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制大限将至,虚拟运营商日子难熬

摘要: 手机实名制大限将至,继约谈虚拟运营商并给予一个月的整改期之后,工信部又下发通知,要求电信运营商从《反恐怖主义法》的高度看待电话实名制,确保在2016年12月31日前存量用户的实名率达到95%以上,新增用户100%实名登记。

手机实名制大限将至,继约谈虚拟运营商并给予一个月的整改期之后,工信部又下发通知,要求电信运营商从《反恐怖主义法》的高度看待电话实名制,确保在2016年12月31日前存量用户的实名率达到95%以上,新增用户100%实名登记。截止到2017年6月30日,没有实名制的电话号码将全部停机。

截至今年4月底,工信部已经组织电信企业关停了14万个涉嫌通信诈骗的电话号码,其中来自三大电信基础运营商的号码有85189个,占总用户的比例为0.0085%;来自虚拟运营商的号码有60202个,占总用户比例为0.3%。

相比较而言,虚拟运营商号码被关停的比例是三大基础运营商的35倍多,堪称“通信诈骗重灾区”。

线下渠道整改迫在眉睫 发牌前最后一课

5月上旬和中旬,《IT时报》记者前后两次走访线下通信市场,发现实名制整改初见成效,但仍有不少漏网之鱼。

“身份证出示一下,一个人只能办一张卡。”当记者在一家店铺购买170号码时,店主明确表示需要实名登记。

在大多数店面,记者都看到了三大运营商或是虚拟运营商张贴的实名制政策公告,以便店主向顾客说明。店主表示,会用手机拍摄身份证照片以及号卡背面序号,然后上传到运营商系统进行备案登记。

然而,当记者以批发商的名义在通信市场里询问时,就有店主拿出了远特、海航、天音、银盛通信等虚拟运营商的号卡,并表示这些卡已经用身份证开好。

还有店主表示,要等6月检查结束后才有非实名制的号卡出售,“短信功能最近也不正常,6月份以后就能恢复了。”从店主的反映来看,现在风声较紧,需要收敛一些。

市场内号卡批发商渠道鱼龙混杂,一旦虚拟运营商对其代理商监管不严,就会有漏网之鱼。

为了彻查线下渠道,虚拟运营商成立了实名制稽查小组,分赴北京、上海、天津、济南、南京、青岛、杭州、苏州、扬州等城市,开展打击黑卡万里行活动,只要发现非实名卡就会销毁号卡,并处罚其代理商。

同时,对CRM(客户关系管理)系统进行了技术升级,代理商销售的号卡必须通过二代身份证识别仪识别身份信息,并通过公安部校验核对无误后方可开卡。

目前,我国已经有42家虚拟运营商获得试点牌照,截至2016年5月,虚拟运营商用户总量突破2800万,距离3000万大关已然不远,但整体ARPU值却很低,仅在10元以内。

在今年5·17电信日前夕,业内预计正式牌照有望在这个节点发放,但工信部却三令五申整改实名制,这也意味着,实名制落实效果将很大程度上影响虚拟运营商是否获牌。

联通一个号月费3元 虚商面临成本压力

“流量不清零”“免月租”“无漫游费”,虚拟运营商在发展模式上仍旧以低资费来吸引用户,但在三大运营商几轮提速降费过后,虚拟运营商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批零倒挂”的现象屡见不鲜。

“我们现在成本压力越来越大,联通要向我们收取号码资源占用费,每个号每月3元,如果我们手里有一百万个号开不出去,每个月就要向联通缴纳三百万。目前电信和移动不收取号码资源占用费。”一家虚商向《IT时报》记者倒起了苦水。

号码资源占用费等成本迫使虚商迅速开卡,但是为了落实实名制,虚商还要投入大量的成本。据记者了解,配备一部身份证识别的机器至少要花费1000元以上,每次认证用户身份还需要向国政通缴纳费用,每个用户几近1元。

工信部公开资料显示,4月底前关停了6万多个虚拟运营商号码,其中远特通信23280个、分享通信8875个、迪信通8804个、蜗牛移动5339个、巴士在线4132个。

在实名制的高压红线下,卡市骤然降温。一位通信市场的店主愁容满面地对记者说道:“实名制之前,每天大概可以卖掉几十甚至上百张卡,现在每天只能卖出个位数,生意越来越惨淡,我也考虑要不要停止代理虚拟运营商的卡了。”

当记者走访苏宁、国美的线下门店时发现,他们旗下虚商销售号卡的网点也在不断缩水,有些网点虽然还在开设,但是却没有号卡销售,店员的话更是令人匪夷所思:“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卡,你可以到我们网上去看看。现在我们的套餐并不便宜,你还是去旁边的电信移动联通看看吧。”

42家几乎都不赚钱 虚商转战海外市场

当记者向多家虚拟运营商询问盈利情况时,不少虚商直言,42家拿到试点牌照的虚商几乎都没有盈利。越来越大的成本压力,让虚拟运营商不得不思考新的发展模式,其中不少选择另辟蹊径,另一只脚跨向海外。

分享通信以2亿美元收购了尼日利亚电信运营商GiCell,而蜗牛移动则针对国际漫游市场推出了“国际免卡”。

“摆在我们面前的挑战是,尼日利亚的通信基础设施并不完善,我们还需要投入大量的建设资金,但此次海外收购重点不是建基站发展用户,而是进行技术输出,将智慧城市、数据中心、业务平台等带到尼日利亚,在助力尼日利亚通信业快速发展的同时实现自身的快速发展。

另外也计划通过移植生态的做法,把国内手机制造、网络生产和建设以及先进的移动互联网运营经验带到尼日利亚。”分享通信品牌管理部总经理张洪磊说道。(本文作者IT时报记者孙妍,由IT时报授权钛媒体发布)

本文系作者 IT时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IT时报
IT时报

中国最早的通信类媒体之一,50年以上传播历史。《IT时报》以敏锐视觉轻松解读城市数字化进程。微信号 / 易信号:vittimes

评论(4

  • Darren13 Darren13 2016-06-07 07:38 via iphone

    他們的u

    1
    0
    回复
  • 钛Axhxp9 钛Axhxp9 2016-06-06 16:03 via android

    默许造成的吧!

    2
    0
    回复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6-06-06 15:55 via h5

    aaadd

    1
    0
    回复
  • 潇澎 潇澎 2016-06-06 15:35 via android

    又一个政策执行落空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