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节之后,聊聊关于儿童的那些“互联网+”

摘要: 接近2000万的孩子在10岁以前就实现了的“互联网+”,利弊可见。

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最新统计显示,年龄低于10岁的中国网民超过1800万。相关数据表明,在2015年,有56%的儿童初次上网的年龄低于5岁,一些孩子对平板和电脑的使用技巧甚至超过家长。

相比于2000后,这些孩子才是名副其实的“互联网原住民”。这也意味着,中国接近2000万的孩子在10岁以前就实现了的“互联网+”。

对于尚不能明辨是非的儿童来说,上网自然是弊大于利。

腾讯《数字小公民安全成长指南》直接指出了儿童上网八大风险:

对安全风险缺乏认知、过度使用网络、无意识卷入违法犯罪、泄露个人信息间接损失财产、接触有害信息、遭遇网络欺凌等在线风险、陌生网友见面时出危险,遭遇诈骗盗号直接损失财产。

八大风险让父母看起来触目惊心,但事实上,在这个大众正在奔向“万物互联”的时代,除了儿童直接通过移动设备上网,围绕儿童的大部分行为都已经直接或间接的是实现了“互联网+”,只是大家还没有意识到。本文,与大家的聊聊儿童已经实现的那些“互联网+”。

互联网+儿童公益:各大互联网平台都重点关注儿童公益

儿童公益是社会公益的一部分,自中国希望工程实施以来,越来越多的慈善机构、名人、民间公益组织加入到面向留守儿童、残疾儿童等公益活动中去。面对一再被质疑的社会舆论以及公共认知,慈善机构一直处于被动的局面。

所以,将公益与互联网融合,打造公开、透明、高效率的儿童公益是个各慈善机构的夙愿。近几年来,随着移动设备的普及和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全民参与公益的构想得以实现,儿童公益更是受益其中。

经常健身的朋友都知道微信公益的步数捐赠,是将时下流行的徒步健身与公益结合,在促进用户健康出行同时,又能让用户为社会公益出一点力气,这可以说是一种公益跨界健康领域的创新。

用户要参与微信公益很简单,找到要捐赠的项目然后通过微信支付,就直接能将爱心捐款点对点支付给受赠方。微信公益中的项目多以儿童为主,人们的公益项目有贫困孤儿祝养、为饥饿儿童送营养、失信儿童的“心”生、春蕾计划一对一等,其中“贫困孤儿助养”已得到551万多人的捐助。

当然,在公益方面BAT等互联网企业都不会落下,百度公益也有针对病患儿童、贫困儿童、灾区儿童及残疾儿童的公益项目。

阿里则有云公益、公益拍卖、公益众筹、支付宝在线捐赠等相关产品,其中支付宝上面向儿童的捐赠项目分为助医、求学、济困、助残、救灾等板块。

360联合全国妇联、公安部打拐办、人民公安报社、人民日报新闻客户端、中国警察网、环球网等平台共同推出了“守护宝贝”寻人平台,同时用户在使用360安全产品拦截钓鱼、挂马网站时,风险提示窗的右侧将会出现“走失儿童”信息提示,帮助更多父母找回走失儿童。

京东则推出了“让爱回家”公益开放平台,主要关注妇女儿童群体,融合京东商业模式优势资源,解决扶贫、教育、环保等领域的社会问题。并与多个儿童公益组织合作,为公益运行中提供公开绿色的用户捐助流程。

除了BAT等企业的互联网公益项目,当前“互联网+公益众筹”已成为慈善筹款的主要形式之一。中华儿慈会在医疗、生存、心理、成长与技能五大救助领域,已经开始通过互联网来完成很多公益项目,用互联网帮助困难少年儿童成长以及儿童医疗救助服务,成果还是很可观的。

互联网+儿童安全:儿童安全网络日趋完善

我国各政府部门及各公益组织,很早之前就开始探索互联网与儿童安全的融合之道。来看看互联网+儿童安全的发展历程:

2007年,“宝贝回家”民间志愿者寻子公益网站的创办,9年助1511名孩子回家;

2009年,全国“打拐”DNA数据库建成,实现将丢失孩子父母的血样及失踪儿童血样采集到,即可在全国范围内迅速准确查找;

2014年,“守护宝贝-让每个孩子安全成长”公益行动在北京启动,该行动由人民日报客户端、人民公安报社、中国警察网和360公司共同发起,同时建立了全国儿童安全警报系统,开通“守护宝贝”寻人平台并开展“守护宝贝”安全公益教育;

2015年11月21日,“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正式上线运行。该平台依托6亿月活跃用户的超强微信网络,可在第一时间对失踪儿童进行紧急响应,充分利用黄金3小时和三重保护圈预警,对失踪儿童实施有效救助;

