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商员工欲跳槽“铁塔”,原因只是四个字:累觉不爱

摘要: 央企要改制,成本要降低,这是最新吹出的改革风,所有一切的目的是为了让国有企业更有活力,更体现担当精神。但当“围城”中的人已经累觉不爱时,过高的压力只会让急切转型的电信运营商,失去大象快跑的机会。

运营商

一个上限是500人的QQ群,眼看就要满人了。在这个名为“铁塔公司业内交流群”里,大家交换着从各处打探到的最新消息,间或吐槽一下老东家,分享一下对于新东家的展望和怀疑。他们是来自联通、移动、电信的员工,共同点是都在去铁塔公司的路上,或是去铁塔的念头夭折了。

“为什么想去铁塔公司?”QQ群出现频率最高的回答是累觉不爱。

马云曾说,员工离职的原因林林总总,只有两点最真实:一是钱没给到位,二是心受委屈了。

成立刚刚四个月的铁塔公司,在三大运营商员工中掀起了一阵“跳槽热”,“到铁塔公司去”,成了今年许多电信运营商员工心中的目标。对于这些原本被认为捧着“香饽饽”的国企员工来说,离开或留下,是选择亦是煎熬。

 

离开,是因为“没有力气爱了”

“有情伤的人,俗称累觉不爱。主要是指厌倦了无休止的KPI、无休止的发展、无休止的考核、无休止的创新、无休止的卖手机卖套餐,原本毕业的时候以为去的是高大上的企业,待了几年也有感情,但是又被深深的压力和薪水伤了的人。”电信业资深研究人士陈志刚在《最应该去投奔铁塔公司的十种人》中这样写道。

“赌一把,总不会比现在更差”

晓东(化名)在广东联通的一家分公司就职,他的工作是在网上营业厅、手机营业厅、短信营业厅等平台放号,处理话费充值。

每天睁开眼,他就要面对一连串不可能完成的指标,一年1.6亿的话费充值指标,这个数字意味着即便全年无休,每天也得至少完成40多万元。

“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现在很多人都习惯于去淘宝或代理商那充值,谁还来网厅?”晓东说。对于一个二类分公司来说,全年实际收入大概只有4亿多元。“省公司不顾地市的实际情况,拍脑袋给分公司下发任务,最后指标都压到了基层员工头上。”

晓东每月最紧张的时候莫过于等待完成率排名的公布,考核按ABCD四档打分,得到A档的每月绩效工资可以加100元,得B档的不变,得到CD档的会相应减扣工资。若是年度总考核时还在CD档的话,就要面临三年内不能升岗的惩罚。

不能升岗,就意味着还要拿着每月3000多元的薪水,面对一堆不可能完成的指标。

“别等以后铁塔变成像电力公司那样的单位,再来后悔当初为啥不过去。”当听闻铁塔公司招聘的消息后,这是他心里的第一个念头:赌一把,总不会比现在更差。

“做了十多年,收入一点没涨”

丁楠(化名)在某家运营商的网络部工作了十几年,他这样描述出差的经历:路途上是司机,去基站的路上是民工,到站点是技术员,吃饭时是服务员,晚上还得写报告,处理OA。记得有一次需要人工搬运电池,见几个老乡经过,想雇佣他们帮忙搬运。“一天60元一个人,好不好?”老乡说:“60元一天?要不我们雇你们,一天200元一个人。”听罢,同行的同事都低头无语了。

对丁楠他们来说,60元是他们出差一天的住宿补贴费用,可现在要找到一家100元以下的旅馆可不容易,所以大家都不愿意出差,出差还得自己掏钱。“我现在的薪酬和十几年前基本持平,但生活基本支出至少涨了5倍。”丁楠很无奈。

“功劳没有,苦劳也没有,工资、岗位全看不到上升的希望”

“干了十多年,工资不涨,岗位上不去。出来总比被憋死强!”在被问及离开的原因时,马均(化名)直截了当地如此回应。在某省级运营商的网络建设部门工作十五年后,马均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跳槽至铁塔公司。此前,他主要负责室内外基站的选址、土建等工作,每天都与政府机关、物业公司、施工队等形形色色的人等打交道——往往一个大型基站建下来,他要花费数月时间,跟完选址申请、施工建设、项目审核验收等全部流程。

