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巨头都在建造新总部,封闭体系的建立可能让硅谷怀念过去

摘要: 世上最牛逼的技术公司都在为自己的成功建立丰碑,比如他们争奇斗艳的新总部。这些雄心满满的项目不仅将改变现在平淡无奇的办公区建筑环境,也会为硅谷带来了文化转型。

钛媒体注:本文由钛媒体编译自1843magazine,唐筱然/翻译,Joyce/编辑。

乍看起来,库比蒂诺与北加州的其他小城市一样不起眼,房屋和购物中心排列密集。然而,在今年晚些时候,它将是唯一见证苹果发表最新产品的地方,因为上图那个巨大的圆环建筑将成为苹果的新总部。

乔布斯就是这个新建总部项目的策划者,在2011年离世前的数月里,他预言这座像宇宙飞船一样的建筑将成为“世上最好的办公大楼”,世界各地的游客都会蜂拥而至。

为了使乔布斯的预言成真,约有一万三千名建筑工人在厚实的高墙后勤恳工作了好几年。

新总部横跨几个街区,直到今年年初,这座建筑的全貌仍处于保密状态,人们只能看到吊车和像金字塔一样高几百尺的大沙堆。项目规模堪比古埃及的金字塔,建筑四楼外部用的全是德国特别定制的曲面玻璃,这是史上最大的曲面玻璃。大楼的造价约为50亿美元,可能会是历史上造价最贵的总部大楼了。

乔布斯在库比蒂诺市政厅会议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就是为了请求获得建造总部的批准。新总部由英国建筑师Norman Foster设计,既是苹果现有财富的象征,也是乔布斯眼中的优雅神殿。建筑呈圆环状,中心和外部都有绿色植物环绕,让人想起乔布斯童年时茂密盛开的果树。设计了iPod和iPhone的苹果首席设计师Jonathan Ive同样亲力亲为,监督制造过程中的细枝末节,就像他设计苹果产品一样不遗余力。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教授、《田园资本主义》(Pastoral Capitalism)一书的作者Louise Mozingo评价,苹果新总部好比硅谷的凡尔赛宫。

去年,Facebook在门罗帕克市的新总部完工,占地430,000平方英尺,它的设计也体现了Facebook不拘小节的企业文化。Facebook的总部很像一个大仓库,号称是世界上最大的开放式办公室。

另一边厢,谷歌也在天马行空,要建造新的总部取代现在的Googleplex,放言将建成一些可移动的玻璃建筑。 其他科技公司,如Nvidia、三星和优步,也将斥资上10亿美元建造他们自己的新大楼,以彰显自己的成就。

这些雄心满满的项目不仅将改变现在平淡无奇的办公区建筑环境,也会为硅谷带来了文化转型。毕竟,相比起耀眼浮华,科技圈更加看重的是车库文化,惠普和苹果都是在车库诞生的。

在硅谷所有大兴土木的项目中,苹果的项目规模最大,却也是相对最传统的一个。设计师Foster曾经设计了极其未来气息的伦敦温布利球场,苹果起用他,也就宣告了自家代表的那种线条流畅的现代化审美。苹果的新总部就像是放大版的iPhone按钮,看起来跟苹果一贯优雅、精心包装的产品如出一辙,不过也会让人想到设计简约又有点缺乏新意的苹果商店。

Facebook的“经典”办公园区,墙上装饰有当地艺术家的作品。

Facebook的“经典”办公园区,墙上装饰有当地艺术家的作品。

苹果显然是想建成一个供世人景仰的建筑模范,而Facebook却选择另辟蹊径。虽然Facebook起用了美国的明星建筑师、曾负责设计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的Frank Gehry,高管们却极力要求总部不能建得太贵太奢华,那样会像是特地穿了名牌牛仔裤、却又想让自己看起来毫不费力的年轻潮人,不符合Facebook的风格。

Facebook的人力资源副总裁Lori Goler表示:“这会成为实用有效的建筑,没有什么花哨的成分。”

