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郑志昊:猫眼想做互联网+综合娱乐平台,而不是单点票务交易平台

摘要: 在郑志昊看来,“猫眼今后的目标是做一个互联网+综合文化娱乐平台,而不是单点票务交易平台。”要实现这个目标,就需要往上游走,在IP孵化、投资、宣发等上游业务环节,都需要获得相应的能力。

上周,光线传媒控股猫眼堪称影视行业“里程碑”事件

这次合作之后,猫眼电影彻底杀入娱乐圈,获得更多的影视资源;而光线传媒也将借此获得线上渠道资源。

王长田在投资者内部交流会上一开场就说,“这是我最近几年做得最大的一个决定。” 

然而,业内对这一交易却依然存在各种不解和疑问:猫眼重组为什么选择光线?猫眼83亿估值是不是被低估了?假如BAT掀起下一轮票补大战,猫眼还会继续跟进么?光线控股猫眼之后会不会影响猫眼第三方平台的独立性?。

为了解释这些疑问,娱乐资本论专访了猫眼电影CEO郑志昊。

最后,为什么是光线?

从去年7月开始,美团就有计划分拆猫眼。当时计划是先让猫眼电影分拆独立、融资后,第二步再进行战略重组。然而,后续美团和大众点评的合并,耽搁了这一进程。今年就把两步并作一步了,只是顺序做了调整。这一调整显示了猫眼选择了新的成长路径。

但为什么是光线?为什么是光线控股猫眼?

按照猫眼的发展逻辑,要想比其他在线购票平台更有优势,除了做好数据运营,以及营销平台之外,还要往上下游走,获得宣发、制作、投资、包括IP孵化等能力。要获得这些能力,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自己慢慢成长;第二种是嫁接行业战略资源之上,依托强协同性,释放潜力,增加价值。

这样看来,猫眼选择嫁接资源的影视公司应该不止光线一家才对。不过,郑志昊坦言:“我承认,不止一个选择。但是既有意愿又有渴望度,彼此接触下来比较match的,也没有太多选择。猫眼战略重组进程在时间上也有一定要求,因为整个票务市场竞争非常激烈,大家希望这个事情能迅速敲定,尽快选择合适的战略合作伙伴。”

在决定与光线合作之前,猫眼其实面临三种选择,一种是横向资本运作,即跟目前其他几家票务平台进行整合,这是之前业内普遍猜测的一种方式;另一种是纵向产业链整合,猫眼与传统影视公司深度合作;最后一种是简单分拆,新美大控股猫眼进行分拆融资。

面对这几种选择,如何判断?如何决定?郑志昊认为“其实只有一个衡量的标准,就是怎么做可以让猫眼能成。” 

不管做出哪种选择,能确定的一点是,在目前的时间节点上,猫眼要想快速发展,最需要的已经不是新美大平台的哺养,而是产业链上游资源的获取和上游业务能力的建设。

在郑志昊看来,“猫眼今后的目标是做一个互联网+综合文化娱乐平台,而不是单点票务交易平台。”要实现这个目标,就需要往上游走,在IP孵化、投资、宣发等上游业务环节,都需要获得相应的能力。

猫眼过去和光线的合作就很密切,曾联手做过《港囧》、《美人鱼》等发行项目。合作过程中彼此越来越了解,双方团队在做事方式、价值观、文化上都比较契合,大家的做事方法都比较务实、注重结果、注重细节、坦诚相待。最终走到一起,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而猫眼选择光线作为控股股东,是因为只有这种安排,才会使猫眼获得光线更大的关注和支持力度。

如果要打硬仗,猫眼已经弹药充足

在光线和猫眼的这场交易中,猫眼83亿的估值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关于猫眼估值的判断依据,很多人援引有关第三方机构在线票务市场几份研究报告,认为猫眼市场份额有所下滑。

就此,郑志昊承认猫眼市场份额确实有过短暂下滑,但目前已经稳定,正在快速反弹。

郑志昊认为,这一方面同竞争对手在某些档期内通过增加票补分食市场份额有关;另一方面,也与猫眼自身运营策略有关。猫眼从去年就对运营策略做出较大调整:减少盲目票补,加强精细化经营。

郑志昊表示“现在单纯依靠票补去维持市场占有率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这已经不是一个靠票补进行野蛮市场竞争的阶段了。”去年整个市场前前后后票补大战砸了几十亿,猫眼的市场份额还是第一。

这也让人好奇,接下来,假如BAT继续掀起新一轮票补大战,猫眼是否会继续跟进呢?

郑志昊坦言:“我们不害怕竞争,但不会盲目跟进。我们会选择更智慧的营销策略。票补并不是一种万能的策略。反而,精准化营销、有效用户触达、有效的票房转化,才是真正考验一个团队平台能力的试金石。”

“大规模票补,并不是猫眼跟其他平台竞争的最好方式。但是我们不害怕,如果这场仗需要打,我们会准备好资金和资源。”

根据光线传媒的公告,光线控股将为猫眼电影提供资金支持。

今年将增多主控发行影片

市场还有一个疑问,猫眼作为一家独立的第三方票务平台,在每个重要档期会跟不少片方合作做联合发行。比如此前跟《心花路放》、《港囧》等大片都有猫眼参与联合发行。如今,光线控股之后,是否意味着猫眼的独立性会受到影响,从而疏远与其他片方之间的关系?

恰恰相反。在交谈中,郑志昊反复强调的一点是,猫眼是一家独立运营的公司,独立发展、独立融资,并不是光线旗下的一个部门。“光线控股猫眼不仅不会影响猫眼与其他片方的合作,而且,未来6个月内,猫眼还拿到了比去年数量更多的非光线影片,其中还有不少主控发行影片。”

在争取影片发行权上,猫眼既有从光线拿到的影片,但更多是从其他片方拿到的影片。今年有好几个档期,不排除猫眼发行的影片会跟光线的影片进行同档期竞争。此外,光线自己有发行团队,也不可能把所有影片都给猫眼发行,这是客观环境决定的。

光线对猫眼的独立经营也非常认同。

在郑志昊看来,猫眼未来最大的变化在于发行身份上的变化。“去年大部分都是联合发行,还是一个辅助和配合的身份,比如《栀子花开》、《捉妖记》、《煎饼侠》,都是如此。而今年,不少影片都将是主控发行。”

郑志昊认为,未来,猫眼将作为一家独立公司独立融资、独立发展。他总结到,猫眼今天的种种布局,未来都将拿成绩说话。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