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件不低,门槛很高:如何用吐槽的方式生产好内容?

摘要: 吐槽本身属于小众圈子的玩意儿,慢慢就变成一种大众文化了,所谓变成大众文化,就是从单打独斗,蔓延到了有组织的生产。对于大众来说,吐槽代表了一种“不满”、“轻度调侃”就够了,有时候甚至是“重度攻击”也会被视为一种吐槽。

吐槽

互联网江湖里,网易造楼团赫赫有名。所谓网易造楼团,其实并不是真有这么一个组织,而是网友自发地在一些新闻里评论,这些评论通常有两个特点:1、上下连续;2、有很强的娱乐性和吐槽性。比如说,一个接着一个的评论可以连成一首吐槽打油诗。

有人认为,网易造楼团给网易带来了巨大的低成本流量,对其广告经营有利。

IT自媒体人江湖里,有一个叫三表的人,以吐槽见长。老实讲,我一开始以为是带三个表(这是一个很有名的成名博客)那个三表,后来发现不是。三表是一个极其腼腆的人,但行文却以吐槽为特点。据说以前是搞球评的,现在换了行当搞IT评论,后来又以视频动画为主要媒介形式加吐槽文配音——三 表龙门阵,搞得风生水起,其风格在IT评论圈也算是独树一帜。

事实上,带三个表同志也是以吐槽为主要武器的,只不过带三个表的吐槽行文比起三表的吐槽行文,略显高深。

这就是吐槽和批判的区别。

批判,是一件很严肃的事。而且究竟什么叫批判,总体来说,有所公认。

鲁迅以批判闻名于世,但一般而言,我们不会把鲁迅和吐槽联系起来。

吐槽,则比较随意。而且有趣的是,连“吐槽”两个字是怎么诞生的,都颇有些说法。有些人认为,吐槽是闽南语的“黜臭”的音译,意思就是“带有调侃意味的感慨或疑问”,而有些人则认为,吐槽来源于日本动漫,两者不仅来源不同,且意思还有些微妙的差别。

以三表的吐槽为例。三表发明了一个词,叫“体位”,其实就是指行文的角度和立场。体位这个带有一点情色暗示的词被三表用于正儿八经的写作方法,谈不上有什么“感慨或疑问”,大体上,这个词的吐槽风格,属于日本动漫领域的。

相对于批判而言,吐槽式内容有如下特点:

1、带有恶搞性质,行文比较通俗而且短小,很少长篇大论或引经据典,走的是“贴地飞行”的路子。在很简短的文本里,要显出吐槽者“急智”式的智商;

2、吐槽所针对的对象,可能是择其一点不及其余,并不求完整的批评。比如说,对对象文本中的一句话加以吐槽,即便然对象文本的整体意思和这句话关系并不大。

3、大多数吐槽文本本身很难独立存在,它其实是对象文本的一个附庸。如果阅读者对对象本身了解不够,吐槽就有可能不明所以。

4、吐槽并不追求互动,吐槽者并不期待被吐槽者的回应。“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这句很有腔调的话,是吐槽者追求的境界。留下一片惊叹,哥已是江湖里的传说。

吐槽本身属于小众圈子的玩意儿,慢慢就变成一种大众文化了。

当它成为一种大众文化时,吐槽二字本身的含义究竟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对于大众来说,吐槽代表了一种“不满”、“轻度调侃”就够了,有时候甚至是“重度攻击”也会被视为一种吐槽。

所谓变成大众文化,就是从单打独斗,蔓延到了有组织的生产。

这里的代表有:腾讯新闻哥、网易轻松一刻、凤凰的FUN来了等。由于吐槽式的文本,短小幽默,很适合在移动端里利用碎片时间,故而这些栏目,都是以移动端为主,包括新闻客户端和微信公众账号。

用吐槽的方式来做新闻,的确得到了大众的喜爱。徐达内做了一个基于微信公众号的榜单(主要以阅读数和点赞数为考评指标),腾讯的新闻哥在时事类别中,经常会出现在TOP5的位置上。不过,网易轻松一刻与凤凰FUN来了未在徐达内的榜单样本里,尚不知排名几许。

吐槽的方式做新闻,和早期的网友吐槽(比如网易造楼团)是有着根本区别的——运营者即便是收集网友吐槽加入到新闻文本中,也会做一定的重新编排。这种作业方式本质上是采编者的专业生产(PGC),只是它的“体位”或者“姿势”和过往的新闻行文不尽相同罢了。

产生这种体例的主要背景是:网络用户希望获取资讯,但是又不太想过于“虐心”,他们想能轻松、便捷地看新闻,但又不至于积攒太多“负能量”。所以内容文本是轻型的,是符合碎片化阅读需求的。这种体例有很强的微博风格,更多的是用轻松、吐槽的方式向用户传递信息。

