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战2014》第十章:重任在肩

摘要: 前情回顾:信息安全警察匡宁为追捕黑客铁蝴蝶,来到葫芦镇水电站,被铁蝴蝶最后通牒的泄洪卷走,危机时冯翠翠救起了匡宁送到医院,此时葫芦镇镇长、水电站站长来到医院,紧锣密鼓的与匡宁展开对战计划。。。。

网战人人都能写电影”(微信号:AV_Bar)是钛媒体旗下与华谊战略合作的“电影互联化”新型产品新玩法。

 

一群人呼啦一声涌进来,挤满了病房,把李南丰和周教授挤到一边。为首一人身材不高,头顶微秃,走起路来却是昂首挺胸,一进病房也不跟人打招呼,自顾自地直冲到匡宁床前。后面一群人前呼后拥地簇拥着他,捧出此人显然是个领导身份。

那人抓起匡宁的手使劲摇晃道:“匡警官,总算找到你了!”

冯翠翠没好气地说:“晃什么晃,他刚刚醒过来,还在休息呢,少用点力!”

匡宁被动地跟他握着手,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他在这镇上初来乍到,一个人也不认识,怎么会突然冒出一大群人,急吼吼地来找他?

人群中一个秘书模样的人站出来,介绍说:“匡警官,这位是我们葫芦镇镇长,兼任葫芦湾水电站站长郭德生同志。”

郭镇长满意地看了看秘书,说:“匡警官,我们镇上被黑客入侵了,就在今天下午,电话都打到我手机上了。现在,葫芦镇人民都指望您这位专家了!”

人群全都眼巴巴地看着匡宁,仿佛一群迷路的绵羊眼巴巴地瞅着领头羊,指望救星带领他们走出困境。

匡宁一骨碌爬起来,撞得输液瓶一阵摇晃:“铁蝴蝶?他真的来了?”在他记忆里,从水电站出来没多久,就莫名其妙进了医院,中间发生了什么,他还是一无所知。

郭镇长一招手,说:“冯工,你介绍一下吧,技术问题我也不懂。”

一个头发花白、身材瘦削的人挤出来,正是水电站总工程师冯一劳。周教授看到老同学,连忙对他摆摆手。冯一劳点点头,算是打个招呼。

冯一劳脸色灰暗,疲惫地说:“匡警官,你是对的,水电站确实被黑客入侵了。下午四点多,有人突然打开闸门泄洪,我们怎么关都关不上,最后,还是闸门自己关闭的。我们检查之后,确认水电站已经被人控制了……”

冯一劳声音低沉地讲解着案情。跟几个小时前的顽固死硬截然相反,现在的总工程师神情沮丧,垂头丧气地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不过,虽然他给匡宁吃了一个大大的闭门羹,匡宁却油然生出一股同情之心。这个可怜的男人,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单位,都已跌落到人生的最低谷。

听完冯一劳的介绍,匡宁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明白了淹没自己的那场洪水,原来不是什么意外,而是老对手铁蝴蝶亲手启动的。

要不是正好碰到冯翠翠,今天就命丧敌手了!

然而,后怕之余,他也有一丝兴奋。缠斗这么多年,他一直是跟在铁蝴蝶屁股后面追踪,黑客在哪儿犯案了,警察追到哪儿去侦察。

今天是第一次,他赶到了铁蝴蝶之前,敌人还没作案,他已经赶到了现场!

他的直觉完全正确,星夜赶赴葫芦镇,迅疾的反应也非常及时。

同时,听到铁蝴蝶的那通敲诈电话,他也放下心来。这仍然是一起经济案件,铁蝴蝶的目标跟以前一样,只是要钱,没有社会政治目的。虽然案情仍然棘手,但至少说明他没有卷入什么敌对势力集团,处理起来就简单多了。

当然,就算是仅仅是敲诈勒索,后果也是非同小可。倘若不能及时抓获铁蝴蝶,仍然让水电站控制在他手中,那么葫芦镇将随时沦为一片汪洋,好几万人流离失所,美丽家园毁于一旦。

郭镇长说:“我们接到省公安厅的通知,我省最优秀的网络安全专家匡宁同志,已经对罪犯的作案企图有所察觉,提前赶赴葫芦镇开展侦查行动。省领导决定,调派网络战的精兵强将,成立葫芦湾水电站专案小组,由匡宁同志全权负责指挥。我们葫芦镇政府全体工作人员,也要放下手头一切工作,以水电站为重,全力配合专案小组的工作。”他严肃地说,“匡宁同志,我们葫芦镇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就全靠你了!”

病房里十几双眼睛全都聚焦到匡宁身上,盼着他想办法,拿主意。传说中来无影去无踪的网络幽灵杀到了家门口,大家的眼光中既有对洪水滔天的焦虑,也有对网络专家的期待。

匡宁挺身答道:“请大家放心!我是一个信息安全警察,保护网络、抵御黑客,这正是我的职责。我一定会抓住罪犯,绝不会让他得逞的!”

