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占城市“最后一公里”,电商与传统商超都在配送上卯足了劲

摘要: 京东在原有配送体系外,加码了强大的众包力量;1号店的自建物流模式在与成本的较量中艰难前行;传统商超也开始暂停代收服务,重新评估自己的价值。

住在上海,去附近1公里内的超市购买生活日用品要用多少时间?1号店3个小时;京东到家2个小时;饿了么直接来一句24分钟就够了!作为用户,你需要解决的问题似乎只剩下了一个:还需要下楼吗?

在城市,O2O让物流大战烧到了“最后一公里”,这背后是对当下物流体系提出的终极考验。如今战火越烧越旺,各家都放出大招,开始在时间以小时计的“闪电配送”上打起了终极战,只看谁能真正拿下这个拥有亿万级市场的最后一公里。

隐藏在配送站背后的战略

或许你该数一下你家附近不起眼的小马路上又多了几家“配送站”。这些看起来并不那么引人注目的小店或许能决定电商“最后一公里”送达的速度。

上海浦东新区的杨思是个高密度的住宅区,在一条不足三公里的马路上,悄然无声地驻扎着四个物流配送站,这些配送站的背后是1号店、京东、圆通以及农工商的O2O之争。在看不见的互联网世界,他们争夺客流,而这些看得见的线下网点则决定了他们能否留住客流。

“京东到家”是去年3月上线的O2O“代买”平台,超市生鲜、美食外卖、鲜花、医药都可以实现网上下单,线下送达。“京东到家”承诺从下单至到货2个小时内必达。为了实现这样的许诺,京东在原有的配送体系之外,另建了一支“京东到家”的自营物流配送团队,与“京东众包”相辅,以此奠定自己在城市最后一公里生态网络中的地位。

4月26日傍晚6点45分,下班途中,《IT时报》记者在京东到家平台上购买了生鲜水果,货源来自离住所三公里内的一家生鲜水果超市。晚上8点45分,商品送达。配送员杨师傅是一位在“京东众包”上抢单的“临时配送员”,他家住在杨思,利用下班时间做京东的配送员,从他家到店里取件再送到用户家中,用时不到1个小时,这一单他赚了6元,一个月下来,他能赚近千元。2个小时的送达要求对于众包和京东自营配送员是一样的。在京东到家内部有一套评分体系,超时和其他服务问题都将从配送积分体系内扣分,与配送员的收入直接相关。

距离京东配送站不足十步的是1号店配送站,它承诺的送达时间是3小时,这是1号店平台延伸出的“雷购”平台——主打生鲜采购的O2O到家服务。与京东不同,“雷购”的货源只来自于它的控股股东——连锁超市集团沃尔玛,在刚开始起步阶段,他们曾凭借1个小时内送达的品质在用户中建立口碑。

作为测试,记者早上7点半在1号店“雷购”里下单订购了一包速冻汤圆,半个小时后送到,成了上班前的一顿早饭。这是1号店从线上向线下进攻的重要一步,为了提高运送速度,1号店在原本的配送站内设置了冷库,用于储存生鲜品类,同时在原有配送团队基础上,新增自有配送员20%。

在距离1号店1公里处,是最常见的连锁超市伍缘,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如今这里不仅是天猫包裹的代收点, 更是伍缘所属的农工商集团电商平台便利通的线下配送点,在便利通上下单,只要送货地址在这家伍缘店的方圆3公里之内,2小时必须送达(外环以内)。

在城市送达的最后一公里,速度将是决定成败的关键。

众包或成主流

一些变革正在悄然推进。

5月4日,京东到家的“自营物流配送体系”将正式解散,今后,京东的O2O到家业务将全部采取众包物流的形式。这也正是4月中旬京东入股达达配送的真实用意。

4月底,在京东杨思配送站内,京东到家配送员被告知要么转入京东配送体系,要么离开。不过,他们中的不少人似乎更愿意进入达达。“京东自营配送体系的基础工资是1200元,每接一单是3元。而京东到家配送员的固定收入是5400元。”京东到家配送员小杨师傅算过一笔账,即便按照原先“京东众包”平台上5元一单的酬劳计算,每天接30单,一个月的保底收入也能有4500元。根据他此前在京东到家完成的业务量看,每天接20单并不困难。“上午九点半和下午四点半恰好是准备午餐和下班准备晚餐的时间,附近菜市场、超市的生鲜禽类、奶制品、速冻类都是高频采购品。”

据公开数据,达达平台上注册的众包快递员达130万,日配送订单超过100万。众包似乎成了解决城市最后一公里的“万能钥匙”,一夜之间,遍地开花,比如,拥有50万众包配送体系的饿了么以及天猫“极速退货”链路中的“菜鸟裹裹众包平台”。与其他众包平台上聚集的大多为个体自由职业者不同,菜鸟旗下的这一众包平台以140多家快递公司的20万快递员为众包对象,而服务的平台是淘宝、天猫、京东、苏宁。一场大流量大入口的城市最后一公里豪赌显然已上演。

