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莱珉携手京东开拓农村金融市场,阻挡农民授信的天然障碍是什么?

摘要: 在商言商,在农说农,农民的土地可以被征服,但是信用不可以断送;农民的宅基地可以被贱卖,但是不可以低头!

京东 尤努斯

钛媒体注:12月17日,京东与格莱珉银行宣布,双方将在多个领域达成战略合作意向,借助京东的互联网渠道和供应链资源,结合格莱珉在农村金融服务领域的经验,携手开拓中国广大农村金融市场。愿景是美好的,但是目前看来农村互联网金融还是一个空白,一些根本性的问题急需解决,也就是说在中国给农民授信存在着天然的障碍:

没有被爬虫抓取的网站被称为暗网,人们过于依赖搜索引擎的结果,于是暗网便成为暗箭,存在但没有触发。目前,农村互联网金融还是一个空白,在一个被高利贷、赌博等暗网笼罩的地方,作为政治性人群的农民至今还没有一个经济性人群的身份。农民离授信还有十万八千里,解决农村互联网金融的问题上,刘强东选择贴牌代加工,马云选择培养草根店主,许泽玮选择数据和效率,那么,挡在农民授信的天然障碍是什么呢?

 

天赋人权还是地权,在中国人权和地权到底孰轻孰重?

尤努斯的格莱珉正式进军中国,目前,在民营银行没有解禁,最可能的或是P2P模式,把出于公益目的的借款人和没有抵押的农民撮合到一起,这个近似天方夜谭的不等式,或是京东试水P2P的一个“烟雾弹”。不得不承认,作为格莱珉中国唯一一名中国董事,刘强东进行了一次很好的公关,但改变不了“贴牌代加工”的本质。京东作为格莱珉银行在中国的OEM代工点,只是建立了一个没有基础的空中楼阁。

我信奉尤努斯的一个信条,那就是贷款不是银行的生意,而是基本的人权。但是在人权的信条里,贷款里的人权没有平等。格莱珉进行中国化存在两种天生缺陷:

第一,个人征信与集体征信是一个伪命题,个人违约连带集体信用是一个法律盲区,个人征信没有体系的情况下谈集体征信相当于饮鸩止渴。

第二,孟加拉实行的是土地合作制度,中国实行的家庭联产承包制,这一差异直接给农民授信带来一个天然的障碍。 

为什么说是天然的障碍呢?中外差异的核心点在于土地经营权。在孟加拉,土地经营权是开放的,农民可以用自己的土地使用权作为贷款抵押,国家成立了土地合作社,根据风险国家可以收回农民也可以赎回。在国内,土地经营权是封闭的,一方面所有权、承包权不可以流动,农村和城市仍然是一刀切,只有使用权的农民不能把土地作为抵押物向银行贷款。另一方面农民作为一种政治性身份,在金融市场里没有信用,国家在解决农民问题上更多的是补贴。 

因此,对农民来说,人权是不如地权的,在涉及到土地的问题上,农民不仅没有贷款的人权,甚至,连地权都没有得到保护,宅基地和个人承包的土地,在城市化这个政绩面前,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路径依赖阻挠路径创新,农村土地产权抵质押如何破局?

目前,中国的土地政策还在1978年的路径依赖里没有出来,关于农村土地产权抵质押的问题上,本质上是三方博弈:

1、农民的核心产权有两种,宅基地和土地,目前,宅基地大多给了开发商,土地给了国家。

2、银行需要厘清的产权也有两种,一种是收益权,另一种抵押物。目前,经营权可以部分抵押,但土地不能抵押。

3、互联网金融企业,当今火热的P2P、腾讯的微众银行、尤努斯的格莱珉中国、马云的蚂蚁金服、许泽玮的91金融都可以是其中一极,那第三方是什么态度呢? 

在农村互联网金融领域里面,大多是作为一个信息撮合机构,第三方的路径创新被路径依赖牵制着。

目前,有四种路径创新:

一、在探索格莱珉模式上,腾讯微众银行的做法是个贷小存,阿里网商银行打造小存小贷,没有银行的京东只能靠10万农村代理人的人海战术。

二、在探索中国特色上,91金融许泽玮靠的是大数据和效率,一方面通过91旺财解决中小企业短期资金周转,91增值宝打造企业版余额宝,等繁荣集体经济来惠及农村市场,另一方面线下开直营店,让农民可以买到更多的理财产品。

三、鉴于农村互联网还没完全覆盖,那些以线下为主的P2P平台,可以通过小贷公司的高收益债权无抵押的吸收农民的闲散资金。

四、电商模式,以农作物为产品集中卖给淘宝店主,严格意义上土地已经成为工厂的生产线,农作物成为商品等等。

农村问题,本质是所有权、承包权和经营权分置的三权问题。在解决困扰农村授信的“三角循环”上,互联网的三种思路各有利弊,第一种最土豪,门槛最高。第二种最生态,经济性最好;第三种最便宜,风险也最大。目前,中央的征信是把农民排除在外的,未来,对于农民的征信提上议程。农民的信用是和土地挂钩的,可以大胆YY一下在耕地保护制度的前提下,土地产权抵质押的破局之道在于当做一种资产,和房产抵押的逻辑一样,基于土地买卖的银行有可能从空想变成现实。

总之,在严格的土地管制政策下,农民想要实现普惠金融还有着巨大的政策性障碍。在土地不能当做资产流动的现状下,未来可以做两件事,一件是从收益权设押,而非所有权或其分置因素设押,作为基础资产派生融资产品,有很强的变现能力。虽然土地经营权还没有市场价格,但是由于其存在租赁收入,现金流稳定,这也从另一个层面反映了其价值。另一件是按照土地产权所产生的现金流开发相应的融资服务。有期限,每年有现金流,不贬值等都可以当做一种优质资产。

最后,在商言商,在农说农,农民的土地可以被征服,但是信用不可以断送;农民的宅基地可以被贱卖,但是不可以低头!农村互联网金融百废待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刘强东、马云、马化腾、许泽玮等都意识到,下沉到农村意味着未来十年内继续保持增长.不过,如果在解决农村问题上不绕过土地这个天然屏障,农民的结局只能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本文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作者 包子大饼葱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包子大饼葱
包子大饼葱

单调的互联网金融从业者

评论(1

  • 饭团 饭团 2015-08-19 16:38 via pc

    可以合作吗?写书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