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atar:学习粉丝团

摘要: 90万所谓粉丝,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粉丝。围观者众多。连个仅仅每两小时报时一次的微博账号“古城钟楼”都可以拿到45万粉丝,说学习粉丝团荡漾着民意,未免too simple,too naïve。

写在前面:这篇文章和刊发出来的有些不一样,媒体编辑做了一些改动,这里是原文。我知道这篇东西有些猛,步子大了点,可能会扯着蛋。我也是犹豫了几天,但还是发出来了。文章核心在于:魅力型领袖,是不可能存在的。体制不靠这个运作。拷问的深一些就是:大佬的位置,和你有几毛钱关系?

学习粉丝团,这个看上去没有任何背景的微博账号,受到了国内外媒体的广泛注意,原因在于在这个账号之下,发布了很多近距离的习近平主席的照片,而且速度极快——快到连央视的一个官方微博都惊叹“为什么会比我们还快?”。这和过去的态势很有些不同,大众开始猜测这位“学习粉丝团”究竟是谁。

微博的主人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自爆”了身份,据他自己说是一位肄业的大学生,从事过快递,现在正在打工,属于非常草根的社会阶层。这个微博纯属他个人行为,动机在于他对国家领袖的仰慕,并无他人支持或帮忙。但这种说法无法解释,他为什么会获得照片的速度比官方还快,而且有一张照片属于近距离拍摄,照片中习近平正兴致勃勃地浏览一个网站,距离近到连那台电脑的牌子都清晰可见。

2月11日,这个微博宣称要关闭,但第二天又说还是要回来,颠来倒去,很是热闹。我在本文中无意去探究论证这个微博背后究竟是些什么人——虽然我并不相信它纯属个人行为,而是想着重谈一谈,这些看似很家常很亲民的微博照片,究竟给习近平带来了多少所谓的“魅力”?

一篇题为“学习粉丝团的政治学解释:当亲民形象领导人拥有Political粉丝团”的文章提到了“卡理斯玛型权力”,但不得不说,这是对韦伯理论的严重误读。按照韦伯的说法,权威分为三种:传统型、魅力型和法理型。传统型领袖“建立在一般的相信历来适用的传统的神圣性和由传统授命实施权威的统治者的合法性之上”,这在现代文明社会中已不多见。但魅力型权威(也就是所谓的卡理斯马,一般译为克里斯玛)则为“英雄气概,或者楷模样板之上”,通常见于开国领袖(或者企业创始人)。在中国的实际情况中,毛是典型的魅力型权威,邓则不太完全,但亦可勉强归于其中。

魅力型权威行事可以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官僚系统,毛做到了,没有人敢公开与之对抗。邓在八九年之后面对改革进程趋于迟缓时不得不进行所谓“南巡”,绕过官僚体系,到比较开放的南方沿海地带向有保守倾向的中央喊话。事实证明他还是有点“魅力”的,遏制了陈云体系力量,将整个改革进程继续推进。然而,到了江、胡两代,无论如何他们再也没有这个可能建立起所谓的克里斯玛,即便江经常表现他的才艺,胡经常表现他的亲民。他们是毋庸置疑的法理型权威——当然,这不是西式的法理,是中共独有的法理——依靠官僚体系统治,也受制于官僚体系。

习近平同样,他没有这个可能超越江和胡,做什么魅力型领导。事实上,整个中共体系自邓小平以降,对树立个人魅力是极其警惕的,某种意义上讲,西南薄熙来也是犯了这个大忌而轰然倒台。经常在微博上看到有人在讨论为什么中共领导人不能像美国奥巴马那样堂堂正正地现身于社交网络上,这个基本不可能。坐拥数千万粉丝对于一般人而言也许是一种“荣耀”,但在中共高级领导人身上,那是一种“灾难”:整个官僚体系不会允许,法理型领袖又没有那份克里斯玛来抗衡。

学习粉丝团,这个微博非常恰到好处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也许本无当局授意,但要说当局没注意到这个微博绝无可能。从后续的媒体采访以及微博动向来看,至少当局并没有强烈地反对这种账号的存在——因为它似乎和习近平本人无关。它用官方媒体不一样的方式颂扬了习近平,让他看上去更像是个“邻家大叔”,而不是威严的“党和国家领导人”。

但是,这只是一个Avatar(化身)。微博上的任何一个ID(包括实名的v字认证用户)都是现实人中的一个Avatar,更何况这种带有捉刀性质的avatar。这个Avatar只有几句口号式的话语,一些静态的照片,比起电视里的习近平更单薄。这是另外一种伟大光荣正确的表达方式,但实质依然是伟大光荣正确。

四川南充市一名女网友程爱华(又名:程婉芸、程晓芸)在2月6日遭警方拘留,事由为对“学习粉丝团”的某条微博加上了“狙击手哪里,干掉他”的话语并转发。一开始涉嫌的罪名极高: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后改为行政拘留4.5天。但常用微博的人都知道,微博上污言秽语恶言相向甚至是人身恐吓的言论并不少见,唯独这样的话语受到了制裁,不得不让人犯疑:果然是当局的Avatar。

无论学习粉丝团是否有有力人士幕后的操盘,这个在微博中国头号言论场的Avatar算是树立了起来,亲民是一种姿态,但偶尔露峥嵘才是实质。连一个即刻搜索(人民网主办的搜索引擎)的讨论都纷纷禁言删除,那种姿态,也有限得紧。大陆的权力运作依然在固有的体制中流淌,社交网络上的那一撮“亮色”,不过点缀而已。

90万所谓粉丝,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粉丝。围观者众多。连个仅仅每两小时报时一次的微博账号“古城钟楼”都可以拿到45万粉丝,说学习粉丝团荡漾着民意,未免too simple,too naïve。

(本文首发于  纽约时报中文网 )

本文系作者 魏武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魏武挥
魏武挥

专栏作者,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