听到他坚定的回答,紧张的气氛明显放松下来,人们都暗暗舒了一口气,好像终于摸到一块过河的石头。

他们都是葫芦镇本地人,要是战胜不了黑客,他们就必须马上拖家带口,疏散到安全的外地。虽然生命无虞,可是房屋、田地、财物、还有整个家园,全都会消失在洪水之中。

现在,这位年轻的警察将筑起一道网络上的大坝,保护水电站,保护葫芦镇,把黑客的远程攻击挡在大坝之外。

匡宁说:“时间紧迫,他是下午四点打的电话,只给了我们二十四小时。现在已经六点多,距离最后通牒只有二十一个小时了。我们现在开始研究案情吧。”

郭镇长点点头,说:“我先传达一下省里领导的指示。领导的初步意见是,对待犯罪分子的敲诈勒索,我们一定要……”

匡宁连忙一竖手打断他,环顾病房说:“这里人太多了吧?”

郭镇长一怔,说:“不要紧,都是自己人,我们镇里的秘书,可靠得很。”

匡宁心想,你的秘书可真够多的。他说:“我当然不是怀疑他们。但是侦查案件,保密是第一位的,万一消息泄露出去怎么办?谁来承担责任?郭镇长你吗?”

他知道,在这种小镇上,几乎每个人都认识每个人,消息传得极快。像他才进医院,掉进江里的故事马上就传遍整个医院了。要是在这人头攒动的病房里开会,他们讨论中的任何想法、任何决定,马上也会传遍整个葫芦镇。

郭镇长配合地说:“好,听你的,现在你是真正的镇长。”

一个秘书立即高声说道:“好了,不相干的同志请回避一下!”

秘书们听话地鱼贯而出,李南丰和周教授也跟着人群走出去。冯一劳叫住周教授,抱歉地说:“老周,对不住了,你大老远跑过来看我们,我也暂时没空陪你了。这边工作紧急,回头再好好招待你。”

冯翠翠白了他一眼,说:“工作!工作!你永远是工作比个人紧急!”

周教授理解地说:“不要紧,这事儿重要,等忙完我们再好好喝两杯。哦,对了,我认识省医院的肾病专家,要不我联系一下,安排南丰去省里看病?”

冯家一家三口的眼睛都亮了,冯一劳握住周教授的手,连声说:“好,好,老周,麻烦你了。”

周教授拍拍他肩膀,走出病房。冯翠翠跟在最后面正要出去,冯一劳说:“冯翠翠,你不要走。”

冯翠翠一撇嘴,说:“我要去陪妈妈。”

“你也是水电站的工作人员,这件事你也有关系。”

“哼,你要开会你就开会,我已经下班了。我才不会把工作看得比家庭还重呢!”冯翠翠毫不客气地回答。

匡宁插话说:“冯工说得对,冯翠翠你留下一起讨论吧。”

冯翠翠抱起胳膊,说:“一个破水电站,黑客入侵就入侵呗,关我什么事?”

郭镇长说:“小冯,你太不懂事了。匡警官是我们葫芦镇的大领导,我们大家都要配合他的工作。叫你留你就留下嘛,你妈那边,我会派人照顾的。”

冯翠翠哼了一声,把门关上,僵硬地斜靠着房门,远远地站在一边。病房里只剩下她和匡宁、郭镇长、冯一劳四个人。

郭镇长接着刚才的话题说:“省领导的意见是,对待犯罪分子的敲诈勒索,我们决不能让步,决不能答应。答应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一开这个口子,就等于鼓励更多的犯罪。我们不会向黑客低头,不要说六百万,六分钱都不给!”

匡宁陡然感觉后背一紧,肩膀似乎压上了一座大山。拒绝支付赎金,那就只有竭尽全力保卫水电站,夺回泄洪闸门的控制权了。

他丝毫没有退路,葫芦镇的安危,全都沉甸甸地压在他一双肩膀上!

而且,只有二十一个小时了!

跟铁蝴蝶交手多年,连对手的影子都没见到过。今天却要在短短二十一小时之内,找出网络上的犯罪线索,斩断伸向水电站的黑手。

匡宁双眉紧皱,紧张地思考着,回忆多年来的交手经验,寻找案情的突破口。

郭镇长也是神色凝重:“我们也做了最坏打算。我们已经联系省军区、省武警总队,请他们派武警和解放军增援,协助我们疏散群众……”

匡宁打断他说:“那是你的事。疏散的工作你去安排,我们四个人在这里讨论的是网络战场。我已经有了思路,先从黑客打给你的那个电话查起。”

郭镇长拿出手机,调出通话记录,递给匡宁说:“就是这个。来电号码很奇怪,好像不是正常的号码。”

匡宁接过手机,立刻认了出来:“这是网络电话的号码,黑客经常用这种网络电话来联络。他要是用手机、固定电话打给你,我们通过电信、移动公司,马上就能查到他的身份,定位到他的位置。用网络电话,就很难追踪了。理论上来讲,任何一个能上网的地方,他都可以打网络电话,根本没法定位……”

他还没说完,手机突然叮叮咚咚地响了,正在查看的那个号码一下跳到前台,点亮了手机屏幕。

郭镇长看了一眼,脸色一变:“就是他!他又打过来了!”

 

未来待续~

 

故事好不好看?能不能改变成电影?一切你说了算!到“人人都能写电影”微信(微信号:AV_Bar)给故事们打个分吧~

人人都能写电影

本文系作者 灯下黑客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灯下黑客
灯下黑客

眼明难察灯下黑。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