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中国互联网就是一个“想赚钱”的东西,和精神层面的关系不大

摘要: 吴晓波认为,在中国,我们看到的互联网发展和美国非常不同。中国互联网的诞生从第一天起就是一个“想赚钱”的东西,和精神层面的关系并不是很大。现在的中国正处在一个“第三次浪潮产生的结果对第二次浪潮的再造”,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中国式道路。

吴晓波

钛媒体注:第六届中国网络视听产业论坛(CNAIF)今天在上海开幕,著名财经作家、”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吴晓波作为演讲嘉宾,以“局外人”的角度,畅谈了他对中国互联网与美国互联网的理解与判断。

吴晓波认为,在中国,我们看到的互联网发展和美国非常不同。中国互联网的诞生从第一天起就是一个“想赚钱”的东西,和精神层面的关系并不是很大。

现在的中国正处在一个“第三次浪潮产生的结果对第二次浪潮的再造”,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中国式道路。中国这个国家由传统的农耕文明国家向现代国家的进程中,互联网在我们的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脚。 

他总结了中国互联网过去20年在商业上取得的成功。从94、95年开始北京有了第一个局域网,到2004年左右,我们花了10年左右的时间,中国的互联网对美国互联网全面抄袭:

2001年,网易通过短信方式实现盈利,之后百度找到了竞价排名,腾讯找到了虚拟道具的模式。

2001、2002年我们开互联网会议,基本上4个演讲的有2个是美国人,美国人会讲趋势、技术。

2004、2005年,中国人越来越统治这样的论坛,基本是中国人讲自己的故事,美国人也不太看得懂。

2004-2014年,中国互联网公司形成了全新的商业模式,我们叫BAT,我们和美国不一样,和亚洲地区的也不一样。

他还表示,我们都活在一个非常不确定的世界里面,原来非常非常陌生的概念会对我们进行改变。中国每年季度的出货量是9000万左右,几乎所有的商业关系、社交关系、信用体系和学习模式,以及对娱乐的需求,大规模的向手机端做转移,已经变成了我们身体中的一部分。 

而阿里、京东等电商的崛起,对实体经济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一方面是摧毁式的,一方面是再生式的。

吴晓波还提到,在未来,大数据将会让我们每个人变得非常透明。

最后,他总结到互联网的本质精神是自由、开放、失控,引用汤因比的一段话结束演讲:自觉能力的提升与丧失,是判断文明兴盛与衰落的最终标准。这样的情况,依然发生在我们的互联网行业。

 

以下为吴晓波演讲全文,经钛媒编辑:

其实我对网络视听行业的发展没有什么想法,因为我是唯一的一个“局外人”,我和这个行业唯一的关系,就是今年在爱奇艺上开了个“吴晓波频道”。他们给我一个数据,每期收看人群里面,有70%多以上是80后,90后占1/3。这是我特别吃惊的一个数据。我长期在财经写作,是一个特别枯燥的行业,很多年来我的读者大概有是50后、60后、70后。这次开了爱奇艺的频道,另外还在腾讯的微信里面也开了一个公众号,公众号的后台数据也差不多,80后占60%多,很感谢互联网,感谢这些平台能够让我的读者年轻了10岁,这是互联网给我的很大福利。

我们这一代人的身上,改变我们最大的确实是互联网。前两天我在北京和互联网业界的老朋友在聊天,我们回忆一个问题,谁发明了互联网这个词?最早翻译进来的时候叫信息高速公路。后来我们怎么算、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大概知道这个名词在正式的媒体上出现,应该是1994年底,1995年的二季度左右。大家觉得,这个名词其实非常的“天才”,概括了这个技术几乎全部的特征,首先是“互”,改变了这个国家、这个社会一向以来单向传输的模式。