互联网里有一个很有趣的规律:用户界面(User interface)越简单,背后就越复杂成本也越大。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搜索引擎。几乎没有比搜索引擎更简单的首页了,但谁都不否认,搜索引擎对技术要求极高。

满足轻阅读需求的吐槽新闻有类似的状况。轻阅读的主要目的是减轻用户的阅读负担,但是轻,不代表简单,反而会对运营提出更高的要求。在有限的篇幅里面,要向用户传递优质、精炼的新闻,并且有立场的吐槽,实际上是增加了运营成本。它们的行文特点是:虽然实质是1.0的PGC生产,但看上去更接近于和好友的聊天。相比一般的稿件书面语更少,多一些口头语,完全是贴地飞行的路子

除了1.0的轻松式阅读以外,吐槽新闻也会注重2.0的互动——即众包生产。很显然,想要得到精句仅仅依靠有限的一支运营团队是完全不够的。运营方会有意识有组织地发动网友吐槽,然后将其收集并重新编排,得到一个新的吐槽式文本,再进行传播。所谓“高手在民间”,无非就是大众作为一个整体,有着源源不断无穷无尽的吐槽智慧罢了。

所以,吐槽式内容生产需要满足两个条件:

其一,平台用户要够多,不然众包生产的数量级可能不够。

其二,有专业的再生产团队(可能十来人上下),这种再生产团队,一方面要继承以前的专业采编团队,对文字要有驾驭能力,另外一方面,因为吐槽生产基于众包互动,故而还要有一定的产品思维,比如进行新闻游戏化的设计。

条件不低,门槛很高,所得到的回报是什么呢?

从目前几家具体运营的情况来看,流量是能够获得的:大众总是喜欢轻松有趣的东西,腾讯网易凤凰都是著名的网络媒体,渠道也有足够的推送力。但流量如何变现,暂时还没有答案。

腾讯新闻哥,因为它的栏目名字里有“新闻哥”这个拟人化的字样,于是开始探索虚拟明星+粉丝经济,这条路径,无论是网易的轻松一刻,还是凤凰的FUN来了,都很难做到。腾讯设计了一些新闻哥的头像,加以品牌拟人化,然后在微信设立“哥迷会”的哥迷平台来聚集粉丝。

但粉丝经济迄今为止就是进行T恤的售卖,我个人以为,与其说这是一种电子商务,不如说是一种聚集粉丝的手段和工具。至于聚集了粉丝之后再如何,直白地讲,到现在没有答案。

吐槽式内容生产,是传统门户在移动端里所进行的一次努力。移动端天然就存在碎片:无论是时间上的碎片,抑或是注意力上的碎片。移动端里的阅读力求轻松,既要做到把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知道一下,也要做到这种知道无需付出太大的成本。

可以这么说,这种生产方式,是一种用户的迁移。对于门户来说,经由这个途径,固化住已经分崩离析的阅读用户群体,继而再通过其它方式将商业模式树立,能做到第一步,已经相当不错了。

至于以后,以后再说吧!

【本文作者魏武挥,钛媒体专栏作者,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本文系作者 魏武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魏武挥
魏武挥

专栏作者,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评论(17

  • 飛義崋 飛義崋 2014-12-24 22:32 via pc

    不吐不快

    0
    0
    回复
  • djsgvaj djsgvaj 2014-12-14 17:06 via pc

    股 友 请 加 微 信 号 【 jue888jin 】 ///Q号【2536321494】老 师 提 前 告 知 必 涨 7 % 牛 股 ! ! 无 需任 何 会员 费 用 ! ! 带你 做 今买明 卖 牛 股 ! ! 做 不 做 没 关 系 可 以 先加 一 下 多个赚钱的机 会 !!!验证:888 【诚邀诚信者】

    0
    0
    回复
  • zuand zuand 2014-12-07 22:41 via pc

    吐糟文化。

    0
    0
    回复
  • 朱翠梅 朱翠梅 2014-12-07 06:53 via pc

    有些时候吐槽能促进经济

    0
    0
    回复
  • chbin66 chbin66 2014-12-06 21:33 via pc

    时间沉淀

    0
    0
    回复
  • 梦回六月 梦回六月 2014-12-05 23:44 via pc

    如何用吐槽的方式生产好内容?

    0
    0
    回复
  • jinlin_123 jinlin_123 2014-12-05 15:06 via pc

    吐槽是屌丝干的事情!

    0
    0
    回复
  • OK的 OK的 2014-12-05 13:35 via pc

    吐槽有很水的,也有很有趣的

    0
    0
    回复
  • 史涛 史涛 2014-12-05 08:52 via pc

    没意思。

    0
    0
    回复
  • 伊人流飞 伊人流飞 2014-12-05 08:37 via pc

    吐槽是刚需,可以好好的引导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