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网CEO王兴:对手量级变了,庆幸身处互联网改变服务业的大潮中

摘要: 美团和王兴的代表性来自于:美团从竞争惨烈的团购市场杀出来,一脚踏进了当下最火热的O2O市场,然而,对手也随之变成了腾讯、百度这些巨头。而王兴本人,作为中国最著名的连续创业者之一,在经历互联网沉浮和见证变化的同时,自身也得到了成长。

美团王兴

对于中国TMT领域,最能代表过去一年变化的公司,如果只挑选出3家的话,我们(《财经天下》周刊)认为这三家应该是:聚美、陌陌和美团。可惜,出于各种原因(虽然不喜欢这个词,但还是“你懂的”),我们最后只采访到了美团的王兴。

美团和王兴的代表性来自于:过去几年,美团从竞争惨烈的团购市场杀出来,经过千团甚至几千团大战,做到了市场第一。然而此时,市场也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它一脚踏进了当下最火热的O2O市场,然而,对手也随之变成了腾讯、百度这些巨头。

而王兴本人,作为中国最著名的连续创业者之一,从社交网站校内做起,经过饭否和海内,到o2o的美团,在经历互联网沉浮和见证变化的同时,本身也得到了成长。他说自己,“管理能力有了一点进步。”

和王兴聊天,有时候或者经常会陷入短暂的沉默——他总是思考一会儿再作出回答。他以一个理科生的思维,把事情分为已经被解决过的和还没有被解决过的。采访结束的时候,他说:和其他侃侃而谈的CEO相比,是不是和他对话有点无聊。实际上,再回头看他的问答,我觉得受益匪浅。

我们节选了其中的一小部分刊登在我们杂志《财经天下》周刊12.29号的特刊——《2014,大佬的关键时刻》上。所以,在这里,我贴出来王兴对那篇稿件更详细的回答(其他保留部分,请期待2015年吧)。

 

Q:对你和美团来说,2014年发生了哪些比较关键的变化?

A(A=美团网CEO王兴):发生了很多事情。问这个问题,我觉得很有趣。这个问题对我个人或者美团会有什么区别吗?这个很难描述。

一方面我觉得我和美团密不可分,因为这几乎是我生活的全部,不只是一个朝九晚五工作的事情,几乎是我生活的全部。但另一方面,即使如此,它依然不是完全等价的。

 

Q:对美团呢?

A:经过同事的努力,我们又经历了高速增长的一年,但是还没有完全结束,还有十几天时间,在我们这个行业十几天还可以发生很多事情。总体来讲,我们基本顺利的走完了高速增长的一年,180%的增长。

 

Q:跟之前的预期差不多?

A:差不多。在这样一个快速增长、快速变化、高度竞争的市场,我觉得这是挺不容易的。

我们原有的业务有不错的增长,团购进一步扩大了我们的领先位置,占了差不多60%的市场份额,第二名大众点评是20%出头。四年多之前,我们刚开始做美团的时候,我们认为这个市场长期来看721(第一名占市场份额70%,第二名20%,其他占10%)格局,这几年逐渐往这个方向靠近。细分领域电影全国已经每5张电影票有1张是通过美团卖掉的,我们还提供电影选座。外卖我们在一年前进入,增长也是非常显著的,现在每天的单量算的话,我们是全国最大的,100多万单。而且这个市场看起来很显然是一个增量市场,因为以前大家可能没有这个习惯。这些都是很激动人心的事情。

这一年下来,让我更加相信这个判断,互联网对服务业的改造速度和翻天覆地的程度会超过互联网对原来商品零售的改造。对于商品零售已经是非常不得了的事情了,如果我们仔细看的话,它更多还是最后零售环节上,淘宝改变了亿万人的生活,也改变了几百、几千万人的命运,但是它主要的变化还是在最后零售环节上面。在服务业就不一样,美团干的事情是整个行业的潮流,其他的也在往这个方向赶,比如E代驾,一个公司彻底把一个行业完全改造了。所以时势造英雄,我们比较幸运在这个大潮中,互联网跟服务业的结合,而且经过这一年的发展我们更加坚信这个判断。互联网对服务业改造的速度和深度都会超过互联网对零售行业的改造,可能发生得非常快,尤其是大家都用智能手机之后。

 

Q:您刚刚也提到了经历了一些挑战。

A:竞争非常激烈,高度激烈。

 

Q:现在的竞争跟千团大战时候的竞争有区别吗?区别在哪儿?