另外,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把熟悉、陌生的人在虚拟的世界联动起来,第三是形成了虚拟的网络,首先是信息网络,后来变成商品信息的网络,未来有可能变成娱乐、支付信用的网络,所以“互联网”三个字确实非常非常天才。中国互联网,早期是亦步亦趋,在美国互联网的阴影下发展而来。发展到今天,中国互联网在很多方面,特别是在商业应用方面,对美国造成了全面的超越,我们的上网人口在去年超过了美国,现在的智能手机每个月的出货量是美国的3倍,电子商务的利润率、阿里巴巴的净利润率去年是38%,亚马逊他们看了要疯掉了。中国腾讯等网络游戏的巨额利润,也是美国难以想象的,中国的互联网发展现在的确非常迅速。

我们怎么能够在一个全球化的背景下审视中国互联网的崛起?现在反倒变成一个问题。我最近在写腾讯传,花了很大的精力研究互联网的企业和产业,我谈谈我的粗浅看法。 

首先我们在互联网领域看到,这个世界有两个互联网,一个是美国式的,一个是中国式的,这可能也是全世界的基本格局。但是在很多模式、价值观方面是完全不一样的。美国互联网在硅谷的诞生,在精神上延续了1968年北美学生反抗运动的结果,这批人在美国西部地区,保持了颠覆现有秩序的精神。

90年代中期,雅虎上市的时候,商业周刊登了一个杨致远的照片,我记得那是20年前的景象,但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杨致远坐在一个老板椅上,穿着牛仔裤,光着脚。这是第一个上《商业周刊》光脚的企业家,代表极端、极客的精神。第二,美国互联网的发展是时空的,处在分享、失控的状态。第三,是外生性的,美国希望通过互联网向全球输出他的价值观。第四,他认为是“不作恶”,价值观的底非常鲜明。 

在中国,我们看到的互联网发展和美国非常不同。中国互联网的诞生从第一天起就是一个“想赚钱”的东西,和精神层面的关系并不是很大。中国互联网第一批的,向张朝阳等,他们讲述的第一批就是商业类的,就是想赚钱,是被一群非常务实的人所通知的。第二是从一开始就是被控制的状态,寡头特征明显。现在我们由PC端转移到手机端,今年我看了艾瑞的数据,我们现在每天使用最多的20个APP里面,属于BAT的有3家公司。比如我们只有一个社交网络,在美国会有很多的社交网络。第三,我们整个是内生性的,面对中国人口红利和商业模式的创新。第四对所有互联网公司的评价,基本上是没有价值观只有价值,我们用市盈率来评价。

中国互联网的过往20年,商业上我们取得巨大的成功。从94、95年开始北京有了第一个局域网,到2004年左右,我们花了10年左右的时间,中国的互联网对美国互联网全面抄袭。当时所有的人都在说,模仿是最大的创新。这在商学院里面也讲得通,也是商学院的经典理论。所以,无论做门户也好,做搜索也好,包括像QQ,也是一个全面的模仿。搜狐最早的名字SOHOO,对雅虎的模仿,现在是SOHU。之后互联网泡沫,中国的互联网开始寻找自己的道路。2001年,网易通过短信方式实现盈利,之后百度找到了竞价排名,腾讯找到了虚拟道具的模式,到了2004、2005年后,出现了全面的反弹。中国互联网业界里面自信心越来越大,我印象很深,2001、2002年我们开互联网会议,基本上4个演讲的有2个是美国人,美国人会讲趋势、技术。

2004、2005年,中国人越来越统治这样的论坛,基本是中国人讲自己的故事,美国人也不太看得懂。我写“腾讯传”,他们和我说,美国人到2009年的时候才发现深圳有一家公司叫腾讯,很厉害。2008年他们都不知道腾讯,看互联网都是在上海、北京来看的。2004-2014年,中国互联网公司形成了全新的商业模式,我们叫BAT,我们和美国不一样,和亚洲地区的也不一样。我们的网络视频、网络游戏,中国很早是全面的模仿了韩国、日本的模式,但是今天龚宇、刘德乐,他们未来领导优酷、爱奇艺,他们未来的模式一定是“中国模式”。中国人均的人口红利的想象,是别的国家难以想象的。刘先生说优酷5亿用户里面,人均只贡献了8块钱。刘先生是做财务出身的,如果到10块钱很快翻身,到16块很赚钱,到24块钱比阿里巴巴都赚钱了。这个商业模式的创新,已经是完全不一样了。

