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观点:VR将颠覆一切,但也将面临复杂的道德、法律和政治挑战

摘要: 专注于好莱坞和中国动画产业沉浸式开发与研究的Kevin Geiger断言VR会颠覆一切。VR语言形成的经验分享替代信息分享,打破国界,同时,也充满了复杂的道德、法律和政治的挑战。他预言,在2020年以前,90%的VR参与者会失败。

Kevin Geiger, 北京电影学院动画与虚拟现实国际研究中心执行理事,曾任华特·迪士尼(中国)有限公司原创内容副总裁。

(本文根据北京电影学院动画与虚拟现实国际研究中心执行理事Kevin Geiger在钛媒体2016 T-EDGE VR国际峰会上的演讲整理)

所有人都在说,虚拟现实产业将大爆发。

但不是所有人都这么乐观,比如这位大咖——北京电影学院动画与虚拟现实国际研究中心执行理事Kevin Geiger。他在钛媒体联合《纽约时报》举办的 T-EDGE 中美VR产业峰会上贡献了一场精彩演讲,他表示,“2016年是重要的一年,我们都在欢呼VR,但是,今年不会有很大的成功。我预计四五年之后,我们会出现VR的黄金时代。”

这位专注于动漫产业沉浸式内容研究与开发的帅大叔,曾在华特·迪士尼公司任职15年,在艺术和影视娱乐领域有着超过25年的工作经验。

Kevin Geiger还通过四句话清晰的描述了2016年至2020年的VR产业全景:

第一,VR会颠覆所有事情,所有行业,传统行业也会被颠覆;

第二,虚拟现实将分享信息变为分享经验;

第三,VR语言也会快速发展;

第四,VR生态系统,包括硬件、软件,还是内容,都充满了复杂的道德、法律和政治挑战。

在媒介领域,人们通常通过信息的进行交流。随着虚拟现实的发展,Kevin Geiger认为,这种局面将会被打破,分享信息会转变为分享经验。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可以感同身受,身临其境的经验式体验。他举例说,通过VR技术,在非洲的人们可以体验到美国人是怎样生活的,欧洲人也可以理解中国村民的日常。VR技术将打破国界,增进互相理解。

当然,在众人都在为VR技术的发展与前景兴奋得手舞足蹈、跃跃欲试的时刻,VR充满了复杂的道德、法律和政治挑战这一议题往往为大众所忽略,Kevin Geiger对此感到担忧。

他认为,VR极具欺骗性,其营造了一个高度拟真的环境,超越了以往科技水平所带来的真实感。这种欺骗性,在电影、游戏等娱乐产业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但是,假如VR被人们恶意利用,假如人们在现实生活中所有体验都被数据存储,可能会导致一系列社会问题。

“2016年是重要的一年,我们都在欢呼VR,软件、硬件和内容都在拥抱VR,但是,今年不会有很大的成功。我预计四五年之后,我们会出现VR的黄金时代,然而,现在是糟糕的。” Kevin Geiger还断言,在未来的四五年内,90%以上的VR参与者都会失败。

但他也说,正是在这样的浪潮之中,最会学习、做得最快、最灵活的VR公司会茁长成长。

以下是Kevin Geiger 在2016年钛媒体 T-EDGE 中美虚拟现实国际峰会上的演讲全文:

大家好!我非常高兴作为北京电影学院的动画与虚拟现实国际研究中心的VR代表T-EDGE 中美VR产业峰会。去年11月份北京电影学院要求我将这个国际动画与虚拟现实研究中心这个新的机构设置在北京电影学院。我们的使命就是要进一步推广这个中心,并且把中国最佳人才结合在一起。这样,我们可以产生下一代虚拟现实媒体,以期增强中国乃至全球媒体的虚拟现实的发展。

我们实验室的使命,一部分是参与很多项目的内容制作。提前宣布一下,今天下午我们就会发布(《探索冥王星冰冻的核心》)一部片子,成为钛媒体和《纽约时报》中文网的独家首发。

