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创投圈CEO李晓宁反股权众筹论:西少爷事件不是股权众筹所特有

摘要: 在我看来,西少爷事件不是股权众筹所特有,更不是因为股权众筹而引发。如果把这个事情拿出来说事,就说股权众筹这种不靠谱,行不通等等,那只能说要么对方根本不了解股权众筹,要么存在对方故意借题发挥的可能

作为专业股权众筹平台享梦众投社的创始合伙人及CEO,最近很多人给我转来创投圈CEO李晓宁投给钛媒体的文章——《反思西少爷事件,我为什么反对股权众筹,问我说我怎么看这篇文章,我怎么看股权众筹?问我这个事情的人很多,我也陆陆续续片段式地说了一些我的看法。但持续有人来问,我想与其跟每个人花时间来回复,还不如我专门花个时间把我的想法系统成一篇文章统一回复,这样可能更节省的时间。

首先我必须申明,本人与李晓宁没太多交情,唯一一次见面是在11月份上海举办的全球创业周的一次活动上简单交谈了两句,估计李总对我这样一个股权众筹的新入者可能也不放在眼里,所以估计对我也不会有什么印象。

撇开1119号我们国务院李克强总理的国家层面开放股权众筹试点已经是对我们股权众筹整个行业从官方层面正式加以认可不说,但就西少爷事件来说,这也根本不足以成为反对股权众筹的理由。

 

 我们所讲的众筹的“众”也是有范围有选择的

首先,大家包括晓宁兄对西少爷事件的批判焦点之一是说诸如西少爷这样的早期股权众筹项目的风险非常高。众筹这种形式玩不起,“寡妇的钱要保护”。

针对这一点,我必须说,西少爷这样的项目风险并不是股权众筹独有的风险。只要不存在欺诈等恶性非法行为,这就属于一种正常的商业投资风险。也就是说,就算当时是由创投圈来帮忙融的资,这样的风险也照样存在。所以,这样的风险与是不是用股权众筹融资是没有一毛钱关系的。

并且,对项目风险的提前判断、投中流程规范以及投后管理恰恰是诸如我们众投社这样正规专业的股权众筹平台非常看重的核心竞争力。开玩笑说假如西少爷的投资者当时通过我们众投社这样的股权众筹平台来投资西少爷,我们肯定对西少爷CEO孟兵的个人背景甚至人品也多少会做些了解与调查,当然咱们在这儿对孟兵的个人人品不是很了解,也不做任何判断。我只是说股权众筹平台作为一个投资人与项目方的一个中间平台方,肯定会比投资人直接投资项目方会考虑的更周全,也会更专业。

此外,宋鑫在发给孟兵的公开信中提到说当时众筹时出于对大家的信任,众筹时都没有签署投资协议。这种事情如果有我们众投社这样的股权众筹平台的介入,是完全可以避免的。你觉得我们合作的专业法律事务所的律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吗?

晓宁兄的文章中提到说“股权众筹的不合理是因为它忽视了第二条规律:

投资人的风险承受能力和风险必须匹配。我非常同意晓宁兄说的后面那句话投资人的风险承受能力和风险必须匹配,但前面的论断说“股权众筹的不合理是因为它忽视了这一点”,这一点我是不敢苟同的。我想晓宁兄可能对我们这样最新的股权众筹平台没太多关注了解。

至少我们众投社肯定不是谁的钱都要,也不是谁都能成为我们平台的投资人。在我们这儿也是有合格投资人一说的。而这个合格投资人就恰恰是考虑到投资人的风险承受能力和风险必须匹配。也就是说其实众筹的“众”也是相对的,所以我们众投社也是保护寡妇的钱

说到这儿,创投圈的模式与我们众投社模式的区别无非就在于说创投圈的的标准与范围不一样而已。创投圈希望把天使投资仍然“圈”在“贵族”这样极少数人的游戏中,因为这些贵族们的风险判断能力强,抗风险能力强,所以创投圈比较不用担心贵族来闹事儿。针对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创投圈高明之处。创投圈平台自己的风险与责任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摘的很干净。我很羡慕!