如果把中国和美国做另外一个研究,互联网在过去20年里面,对中国社会的改造、影响,远远大于对美国社会的改造、影响。我2005年去波士顿做了4个月的访问学者,2005年美国人就和我说,现在我们很少谈互联网,我们主要谈怎么克服癌症,怎么可以把海水变成淡水,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新的,以生物科学、材料、能源革命为主的革命浪潮。中国在过去10多年来,中国最大的变化来自于互联网,我们用信息化革命的手段,再造非常陈旧的社会体制和非常陈旧的实业、传统行业。中国现在是处在一个“第三次浪潮产生的结果对第二次浪潮的再造”,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中国式道路。 

比如在传播方面,由门户到博客、到微博、微信,使公共社会的舆论环境出现了变化,每个人现在可以在网络上表达你的思想,虽然边界非常清楚。我们获得信息的方式,也不是来自由上而下的管道,传播角度来说已经越来越“平”。中国这个国家由传统的农耕文明国家向现代国家的进程中,互联网在我们的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脚。 

社交网络,1999年3月份QQ诞生,中国第一次出现了一个虚拟人,也就是QQ人。QQ人和传统人来说最大的区别,我们原来生活在街道、单位里面,QQ再造了一个虚拟的人,使我们可以找到虚拟空间里面的找到另外一个人。今天中国主要的互联网消费人口是从QQ人开始,从QQ人到QQ空间到微信朋友圈到陌陌,这使中国人,虽然我们每个人有户口,但是虚拟世界里面我们摆脱了户口,成为自我解放的人。

第三是电商,阿里、京东,对实体经济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中国的实体经济,原来中国的营销模式,北上广深先打下来,再大市级、县级再到集镇。有了互联网之后,全部被挤平了。昨天我看到一个新闻,中国最大的羽绒衫公司,今年上半年关了6000多家连锁店。这说明,世界彻底被扁平了。服务业的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电商,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一方面是摧毁式的,一方面是再生式的。 

信用方面,是互联网金融。一方面对传统银行造成巨大的冲击,如果不是3月份银监会停止了虚拟信用卡和虚拟支付,到今天可能各位口袋里的信用卡都不见了。另外一个很大的贡献,终于在一个大数据的平台上面,终于建设了每个人的信用和企业的信用。我们现在每一笔消费,每一个出行,包括每一个视听都是被记录在案的,我们终于变成了一个真正的“透明人”。因为这样的透明和大数据,使每个人在未来,互联网帮我们建立我们的信用体系,帮企业建立企业的信用信息。今年阿里巴巴推出外贸贷,不需要抵押,最高限额1000万。阿里能够做,因为这些企业,所有的外贸数据都在阿里的大数据平台上可以跑出来的。

在传播、社交、电商、信用方面,其实美国社会在这几个方面得到的改造,比如美国人的信用体系,很多年前就建立起来了。电商的部分,也没有中国冲击那么大。美国人的亚马逊等,美国的实体经济和连锁服务业的冲击,远远没有中国这么大。美国人对社交的喜好度和疯狂度也没有亚洲人那么大。当年短信的时候,我研究过,美国人一年用的短信,相当于我们一天的春节拜年短信量,想想我们对社交的疯狂。

