当然非常重要,因为它的蓬勃,会带动所有其他行业的蓬勃。但在台湾,网络产业的发展,事实上碰到了许多问题。

1. 资本市场的落后

当新典范降临,我们总是对刚开始的两年期望太高,失望后又对接下来的十年太过冷感。–Bill Gates

在 2000 年的第一次网络大航海时代,台湾的资本市场积极参与了网络公司的投资与发展,投入了上千亿台币的资金,但也随着之后的网络泡沫化,惨赔了上千亿台币。从此之后,网络变成创投的票房毒药。但曾几何时,电子商务已经逐步成长为破 5,000 亿年产值的产业,而在线游戏与网络广告也都是破百亿产值的经济活动,网络真的长大成了非常有投资价值的产业。

这本是台湾创投产业再次跨足网络的最好时机,但他们却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理解这个产业。过去这 20 年来,网络在快速发展下,累积了非常多独特的产业逻辑,无论是产品面的连续开发、长期优化、云端布署、动态规模化,营销面的社群、搜寻优化、付费率、转换率、漏斗、用户取得成本、终身价值,以至于管理面的人才至上、选择权结构等等逻辑,都不是惯于投资制造业的本土创投所能轻易跨越的学习门坎。

因此我们看到不少超级成功的网络公司,像是神来也与 Lativ,从头到尾没有拿过创投的资金。而即使有拿创投资金的网络公司,从爱评、iCook、东京着衣到 FashionGuide 等近期成交的案件,多数的资金也都来自台湾以外的日本、新加坡等地创投。这代表了台湾创投在争取这个「超级产业」上已经落后于全世界,也代表了未来我们将得面对这个落后所带来的种种后果。

2. 基础建设的落后 

就像在过去的世界,「电力网络建设」开启了家电行业,「公路建设」开启了流通行业一样,「带宽建设」是网络这个「超级产业」发展最重要的命脉。在这点方面,台湾早期居于全球领先的地位,所以 2000 年代我们的网络公司得以快速发展。但到了 2000 年代末,我们不但在「有线带宽」建设上开始逐渐被超越,到了 4G LTE 无线带宽建设上,我们甚至成为了全球的落后国家。这个基础建设升级速度的差距,在 5-10 年之后将会放大成台湾网络产业全球竞争力的落后,这也是我们将要面对的另一个痛苦。

3. 政策的捆绑 

美国政府对于 Google 成功过程中最大的贡献,就是他们什么事情也没做 –某 Google 主管

最后,台湾政府从来没有正视过网络这个「超级产业」。不仅如此,还经常拿一些不符合网络产业逻辑的怪异政策来捆绑它。从 Android Market 闹剧、七天鉴赏、第三方支付、履约保证、乃至超级难用的网络 ATM 服务、3D 刷卡认证等等逻辑,都不断显示了台湾政府各机关对于这个产业的理解薄弱,也对这个产业的重大策略价值认知薄弱,才会对它进行种种无理的要求。

事实上,在一个产业发展初期,政府应该采取宽松政策,来让产业可以发展起来,站稳脚步。等到产业趋于成熟,此时才适合采取管制的策略。网络虽然在我们的生活中渐渐占据重要地位,但台湾的网络产业,事实上从未真的发展起来。面对一个从未发展起来的产业,就采取种种的管制策略,只会让这个产业胎死腹中。更重要的是,台湾政府无法管制国外的网络服务,所以当我们采取比国外还要严格的管制,这只会让消费者趋向国外的网络服务,最后伤害了本国产业与经济的命脉。

台湾的未来 

十八世纪的第一次工业革命,中国没跟上脚步,最后导致经济大幅落后,成为八国联军蚕食鲸吞的对象。二十世纪中后期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台湾加入了代工的行列,虽然没有因此晋升列强,但的确累积了不少经济实力。如今,网络正在带来第三次工业革命,美、德、日、韩的领先地位已经确立,中国则在急起直追。

台湾呢?

台湾正在面对来自全世界网络公司有史以来最激烈的入侵,Facebook 不花一兵一卒就在台湾攻克 1,100 万用户,淘宝、LINE、WeChat 乃至于各种 Web/App 游戏都在积极抢攻台湾市场。我们想要积极抵抗,甚至反攻国外,但上述的资本、基础建设、政策三大问题,正在成为我们反击最严重的绊脚石。

因此,我在这里谨代表所有台湾网络企业,以及所有的 TIEA 台湾网络暨电子商务产业发展协会的成员大声疾呼,台湾必须要重点发展网络产业,必须要彻底解决网络发展的三大问题,其中政府尤其必须要大力推动带宽基础建设,大幅开放政策环境

我们正处在台湾未来 20 年发展最关键的历史时刻。当台湾人使用本土网站与 Apps 时间越来越少,当韩国已经透过 LINE 开始在全世界攻城略地,当中国已透过十二五计划把「互联网」定位为关键产业的同时,我们不能再停滞下去。

 

本文系作者 林之晨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林之晨
林之晨

也名Mr.Jamie,appWorks 之初創投合夥人,Android爱好者。Jamie 現居住於台北,育有一子,平常的興趣是打籃球、高爾夫球、電影和閱讀。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