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尚德事件:全能主义政府的失败

摘要: 无锡模式失败的很大原因就是在于政府对自身定位的认知不全,过于频繁的和深入的介入到了实体经济中去。

2000年,施正荣从澳洲回无锡创业,获得地方政府力挺,拉来了小天鹅集团等国企的投资;2002年,草创的尚德亏损700余万,又是地方政府出面协调,先后提供两笔5000万元的资金让公司借以喘息;2003、2004年,地方政府为尚德争取了9个创新项目、多达4000万元的各级政府扶持资金,且多通过承担各类计划项目无偿拨付。

这种地方政府一手主导的“无锡模式”被作为经典案例,一时风光无限,各地召开各种研讨会,推广和复制“无锡模式”,先后还有“顺德模式”,“南海模式”等各种政府强力介入实体产业的模式出现。我当时就提出要警惕“全能主义政府”复辟,谨防政府决策错误后引发的一系列后果,现在看来当时是一语成谶。

随着光伏产业的整体衰败,当年给无锡政府带来无限风光的尚德,现在成为了摆在无锡政府面前的一个大麻烦,并将无锡政府也推到风口浪尖,现在来反思无锡模式,似乎有点落井下石的味道,但是所谓亡羊补牢,作为一些初步的总结还是有些许意义的。

我认为的无锡模式失败的很大原因就是在于政府对自身定位的认知不全,过于频繁的和深入的介入到了实体经济中去,中国其实由于从来都是管制型社会,政府对经济活动的干预思维延续了几千年,因此无形中对于自己的效用过大的进行了估计,这种主张对宏观进行全面控制,对围观经济进行全面渗透的思维,其实就是政府全能主义思维的一种表现。在市场经济走到今天的中国而言,这种带有复辟性质的政府全能主义,显然是有很大的问题的,对于我国的经济发展,会产生极其不好的负面作用,无锡尚德模式,只是一个很小的缩影罢了。

全能主义政府的核心点是政府过于乐观估计自身的定位,事实上,政府手里拥有巨大的社会,行政资源,对区域的影响力的确很大,尤其在中国,管制型社会里更加使得政府拥有了无可比拟的优势,无论是宏观领域还是具体微观领域,的确都比一般的企业有更大的社会影响力,这种手握巨大影响力,在很大程度上都激发了政府一种高高在上的心理优势,认为其在市场活动中具备极大的先发优势,可以主宰企业生死。所以一种自以为可以做任何事情的心态让全能主义政府在很多地方都有所体现,在经济活动中,政府更喜欢通过利用自己手里的资源,全力扶持一些具备较大发展前景的企业,将其培育成龙头企业,以此换回高额的税收贡献,并得以体现政绩,许多企业也是紧盯政府手里的资源,不断的琢磨政府的思维方式,以此博取政府的欢心,获得政府的行政支持,这种模式下,逻辑上是非常的合理,而且表面上也是双赢的。但是问题就是出现在,政府其实并没有他想像中的那么全能,拥有巨大的行政资源其实不是政府全能的理由,换句话说,拥有巨大的资源不代表政府就一定能做成任何事情,正如市场经济活动中,并不是有钱人就可以做成事情的。经济活动有很多的规律性,是光拥有资源所远远不够能体现的。而实际上,社会实践恰恰相反的表明,越是拥有巨大的行政资源,就越使得政府的决策必须更加的小心谨慎,因为他的任何一个决策失误,所带来的负面效应是非常巨大和不可挽回的。所以,政府介入实体经济领域总的来看,只能是从理论上分析是看上去很美的事情,实践中却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我在跟很多企业家接触的时候,经常发现企业家对政府又爱又恨,很多时候是摇头苦笑,为什么呢?因为政府总是会提一些看上去很美,实际却很幼稚的建议,而这些建议,你不采纳又不行,否则政府就不支持你。我一个做实业的朋友,获得了当地政府的支持,给了他园区内一块地,价格很便宜,还承诺给他金融配套支持,但是却给他提了个很为难的条件,要求他把这块地建设成为他们的区的标志性建筑。我当时就跟他笑着说,别当第二个史玉柱啊,为了建亚洲第一高楼,硬生生把自己的资金链搞断掉。何必呢?左右为难的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如何去操作。