未来,谁也看不清楚,我们都活再一个非常不确定的世界里面。但是我觉得在原来非常非常陌生的概念会对我们进行改变。中国每年季度的出货量是9000万左右,几乎所有的商业关系、社交关系、信用体系和学习模式,以及对娱乐的需求,大规模的向手机端做转移,已经变成了我们身体中的一部分。中国人每一天在手机上消耗的时间是3小时,比我和我女儿、太太谈话的时间都长。这3个小时是被切割的,是由5分钟、15分钟、20分钟、30分钟这样被切割、组合的。手机,把时间剁成了碎片。

接着是物联网,98年的时候有一本书,当时我们看到的时候觉得很难想像,当时预言未来所有的商品都有一个芯片,任何一件衣服、眼镜、餐桌甚至一幢大楼的砖头里面都会有芯片,世界由芯片构成。16年前我们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震惊,因为芯片非常贵,但是我们现在觉得会变成事实。现在,这个在技术当中已经被攻克了。大数据,把每个人变得非常透明,每个人的消费行为变得非常透明,最终让世界变得非常透明。以后,利润不会是在信息不对称当中产生,而是在技术的本身、创意的本身产生。为什么现在大家非常看好文化行业,看好软件开发?很大因素来自于这个地方。未来,会有圈层,每个人活在自己的圈层里面,60后、70后对90后的消费习惯非常非常陌生,未来会变成圈层化,这在娱乐行业应该非常明显。

我前些天问女儿,你最喜欢的歌星是谁?她说是鹿晗,我都不知道谁是鹿晗。我只知道姚晨,姚晨今年出了一个事,前男友说她出轨,微博有40万条跟贴,我觉得很厉害了。鹿晗在今年七夕说了“大家好”,跟了1732万条跟贴,超过了世界基尼斯记录,非常难以想象。在90后的圈层社会当中,所喜欢的娱乐明星和所欣赏的商业行为,是他的父辈完全难以理解的。未来,你问一个大学毕业生他所了解的运动鞋品牌和亿万富翁、喜欢跑北京马拉松喜欢的运动鞋品牌,完全是不一样的,未来社会会变成圈层化。

金融革命,未来金融业会发生非常非常大的变化。我认为中国在下一个经济周期里面,中国会变成一个金融资本主义的国家。

视频,我把我以前从艾瑞拿到的PPT调出来,这是在吴晓波频道里面做了一个“谁统治了我们的手机”,这个数据我看到很震惊。中国人使用的APP当中,最常用的20个有7家是视频网站。三分天下,被视频所统治。这个行业,确实处在一个井喷的前沿。 

未来,这些事情都会一一发生。实体经济会越来越被讨论和互联网有什么关系。前两天我去泉州,泉州有中国最多的运动服饰、运动品牌,有11家上市公司来自这个行业。我看了3家企业,惶惶不可终日,不停的关店,消费者在流失,每个CEO都在讲我们和互联网有什么感到。有一个CEO和我说,我看了《亲爱的》之后,我就想我能不能在我的运动鞋里加一个芯片,卖给中国的孩子,这样孩子丢了之后可以找到。

他们找到百度合作,真的开发出这样的鞋子,和中国三大运营商谈了流量包年的协议,有了这样的芯片,孩子丢了比较容易找到,另外孩子每天走了多少路,你的脚步是否稳定,这些大数据都可以传输到后台,对你孩子进行分析。这样的一些事情,在传统的制造业中正在层出不穷的发生。

社群,今年所有的行业,特别是文化行业里面,比较糟糕的还是报纸行业。报纸行业,今年应该说是陡状的下滑。我们有一个蓝狮子的出版公司,我们2010年的时候就出现了一个情况,纸质图书每年20%到25%的下滑,同时销量部分,网店的销售部分每年以50%的增长。2010年,传统出版业已经发生了这样的情况。之后,是出版业的转型、洗牌。这个行业,在报纸行业也发生了,未来很可能在视频行业发生,这是不可逆的事件。当所有的信息传播由单向精英创作式的传播,变成每个人在社交的信息流里面通过非线性的阅读,从政府到每个企业、每个个人都在想一个问题,我们怎么生产一个新闻,以及让老百姓可以看到这个新闻,这是非常大的问题。包括我个人的消费体验,我几乎已经不看任何的新闻客户端,不仅不看报纸、不看电视,对新闻客户端也不看了。

