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商的路与互联网的车

摘要: 造车的和运输的市场更加开放,运营商可以进来和互联网企业竞争,也就是说运营商也可以开运输公司;反之,运输公司能干修桥补路的活儿么?专业性强,门槛高,难度很大。

节前写了流量经营系列,将应用、网络、资费和终端比喻成为水源、管道、阀门和水龙头,强调流量经营是调整这些要素的配置,最终实现整体的匹配与平衡,让用户舒服地喝道水。节后又卷入到微信和短信的口水战中。现在奉命写篇命题作文,谈谈一组更通俗的比喻:路和车的关系。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人本来是对信息有强烈需求的,但从“通信基本靠吼”到“飞鸽传书”,信息跑在羊肠小道,效率低得要命;虽然发明了能省力气的轮子,但路不好也限制了车子的发展。直到后来借助科技,诞生了专业从事修桥补路的运营商,开启了“人”、“路”和“车”互动发展的新局面。

刚从乡间小路走出来的时候,大家谁也不晓得在路上可以干什么,所以最初由熟悉公路的运营商来负责驾驶、引进各种车辆。渐渐地,越来越多的人适应了在路上的感觉,乘客基于自身体验产生了各自不同的需求;随着科技的发展+系统升级,从土路到水泥砖块到柏油路面再到高速公路,路越来越好质量越来越高;车的专业化分工也越来越细,货车客车赛车甚至各种工具车,种类越来越多。人、路、车,这三方面的需求和利益,驱动着运营商和其他企业中琢磨着怎么合作做蛋糕,把蛋糕做大,以及怎么分蛋糕的问题。

允许外人在路上搞运输并非始于中国移动,但移动梦网模式下SP和CP分享信息服务的收益,无疑是这类合作中最著名的案例之一。合作中运营商收了过路费和管理费,并承担一定的欠费风险;SP与CP提供车辆和货物,除了交过路费和管理费之外,自己有了收入,因此也有积极性研发各种专业车辆,为细分市场提供更舒适合理的运输能力;而客户也从运营商和互联网企业的合作中提高了对信息的接受、传递和使用效率。所以从各方来看,这个商业模式都是成功的;时间一长,大家逐渐适应了这种新的分工。

后来运营商做自有业务整治合作业务,想自己玩车了,这么做的原因,有的说是运营商眼红SP们赚钱容易,有的说是运营商强势回归来拿自己应得的收益;SP们靠搞运输发了家,想自己开运输公司了,这么做的原因,有的说是SP被运营商吃拿卡要赚钱太辛苦,有的说专业化的发展趋势就是互联网取代运营商。于是,SP和CP们觉得运营商来抢地盘摘桃子来打劫,群情振奋揭竿而起,指责运营商不讲道义卸磨杀驴;运营商则拿出数据统计和投诉案例,斥责互联网企业坑蒙拐骗巧取豪夺,说自己是替天行道重塑形象;客户看晕了,认为自己的付出与享受到的服务不匹配,觉得运营商和SP们是狗咬狗,对信息服务的信任程度下降,导致很多业务不敢试不敢用。蛋糕有了,而且做大了,但在怎么分的问题上,曾经的合作者之间产生了实质性的利益冲突,演进为更为复杂的竞合关系。

虽都是为人服务,随着技术的进步和时代的发展,但车与路在技术层面的依存关系越来越远。运营商关注网络的升级和演进,重点是研究提高路面质量,降低建设、维修和运营的成本,另外就是琢磨如何建收费站和创新运营模式,比如按车型(内容)收费,按载重(流量)收费,收高速费或特种车辆过路费(SLA),等等。互联网企业则在思考造什么车,以什么样的运输方式(批发、零售、捆绑、后向收费)来承载和满足最终客户的需求。车离客户更近,更了解客户的需求和感受,因此更积极主动,竞争也更激烈;而道路是基础设施,有其自身的建造周期和技术特征。运营商和互联网企业“和”可把蛋糕做大,多方受益;“打”则降低效率影响发展,最终损害的是客户利益和整体效益。而这当中,各方的交互点就落在“运输公司”这个角色上了。

运输公司是怎么出现的?最初路上跑的都是就是运营商提供的那几款车,互联网公司跑运输,有搞货运的,有玩儿车的,玩久了发现这么做只是赚小钱搞分成,做不大;而且单靠运营商提供的几款车难以满足需求,随着经验越来越丰富,互联网企业逐渐想设计生产特种车辆来丰富市场满足需求;后来又觉得搞运输公司来开展专业化运营也是笔不错的买卖。而在运营商眼里,互联网公司设计和生产车辆已经是在抢生意,再开运输公司就是砸场子了;反观运营商自身基础和优势,造车和搞运输都不存在技术问题,因此也张罗着成立专业化团队研究如何设计和制造群众们喜闻乐见的车子;再到后来看互联网公司搞运输折腾得风生水起,意识到专业化的运输行业更需要小快灵的管理模式,自己身形庞大容易吃亏,于是也开始成立专业化的运输公司,准备与互联网的运输公司开展了全面的竞争。

面对庞大却日渐细分的市场,运营商开什么样的运输公司比较合算,制造哪些车比较划得来,专业化和母体之间的关系应该如何呢?表面看,运营商的运输公司和车辆制造有技术、资金、客户规模等优势,但同时他也继承了运营商成本高、决策慢、机制不灵活,甲方思维模式等陋习,因此这场仗并不好打。如果运输公司过于强调专业化,和母体分得清清楚楚,则从母体得到的资源和支持,比如数据分析、营销捆绑、服务保障,等等,都要通过市场化结算实现,难度大,成本高。如果运输公司和母体分不清楚,单组织成本就会把他拖累死。如果分得不清不楚,本想两边便宜都占上,其结果往往是两边的劣势都占了。怎么分才合理,分完之后如何实现协同发挥合力,这是顶层设计要考虑的,也是事关运输公司死活的大事,否则,运营商开的运输公司凭什么战胜互联网的运输公司呢?  

造车的和运输的市场更加开放,运营商可以进来和互联网企业竞争,也就是说运营商也可以开运输公司;反之,运输公司能干修桥补路的活儿么?专业性强,门槛高,难度很大。所以说,对于运营商来说,做修桥补路的管道提供者,也是一种专业化;只不过这条路是被迫回归的,还是老树发出新芽浴火重生,这当中的差别老大了。 

最后还要说一句:对互联网公司开的运输公司,以及汽车制造业的前景,我还是很看好的,因为在市场化的机制下,有理想有活力的企业是有竞争力的,正是这种活力和理想不断满足我们对通信和信息服务的需求,也正是这种活力和理想推动社会信息化的进步

 

本文系作者 宁宇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宁宇
宁宇

中国移动部门经理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