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爆炸创新时代,谁能递给企业家一条毛巾?

摘要: 到了“大爆炸式创新时代”,新的颠覆不仅会从上面、底部或侧面对现有市场进行攻击,而且正在从四面八方、各个角落汹涌而来,这是一场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

降维攻击、黑暗森林、猜疑链、“毁灭你,与你何干?”……

这些曾经如接头暗号一样在科幻圈隐秘流传的“黑话”,如今正在互联网大佬们的口中被反复提起。

去年至今,刘慈欣从 kk(凯文凯利)手中接棒,成为中国互联网、创业圈最炙手可热的超级明星,上至马化腾、下至90后创业者,个个奉之为神算军师,数道请帖只为求得一符未来的“锦囊”。

为什么《三体》成为了互联网时代的“孙子兵法”,因为不同纬度、文明之间的宇宙社会学正映射了目前巨头混战、新军崛起的互联网生态圈。所以,降维攻击、面壁人计划、智子锁定等一系列打法才能够“现学现用”、“各取所需”。

在凯文凯利、奇点大学、刘慈欣等“未来派”备受追捧的同时,传统的“商学院派”却有点灰扑扑的蒙尘之感。

长尾理论、蓝海战略、创新者的窘境等曾经风靡一时的理论武器在这个行业边界消融、游戏规则restart的时代,都已经鲜有人再老调重提。

今日的市场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款两三个人开发的粗糙游戏可能会在两三天内收获百万用户,一个月后却又无声无息;50个人维护的WhatsApp让Facebook如临大敌,只能以190亿美元的天价收入囊中;三年前,小米还只是一种再普通不过的粮食,如今已经成为中国手机走向海外的“排头兵”……

在今天,创业者如果没有打造出一个“爆款”产品,都不好意思给人打招呼。

正如对于宇宙初始的前几秒,天文学家无以名状,只能称之为“大爆炸”。对于互联网时代从各个角落突然窜出、照亮星空的“创新”火花,理论家们也一时难以纳入分析框架,只能称之为“大爆炸式创新”。

在《大爆炸式创新》中,拉里·唐斯和保罗·纽恩斯对过去20年流行过的创新理论进行了梳理和诊断。

在信息化时代之前,新市场的建立是自上而下的,创新者会针对有能力、也愿意支付高价的“尝鲜者”开发差异化的商品。我们常常称之为“奢侈品”。随后,在规模经济的基础上,企业再推出“奢侈品”的简化版本,并且以较低的价格出售,慢慢进入大众市场。

克莱顿克里斯滕森的“创新者的窘境”理论对迈克尔 波特“自上至下”的创新观点提出了质疑,认为颠覆性创新常常采用自下而上的方式,“破坏性创新者”从大公司不屑为之或难以弯腰捡拾的边缘市场切入,以质次价廉的产品、服务赢得用户,然后再从市场底部不断向市场主体一路上行,最后成功实现对领头羊的“逆袭”。

而“蓝海战略”则鼓励创新者不要在传统的市场中和对手贴身肉搏,而是要在成熟的既有商品领域中发现尚未得到满足的新需求,从侧面包抄的方式开辟一片属于自己的市场”蓝海“,从而独享超高利润率。

然而,到了“大爆炸式创新时代”,新的颠覆不仅会从上面、底部或侧面对现有市场进行攻击,而且正在从四面八方、各个角落汹涌而来,这是一场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战争。基于固定市场、行业、竞争对手的SWOT分析表,基于市场边缘的巡逻扫描 、基于市场外围的开辟探测,都已经无法减轻企业决策者面对未知威胁的焦虑。

随着新技术的指数式增长、成本的快速下降、平台的瞬间引爆,新的产品和服务有可能做到质量更优、价格更低且更具针对性。Uber和易到用车对于出租车行业的颠覆、 微信对于电话和短信的替代、马云对于王健林的超越……大爆炸式创新正在我们身边的每一个角落上演。

创造子弹时间、逃离自身的黑洞、进入新的奇点……《大爆炸式创新》中给出的12条生存法则并不比《银河系漫游指南》中的那条毛巾更让人“Don’t  panic”。

或许我们应该祭出那个老掉牙的笑话:两个人外出野营,突然被熊再帐篷外翻找的声音惊醒。其中一个人开始穿鞋,另一个很奇怪地问道:“你要干什么?你跑不过熊的。”穿鞋子的那个答道:“我不用跑过熊,我只要跑过你就够了。”

敏感度、速度以及随时加速的准备,或许能让企业再市场饱和之前就未雨绸缪,在资产变成负债之前及时剥离(想一想下场悲惨的诺基亚)、在领先市场时就率先退场(想一想iOS 7对iOS 6的自我革命)。

今年,《大爆炸式创新》和《零边际成本社会》、《第二次机器革命》一样,在商界溅起的水花都远远比不过《三体》,因为它们都为企业家们指出了残酷至极的现实和未来,却没有给他们带来一丝解答和安慰。

《零边际成本社会》给资本家们带来的恐慌甚至比召唤马克思幽灵的《21世纪资本论》更甚,因为里夫金预言了市场经济的“末日”。

在他看来,数字化经济中,社会资本将和金融资本并驾齐驱,使用权胜过了所有权,可持续性取代消费主义,合作压倒了竞争, “交换价值”被 “共享价值”取代。零边际成本、协同共享将会给主导人类生产发展的经济模式带来颠覆性的转变,我们正在迈入一个超脱于市场的全新经济领域。

在2014年中信书院前沿论坛上,周鸿祎追问《免费》的作者克里斯安德森“免费理论在智能硬件领域还适用吗?”这个用“免费”二字在中国互联网圈打出一片天地的“搅局者”,对于当年的三板斧能否继续过关斩将也有点迷茫了。有意思的是,克里斯安德森早就不谈“免费”二字了,而是开始到处鼓吹3D打印将引发下一轮工业革命。

理论家永远比实干家转身更快。(本文来自《商业价值》杂志,网络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张远
张远

钛媒体、《商业价值》记者,insights provider, 微信:haizi0001000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