而众筹就是为了能打破这一点,我们不想把风险投资固守在极小圈子内继续成为贵族人的游戏,我们希望把这个圈子放大一些,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参与进来。这也恰恰是众筹这个新兴模式的初心与使命。不破不立,只有打破旧有的游戏规则,才有可能创造一个全新的游戏规则。这也正是现在移动互联网大潮能够颠覆传统的立根之本与核心魅力。电商打破了shopping mall的传统商业模式、支付宝/余额宝侵袭了传统银行/基金的势力圈……

我们帮助更多过去没有,或者比较缺少股权风险投资经验的人参与到股权风险投资里面来。我们给他们一个机会,帮助他们成长,那我们就必然需要付出比创投圈这样平台更多的代价和努力,承担更多的责任。我们需要用我们平台的专业能力尽我们所能地帮助我们的投资人,在他们还没有成长起来之前,降低他们的风险。

所以我们就不能只是一个简单的信息中介平台,投前项目审核、投中流程的把控、投后项目的管理就显得尤其重要。从我们决定做股权众筹那一天,就注定了我们没有办法成为像创投圈一样的轻模式,我们就必须要走这样一种重模式的路。这就是我们需要付出的代价,但反过来,如果我们把这些做好了,它就会帮助我们平台形成核心竞争力,真正地释放出股权众筹平台对社会的核心价值。

总之,我想说,我们所讲的众筹的“众”也是有范围有选择的。我们也会对我们的投资人做资格审查,只有通过认证成为我们的合格投资人,才有可能参与到我们的众筹,并且我们平台对我们合格投资人每年在我们平台的投资额度会做一个控制,确保他们不要把生小孩的钱也拿过来参与众筹。

 

西少爷事件不是股权众筹所特有,更不是因为股权众筹而引发?

其次,大家诟病西少爷的另外一个理由是说,投资人生小孩的钱都没办法要回来。

我想说,这也能成为诟病股权众筹的理由么?

这让我想起了曾经炒的比较厉害的买房人在房价下跌时跟房地产开发商闹事的事件。撇开房产开发商的违规行为不做探讨,如果买房人买房时就想着房价必然上涨赚钱,而一旦房价下跌就失去控制无理闹事,这样的行为在一个法制社会里是不应该被鼓励的。

我们每一个人,只要你是有自主意识与行为能力的成年人,你都要对自己的行为做判断,对自己行为所可能导致的后果负责。并且我们必须有契约精神,只要你的投资行为是自己独立做出的判断,只要投资流程本身没有违背法律原则,那么我们就必须要守约。风险投资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只要项目方没有承诺,没有违犯法律,那么你投出的钱也就必须遵守约定。如果每个人都在有好处的时候抢着分好处,有损失的时候就说要不能有损失,那么我们这个社会的契约意识、信用体系就将完全崩塌。钱是不分是不是用来生小孩的。人情归人情,法律归法律。我们社会需要有合约意识、契约精神。

我们不能排除社会中有部分不理性的投资者,他们甚至可能会闹事。但我们需要客观地看待并且理性地处理这些行为。在适当时候,我们社会也必须站出来维护社会的正当秩序。只有这样我们社会大环境才能往良性方向发展!

所以,在我看来,西少爷事件不是股权众筹所特有,更不是因为股权众筹而引发。如果把这个事情拿出来说事,就说股权众筹这种不靠谱,行不通等等,那只能说要么对方根本不了解股权众筹,要么存在对方故意借题发挥的可能……(你懂的)

至少,作为股权众筹的实践者,西少爷事件出现的一些问题本来就在我们考虑的因素里面,我们也随时为这些问题的发生做好了事先预案准备工作。有些事情,我们会提前做好防范,有些事情可能是整个社会的大环境问题,我们可能一时无法改变,但我们至少已经做好迎接挑战的准备……我们始终相信,就像电商刚出现的那几年所处的环境一样,一个新兴的事物在刚开始发展的阶段一定会遇到很多问题,也会遇到一些诸如此类的非议与怀疑,但我们坚持我们的信念,并且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为我们的信念而付出我们的努力!并且我合理的假设,也许到哪一天,我们的晓宁兄突然大手一挥说,他的创投圈的“圈”也要解禁了……

所以我们众投社要做的就是到那天来临之前,我们已经筑好了我们的专业门槛与篱笆了,到时晓宁兄会不会为他今天的思想而后悔呢?不过也存在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晓宁兄也就随便这么一说,随便这么一写,我们这些人当真了。这就应了那句话,如果你当真了,那你就输了……呵呵!

【文/陈心平,享梦众投社联合创始人兼CEO,微信公众号:享梦众投社】

本文系作者 Larry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Larry
Larry

评论(1

  • 众投社Fisher 众投社Fisher 2014-12-17 13:57 via weibo

    本人的文章,欢迎转载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