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忽然热起来,90后成主力接棒者

摘要: 大体上,九零后对压力的感知来得比八零后小。回顾共和国历史我们就可以发现,八零后的父辈,与九零后的父辈,并不相同。后者可能整体上比前者更有经济实力,从而使得九零后更容易进入到二次元世界中。日本当年的团块世代所面临的客观环境,其实和中国九零后非常相似。他们都没有经历过物资极其短缺的年代,一生下来,就是物质富足、互联网新技术极其发达的所谓“数字时代”。中国二次元爱好者大多数都是网络一代,而日本则是从电视一代起步的。

二次元这个词忽然热了起来,但事实上,这个词至少在三四年前就开始流行,以至于国内还有学者专门研究过这个问题,出了一本书《御宅:二次元世界的迷狂》。这本书出版于2012年5月,至今已经有两年半了。

二次元即“二维世界”、“平面世界”,主要指的是动画(Animation)、漫画(Comic)和电子游戏(Game),取这三个事物的英文首字母,就有了经常会看到的“ACG”一词。某种意义上,二次元就等于ACG。而喜欢这三个事物的人,通常带有“宅”的特点,感觉上不喜欢外出,于是,二次元又和“御宅”这个词紧密相连。我们可以用这句话来表达:宅男宅女们通过ACG进入了二次元的世界。

美国也有大量的动画、漫画和电子游戏,甚至在游戏上,美国一度是全球消费第一大国(后来可能被中国超过),但美国不太谈所谓“二次元”、“御宅”这种词。真正的二次元发端于日本,这里非常重要的原因是:ACG在日本,是全民普及的东西,而不是仅仅专门给小孩及年轻人使用。

 

二次元发端于日本

二次元发端于日本的根本原因在于日本战后的团块世代(堺屋太一创造的概念)兴起,他们的父辈经历过战争和悲苦的现实环境,但他们全然没有。他们所处的日本实际情况是“经济巨人、政治侏儒”。团块世代和同龄的西方欧美年轻人完全不同,他们没有破坏体制的意思(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西方有过很是波澜壮阔的年轻人带有政治诉求的运动),按照土居健郎的说法就是:用儿童的方式去思考和表达他们的想法。团块世代对政治诉求、社会责任等宏大事业没有多少兴趣。到了70年代后,大泽幸真指出,日本社会步入了“虚构时代”,经济发达后带来的消费主义盛行,社会风气趋于萎靡。团块世代的后代团块子踏上社会舞台,将二次元文化更是向前推进了一大步。与他们的父辈所不同的是,二次元文化带有很强的享乐主义、消费主义等意味。

福柯曾经提出过“异托邦”的概念,指不同于主导性社会秩序的空间,它的组织逻辑与主流规范存在着差异,但它是有自己的惯例和戒律的。这个说法有点类似布迪厄笔下的“场域理论”。二次元世界是不是属于“异托邦”的范畴?

二次元文化里孕育出一些今天大众也耳熟能详的词,比如“腹黑”、“傲娇”、“坑”、“三无”等。从这个角度看,二次元世界并不完全封闭。很有趣的一点是,二次元文化很得年轻人喜爱,一方面,动画漫画游戏自然是年轻人的口味,另外一方面,要接触到ACG,需要有一点新媒体技术的运用。比如很多二次元文化部落里会利用FTP来分享御宅们手上的作品,御宅们在创造ACG(尤其是动画和漫画),更是要使用到新媒介技术。可以这么说,御宅们是相当力挺各种新媒体和新技术的——其实,弹幕也有二次元的影子,很多弹幕是在动画片里出现的。

御宅们虽然有个“宅”字,但并不意味着他们与世隔绝,正相反,他们在虚拟世界里互动得相当频繁,他们是各种新型互联网社交工具的尝鲜者,按照科技受众理论的分类,他们要么就是“创新引领型受众”,要么就是“追求新奇型受众”。借助今天非常发达的网络社交工具,通过线上沟通,御宅们之间多有互动,也会影响到大批其实不是那么御宅但略有些御宅特征的年轻人,最终,完成和主流现实社会的互动。

二次元世界内部,其实也有相当多的“群落”,群落根据“兴趣以及缘分”组成,因为大多数通过线上组群,故而成员的进入和离去,门槛变得极低。二次元诸多群落成员的更替,群落本身人气的涨跌,每天都在发生。这些群落,有些有类似“原教旨主义”的影子,特别讲究一些二次元必须遵守的规则,而有些,则显得相当世俗,成员也未必个个都是真正意义上的二次元铁杆粉丝。前者的确有异托邦的色彩,但后者,很难说是什么独立的一个世界。