A:从几个层面来讲,一个是面临的竞争对手,可能之前2011年也非常多,有百团大战、千团大战甚至五六千团大战,但是那时候很多是相对小的团队。如果你参加北京马拉松比赛的话,你是一个职业选手,你不关心是一万人报名还是十万人报名,那对你会取得的名次或者对于想拿冠军的选手来说是没有差别的。但是现在的对手不太一样,我们是第一名,60%市场份额,第二名是点评大概20%出头,它在年初接受了腾讯比较大笔的投资,20%-25%之间吧,腾讯承诺给它在微信、QQ上面很多结合。第三名糯米,它2013年就被百度控股,2014年年初是100%收购了,是百度的全资子公司,百度也是投入很大精力干这个事情。这方面面临的对手量级是不一样的。

另一方面,服务业受互联网改造速度更快,而且更加彻底,所以有很多新兴的模式不断冒出来,面临的竞争对手不太一样。

我们的业务快速增长,团队规模也随之扩张,现在我们有一万出头的人,去年这个时候大概是一半人左右。团队突然变这么大,肯定随之有更多的管理工作。

 

Q:这些管理工作我们具体是怎么做的?

A:我觉得没有特本质的区别,管理当然是一个不容易做的事情,但看到一个问题,我首先想这是不是一个全新的问题。管理不是一个全新的问题。放眼世界,最大的私营企业应该是沃尔玛,两百万人,IBM、华为大概二十万人,两三万人或者四万人的企业有很多,BAT,京东已经五六万人,他们显然解决过这个问题。所以我觉得,判断一个问题还是说它是不是一个全新的问题,还是别人已经解决过的问题。管理不容易,但是,我并不认为它是一个全新的问题,也不认为是我们要做出突破性进展的地方。

 

Q:你会更关注哪些问题呢?你自己会主要解决哪些问题呢?

A:我觉得当事情越来越多的时候,CEO只能做一些无法让别人代劳的事情,一个是战略愿景和总体战略,第二个是团队,第三个是确保公司有足够的钱。只有这三件事情是别人无法代劳的。

我会关注一些任务,但是不是第一负责人。我觉得CEO直接的跳进去做某个新业务并不是很好的事情。

 

Q:管理团队上,现在有些负面的传闻。你觉得美团的风格变了吗?你的心态变了吗?

A:我倒不觉得我的心态发生变化,我觉得根本上没有发生变化。但是,随着公司的团队规模变大,每个人在承担的事情会发生变化,我认为是很常见的问题。一个公司高速增长之后,最理想的情况是所有人都随着业务成长高速成长,你从最下面补充人。我们这个行业特征是快速成长,不是每年百分之几的成长,都是几倍的成长,这个时候你要跟上市场或者引领市场的成长,你要是market leader,那么人的成长速度是更快的。所以一方面我们尽量给大家提供机会,帮助大家尽量快的去成长,但另一方面我们还要引入一些人,也不能完全靠内部人员成长起来,所以这时候就会有一些摩擦,这也是正常的。

 

Q:这些摩擦会影响到你吗?

A:看你怎么认为这个影响。我会跟他解释这个事情,就像马云早期跟他说你们是排长连长,但是需要有外来的人,但是阿里在那么做的过程中也是蛮痛苦的。我觉得一个公司要成熟的话,总会有一些痛苦的蜕变过程,所以看你从哪个层面理解这个事情。所以近一年下来,我对马云的钦佩之情又增加了许多,不是因为阿里年底上市或者居高的市值,而是确实有更多经历可以想像阿里早些年他们碰到什么样的困难。马云都还处理得比较好,这是非常非常佩服的地方。

 

Q:过去这一年,对你来说你觉得发生了哪些比较明显的变化?

A。依然尽可能的多看书,哪怕一本书看起来跟我们的工作没有任何直接关系,我觉得这是一个心灵层面的个人成长,它跟公司或者跟我们具体干什么事情没有关系。可能我是一个这样的人,就是这样一个人,不管我是美团的CEO还是我干别的事情,有一些东西不会改变,我还是对事物充满很多好奇。有些事情对我来讲它的乐趣在于了解它本身,了解它可能也没什么用,我也不在乎它有没有用,比如我看书会看一些跟业务没有什么直接关系的。

 

Q:您看的书主要集中在哪些领域?会读小说吗?

A:我看一些小说,但是非小说会多一些。商业管理有一些,但是也有很多故事,跟历史相关的书挺多的,例如说有一本书叫做《1491》。还有一个书没看完,翻译成是《八月炮火》。看历史我觉得很有趣,很多事情都是历史遗留下来的,比如中东为什么是这个样子的,七七八八一堆事情。虽然我的假期很少,但是我利用假期尽量多看看不一样的世界。

 

Q:你指的是旅行吗?