我先来介绍一下我们做的四个项目,在不同的领域都涉及到了虚拟现实,也就是说,虚拟现实包括一些很多不同的现实。

比如说,我们有一个项目叫胡同,我们希望可以在北京胡同这样一个虚拟的环境里看一些动漫形象的狮子,并且赋予它们生命。其次,故事森林的项目将大家关注的问题和故事按照中文的方式进行讲述。这个项目属于在电影院的VR项目,我们计划放在中国春节期间来放送。因为在这个时候,离家很久的孩子们会非常想要回到老家和亲友团聚。这个项目通过建构一个360度的虚拟现实环境里,实现一个很有意思的(和在老家的亲友隔空)对话。此外,我们还与西安兵马俑博物馆合作了一个以战士的道路命名的虚拟现实项目。

今天我演讲的主题是关于整个VR行业的总揽(The Impact of VR)。然而,这个宏观的议题,其实大家都了解。所以,我这次演讲的关键点在VR大局的趋势预测。就目前,我所看到的这种发展趋势,不能单纯地定义为好与坏,因为里面存在着机遇,也伴随着挑战。

VR会颠覆所有的事情,所有的行业,传统行业也会被颠覆

由VR技术带来的全镜媒体将会颠覆传统媒体,这是一种威胁,也是一个机会。这就像一波大浪将你冲向了岸上,你可能会死掉,也可能会存活下来,并且茁壮成长。很多东西是我们之前想象不到的,比如说,我们用可以手机和电子游戏制作不同的(虚拟世界的)皮肤,你也利用混合现实的虚拟的VR或者AR技术对现实环境进行修饰。

人们也可以用VR去体验之前没有体验过的东西。举个例子,利用VR技术,我们可以产生一些新的内容,并且将其与家人分享,甚至是已经去世的亲属。所以,未来谁做的最快,谁更加灵活,谁可以产生更多的新内容,都是诸位值得思考的。利用VR技术,我们可以让自己的业务领域得到优化。

虚拟现实将分享信息变为分享经验

人们通过共享信息进行交流。现在,我们可以通过互联网浏览不同的网站,因此,我们的大脑要装下许多的信息,这些由博客等网站所获取的信息存储在我们头脑里。但是,假如在未来,VR技术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我们可以将一些经验放在心中去感知。

我们可以看到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制作的纪录片。今天我们也会有嘉宾(纽约时报VR主创团队等)谈及这方面的内容。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内容。这意味着利用虚拟现实技术,你感受到的生活体验和个人经验也可以让别人也体会到。

举个例子,生活在非洲的人们可以去体验美国人是怎样生活的,反之亦然。在这样的情境中,你就好像真正到达了对方生活的现场一样,你可以身临其境,感同身受。同样,这也可以让欧洲人去理解中国农民的日常,他们是怎样生活和工作的,其中包括不同性别的群体。

在虚拟现实的语境下,人们可以打破国界,互相理解。甚至,这可以增强我们整体的人性的提升,这令我们感到十分兴奋。我曾经跟僧侣说过,可以通过虚拟现实体验打坐的状态,这是可以做得到的。由分享信息到分享经验,这将是一个大的发展趋势。

VR的语言将会快速发展

虚拟现实的语言意味着一种创意型的未来。

未来将如何使用VR技术?现在关于VR的定义都是基于过去的定义来界定的。比如说,我是来自电视业和电影业这样传统媒体行业中,我的首要任务就是把传统的事业进行调整,使之虚拟现实化,这是我们目前正在从事的事业。现在有些人已经超越了这一点,他们不仅仅是修改已经存在的事物,而是开始理解新的事物和趋势。

这就像汽车行业一样。以前只有马车,现在马车基本消失了,人们靠发动机来发动汽车。这是行业发展的常态,你最终会理解他们是做什么的。比方说,我1岁的女儿就可以理解(VR语言),这样的话,年轻一代可以超越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也可以有更多想象和创新的空间。我们的责任就是,把媒体的价值放在一个中心的位置,让大家学习,让大家知道我们可以重新发明创造,并且拥有广泛的发展空间。在这样的空间里,我们可以创造故事,可以做更好的动画、游戏和电影。