由于,政府并非市场参与者,大量的政府工作人员,虽然在宏观形势的把握上以及全局高度上,有其优势,但是政府毕竟不是市场经济活动中的参与主体,大量的政府工作人员所从事的工作并不是市场化的工作,因此不可能形成专业的市场认知和理解。跟政府工作人员聊天工作,或许可以学到很多东西,但是政府人员在具体微观领域的操作上,无论怎样判断都是要远弱于那些每天在市场摸爬滚打的企业家们。所以,在这些领域,政府不但不是全能的,甚至还可能是弱智和无能的。而在这方面,让政府介入其中是明显不合适的,另外,由于我国很多地方政府一把手意志非常浓厚,很多一把手为了突出自己当政时候的政绩,因此都倾向于短期见效的方式和举措,不太关注企业的长期发展,因此这个时候则受限制于立场,往往会对企业的发展提出短期内要求,其利用手里的行政资源,让企业往往做短期内的决策,而这个时候如果企业本身不能很好的坚持自身的发展逻辑的话,或许利用政府的手里资源能取得短期的较好效益,但是长期来看,却很可能最终会沦落。这种企业,其实发展到后来,就会演变成更为恶劣的情况,那就是企业变相的绑架了政府,企业最终成为了地方政府的鸡肋,但是由于大量资源投入,也迫使政府不得不进行善后。因此绑架一说也就成立了。

另外一方面,注定全能主义政府失败的还有一个因素是,在市场经济发展中,政府即使具备了较好的市场能力,也不代表政府介入实体领域获得成功的关键是,市场经济有其特定的规律,尤其在产业创新这个领域,很多创新行为其实都具备很大的不确定性和偶然性,不单是能力能解决的问题,在国外来看,大量的产业创新之所以需要专业的VC机构进行操作是因为他们通过市场化的机制进行了成本和收益的覆盖,而政府则不可能做到这点。因为政府不可能把资源过于分散到太多家数的创新项目中,因此在政府介入的过程中,只能是进行所谓的优中选优的办法,但是优中选优只是逻辑上的行为,因为实践中,何为优,何为不优,是有很大的认知差异的,更何况在市场竞争中没有模型会告诉你,什么样的优秀可以成功,什么样的优秀不可以成功,往往都是只有结果才会告诉你,成功了的较优秀,不成功的叫不优秀,结果论使得你根本无法在最初阶段就能判断出优秀和不优秀的企业,反倒这种优中选优的说法,给了很多企业可变相寻租的机会。事实上,这些年,打着产业创新的名义获得政府补贴的企业多之又多,而真正可能好的企业却拿不到补贴。任何不是市场竞争淘汰的行为,其实都有很大的人为操作的空间在里面。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政府介入实体领域极大的违背了市场公平的原则。

当然,我并不是说,政府就应该全面退出产业创新领域,事实上,由于产业创新领域,是需要政府极大的支持和鼓励的,否则很容易导致许多产业机会流逝,从全球范围内,就有很多国家出台很多产业创新政府,扶持和鼓励本国企业。但是许多国家的产业创新政策,主要还是在宏观层面的引导和支持为主,更多还是出台产业优惠政策包括加大政府采购等市场化行为来进行扶持产业创新,具体在企业扶持上,也基本都是采取公平原则,对于所有产业的公司都是一视同仁,给与合适的机制,让他们在市场公平竞争,最终让市场来筛选出合适的企业,成熟的市场经济都表明了。只有激烈的竞争下产生出的企业,才是符合市场逻辑的行为,而通过政府保护,行政配给下茁壮成长的企业,犹如温室里的花朵,显然不具备足够的竞争力的,一旦外部环境发生变化,或者碰到什么问题,就会轰然倒下。这种轰然倒下的背后其实就是“全能政府主义”的失败。

本文系作者 江南愤青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江南愤青
江南愤青

秋风江上棹孤舟,烟水悠悠,伤心无句赋登楼。山容瘦,老树替人愁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