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海尔、华为、腾讯⋯那些纷纷给自己做史的活物|钛搞了

摘要: 《联想风云》《海尔中国造》《华为的世界》……以及最新的《腾讯传》,信奉以史为鉴的中国企业家们热衷于为企业“树碑立传”。然而在这变革的时代,谁能定格一座正在喷发的火山,企业史的描绘中已发生的尚且未必真实,又怎可能指引出未来的方向。

腾讯

(“钛搞了”是钛媒体一档严肃搞笑专栏。你没搞错吧?是啊,我们就是这么严肃地来讲讲商业里这些无厘头的事⋯⋯关注我们,一起来搞!)

 

2004年夏,刚刚出版了《本杰明·富兰克林传》,并着手完成《爱因斯坦传》的艾萨克森接到了乔布斯的电话,想请他为自己写一本书。“再等10年、20年吧,等你退休吧。”在艾萨克森眼中,那时的乔布斯还不能和富兰克林、爱因斯坦这些“历史伟人”相提并论。

一直到乔布斯病入膏肓的2009年,乔布斯的妻子劳伦·鲍威尔给他打去电话,“如果你想要写一本关于史蒂夫的书,最好现在就开始吧。”艾萨克森也终于等到了乔布斯超凡入圣、被全世界顶礼膜拜的那一天,于是,《乔布斯传》写作计划正式启动。

仅上过半年大学、如日中天时被商界“流放荒野”的乔布斯尽管一生游走于主流之外,然而在自感时日不多之时仍然希望借一名“正统作家”的笔跻身历史“名人堂”。

马化腾指定吴晓波书写《腾讯传》,也是希望腾讯不仅在中国科技编年史中有一席之地,更能在“跌宕两千年”、“激荡三十年”的中国企业史长河中找到自己的坐标。

虽然一个桀骜狂狷,一个谦逊低调,但是乔布斯和马化腾都在“IT狗仔”横行的科技圈成功保持了神秘的形象,还没有像出镜太多、大话太多、鸡汤语录太多的马云那样已经被完全“祛魅”。

所以,这本《腾讯传》仍然足够地引人关注,而不像阿里的历史那样因为在各种场合被“剧透”,被讲述过太多遍而“烂大街”。据说,现在每天都有无数企业老总像追武侠小说连载一样在吴晓波频道追看《腾讯传》。

连载企业史,这也是只有在社交网络时代才会出现的写作景观。

古今史家皆心知肚明:最难写的历史永远是当代史,因为一切都尚未盖棺定论。正如吴晓波在《腾讯传》序言中的比喻:谁能定格一座正在喷发的火山,他颇有自知地把创作的终点放在了微信爆发前夜的2012年。

所以,这注定只是一部腾讯的“断代史”,“微信前史”,它能够为我们揭示腾讯从何处来,却不能告诉我们腾讯将往何处去。

《联想风云》《海尔中国造》《华为的世界》……熟读中国史,信奉以史为鉴的中国企业家们热衷于为企业“树碑立传”,也养活了一大帮靠歌功颂德为生的商业作家。通过钩沉中国商业史上的“失踪者”,吴晓波成为了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商业写作者。

企业史一方面能够满足创始人的“帝王幻觉”,一方面也能为员工与合作伙伴加油打气,还可以作为企业对外示人的一张“靓丽名片”。更为重要的,一旦将过往的辉煌“封印”在一本书中,仿佛就为自己赚到了一张“免死金牌”。

当然,我们都知道这不是真的,因为后来被“打脸”的案例数不胜数,当年的成功秘籍戏剧性地成了“失败者的墓志铭”。

而且,这些企业家也往往热衷于去上“历史这座商学院”,争先恐后地将易中天、王立群等学者延为座上宾,同时也会高薪延揽世界顶级“企业巫医”来为企业把脉看相。

但是,对于一举一动、一次update一个改版皆暴露在阳光下的新一代创业者来说,历史已经消解于每时每刻的用户增长曲线之中。所以,你没有听说贝佐斯、拉里-佩奇郑重其事地请人为企业立传,对于从内部、外部、科技、商业等各个角度透视的著作也怀抱“爱咋咋地”的无所谓态度,就像扎克伯格对电影《社交网络》一笑置之一样。

科技和创业已经成为时代的显学,历史的忠奸褒贬、功过评判已经雨打风吹去,就像Google让往事都随风都随风的“Don't be evil”。

“连腾讯也对自己的历史漫不经心。它的档案管理可以用‘糟糕’两个字来形容,很多原始文件没有被保留下来,重要的内部会议几乎都没有文字记录,几乎所有的腾讯人都告诉我,腾讯是一家靠电子邮件来管理的公司,很多历史性的细节都分散于参与者的记忆和私人邮箱里。”可资对照的是凌志军在《联想风云》中也提到的:“20世纪90年代初期,它开始整理自己的历史档案时,创建者们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公司成立时的任何记录,甚至根本忘记了那是在哪一天。“差别在于,联想很早就开始有意整理公司历史,而策马狂奔的腾讯直到今天才开始回过头看来时路。

“一家靠电子邮件来管理的公司”已经给吴晓波的历史写作设下了重重挑战。那么,一家靠微信管理的公司呢?拼凑历史已经成了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

大学二年级时读到的《硅谷热》曾被周鸿祎奉为创业圣经,如今,90后甚至00后的创业者们早就通过TechCrunch、The Verge、钛媒体搭上了硅谷跳动的脉搏。

《谁说大象不能跳舞》不能告诉我们 IBM今年三季度财报为何出现“滑铁卢”,《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无法解答“Wintel同盟”何以威风不再,互联网正在使传统的那套商业逻辑不再灵验,在狂飙突进的网际飞车上我们已经没有空去看后视镜。正如腾讯的人对吴晓波说的:“在互联网行业里,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未来,昨天一旦过去,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所以,你就可以理解那些走过了几十年枪林弹雨的商战的企业家何以焦虑如热锅上的蚂蚁,就像Apple Watch重新定义了奢侈型腕表一样,网络新贵们重新定义了战场,“老兵”们熟读了几十年的兵法顷刻间成为了废纸。哪怕任正非们出于本能地想从《失控》等网络兵法中找到作战地图,却发现自己几乎看不懂,要知道《失控》是一本20年前的书。

挠白了头去琢磨90后到底在想什么的周鸿祎恐怕没有时间再去熟读《毛泽东选集》了。(本文首发钛媒体)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张远
张远

钛媒体、《商业价值》记者,insights provider, 微信:haizi0001000

评论(2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