当然,我主要阐述的是娱乐产业,这也是我本人的背景。炫酷的东西对于我来讲都是一个和头脑相关的事件。在虚拟现实领域,我们在硬件方面没有太大的问题。我们需要的硬件,它首先出现在你面前,比如说,头盔是戴在头上。但是,你要超越于此,你的技术要下沉,这样我们才能够更加关注它的体验,并且只关注于体验。我们的责任就是让人们忘记“VR”这一个词语,只直接感受他的体验。

VR生态系统,包括硬件、软件,还是内容,都充满复杂的道德、法律和政治挑战

大家都知道,你所处的位置,是基于VR的内容。你戴上了一个头盔,你走的时候,你转身就改变方向了。有这样一个情况,在现实的环境里,你是身处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然而,虚拟现实技术会产生一种欺骗性,你会以为你站在一个广阔的空间内,你可以旋转你的方向和调整你的位置。你在真实空间里转了一步,你在虚拟现实的营造的空间里也有了变化,实际上你是被欺骗了。

在娱乐的氛围里,这样的目标能够实现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但是,虚拟现实也可能存在着一种负面的目标,对受众进行恶意的欺骗。值得思考的是,我们的政客、思想家和科学家都要思考的是,如何利用VR实现好的目的,如何避免这种恶意的欺骗性。

有一个现象可能中国不一定会常见,但在美国会经常发生这种事情,有一些孩子会在网上利用Facebook等网络社交平台或者其他软件平台来欺骗他人。虚拟现实也可以这样被利用,甚至可以提升事件的层级,比如说,增强了真实感。我之前做的一个事情,在一个人的面前上贴一个猪头,当然,这个是我开的玩笑,这种恶作剧就是VR所能实现的。

这听起来很好玩,想象本身是一件好玩的事情,但是你可能会觉得这这种事情不像想象中那么好玩。对于10岁的小孩子来说,这可能会造成伤害,这是我们必须严肃对待的事情。在虚拟现实玩游戏或者其他的娱乐活动,你的身体是受到监控的,你身体的反应是紧张还是激动,包括你眼睛的动作也会受到跟踪。虚拟现实会让我们受到监控。无论你在哪里,怎么运动,你的眼睛在看什么,都是被跟踪、记录和存储的。

比如说,他看什么很紧张,我们记录下来了,我们会问他,你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事情需要跟我们说?你是不是在撒谎?这些都是VR可能导致的问题。此外,这些记录之后的数据都会留存下来,这些数据归属于谁,是平台还是公司,是政府还是人民?这些人也是公民,所以,这些都是我们需要思考的议题。

最后,和大家分享好消息和坏消息。先讲坏消息。2016年是重要的一年,我们都在欢呼VR,软件、硬件和内容都在拥抱VR,但是,今年不会有很大的成功。我预计四五年之后,我们会出现VR的黄金时代,然而,现在是糟糕的。

在去年12月份的时候,有人问我要怎么预测虚拟现实,我有两点要说明。就像狗来争食一样,大家都拥挤在一起,都在争抢,5年之后,有90%的狗都会死掉,大部分人都会失败。这是听上去是让人很焦躁的失败,这很正常,所有的行业都会失败,90%的参与者不会成功。我们只有一个苹果公司,只有一个谷歌公司。

但是,成功和失败的案例都会存在。人们可以从中学习,吸取教训,然后成功。我希望,诸位在2016年期间,到2017年和2018年期间,都在挣扎,在犯错误,在失败,但是我们从中学习,进一步学习,使我们提升到更高的高度。我们找到虚拟现实的游戏改变者的时候,虚拟现实和混合现实就不是一个现实。

可能会有很多的事情,会存在一个拐点,开始推动我们真正地把VR推动,看看VR能够为人类做一些什么,我们怎么利用VR来进行创造。比如说,VR在教育行业可以起到更重要的作用。在2020年的早期,我们所有的人要一起合作,我们会有更广泛更好的未来。未来中国会告诉我们什么事情?这里的一切发生速度更快,比我们所相信的速度更快。

感谢在座各位的聆听,谢谢!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李程程
李程程

钛媒体记者 |邮箱 chengchengli@tmtpost.com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