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还没上映票房就已经过了千万,这家影院为何出现了“票房乌龙”

摘要: 今年3月底,娱乐资本论接到行业内部人士的爆料:《水墨大别山》《我和我们》,这2部影片已经分别“上映437天”和“1533天”。截至4月初,这两部影片的票房分别为592万和593万,并且,这些票房都来自各地的星美国际影城。

今年3月底,娱乐资本论接到行业内部人士的爆料:《水墨大别山》《我和我们》,这2部影片已经分别“上映437天”和“1533天”。截至4月初,这两部影片的票房分别为592万和593万,并且,这些票房都来自各地的星美国际影城。

正是因为这两部鲜为人知的电影,国内一些星美国际影城的单日票房曾出现大幅飙升,影片下映后,单日票房又恢复正常,在这些影院,《水墨大别山》《我和我们》这两部电影的日票房甚至超过同期热映的《疯狂动物城》。

当娱乐资本论联系到这两部影片的出品方,对方竟然表示,影片目前还处于宣发阶段,并没有在院线上映。

娱乐资本论调查发现,在全国的多个星美国际影城,不少老片或者小众影片都曾出现某段时期内票房飙升的情况,除了《水墨大别山》《我和我们》,这样的案例还包括《北京时间》《好人高峰》《大追求》《线索》《天空的微笑》……

当我们试图探究原因时,发现了星美的一些特别政策:1、星美会购买一些中小影片或是老片的版权;2、星美旗下影院会出售一种“随影卡”,凭这张卡看这些买断版权的影片,3人以下免费;3、这些电影的购票不能通过任何第三方平台,只能在星美官网和星美国际影城的线下柜台。

在各地的星美国际影城,似乎还有很多“大客户包场”,但几乎都是观看像《水墨大别山》这种未曾听说过的电影,按照南京某影院《水墨大别山》单日4.6万的票房计算,这家影院会在长达一周左右的时间内,每天接待1000到2000人观看这部电影,能这样“包场”的大客户,得是怎样的“铁杆影迷团”?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星美“随影卡”的做法,似乎给这家公司在财务上的“辗转腾挪”预留了空间,会不会一些大片的票房也被挪到了随影卡当中? 而大量不知名影片的高票房,又究竟从何而来?

本周,娱乐资本论与星美控股总裁郑吉崇取得联系。他对娱乐资本论回应称:“星美影院的票房数据很正常!”但对于《水墨大别山》《我和我们》两部电影的情况,他表示还需要具体了解。他还告诉娱乐资本论:“去年一系列的资本动作可能是得罪了一部分人,有人妖魔化星美,但这些根本都站不住脚。”

《我和我们》《水墨大别山》的票房之谜

娱乐资本论最早注意到这两部电影的票房异常,还是在今年的3月11日。猫眼数据显示,当天,《水墨大别山》 和《我和我们》在南京一家影院的上映天数分别是437天和1533天。

娱乐资本论持续跟踪这两部电影的票房走势,发现从3月11日到4月5日,这两部电影每天都会各产生几十万的票房。截至4月初,《水墨大别山》的总票房已达592万。并且,这部电影的场均人次都超过100人,远超出同期上映的大片。同期上映的《我和我们》也是类似的情况,票房为593万。

这两部电影,曾显著拉动一些影院的票房产出。

在哈尔滨的一家星美国际影城,《水墨大别山》和《我和我们》两部影片在上映期间,影城的单日票房突然飙升至7-8万,而这两部电影下线后,其单日票房恢复到以往的水平——单日1万左右。

在呼和浩特、南京等多家星美国际影城也有类似的情况,并且,《水墨大别山》和《我和我们》的单日票房,还远远超过《火锅英雄》等同期热映的话题电影。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部影片只在星美影投公司直营的23家影院放映,国内其他影院并没有排片。

一位院线高层向娱乐资本论透露,带有“星美国际影城”字样的影院基本上都是星美影投公司投资的,“出现高排片并不奇怪,因为原本影院的排片就由影投公司管理,直营更是统一管理。这些影片基本都是星美自己发行的影片,或者是买断了影片放映权的片子。”

(数据来源:艺恩数据库)

《水墨大别山》《我和我们》这两部影片的出品方,都是北京森林奇艺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4月初,娱乐资本论在北京西城区的中影器材大楼见到了森林奇艺的总经理刘芳(原名刘芸畅),以及发行副总刘喜,他们的反应让人惊讶。