不过,专家对此并不乐观。“在未来发展中,抢夺城市内配送的最后一公里的众包市场是趋势,但众包物流模式还处于磨合阶段,配送员更自由的同时也需要严格监管,众包平台也需要自律规范,问题责任更加明确。”在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分析师姚建芳看来,众包物流在物流市场中占比较小,跨城市、跨区域物流依然要靠快递公司或自建的物流体系。

自营“闪电送”艰难突破

与京东在物流配送体系进行的改革不同,1号店试图通过仓储合并来实现品类与配送速度的最佳配置。今年,在浦东新区,1号店将原本安放在配送站点内的冷冻仓储逐步并入附近的沃尔玛超市。1月,沃尔玛上海齐河路店成为率先入驻“小区雷购”的试点,3小时可送达的生鲜商品增加到上百款,而1号店锦绣店、上南店和杨思店三个配送站将围绕沃尔玛形成3公里配送战线。与此同时,在沃尔玛内,也建立起了小型的速递快递队伍,他们负责闲时的用户订单。

相比众包,自营模式仍将面临对人力和成本的更高要求。1号店配送员陈师傅坦言,“雷购”的配送难度很大,“超市内先要挑拣出订单商品,然后集中配送到不同配送点进行配送,这中间至少要费去1个小时。”同时,1号店对配送补助的价格也存在落差,传统配送业务是5元一单,小区“雷购”的订单为3元一单。在起步阶段,配送员做“雷购”的积极性并不高。“传统配送与小区‘雷购’订单量比例是7:3,业务量没有明显上浮,为此新招的人员却已经到岗,我们的工资至少被稀释10%。”

但这并不能阻挡拥有网点与物流体系的巨头们向城市最后一公里发力的决心。阿里巴巴与苏宁近期在网点拓展上也是动作频频。根据苏宁方面的介绍,在利用苏宁1600多个线下门店以及5000多个售后服务点的基础上,他们将厂家、商家、第三方物流公司引入平台,加上阿里巴巴的线上系统以及菜鸟网络,形成苏宁对其物流最后一公里的系统规划。

传统商超便利店开始“反扑”

在O2O掀起的这场“最后一公里布局战”中,星罗棋布的传统超市、便利店也开始重新评估自己的价值。

经常使用喜士多便利店代收天猫包裹的顾客最近发现店门口贴出一则通知:“本公司为了帮消费者持续争取在华东喜士多门市免费代收包裹正与天猫(淘宝)协商中,从4月1日起,本店暂不代收天猫(淘宝)包裹,飞牛包裹代收业务将持续为用户服务。”据悉,飞牛网是大润发旗下的电商平台,喜士多与大润发均由润泰集团投资。

作为菜鸟最早一批的线下代收网点,这一次喜士多华东地区的350家门市全部暂停了代收服务。“天猫包裹的数量一天天增多,房租也一天天在涨,我们需要把包裹的占用空间规划到店面的使用面积中,再加上人员管理、用户服务等问题,时间越久矛盾越大。”上海喜士多总部的工作人员告诉《IT时报》记者。在此之前,喜士多便利店每代收一件包裹,就能拿到一份来自菜鸟驿站的补贴——1份包裹2元钱。

喜事多暂停菜鸟代收包裹业务或许只是个开端。根据喜士多未来的重新规划版图,更加真实的目的是想从城市最后一公里的配送中分得一杯羹。“我们正在考虑配备代收生鲜的冰箱等设备,未来希望能成为生鲜电商的配送点。”

据悉,菜鸟驿站在全国范围内已有近四万家站点为消费者提供代收服务,其中连锁超市占据很大的比例。像喜事多这样选择“自立门户”的并非个案。原本也是菜鸟驿站的农工商连锁超市也在试点“最后一公里”红利下的O2O,在其自建的便利通网的宣传海报上清晰写明“超市商品送到家”的广告标语,并且承诺外环内两小时送达,在这承诺的背后是农工商集团旗下的好德、伍缘以及可的等线下连锁便利超市组成了一张天然的物流网。据了解,目前,在农工商集团内部自建一支物流团队,负责便利通网站的线下配送,其旗下的超市只发挥了仓库的作用。

这只是刚刚开始,一旦线下超市的O2O反扑战正式打响,线上部分电商平台将受到冲击。根据一季度国家邮政总局披露的数据,同城配送的订单占到了24.9%,平均每天1596万票,同城点对点配送市场需求是刚需,而且还远远没有被满足。另外同城业务收入109.5亿元,同比增长44.5%,高于行业平均增长速度,综合其它O2O同城配送服务市场需求,是一个千亿级的市场。(本文由IT时报授权钛媒体发布,作者章蔚玮、吴雨欣)

本文系作者 IT时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IT时报
IT时报

中国最早的通信类媒体之一,50年以上传播历史。《IT时报》以敏锐视觉轻松解读城市数字化进程。微信号 / 易信号:vittimes

评论(2

  • 杨斯钧 杨斯钧 2016-05-03 13:50 via pc

    但是这样的话需要构建一个比较庞大的物流体系,电商的成本又提高了不少。

    1
    0
    回复
  • 疯人院18床 疯人院18床 2016-05-03 13:00 via pc

    阿里的战略还规划的不怎么太完整,只能先硬撑着。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