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台还未形成契约关系,主播们自立门户的硬件条件就已成熟了

摘要: 在这个“趣味相投”的娱乐时代,网红“抢钱”式的变现方式比微博大V、微信KOL等更彻底也更干脆。

一夜之间被点燃的网络直播正迎来一批又一批的网红。

尽管18号出台的监管政策日益趋严,但在“月入十万”、“百万签约”等新闻的激励下,依然有很多年轻人做起了网红梦。成为网红的条件有很多,或者是傲人的容颜和身材,或者是与生俱来的逗比天赋,亦或是在游戏和音乐上的独特技能。

尤其在这个“趣味相投”的娱乐时代,网红“抢钱”式的变现方式比微博大V、微信KOL等更彻底也更干脆。在色情和暴力笼罩下的网络直播,最终将会走向何处?

平台和主播,绑架与被绑架的左右手互搏

深夜、房间、女主播…….类似对网络主播私人生活的报道已经太多,表面看起来性感吸金的网红被包装成了一个又一个励志故事,这大概也是很多人涌向直播大潮的原因所在。当然,这些故事也揭示了另一个问题:平台和主播之间的相互绑架。

此前网上曾流传出一份网络主播签约的预估价表,高于千万的竟然有两位数字,百万级别的主播则“比比皆是”。但对于更多的主播来说,想要获得人气和订阅数很多时候要依赖于直播平台的推荐和流量引导,绑架的链条便由此产生。

一方面,新人想要获得平台的推荐,不得不选择向平台妥协,要么以极低的月薪和平台签约,要么在打赏抽成上做出让步,以至于平台抽成从10%到70%等各种比例的出现。

另一方面,在2015年之后网络直播平台的原有格局被打破,进入这个领域的创业者越来越多,而新平台想要获得更多的融资需要足够的人气来保证日均在线人数,那么天价挖来知名主播便成了其中一个方式,这也是老牌直播平台人才流失严重的重要原因。

而对直播平台来说,主播资源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相应的培养成本也日益增高,比如在主频道上推广新主播造成的用户流失,投资和收益在短时间内难成正比等等。

很明显,当前主播和平台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朝着良性发展,一是双方的契约精神尚未形成,直播可以随意跳换平台,而平台对新人的培养又近乎苛刻;二是非知名主播的话语权不高,对平台过度依赖,导致在盈利和积累人气方式上的扭曲。这种绑架与被绑架的左右手互搏为网络直播换来了繁荣,也制造了直播中的乱象。

利益驱使下,网络直播的繁华和乱象

从论坛到微博微信再到今天的网络直播,社交产品的不断升级也创造了新的盈利模式。回看微博微信的增长轨迹,网络直播已然度过了用户教育的阶段,日益增长的用户数量和直播平台的频繁融资无不预示着网络直播行业的繁华临近。

数据显示,目前国内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2亿,其中大型直播平台在每日高峰时段,会有三四千个直播“房间”同时在线,用户数达到二三百万人次。

实际上,从2014年开始视频直播就已经在国内风起云涌,典型的事件就是9158的上市和斗鱼的2000万天使投资。而到2015年,国内大大小小的网络直播平台已经突破200家,市场规模已达77.7亿元人民币。同时网络直播也开始了遍地开花式的发展,从最初的秀场直播,延伸到游戏直播、生活直播、社交直播等等。

当然,网络直播更让人关注的还是频繁不断的融资报道,从几千万到数亿美元不等,根据最新消息来看,斗鱼估值已经超过10亿美元,YY的市值也达到了34亿美元,不可谓不繁荣。同时,基于云计算的视频云服务也随之兴起,网易、金山、乐视等纷纷布局于此,基础设施成本的降低也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了网络直播的成熟。

