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不见经传的Chromebook,或许才是iPad背后的“掘墓人”

摘要: 随着Chromebook的发力,iPad在教育市场节节败退,其下滑的幅度远远超过iPad在平板电脑市场平均下滑幅度。

众所周知,全球平板市场持续低迷,其中尤以苹果iPad的表现最为低迷。据调查机构 IDC 和 Strategy Analytics 的最新数据显示,iPad(2016 年第一季度)的市场份额已经连续 9 个季度下滑。两家公司的数据显示 iPad 目前的市场份额分别为 22.1%和 25.9%,去年同期分别为 24.3%和 27.2%。

对此,业内将其归咎于iPad所处的平板电脑市场需求的疲软、大屏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微软Surface的增长等。上述说法均有一定的道理,毕竟导致iPad销量下滑的因素很多,不过近日的一份报告让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究竟谁才是iPad最终的掘墓人或者说对于iPad最能产生直接的威胁和替代作用。

据市场研究机构Futuresource Consulting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采用谷歌Chrome OS系统的Chromebook占据了美国机构性教育市场高达51%的份额。与之相比,苹果的iOS操作系统(主要指iPad平板电脑)大约仅占美国机构性教育采购量的17%,而同期该市场的Mac笔记本电脑份额也仅占4%。

而在2013年,iPad曾经占据了美国K-12机构性教育市场采购量近40%的份额。由此不难看出,Chromebooks对于iPad冲击之大。那么问题来了,教育市场对于iPad意味着什么?为何Chromebook会对iPad在教育市场造成如此大的冲击?

首先看教育市场,众所周知,自iPad发布以来,除了消费市场外,教育市场(例如美国的K12)一直是iPad主攻和占据优势的市场,这点从上述2013年iPad在教育市场所占比例可见一斑(另据苹果CEO库克称,在2013年时,iPad占据了90%左右的教育市场)。但随着Chromebook的发力,iPad在教育市场节节败退,其下滑的幅度远远超过iPad在平板电脑市场平均下滑幅度。

当然,我们在此提及教育市场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在当下消费市场对于平板电脑需求疲软,而苹果之前与IBM和SAP等企业结盟后,其iPad在企业市场拓展和表现并非业内预计的那般乐观,且在企业市场还面临最直接的对手微软Surface的竞争,相比之下,现在和未来的教育市场的竞争强度要小得多,况且iPad毕竟此前在该市场先入为主和占据过绝对的优势,所以这个市场理应成为iPad最后的机会市场。

除了教育市场本身外,从产品看,作为教育市场,产品的性价比或者说价格对于教育市场的采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目前,Chromebook起售价格在199美元左右,与之相比,不要说iPad和iPad Pro,哪怕iPad Air在教育市场的折扣价也需要379美元,几乎是Chromebook价格的两倍。

此外,学校的采购部门都非常倾向于采购全键盘设备,所以更加偏爱于有键盘的Chromebook。业内知道,作为学校其均开设了基础核心课程,包括了大量的写作练习,iPad虽然能够实现打字功能,但需要额外添加键盘(例如蓝牙支持的键盘),而外接设备在增加成本的同时,其体验仍不及全键盘的Chromebook。

例如缅因州某地区向学生提供了iPad,但该地区约88.5%的老师声称,他们更喜欢笔记本电脑。据一些媒体的消息,其中的一些老师声称,iPad没有提供教室中的功能,学生们只是把iPad当作玩具。

更为关键的是,基于云应用模式的Chromebook相比iPad更适用于教育。例如可以支持多用户登录、多个学生共享一台设备,在节约成本的同时,又可以让学生无论在学校还是家中均可以完成教学内容。

另外从营销的角度看,由于谷歌在自产Chromebook的同时,也通过开放的Chrome OS授权的方式让OEM厂商推出自己品牌的Chromebook,例如传统PC厂商华硕、Acer、联想、戴尔等均有自己品牌的Chromebook,形成更多差异化的Chromebook(不同的屏幕尺寸、不同的硬件配置和价格区间等)和销售渠道,既给教育市场的用户更多的选择,同时用户还能借这些厂商的竞争拉低Chromebook的采购成本。

相比之下,iPad的选择性要小得多,且渠道只有苹果自己。需要说明的是,渠道的单一,此前已经给iPad的销售带来过负面影响。

例如2014年,洛杉矶学区(Los Angeles school district)计划部署一项价值13亿美元的计划,为学区内64万学生和教师提供iPad以供教学之用,但后来该学区决定终止了该项目。

究其原因,据称,iPad部署项目是由洛杉矶学区前负责人John Deasy竭力发起的一个项目,最初的预算仅为3000万美元,之后一路飙升至13亿美元,但由于可能涉及包括腐败、不公平招标、预算错误等因素,最终该项目被迫取消。我们不知道这个事件是否真的对之后iPad的销售产生了影响或者说产生了多大影响,但多产品、多渠道、多供应商的Chromebook显然更利于采购的公开和透明。

需要说明的是,尽管上述Chromebook在与iPad在教育市场的竞争中已经显现出优势,但苹果似乎还没有意识到或者说并未将其放在眼中,这而从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去年在纽约出席苹果“编码一小时”(Hour of Code)讲习班时表示,苹果有意为教育领域的师生们提供强大、有用的产品,而不是象谷歌Chromebook那样的廉价“测试机”可见端倪。

但正是库克眼中的“测试机”却抢走了不少本该属于iPad的教育市场。据Gartner数据统计显示,去年谷歌及其OEM厂商共销售了730万台Chromebook,其中,72%都进入了教育领域,而谷歌自2011年年中发布首款Chromebook之后,这款设备已经在各个地区教育领域获得了成功。

其中仅在2014年,EMEA教育机构购买的Chromebook数量就占该地区总量的72%,亚太地区为69%,美国地区为60%。而随着近期谷歌宣布其Chromebook将支持Google Play应用看,其甚至已经具备了全平板电脑的功能,届时不要说在教育市场,就是在整个平板电脑市场,Chromebook对于iPad的威胁都会大增。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当平板电脑在消费市场整体疲软,iPad在被寄予厚望的企业市场进展缓慢之时,曾经占据绝对优势的教育市场恐怕才是iPad止跌的关键,但从目前主攻该市场的Chromebook的表现及苹果的重视程度看,名不见经传的Chromebook有可能才是iPad的真正掘墓人。

本文系作者 孙永杰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孙永杰
孙永杰

科技博主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