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巨头的智能家居战略都遇到了麻烦,中小玩家还能怎么玩?

摘要: 在野心勃勃的巨头都在妄图整合整个产业链以攫取控制权时,它们可能已经把用户抛之脑后。中小玩家与其学步,不如另辟蹊径从用户需求出发打造“小生态”。

曾经遭遇Google封杀的智能家居厂商vivint(谷歌收购Nest两周后,Vivint从谷歌搜索结果列表中莫名消失了长达四个月)最近获得了硅谷著名投资人Peter Thiel和Mitt Romney的1亿美元投资。

这向巨头争相跑马圈地的智能家居市场传递出一个积极的信号:参天巨木并未遮蔽所有的阳光,即使在Google的阴影之下,自成体系、提供完备解决方案的智能家居厂商依然可以脱颖而出。

实际上, Google收购Nest两年以来,试图以Nest整合物联网业务的尝试进行的并不顺利,两年之间没有推出一款硬件,被寄予厚望的Flintstone物联网网关遥遥无期,与高价收购的Dropcam团队之间也摩擦不断。根据收购协议,2016年底,Google将停止对尚未能自立的Nest “输血”,Nest恐怕已不能撑起Google的智能家居梦。

由于给予应用太多权限,三星的智能家居平台SmartThing近日也暴露出了种种安全漏洞,这些漏洞将允许恶意应用解锁门禁,远程修修改智能门禁的密码,错误地触发烟雾警报器,智能设备进入假日模式。而用户也纷纷在Reddit等社区发帖抱怨设备经常“失联”,开关指令失灵。

由此看来,iOS 10即将推出的独立智能家居应用Home前景也并不乐观,苹果虽然在供应链整合和管理上的能力无出其右,然而在垂直整合和碎片设备协同方面并无经验。挟标准以令诸侯是否能够破局智能家居碎片化的局面也尚待观察。

事实证明,在硝烟尚未落定的智能家居领域,平台型巨头并不是万能的,“小而美”的中小型玩家仍然有机会。

Vivint就是依靠单品矩阵打造的完美体验、订阅时管家服务赢得了数百万用户,也赢得了投资者的青睐。同样的,国内的智能家居独立厂商也在与巨头的合纵连横与博弈竞争中,寻找着自己的生存空间。

Brodlink曾经被小米“借道”进入智能家居领域(Broadlink向小米开放底层代码库,并派技术人员入驻了小米,协助小米进行路由器和外接设备连接的调优)后“用过即弃”,以至于CEO刘宗孺发出了“小米就是蝗虫,去一行毁一行!”的控诉,一年之后,与小米划清界线的Broadlink推出了“WiFi模块+云服务+APP的打包服务”来帮助传统家电实现快速智能化,还推出了针对厂商、开发者的DNA Kit开放平台,志在打造自己的“生态圈”。在

被小米抄了后路之后,它也开始回过头去抄小米的后路,与此同时,Brodlink也和小米的仇敌华为走到了一起,帮助智能硬件及家电厂商接入华为Hilink智能家居生态,并协助做好各产品的互联互通。

另一家活跃的智能家居厂商欧瑞博也喊出了打造“智能家居生态链”的口号,发布了ORVIBO Inside战略,为传统电工电器厂商提供从硬件设计到云服务、移动应用端的硬件智能化解决方案。

然而,智能家居多年以来之所以一直“雷声大、雨点小”就是因为生态链构建绝非一日之功,无论是通讯标准、接口、传输协议、控制中心等都很难统一,Google、三星整合起来尚且困难重重、问题不断,更别提并无多少市场号召力的中小玩家了。而early adopter的消费热情已经被催燃起来了,与其追求将所有家电厂商全都接入进来,不如将自己可以完全掌控的少量单品做到互联互通,真正智能,体验做到极致,并形成消费者愿意买单的一套智能家居解决方案。Vivnt走的就是这样的路线。

“我们卖得最好得是799元的安全套装,搭售一个保险的服务,每个月在整个电商平台每月有几千套的销量。”Lifesmart CEO董熠也证实了这一点:用户需要的是可以解决需求痛点的“解决方案”。在过去两年间,LIfesmart陆续推出了15款智能家居单品(自主研发而非贴牌生产),初步形成了一个智能家居产品矩阵,可以协作组合为数种解决方案。

而且,业务的聚焦与生态的自主、封闭让Lifesmart可以在人工智能、深度学习、能源管理方面基于用户的需求不断深耕。比如,Lifesmart已经与北欧五国的能源公司签署了智能节能项目协议。“在能源管理等垂直领域,我们也是聚焦的,对于华为来说,不会跑到北欧和能源公司做这样一个事情,对它来说体量还是太小了。” 董熠告诉钛媒体记者。

至于与巨头的关系,董熠选择了“合作而不结盟”,目前,Lifesmart目前为阿里提供智能会议室和智能办公方面的解决方案,未来有望为阿里智能家居平台提供互联互通解决方案。“阿里接入了上千个设备,中间都不互通,是个很大的问题。我们有很好的逻辑智能引擎和算法引擎,跟阿里有很好的结合点。”然而,Lifesmart也并不排除与腾讯等平台的合作。而且,它的战略重心仍然是打造自主的一套智能家居体验。

“我们唯一强劲的竞争对手就是小米。” 董熠说。小米确实是市场上为数不多的构建了平价、体验可接受的智能家居解决方案的厂商。然而,对于目前小米的当务之急是稳固根据地,而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手机之皮不存,智能硬件之毛安附?

“我购买的不只是一台计算机,而是一套系统。”创始人派德森将Vivint与Apple II相提并论,派德森称,正是这种“整合式”的方法吸引了Peter Thiel的投资。在野心勃勃的巨头都在妄图整合整个产业链以攫取控制权时,它们可能已经把用户抛之脑后。中小玩家与其学步“大家伙”,不如另辟蹊径去打造属于自己、从用户需求出发的“小生态”。(本文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张远
张远

钛媒体、《商业价值》记者,insights provider, 微信:haizi0001000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