“天天在工地上跑,跟施工方和物业打交道,督促项目能够按期完成,有时候真觉得自己像个包工头。但我们这种建设部门在公司里本来就不被重视,平时工作再累,领导也觉得都是你应该做的,最后下来功劳没有、苦劳也没有,工资、岗位全看不到上升的希望。”谈起过去的工作,马均的心情颇为复杂。

十几年下来,马均早已接受了这种平淡忙碌的工作状态,但就在铁塔公司启动招聘的那天,他从工地回来顾不上休息,彻夜精心准备了简历。面试的过程非常顺利,在和铁塔公司招聘主管聊了聊工作经历和想法后,对方连技术方面的问题都没有问,隔天就通知他两个月后报到上班。

虽然在面谈的过程中,实际的岗位、工资都没有明确,但马均心情却非常畅快:“在运营商处干,就是后端部门的一个小人物。在铁塔公司干,刚好专业对口,以往积累下的基站建设经验能够派上用场。另一方面个人的能力能够得到发挥,领导也器重这方面的人才,希望大了很多。”

“跟着领导早点过去,以后也能混个元老”

尴尬的一阵笑声后,刘悦终于吐露了他的心声。一周前,他正式从某省移动市场部门离职,将去当地铁塔公司报到。这在他的同事看来多少有些不理解:业务量在部门中排名第一,年年KPI考核中也是名列前茅,怎么会选择一个工资低15%以上、前景未知的铁塔公司?但吸引刘悦的,恰恰与这些因素毫无关系,在他的部门领导调任至当地铁塔公司升任副总后,他连要去的铁塔公司部门职位都没有详细了解,很快便定下了主意决定跳槽。

“业务量再靠前也就是个干活的,最多升个部门主任也就到头了。”刘悦坦言,近年来越来越高的市场营销KPI考核指标,让他萌生了退意——4G营销启动后,任务量比去年上涨70%以上,当月指标不达标就要扣工资,今年他所在的部门有4个客户经理辞职。

这种压力下,选择去铁塔公司任职变成了一条万全之策。“即便工资比现在低,铁塔公司也是政策性企业,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在基站建设上都是垄断,这种在甲方做项目要比在乙方做服务舒服很多。特别是现在领导调到新公司,我们早点跟着过去能得到一个好位置,以后职位升迁也要快很多。”

 

留下,是因为“想爱不敢爱”

“岗位是什么?工资有多少?具体做什么?这些都不清楚,前景未明,还是静观其变吧。”去,还是不去?尽管报名与招聘比例高达6:1,但铁塔公司仍如同笼罩在纱笼中,让人可远观,却不能抽丝剥茧。

“一切都不明朗,我还是放弃了”

“我投了简历,铁塔也要了,但我选择不去了。”

“为什么?”

“因为铁塔的一切都不确定,普通员工去铁塔,要不就冲着前途,要不就冲着收入。但目前这两项都是未知数。”一位投报了江苏铁塔公司的运营商员工对《IT时报》记者说道。

“现在岗位定了,但是与运营商岗级的对应规划还没有最后敲定。”上海铁塔公司综合部一位人士表示,“工作量不变,薪酬更高,这是不太可能的。一家创业公司在创业阶段,前3年肯定都会蛮苦的,就像阿里巴巴当初一样,所以我们需要肯和我们抱团取暖的人。”

“先抢滩登陆,哪怕吃苦受累几年,也可以作为元老级员工的角色存在。”来自重庆移动的小熊认为铁塔公司既然明确表示以后要走混合所有制,那么铁塔最诱人的就是元老级员工可以拿到股权。

小熊是本部门为数不多的几个报名者,但却卡在了运营商审核报名资格这一环,“公司不放行,我想是不太愿意骨干或高岗位的员工离开吧。”他猜测道。

小熊说,身边很多人对“去铁塔”的情绪非常高涨,大部分是受当年电信分家的案例影响,会让人不自觉地想象铁塔是否会创造出当年移动崛起的奇迹。但是,铁塔公司现在的情况很不明朗,也听面试过的人说明年的工资还是由运营商发原岗位工资。最后,他决定放弃去铁塔的念头。

“领导比较器重我,明年让我换自己喜欢的岗位去试试。”小熊说,“骑驴找马吧,只要有好的机会都可以争取,不一定非得去铁塔,前段中高层跳槽去虚拟运营商的也不在少数。”