A:对,我十一去了俄罗斯。

我觉得俄罗斯还是一个挺奇特的民族。原来我跟一个朋友,他提了一个概念,我觉得挺好的,叫人类文明体验计划——假设说某一天你要代表地球跟外星文明介绍一下地球上到底怎么回事,你是否理解地球上几十亿年下来的自然的构成,以及这个几万年人类历史里的精华,你是否听过最好的音乐、看过最好的文学作品、欣赏过最好的艺术品,以及看过最繁华的代表人类文明尖端的城市。纯粹是一个理论上的,你根本不会某一天代表地球代表跟外星人介绍我们,但是这就是一个视角。

也应该是最近一年,王强老师当时组织了一个读《金刚经》的小的班,我去听了几天,挺有趣的。

我觉得读书、旅行挺有趣的。确实会看到不一样的生存状态和不一样的处理方式。举一个很典型的例子,俄罗斯人称呼二战为第二次卫国战争。他们认为第一次卫国战争是1812年,跟拿坡仑打,所以他们就有很强的民族自豪感就是——我们打败了欧洲历史上两大军事狂人,第一次卫国战争我们打败了法国拿坡仑,第二次卫国战争我们打败了希特勒,虽然他们都曾经占领莫斯科或者几乎占领莫斯科,我们的伤亡无比的惨重,比对方惨重,但是我们赢了,不管多么惨重,最后我们赢了。而且在红场有一个无名烈士火,围起来一块,那一块一般是国家元首才能进去,或者是新婚夫妇结婚当天去献花的,这个就是不一样的传统。通过很多细节去强化这个事情,而不是整天说某个事。

 

Q: 2014年,你交流过的人里给你启发比较大的是谁?

A:去年夏天我见过瑞蒙查理,就他跟世界很多最优秀的商业领袖做顾问,共事过,跟他聊时间不是特别长,但是我觉得很有益,他觉得乔布斯自始至终也没有解决管理的问题。

或者有机会参观一下别人的公司也是挺有趣的。今年有参观过,小米、平安保险,去年是参观了万科、汇源,各种各样的公司都是挺有趣的。

 

Q:怎么看互联网思维?

A:我觉得看你从什么层面上看互联网,互联网确实是一个非常翻天覆地的变革,但是思维上,我真的不觉得这是最核心的事情。回到商业本身,你还是得帮什么人解决什么问题,如果有一个思维是亘古不变的还是客户思维。

举个例子,大家强调什么差别,互联网行业里产品经理被捧到至高无上的地位,整天讲用户体验,整天讲差异化,但是多数人没有意识到在一个非免费产品里价格是最重要的差异化。互联网早期很多产品都是免费的,价格是无法差异化的,大家只能讲其他东西,当你不是免费的时候,对多数人来讲价格是最重要的差异化。

 

Q:怎么看90后?

A:我觉得很正常,90后也不小了,二十四五岁了,我回来创业的时候就是25岁的时候,跟他们差不多。

讨论90后,把他作为你的消费群体还是员工群体还是创业群体,这其实是不太一样的含义,对消费群体显然是的,因为美团这种消费形态,主力用户肯定不是大爷大妈,还是偏年轻人,二十几岁、三十几岁是主力,这是很正常的。全世界都这样,区分点是25岁,比如影视作品是拍给25岁之前的人看的,还是25岁之后的,全世界都如此。

 

Q:现在都在传说,美团应该是接下来就要上市的公司?

A:坦率地讲我从来没有这么讲过。

现在上市不是我们最关心的事情,这是长期来看,你要对投资有回报,但是并不是我们近期关注的事情。

 

Q:会有上市的压力吗?

A:没有。因为总体美团成立四年多不到五年,相比58同城是2005年成立的,去哪儿也是花了8、9年的时间,点评已经花了11、12年了。所以我觉得我们这方面的压力还不算大的。

 

Q:但也有聚美和陌陌这样3年多就上市的公司?

A:我相信这些有客观规律,就像聚美的话他们确实非常厉害,但他们在行业里面对很激烈的竞争,现在他们也碰到一些麻烦,这些我觉得都是正常的。肯定得经历一些起起伏伏,就像陌陌也非常厉害的,神话一般的速度,我认为多数还是敌不过他们的。即使现在,他们还是非常厉害的。

 

Q:现在的生活服务市场在你们看来,还有人犯错吗?

A:用同样的办法想这个还是比较困难的,肯定得另辟蹊径,但确实,这个行业有新机会产生。

 

【作者:《财经天下》周刊朱晓培,个人微信号:商业与生活(xiaopeizhu8)】

本文系作者 Judy·商业与生活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评论(2

  • Wecash闪银 Wecash闪银 2014-12-31 10:50 via weibo

    #跪求2015祝福语#

    0
    0
    回复
  • 陕西-张恒通 陕西-张恒通 2014-12-31 10:28 via weibo

    为饭否转一下~#饭否#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