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们牌照到期,监管层强介入欲肃整背后关系

摘要: 在第三方支付行业里,支付宝们、 银行、银联和“二清”机构这四个角色关系,理倒是理不乱,但是剪肯定不好剪断。

4 月启动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行动启动以来,第三方支付的整治也在意料之中。央行与14部委联合发布全名为《非银行支付机构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以下 简称《方案》)的方案,野马君梳理后发现有三个重点:第一,管住备付金;第二,管住资金通道;第三,整治无照经营企业。

不过,野马君发现,这里面的关系有点复杂,牵涉的第三方支付、银行、银联还有“二清”机构之间暧昧不清。

据《长江商报》报道,第三方支付市场无证经营多以“二清”公司的形式存在,目前国内“二清”公司已超过2000家。

就拿第一条来说,监管层要第三方支付在银行的备付金集中起来,这是要更加紧密的绑定第三方支付与某个银行的关系,可以说是暴力作媒,撮合好事;可是在整治无照经营这条里,又把第三方支付与银行之间的竞争关系公开化。可想而知,在复杂的利益关系里,第三方支付与银行亦敌亦友,再加上背后银联还急着想分一杯羹,你说监管层这次强介入,行业面貌会有大的改观吗?

“二清”机构是个什么鬼?

要说第三方支付、银行、银联还有“二清”机构之间的暧昧关系,野马君先带你看个热闹。

这个事儿就是第一批第三方支付牌照将于今年5月到期,有市场传言此番到期牌照或将难以续期。

2011年5月,央行公布了首批第三方支付排照名单,首批共颁给27家单位。其中支付宝、银联商务、财付通、快钱等大家熟悉的支付工具都在名单之列。

根据《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规定,从事支付业务需要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也就是说,第一批第三方支付牌照到期后,这些公司如果没有成功续期,就可能会处于无证经营境地。

微博实名认证为律师熊万里的用户“@熊大律师”发布今年2月曾发微博称,他已向央行等监管部门实名举报美团在没有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情况下,从事第三方支付结算业务。要是有企业真的没有续上牌照,那么像律师举报非法经营的事儿会不会一下子多起来?

野马君查阅资料发现,央行先后在2011年、2012年和2014年发放了两百多张支付牌照。此后,牌照发放便进入放缓期。最近一次牌照发放于去年3月,但仅有广东广物电子商务一家获取。目前有支付牌照公司仅267家。

目前各大巨头都积极涉猎支付行业。去年小米创始人 雷军花了6亿元收购捷付睿通,就为了拿下支付牌照。而在近日,有消息称,正在考虑收购具备支付牌照公司的唯品会,目前已与浙江贝付科技达成交易,并购金额你猜多少钱?3.3亿元!要是没有牌照还做支付,你说周围有意见的人会不会比五一游长城的人还要多?

不过,看到这儿,要是以为有牌照管理这个行业就会有秩序?那就太naive了。根据业内人士的说法,目前电商行业普遍存在支付方面的不规范做法。野马君看到《长江商报》上说,第三方支付市场无证经营多以“二清”公司的形式存在,目前国内“二清”公司已超过2000家。

“二清”机构是个什么鬼?大家都知道在商家结账的时候会刷POS机,然而POS机的结算款并非直接支付商户,而是由一家第三方公司“二次清算”后再划出。没有获得牌照的机构从事这行,就得了“二清”这个诨名。而监管的最后一条就是向“二清”机构开炮。

向“二清”机构开火,然并卵!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二清”机构由于无商户准入门槛,这几年在商户数量与交易规模方面取得了大幅增长,年交易量规模高达上万亿元,甚至超越了绝大部分正规的支付企业。

由于没有严格的准入要求,也没有完善的风险管理措施,这些违规的“二清”机构发展的商户质量低,且绝大多数不符合正规机构特约商户的准入要求,一些商户没有实际经营业务,其所办理的POS机常常被用于信用卡套现、从事民间借贷,从而引发风险。

要说清“二清”的事儿,这里要引入银行、有牌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这两个配角。

首先,发现没有,银行与第三方支付机构在商户这儿,存在竞争关系。第三方支付机构为了在竞争中取得优势、发展优质商户,采取了降低刷卡手续费的方式。

银行发现之后,没有采取降低刷卡手续费的方式,却采取了给刷卡商户补贴的方式,只要商户交易规模达到一定数额,银行就给予一定的补贴。于是,双方打起了价格战。

但是,在价格战当中,第三方支付机构实际上打不过银行。因为刷卡手续费对银行来说是九牛一毛,但却是第三方支付机构收入的绝对大头,当然,第三方机构要是也用补贴手段肯定也要甘拜下风。