2016 年5月18日,“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上线。一周时间内粉丝已超过16万人,该平台由阿里巴巴公司提供技术支持开发,通过“团圆1.0”手机应用系统,部、省、市、县四级共5000余名打拐民警在获取儿童失踪信息后,可以将需要发布的在第一时间上报。

社会各界通过不断的努力,目前已经将能够利用的社交、公益、安全等网络平台全部整合,联合各大互联网企业组成了一个相对完整的“互联网+打拐”的儿童安全网。这对于寻找失踪儿童及妇女等弱势群体是有益的,安全网路的存在一定意义上可以增加寻找的效率。

但重要一点还是在于,社会各界的公民能够利用这些网络平台,第一时间提供线索。在儿童安全这个领域,可谓人人有责。

互联网+儿童产品:智能化、互联网化已成主流

为了更大程度的提高儿童安全,除了相关机构打造儿童安全网络用于找回丢失儿童,在“防患于未然”这个方面,很多面向儿童安全的商家也推出了儿童安全产品。这要得益于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各种芯片成本的降低以及传感器技术的逐渐成熟。

在物联网领域,安防是一个极致重要的领域,尤其是儿童及老人的安全是重中之重。物联网技术最终会服务与人,所以在相关的技术取得一定进展之后,面向儿童的安全产品首当其冲。

目前,互联网+儿童安全的产品,主要面向基于儿童防丢,儿童手表是售卖最为广泛的产品。除了儿童手表之外,与“儿童”、“定位”、“防丢”等关键词相关联的产品,种类还包括手环、鞋子、吊饰等。

智能儿童鞋这种产品,一般在鞋底植入芯片,具备定位、记录步数、热量换算等功能,并可以为每个孩子建立健康档案,当然一般还是主打防丢功能。

可以预见,各种儿童房丢器在将来还会更多,但一般都是以“内置专业级GPS芯片,融合GPS、WiFi、基站和重力传感器4种定位技术”为主,家长下载APP并绑定孩子佩戴的智能设备,即可随时查看孩子所处位置。

除了防丢产品之外,笔者还见过一款智能儿童安全座椅,可以智能检测环境,在进入工作模式后,能随时感知车内的温度,湿度,PM2.5,CO含量,这样父母在行车过程中就可以即时调整车内环境。

另外,随着留守儿童的增多,市场上的儿童陪护机器人越来越多,随着人工智能和高级视频技术的普及与应用,这些陪护机器人会更加智能,将会在儿童成长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互联网+儿童教育:智慧教育、智能教育应该多倾向于欠发达地区

今年5月,湖南新化县大熊山林场中心学校安装了一套远程监控互动运营平台系统。通过该系统,在外打工的父母登录客户端,即可实时在线视频查看孩子学习生活情况。该学校,也由此成为全国首家互联网+智慧校园。

目前,新化县已经有近70所学校安装了该系统,不仅有利于强化校园安全管理,更能促进家校互动,得到了学校、家长等的认可。无独有偶,湖南的某学校也得到北京某公司捐赠了智慧教育平台,通过平台PC端和云校APP,学校、家长、孩子之间可以进行远程的图文、语音、在线聊天及照片等多种形式的沟通互动。

事实上,在互联网+行动计划实施之前,在线教育已经火了两年。当然,这两年也是在线教育异常残酷的两年,因为很多的项目都因为残酷竞争而死亡。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大部分项目没有看清市场需求与用户痛点,真正需要互联网+教育的地方是那些欠发达的存在大量留守儿童的地区。中国教育的两极分化异常严重,在发达地区教育智能化迅速发展的同时,欠发达地区的教育仍旧还处于蛮荒时代。

所以,在线教育最应该解决的是这些地区的教育问题,教育资源惠及不到地方,可考虑用互联网的模式解决,这将大大助力中国教育体制的改变与完善。当然,互联网+儿童教育,同时也解决了孩子与父母的远程交互问题,这对于亲子以及家庭教育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利好。

关于儿童的“互联网+”还有很多,譬如互联网+儿童医疗,互联网+儿童艺术,互联网+儿童食品安全,互联网+儿童玩具,等等。相信随着“互联网+”的持续推进,互联网与细分的儿童领域结合的会越来越多。儿童市场是一个大市场,因为每一个儿童都关联着一个家庭。研究儿童市场各领域的“互联网+”,实际上也就是在研究每个家庭的“互联网+”。

在未来,对广大商家来说,得家庭入口者得天下。但是,的儿童者将得一个家庭。其中逻辑,想必大家一看便知。

【钛媒体作者:王吉伟; 微信公众号:王吉伟(jiwei1122) 】

本文系作者 王吉伟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王吉伟
王吉伟

吾有一名,曰疯子叁,一曰人,二曰心,三曰口。微信号:mcjave 微信公号:jiwei1122

评论(1

  • 阿胶街 阿胶街 2016-06-06 14:08 via android

    太好了,我赞成啊。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