“这两部影片没有授权给任何一家发行公司,现在也还处于宣发阶段,都没有在影院上映,怎么会有票房,连我们自己都很纳闷。如果不是你们来,我们都不知道猫眼和艺恩上已经有数据统计。要是我们起诉这两家平台,你们可一定要协助提供截图证据。”

娱乐资本论联系到呼和浩特和北京的两家星美国际影城的影院经理,他们证实:“这两部影片确实在影城有上映,主要是大客户包场。”还有影城经理表示:“听说媒体在调查此事,星美内部已下达了通知,对外必须统一口径”。

与此同时,娱乐资本论向电影业内人士咨询,对方表示,这两部影片在专资的系统中确实有票房产出,放映的影院主要就是各地的星美国际影城。

谜题背后的“猜想”

类似的票房异常在星美国际影城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

猫眼数据显示,星美几乎每天都有类似这样的中小影片或是老片放映,其中甚至有上映1万多天的《好人高峰》、上映2万多天的《大追求》等等。而这些电影的票房也都不差,一般都能攀升到该影城的前3名。甚至,远远超过同期上映的大片。

比较典型的案例还有,去年12月11日上映的一部电影叫《北京时间》,最终票房将近3000万。这部影片在全国影院星美影院产出的票房达到2000多万,几乎占总票房的90%以上。

(图为“电影市场简报”根据艺恩数据整理)

更巧合的是,就在《北京时间》上映的当日,在全国票房前10名的院线实时数据中,中影星美院线单日票房一度领先万达院线单日票房83万。

这些异常情况,当时都曾引发业内议论。一些影院经理甚至在微信群发起了关于星美票房异常的讨论。

北京三家不同院线高层向娱乐资本论表示,他们已经注意到了星美票房异常,这种异常体现在——星美经常购买一些不知名、看起来不会有观众的中小成本影片,往往最后这些电影的票房比新上映的影片还好。

当娱乐资本论联系到星美集团总部的一位排片经理时,她表示,星美院线有购买中小成本影片发行权的业务,具体根据影片自身条件定价,价格在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

看起来,《水墨大别山》和《我和我们》,就有点像不少行业人士遇到的情况。

《水墨大别山》讲述了人民公社时期一位书法家的故事;《我和我们》讲述了周恩来班的故事。这两部影片投资额都在300万左右,都由北京森林奇艺公司出品。这家公司一向以出品主旋律作品为主。在交流过程中,森林奇艺发行副总刘喜表示,之所以做主旋律影片,主要因为公司创始人周森是全国人大代表。在过往的作品中,可以看到,联合出品方不仅有三峡书画院还有大寨县大别山艺术馆、慈善家协会等单位。按照规定,制作主旋律影片可以得到政府一部分补贴。

而对于这些中小成本的影片出品方来说,进入院线上映就面临排片低、“一日游”等各种风险。因此,假如有一家院线要买断他们手中的发行权,他们很乐意。刘喜向娱乐资本论透露,她们公司做的主旋律影片一般不通过院线发行,而是直接卖给电影频道。但如果有人提出买断,她很愿意出售。“影片成本小,也就两三百万的样子,只要能赚50万,我们就愿意卖。”

在一位发行“老炮儿”看来,主旋律电影一天几十万元的票房,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出现。如果用这种方式操纵票房,后期院线可以不用分账,只交不到9%的税收和电影专项基金就可以。

“随影卡”看老片免费,但只能通过星美自有渠道购票

对于这种种票房异常现象,以及业内人士的怀疑,娱乐资本论联系到了星美控股总裁郑吉崇。

他表示,这其实是星美通过“随影卡”营销的结果,这张卡可以免费看很多经典的老影片,或者是一些其他院线看不到的小众影片。

“我们会在一些非黄金时段安排这些主旋律或者小众影片比较高的排片场次,这一方面是为了配合随影卡的营销,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支持这些影片,让他们有更多市场机会。至于去年12月会月票房会超过万达,主要是因为年底卡券要清零,会员进行了大规模消费产生的。”

娱乐资本论通过星美方面了解到,这种随影卡一张299元,有效期是1年。用这张卡买当期热映的2D电影票价格为19.9元,买3D电影票价格为49.9元。而用这张卡买一些的老片电影票时,3个人以内免费,3个人以上每增加一位多加5元,最近一段时间改为每增加一位多加10元。