和其他社交产品相似的是,网络直播的火爆成就了直播平台也填满了“网红”们的口袋,但对草根参与者来说,盈利情况并不乐观。与传统社交产品不同的是,一般成为大V或知名KOL,要么有专业的包装团队,要么是个人的魅力、学识、行业地位等做支撑,而在网络直播平台上这个门槛似乎低了很多,或许这也是网络直播乱象的来源。

不久前,文化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名单显示,斗鱼、YY、熊猫TV、战旗TV、龙珠直播、六间房、9158等19家网络直播平台因涉嫌含有宣扬淫秽、暴力等内容,被列入互联网文化活动违法违规查处名单。一是演艺类直播平台含有宣扬淫秽、色情、危害社会公德内容的网络表演,不乏性挑逗、性暗示等行为;二是游戏直播平台提供含有赌博、暴力、教唆犯罪内容的游戏内容展示。

在利益趋势下,不管是直播平台还是主播,都要博取观众眼球,并吸引观众付费。那么色情、暴力等打擦边球的行为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网络直播的盛行已是大势所趋,但盈利模式的乱象又意味着现有“主播—直播平台—观众”的结构将被打破,并被更加良性的模式所替代。

自媒体时代,主播们或将成为掌舵者

正如前文所说,主播和直播平台之间已经呈现出绑架与被绑架的关系,而随着大批明星和专业人士的加入,对直播平台的依赖开始降低。尤其在监管趋严和草根主播来势汹汹的情况下,为了避免劣币驱逐良币,主播们或许应该顺应自媒体时代的趋势。

首先,主播们“自立门户”的硬件基础已经成熟。视频云的兴起似乎是驱动网络直播爆发主要的外在因素,一方面基于云计算的弹性服务降低了搭建直播平台的技术门槛,另一方面配套服务的日臻成熟,解决了直播的人力投入和运维成本。举个例子来说,网易除了在视频云服务上提供音视频直播端到端的解决方案,还推出了云信、七鱼、易盾等云计算产品,也就是说“直播+IM聊天+客服+安全保障”的直播机制已经出现

一个基本的商业常识,直播平台们以千万年薪签约主播的同时,后者势必会为其带来更大的价值,比如粉丝。事实上,当一个游戏主播从一个平台转战另一个平台时,往往会影响粉丝的选择。

由粉丝支撑起的网络直播本身就是自媒体的一部分,而从自媒体发展的趋势来看,网络主播们急需类似于微信公众号等有更大主动权的平台,现在来看,利用视频云搭建自己的直播平台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并通过转播的形式授权给更多的直播网站。那么,拥有大批粉丝的网络主播们通过抱团的形式实现利润最大化或许是导致主播们“出走”的另一个原因。

除此之外,利用视频云服务自主搭建的直播平台也给了主播们更多的个性化盈利方案,比如在直播平台上设置淘宝店的链接,导流给其他主播等等。

再次,价值观趋同才是网络直播延续的关键。目前的网络直播或多或少的依赖于色情和暴力,这种低质甚至糜烂的娱乐化内容对网络直播早期的扩张有着很大的推动作用,但随着监管的趋严,网络主播们不得不面临的一个选择是如何让自己的内容更有价值,并在价值观上和粉丝形成认同感。从媒体报道来看,在明星和网红进入直播的同时,类如文化名人、财经分析师、基金经理等等也开始加入直播大军。

无疑,这些高质量主播的加入将加速网络直播的内容沉淀,同时也将改变网络直播的定位,不再是“造星平台”,而是一个“发声渠道”。

自博客时代开始,内容生产者都未能成为真正的掌舵者,平台掠走了大部分利润,留给生产者的只是蝇头的小利。网络直播平台的群雄纷争,让内容生产者的重要性达到了历史的顶峰,在一番激流勇进之后,有价值的主播将替代网红成为直播时代的标签。

【钛媒体作者:Alter,微信公众号:spnews】

本文系作者 Alter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Alter
Alter

私人微信:imhefei,微信公众号:Alter聊IT(加spnews)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