John Tenanes负责Facebook新大楼的监工,他将之比做“非建筑”,因为“它真是非常简单、直接、实用的建筑,着力打造非常高效的工作环境”。这幢名为Building 20的大楼造价目前仍未公布。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Facebook的管理层是正确的。84号高速公路把Building 20和Facebook园区的其它办公楼分隔开来。从道路上望去,长型的玻璃建筑一点也不起眼。大楼的规划也相当简单粗暴,不过是分为地下停车场、大楼主层的办公空间以及供户外活动的屋顶空间。包括小扎在内,任何员工都没有专属自己的办公室,不过有专供高管使用的会议室。 Facebook通过让人们联系起来而发家,理论上说大楼的开放式设计能令员工有更多的机会相遇和交流互动。

不过,虽然现在的Facebook已经有足够资金雇佣世界著名的建筑师,但其实它一直犹豫是否该摆脱创业公司的身份。不拘小节甚至有点粗枝大叶的设计,正反映出Facebook对待权力的矛盾心理。新大楼的横梁和电线外露,看起来就像飞机修理厂和车库的混合体。不过,Facebook喜欢这样的风格,也愿意为此出钱。2011年,Facebook搬进了原Sun Microsystems公司的大楼,他们当时就把天花板故意弄坏,好让办公室看起来有种凌乱的创业公司氛围。

谷歌早期放出的建筑设计图。随着公司的架构变化,移动玻璃也可以重新改变位置。

谷歌早期放出的建筑设计图。随着公司的架构变化,移动玻璃也可以重新改变位置。

谷歌的计划是最大胆的。在品牌上,它是一家大胆试水创新项目的公司,如太空探索和无人驾驶汽车。随着利润和职工人数剧增,谷歌已经设计出新的架构方式,令总部大楼变为可随意扩建的建筑。

谷歌雇佣的两位建筑师Thomas Heatherwick与Bjarke Ingels提出,应该营造一种仿佛身处内华达沙漠天堂、潮人和攻城狮能够济济一堂通宵玩乐的氛围。他们计划建造一组可移动的玻璃大楼,让它们像乐高积木一样,随着不同部门对空间要求的改变实现拼接、扩张、移动,这里面还会用到一辆特殊设计的吊车。

这意味着,已经给许多行业带来巨变的谷歌,现在还想给传统建筑不可移动的中心原则带来变革。

这些公司想展现的发展愿景或许不同,但他们也有共同之处。

他们都强调设计实用的开放性办公室,促进雇员间的合作。这些公司里,“基于活动”(activity-based)的工作已经形成常态,也就是让员工能自由地在办公室的不同角落做着各自的工作。

他们都用绿化点缀办公环境。苹果使用可再生能源为新的总部大楼供电,还打算种植9000棵树。Facebook大楼的屋顶花园宽20尺、面积达9公顷,设有吧台、餐车和遍布各处的图例注记,就像公园里背包客看的地图。

不过,虽然这些天马行空的技术公司对这波建筑浪潮非常乐观,也已经投入了大量资金,从长远来看,硅谷说不定也会有一天开始缅怀过去。硅谷繁荣的根基,恰恰在于人们能在办公室、饭店和咖啡厅里相遇并分享想法,不同的人地才能很容易地在公司内外流动。随着硅谷公司纷纷建立起封闭式的体系,人才和想法的融合或将减缓甚至停止。

一开始,创新型建筑可能会吸引到人才及游客,但另一方面,以前那种互通有无、共同孕育出震撼世界的想法和产品的环境,可能面临消失的风险。

说不定有一天,库比蒂诺和硅谷的其他小城镇也会怀念起过去那种千篇一律却也人人平等的办公大楼吧。(本文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
钛媒体

中国领先的财经科技信息服务提供商。关注微信公众号:钛媒体(ID:taimeiti), 旨在为创新、创业、创造人群,提供最高效、最专业,最具价值的信息交流平台,和相关的职业与资本服务。我们拥有行业内最高质量的内容、作者(意见领袖)及产品线,通过连接最具创造力的创新、创业及变革者,打造中国最大的线上影响力社群。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