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抱苹果大腿,富士康最坏的时刻还没到来

摘要: 富士康目前的战略依然是想抱着苹果大腿一荣俱荣,进而做了诸多赌博式的业务布局,但因苹果业绩下滑,目前富士康营收与订单均已经在下滑,但最坏的时刻还没有到来。

收购夏普之后,富士康最近又充当了一次接盘侠,日前有消息指出,微软有可能关闭旗下功能手机业务,将诺基亚品牌出售给富士康。我们知道,此前诺基亚首款 Android 平板 N1 正是由富士康进行生产和销售。富士康有生产的产品线和销售渠道,加之有先前合作案例,接盘诺基亚品牌显得顺理成章。但富士康在大手笔收购的同时,却因为iPhone销量下滑,面临着多重焦虑

而其中主要原因在于,iPhone订单需求下降,导致销售额减少,毛利率下滑,受iPhone需求低迷和代工市场竞争激烈的影响,富士康2015年第四季度利润出现了三年多来的首次下滑。

当前,富士康约50%的营收来自于苹果公司。但苹果今年已发布了预警称,由于中国市场需求放缓,实行减产长期化,而且苹果有近20亿美元的库存成本(有2000多万部产品或者等价的元器件需要消化)积压需要消化,负效应也传导给供应链,包括采购量降低,并且开始对供应商进行压价,压价对象包括芯片尚、金属壳加工、电池、马达等供应商,据悉最高压价达到30%。而富士康的竞争对手和硕已经关闭了其部分工厂,拆除部分iPhone6s的生产线,并裁减部分工人。

部分国内供应链的厂商开始向锂电池、交互面板、连接线等上游市场转型。而有的也开始转而拓展国内智能手机厂商,包括华为、小米、OPPO、ViVO等供应商。富士康也在转型,就是继续抱住苹果大腿多更加多元化的布局。

富士康今年的大动作包括在印度建厂,收购夏普与接盘诺基亚品牌,但其实这些动作对富士康来说,都是机遇,也有风险,甚至风险更大于机遇。

从收购夏普、接盘诺基亚可以看出富士康寻求转型心情之迫切。即便面临着巨额亏损与不裁员承诺等条款,富士康也要拿下夏普,显然,富士康看中的是夏普的屏幕面板技术。目前市场盛传苹果在下一代产品中使用OLED,而以苹果也可能将带动OLED产业链的爆发。

富士康已经计划与夏普共同研究OLED屏幕,并且将在两岸建立三座液晶面板工厂。据外媒称,夏普将分别设立一个 4.5代 AMOLED,生产线和两个 6代 AMOLED 生产线,总共每月要生产 985万 5.5英寸屏幕面板。而AMOLED是OLED技术的一种。而倘若苹果转向OLED屏幕,则富士康旗下的夏普则有希望争抢到大量OLED屏幕订单,成为苹果的关键供应商。

但富士康这一计划是否能够成功争取到苹果的订单还有悬念,因为苹果的下一代OLED屏幕订单众多厂商都在争抢。比如说LG Display和三星电子都计划为iPhone提供OLED屏幕,此前有消息指出,日本显示公司(Japan Display Inc)现正在与苹果进行OLED屏幕供应的洽谈。国内众多供应链厂商也在布局这块新业务。但在OLED领域中,以三星和LG为代表的韩企仍处于领先地位,2014年以来三星和LG在OLED面板上维持95%以上的市场占有率。

富士康希望通过与夏普共同研发OLED屏幕,继而在与苹果的沟通中获得更多的议价权,但很显然,苹果的双供应商制衡策略显然不会将关键技术订单交由一家厂商之手,加之苹果目前面临利润下滑难题,压低成本或将是更现实的考量因素。因此,苹果会不会培植新的厂商来引发竞争效应继而压低价格也很难说,从技术成熟度来看,三星与LG或更有优势,一旦富士康争取订单失败,富士康三座液晶面板工厂与相关的生产线面临的亏损局面或将增大。

另外,富士康在印度建厂投入颇大,这也是缘于要满足苹果急需寻找新兴市场来拓展用户与市场的需求。据悉目前富士康在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划地建厂事宜已与当地政府达成协议,该工厂占地约1200英亩,总投资达到了100亿美元。