在第三方支付行业,有个经过实践验证的“营收平衡线”,即第三方支付平台上的交易规模超过1000亿,这个平台才能盈利。如果规模不到1000亿,这个平台就是亏损的。为了做大交易规模,许多交易量较小的机构就开始转卖支付通道,就相当于通过外包公司帮自己拓展业务。这些外包公司就是“二清”机构。

据网易科技报道,之前银行给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接口费用一般在千一或者千二。第三方支付机构向外包机构收取的手续费一般在千三或者千五,有的规模较大的机构这个费用在百一、百三或百五,第三方支付机构从中赚取差价。

由此可以看出,这个行业已经形成生态,有业内认识就表示,“只要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生存危机存在,‘二清’机构就难以灭绝。”

坐了冷板凳的银联怎么会甘心!

以为清除“二清”就已经很难了?野马君要告诉你的是,银行和正规支付公司干得事儿其实也在整改之列,因为他们绕过了背后的终极大BOSS——银联。这是《方案》中要整改的第二个要点——管住资金通道。文件里提到,要逐步取缔支付机构与银行直接连接处理业务的模式。支付机构开展跨行支付业务“必须通过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有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进行。”

这里可以讲一个正房与情人抢男人的故事。正房银联,情人银行还有贱男支付宝们。

当然,正房的地位是监管层指定的。因为站在监管的角度,第三方机构与银联联姻的话,首先是方便监管资金的流向与流量。第三方机构与银行间合作,监管层看不全第三方支付平台上的资金流动;再有,每个第三方支付机构都与银行直接连接,是一种资源浪费,因为和银行直连必须每个都单独开发接口;最后,还有利于市场公平。

一些规模较小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去找银行,银行有的都不愿意搭理。但是如果接入统一清算平台,在接入方面各个机构都是平等的,这对中小第三方支付机构来说是利好。

可是,银联与第三方支付机构就此有过多次交锋,但是第三方支付机构还是坚决地选择和银行在一起。

2014年3月的一次公开会议上,中国银联总裁时文朝倒苦水说,当时央行已经批准了250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前20家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但这20家千方百计绕过银联进行转接清算,让中国银联的交易量分流得非常明显。事实上,中国银联曾于2013年和2014年分别下发通知想要处理这个问题,但都没有成功。

在网易科技报道中,有专业人士解释了其中的逻辑:以银行、中国银联、第三方支付机构三者的关系为例,由于体制问题,中国银联缺乏创新的动力,导致银行和第三方支付机构都想绕开银联直接和对方连接,这一方面涉及到利益切分,一方面涉及到业务模式的创新。

在利益切分方面,如果第三方支付机构通过银联与银行连接,发卡机构、收单机构、转接清算机构按照7∶2∶1的比例对刷卡手续费进行分成。如果绕开银联,就不用把钱分给银联。同时,第三方支付由于有巨大的沉淀资金,对银行来说是大额存款,银行为了拿到更多的存款,还会给予第三方支付机构相当的刷卡手续费的优惠。第三方支付机构收入大大增加,同时银行争取到 更多的大额存款。在这个过程中,第三方支付和银行直连,相当于降低了交易成本。

第三方机构青睐银行这个小情人,还是利益驱动啊。

经过野马君这么一讲,有没有发现在第三方支付行业里,支付宝们、 银行、银联和“二清”机构这四个角色关系,理倒是理不乱,但是剪肯定不好剪断。监管机构要整改的每一项都是个顽疾,又都是其立命发展的根本。 这一波监管来袭,治理起来,难度可想而知。可是如果将一切都按照理想状态来规范,到最后或许能落地,但之后仍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只有因势利导,监管层或许才能在陪伴企业创新的道路上有更多作为。当然,最重要的是,自己的监管责任不担起来,监管法棒不挥动起来,怎么样的做法都只能是绣花拳腿。

【钛媒体作者:李利军,微信公众号:野马财经,专注于金融创新报道,ID:ymcj8686】

本文系作者 野马财经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野马财经
野马财经

野马财经是专注于金融创新报道的新媒体,涉及互联网金融、上市公司等领域,致力于成为财经金融领域领先的新媒体机构。(微信搜索:野马财经,或者ID:ymcj8686 添加关注)

评论(1

  • 言斌 言斌 2016-05-19 16:15 via android

    实际上好多人还没搞懂银联是什么怪呢,它是国家的还是私营的,还是兼而有之,它有监管权吗?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