以财经观察为生的一个人,我百分之百的信息来自朋友圈,社交几乎控制了我所有的信息。知识供应,我作为60后,之所以要搞“吴晓波频道”,我首先要感谢爱奇艺为我开这个不娱乐的节目。我发现长期以来我的专栏写作、图书写作,造成了我的受众非常老化,我必须要让我的思想融入到更年轻的族群,拥抱互联网。未来我认为会发生的事情,是世代的交替,我曾经做过一个有趣的调查,当前的中国互联网的“统治者”是哪个年龄段?在什么时候创业的?我后来发现新浪、搜狐、网易、百度、360、京东等等这些人,进入互联网的创业时间是1998年四季度到1998年的四季度。16年前的种子,由这波人发芽,他们通知了中国的互联网。中国每年的创业人口大概是240万左右,100%是80后。互联网运用人口,也主要是80后、90后,这是未来10年的事实。80后、90后、00后的朋友,如何把1964、1974年后的朋友“干掉”,或者1964到1974的朋友用资本方式来“控制”他们。

这样的变化,会在不同的行业当中发生。最终的一个问题,是我们这个国家,能够利用互联网,从1990年硅谷跑出来的这个魔鬼,能让我们这个国家真正走向开放,互联网的本质精神是自由、开放、失控,最后一句话是汤因比的:自觉能力的提升与丧失,是判断文明兴盛与衰落的最终标准。这样的情况,依然发生在我们的互联网行业。 

我的演讲完了,谢谢大家!

本文系作者 宋长乐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宋长乐
宋长乐

彼岸的歌,是同一支歌曲。

评论(29

  • mediatoy mediatoy 2014-12-06 00:28 via pc

    个人觉得我们中国人的特点是不讲科学,就算是搞技术的也一样。科学要求要有逻辑,有前因后果,因为a所以b,我们是不讲这一套的,我们的思路不是推演出来的,我们都是堆出来的。看看陆家嘴那么多高楼堆在那里,那么多金融机构堆在那里,为什么?因为我们以为这样就算金融中心了,但是金融中心真的是不是堆出来的,我们有的都是空壳,内在的精神是没有的。

    0
    0
    回复
  • 飛義崋 飛義崋 2014-12-23 17:02 via pc

    变化很快

    0
    0
    回复
  • zuand zuand 2014-12-07 22:30 via pc

    现在社会比较浮躁。

    0
    0
    回复
  • 纷享@李伟 纷享@李伟 2014-12-07 08:03 via pc

    信仰问题

    0
    0
    回复
  • 朱翠梅 朱翠梅 2014-12-07 07:03 via pc

    这个也是国际化的,哪个行业以精神为主呢?

    0
    0
    回复
  • 李帆lihan 李帆lihan 2014-12-06 11:47 via weibo

    这就是互联网精神

    0
    0
    回复
  • 农家院中的设计师 农家院中的设计师 2014-12-06 10:55 via weibo

    中国特色...

    0
    0
    回复
  • 梦回六月 梦回六月 2014-12-05 23:45 via pc

    中国互联网就是一个“想赚钱”的东西,和精神层面的关系不大

    0
    0
    回复
  • liangzq liangzq 2014-12-05 19:18 via pc

    讲的蛮好

    0
    0
    回复
  • OMG OMG 2014-12-05 15:24 via pc

    有道理,吴老师总结的深入浅出

    0
    0
    回复
  • jinlin_123 jinlin_123 2014-12-05 15:11 via pc

    现在哪个国家能够全力支持创业,谁就能够在未来的竞争中获得胜利!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