苹果也在想办法扩大iPhone在整个印度市场的销售渠道,另外应对印度国情,新增分销合作伙伴,并计划将今年的零售覆盖面扩大一倍,并已经或者已计划在印度开设零售店、销售翻新机、访问印度高层等。而富士康工厂是苹果供应链上的一环,将对该国经济的推动作用,也将左右到印度政府对待苹果的态度,对于苹果在印度市场顺利铺开渠道并化解政策难题有帮助。

但风险在于,苹果在印度未来的销量增长究竟有多快是无可预测的,也充满了不确定性。今年第一季度,iPhone印度销量同比增长56%,但这更多缘于,苹果在印度市场占比过低,仅在1%的比例,基数太小。虽然苹果正在想办法向印度销售低端iPhone甚至翻新机,但该计划目前已遭遇印度政府抵制。苹果还面临着印度政府的税率与印度制造国策的障碍。

要知道,对一个人口众多的贫穷国度而言,外商投资建厂虽然能解决就业问题,但另一方面,对印度的制造业造成了挤压与打击,对印度民族手机品牌市场份额造成侵蚀,必然会面临印度政府各种政策阻力。

在目前的印度市场,苹果的竞争对手包括印度本土品牌Micromax、Intex与三星,这三家几乎主导了整个印度手机市场,另外,几乎国内所有的主流厂商都将印度作为潜在最重要的新兴市场。而按照印度经济的发展速度,高端手机在印度很难在几年内普及。加之印度市场的税率高企,营商环境糟糕,为保护民族企业,经常策略性调涨智能手机等电子产品的进口税,这对富士康来说,100亿美金巨资砸入与后续的招工生产成本将持续蚕食其利润,同时还会面临政策、市场、营商环境等诸多不确定性。

而富士康迫于内地的人工成本与房价高企导致成本太高,正在逐步迁出大陆迁往印度等人工成本更低的市场消耗过程产能,但一旦在印度市场等发展中国家面临市场阻力与利润回收难题,富士康将步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当然这与富士康面临转型难题分不开。富士康一直想从单一的代工企业向品牌性科技企业转型,但由于本身的制造业基因,员工都是产品线上的螺丝钉,很少参与上游的研发,企业也是军事化的管理模式,导致整体的创造力匮乏,这与其管理体制与工厂思维模式的困局分不开,导致其一直徘徊在产业链低端,因此富士康想一心想进行品牌转型与升级,却被企业的制造业代工基因钳制而导致产品设计与创新能力的基因匮乏。

所以,无论是收购夏普与诺基亚手机品牌,富士康都是想借助国际知名品牌为自身代工品牌赋予品牌附加值,但明显操之过急,而且收购的企业都是面临着亏损的劣质资产,比如夏普2015财年净亏损或超过8.5亿美元,诺基亚裁员不断,始终无力再布局手机业务。

有业内人士算过一笔账,填补夏普8.5亿的亏损也等于放弃了近20%的净利润。而诺基亚几经转手,品牌价值已经大幅缩水,有联想并购业绩亏损的摩托罗拉移动业务导致手机业务不增反减在先,诺基亚品牌会不会成为富士康包袱也很难说。加之目前苹果正处于下行轨道,印度市场的不确定性以及夏普晶面板工厂与相关的生产线止损也更多依赖争取到苹果未来OLED屏幕的量产订单,目前,大陆人工成本与运营成本、制造成本都在抬升,供应链竞争加剧,制造业附加值正在削弱,富士康转型困局更加凸显。

富士康目前的战略依然是想抱着苹果大腿一荣俱荣,进而做了诸多赌博式的业务布局,但未来OLED供应链竞争在日渐恶化,加之苹果未来在印度市场的发展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供应链策略的调整也存在诸多变数,这给富士康的未来带来的不确定性正在加大。因苹果业绩下滑,目前富士康营收与订单均已经在下滑,但最坏的时刻还没有到来。

【钛媒体作者介绍:王新喜,微信公众号:热点微评(redianweiping)】

本文系作者 王新喜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王新喜
王新喜

钛媒体、百度百家、虎嗅网等自媒体平台认证作者。个人微信公众号:redianweiping

评论(1

  • 一懿 一懿 2016-05-18 23:49 via android

    创新和转型是企业不变的变。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