不过,使用随影卡的用户,无法从猫眼、淘宝电影、微票儿等这些第三方在线购票平台上购票的,只能从星美官网上购票,或者是直接从线下柜台购票才行。而且,对于随影卡优惠的老片来说,观众一般无法提前看到排片安排,只能打热线电话咨询。

这家星美影院的工作人员表示:“比如我们买下了《泰囧》的版权,这种就算是老片。这些影片一般都安排在周一到周五的非黄金时间段,一天3场,分别在早上8点半,中午12点半,以及晚上七八点中左右。每天来看的人确实不多,主要是消磨时间,不过,就算有一个人看,我们也放映。”

但事实上,当下电影发行竞争激烈,非黄金时段的排片早已成为发行公司争夺的关键指标之一,星美这样的老片重映政策看起来并不讨巧。

更重要的是,这些老片或者小众电影的销售,只能通过星美官网或者星美柜台,没有任何第三方网站,这让电影的票房数据显得有些扑朔迷离。

一个典型的疑问是,假如用随影卡看老片,观众可以免费,或者只要5元,那么,星美是按照多少票价计算一场电影的收入,又是按照多少收入来缴纳税收和电影专项基金呢?

星美内部一位不愿意具名的高管回应,能够观看的影片都属于星美买下版权的影片,所以,在制定票价上灵活度比较大,免费的电影票最后一般是按照1块钱左右的价格计入最终票房的。

不过,这个回应也引发小娱进一步思考,按照每张电影票1元的价格计算,假如单日票房达到4万,就意味每天要出4万张票,真的有这么多观众拿着随影卡去看过期的老片或者中小影片吗?

娱乐资本论联系到华北一家影院内部人员,她表示,真正拿随影卡来免费看电影的人并不多,这些老影片的票房主要来自一些单位包场。

这位人士称:“有的事业单位会包场,相当于单位集体活动,影院这边也会根据根据人数多少按照每张15-20元不等出票。我们会一切按照总部的指示来,我们下面人也思考不太明白,总部每个月会发一份要重点支持的老影片的名单,上个月的名单上有30部影片。”

票房异常,是否与星美业绩压力有关?

在电影行业当中,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星美的种种异常之举,可能是因为其比较大的业绩压力。

去年一年,星美控股资本动作不断。先是跟百度之间达成战略合作,百度斥资1.5亿港元,获得星美控股1.59%的股权;

去年8月,星美公布成功以旗下50家影院未来票房收入作为抵押发行资产证券化产品,此次分5期融资13.5亿元,并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这是国内第一家以票房作为抵押成功发行的资产证券化产品。

对于院线而言,票房是其收入的重要来源。有业内人士猜测,或许星美与相关投资方存在一定程度的业绩承诺或者对赌,迫使其有动力“做高票房”。

还有不止一位的业内资深人士向娱乐资本论透露,星美为了追赶万达,在资本层面讲故事,从去年开始,在扩充影院数量上颇为激进,导致资金紧张,但目前一些影院已经关门。

其中一位发行高层表示:“比如一家影院市场价是2000万,星美为了能够在其他竞争对手中买下来,可能出价高出一倍多,但因为手里没钱,星美会付51%,其余剩下的欠款,有传言称,会在影院资产交割变更之后再逐步支付,这当中,大量片方票房的占款,成为资金周转的重要一环。”

此外,还有消息称,星美还欠下中影大概1亿多票房分账。由于今年中影承诺要通过IPO登陆A股上市,为了披露的报表中避免出现大幅亏空,中影方面已下命令,要求在上市之前务必收回票款。

对于这些纷纷扰扰的传言,郑吉崇对娱乐资本论表示,不管是购买影院的方式,还是对于业绩对赌的各种阐述都是对星美进行妖魔化的阴谋论。

“去年一系列的资本动作可能是得罪了一部分人,我觉得一直都有人妖魔化星美这家公司。他们这些根本都站不住脚,星美又不傻,为什么要出高价收购电影院?而且,星美影院只是跟中影星美院线之间有1亿多的流动票房分账欠款,星美的影院跟中影数字之间是不直接发生关系的。此外,星美的业绩都可以从报表上查到,利润非常好。”

【钛媒体作者:娱乐资本论,文/高庆秀 陈梦茹,编辑/郑道森,微信公众号:yulezibenlun】

本文系作者 娱乐资本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娱乐资本论
娱乐资本论

左手娱乐,右手资本,你就是跨界达人!(公众号:yulezibenlun)

评论(1

  • 阿胶街 阿胶街 2016-05-27 11:56 via android

    小方法不对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