 

 90后更是二次元的主力接棒者

二次元这个概念到了中国以后,也在年轻人中兴起。首先是八零后或者说八五后迅速接受了这个文化,在他们还在校园的时候,现实生活压力不大,对ACG创造出来的虚拟世界感兴趣是很正常的事。一些人毕业后踏上繁重的工作岗位,慢慢离开了这个世界。而还有一些人,在现实社会中不如意者,依然沉浸于二次元世界中。

九零后更是二次元的主力接棒者。大体上,九零后对压力的感知来得比八零后小。回顾共和国历史我们就可以发现,八零后的父辈,与九零后的父辈,并不相同。后者可能整体上比前者更有经济实力,从而使得九零后更容易进入到二次元世界中。日本当年的团块世代所面临的客观环境,其实和中国九零后非常相似。他们都没有经历过物资极其短缺的年代,一生下来,就是物质富足、互联网新技术极其发达的所谓“数字时代”。中国二次元爱好者大多数都是网络一代,而日本则是从电视一代起步的。

二次元与主流接轨的部分,催生出一个极其庞大的娱乐产业(二次元本身也是一个娱乐产业),这个娱乐产业覆盖了社会最广大的大众。这两个娱乐产业略有不同。二次元有以创作者为核心的生产模式,比如有阿童木之父之称的手冢治虫这位著名的动漫艺术家,就很强调技艺的精进和磨练。动漫艺术家在担纲一部动画片时所担任的“监督”一职具有极大的话语权,能够发挥出极强的创新和创作精神。

但以西方流水线生产模式为代表的当代大众文化,并不太强调这种所谓灵魂人物,而更强调自上而下垂直整合的高度工业化模式——这种模式的全部追求点在于降低风险提高利润。换而言之,二次元文化把创作视为一种创作,而大众文化则把创作视为一种牟利手段。二次元文化通常会贡献出让人眼睛一亮天马行空般的新奇点,而大众文化工业一旦发现,则迅速将其融入到流水线生产中。

我个人对二次元的看法是,在日本,二次元更具有土壤,一部动画片或漫画可以漫长到让人不可想象。比如名侦探柯南近千集,火影忍者更是从99年开始连载,一直到今年才算传出要有终结篇的意思。这与日本社会生活节奏相对较慢有关。而中国社会,节奏极快,很难想像有什么动画或漫画历经十数年不衰的情景。在中国,其实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御宅一族”,所谓的宅男宅女,也不过就是宅在房子里工作罢了。

在中国,二次元文化事实上是很小的一部分,更多的,是被大众文化所改造过的二次元。一个嘴巴里成天挂着“腹黑”、“傲娇”、“坑”、“三无”词的人,谈不上有多么异托邦。归根到底,ta依然是主流文化中的一员。

【本文作者魏武挥钛媒体专栏作者,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本文系作者 魏武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魏武挥
魏武挥

专栏作者,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评论(5

  • 事实非全部 事实非全部 2014-12-08 17:12 via pc

    太局限化了,也太流水账了
    作者基本没有融入这种亚文化的经历
    既缺少尊重,也缺少思考

    0
    0
    回复
  • 邵鲁文 邵鲁文 2014-12-08 13:31 via pc

    貌似什么也没有说啊。。。

    1
    0
    回复
  • Baidu安全大连交通大学站 Baidu安全大连交通大学站 2014-12-08 12:49 via weibo

    //@钛媒体:#摘声#二次元文化里孕育出一些今天大众耳熟能详的词,比如“腹黑”、“傲娇”、“坑”、“三无”等。从这角度看,二次元世界并非完全封闭。有趣的是,二次元文化很受年轻人喜爱,一是动漫游戏自然是年轻人口味,另接触到ACG

    0
    0
    回复
  • yao_qq yao_qq 2014-12-08 12:41 via weibo

    #摘声#二次元文化里孕育出一些今天大众耳熟能详的词,比如“腹黑”、“傲娇”、“坑”、“三无”等。从这角度看,二次元世界并非完全封闭。有趣的是,二次元文化很受年轻人喜爱,一是动漫游戏自然是年轻人口味,另接触到ACG

    0
    0
    回复
  • 公孙焱炎 公孙焱炎 2014-12-08 12:38 via pc

    不明觉厉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