“铁塔内部人员关系太过复杂,三股势力正在进行内部洗牌。”

“听说想要报的岗位上级领导是电信的,做事风格是喜欢大包大揽,所以我最后没报名。”某省联通的一名员工对记者说。

根据规划,铁塔公司现有的领导层及员工都来自运营商,移动、联通、电信三股势力正处于权力和资源的划分中,“除非是工资十分诱人,或是跟原单位的领导有一定默契,不然还是有风险的。”上述联通员工说。

一名铁塔公司人士也坦言,现在铁塔内部的组织架构和人员关系还比较复杂,平衡各方关系还需要一定时间。

 

记者手记:“大象”快跑也要有人撑

为什么要去铁塔?真的是为了最后的“垄断红利”而去吗?三大运营商不也是“垄断”吗?为何不留下?去,只是为了心安,为了能好好睡一个觉。

尽管每一个被访者跳槽铁塔的原因各不相同,但记者听完,剩下的只有心酸:冠着“垄断的名”,干着“民工的活”,这几年,运营商的员工们,被高高在上的指标压得喘不过气来;每天一睁眼就是指标,节假日人家休息自己加班;进去时都是名牌大学风云人物,5年后却苦逼地在小区设摊发展用户;除了自己的父母老婆孩子,没有人会知道,身在“垄断企业”的员工,有的竟然收入和15年前一样……

多年来,电信业的发展一直是国家的重头戏,但有谁关注过,在这列只有前进没有后退的火车上,在电信业发展始终高于GDP的亮眼指标上,是全国数百万运营商员工的汗水,是数百万个家庭的付出。

“每年指标都在涨,每年考核花样都不一样,我们早就没有了国企员工的骄傲,剩下的只有焦虑。”

上到高层,下到基层,每个人都是一条紧绷的弦,在不断抬升的指标下,没有人知道,这根弦什么时候会断。哦,它断过,因工作压力导致抑郁症、突发精神分裂症的员工,便曾出现在我们的报道中。

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铁塔公司招聘成了香饽饽,为什么有人宁可降薪也要去。

阿里上市了,“BABA”市值超过3000亿美元;腾讯推出了微信电话本,可以彻底绕开运营商打电话了;百度移动用户超过了PC,爱奇艺和小米合作了……当互联网企业已经拽着用户远离时,电信、移动、联通还在考虑,明年的校园营销要不要送自行车;当互联网企业、虚拟运营商,用高薪将精英骨干相继挖走时,运营商们还在考虑,有什么办法可以将完不成的指标填满。

央企要改制,成本要降低,这是最新吹出的改革风,所有一切的目的是为了让国有企业更有活力,更体现担当精神。但当“围城”中的人已经累觉不爱时,过高的压力只会让急切转型的电信运营商,失去大象快跑的机会。(本文作者孙妍、李栋、郝俊慧,经IT时报授权发布于钛媒体

本文系作者 IT时报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IT时报
IT时报

中国最早的通信类媒体之一,50年以上传播历史。《IT时报》以敏锐视觉轻松解读城市数字化进程。微信号 / 易信号:vittimes

评论(5

  • 匿名用户 匿名用户 2016-07-02 15:07 via h5

    国有企业体制问题10多年都没改变,员工分三六九等,同样的工作不同的待遇,心能齐那才怪了,员工养家糊口都成问题,谁还一心为你们挣外快。转正跟彩票似的没希望。公积金也没有

    0
    0
    回复
  • 飛義崋 飛義崋 2014-12-04 06:10 via pc

    累觉不爱

    0
    0
    回复
  • sskkgk sskkgk 回复葱葱 2014-11-20 10:41 via pc

    “老弱员工”??你搞错了吧?!!老弱员工都留在了中电信,看来你不知当年状况吧?

    1
    0
    查看对话
    回复
  • 葱葱 葱葱 2014-11-19 14:30 via pc

    某业内人士对我说,这是当年成立中国移动给很多人造成的心理阴影......当时中移动组建阻力不小,很多人不愿意去,最终只好接纳了一波老弱员工,结果当时那批人都拿到了丰厚的股权激励......

    0
    1
    回复
  • st_1706990234 st_1706990234 2014-11-19 12:58 via weibo

    一切都离不开,围城二字!

    1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