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山岭隔开的旅行与心愿

摘要: 或许我真正需要逃离的,并不是这乏味的人生,而是推着自己像陀螺一样不停转动的惯性吧。青春花谢,回头未迟。

前同事在网易干了4年,不怎么开心,因为所在环境的束缚,谈不上有多少资历的积累,技能的成长。说白了,就是阑尾项目里的一粒炮灰。

炮灰们在大公司里飘来飘去,漫天飞扬。如果能做有价值的事情,沉淀下来有含金量的才能,那样的岗位其实是少数,大部分人都只是搞搞维护,提高自己的含铜量而已。

哪怕是暗金色的黄铜。

前同事春节后辞职,打算花半年或一年的时间去旅行。她朋友很吃惊,说你刚加薪不少,还辞职吗?

她反问,那点钱能改变命运吗?

聊起这事的时候,她说,其实我知道一场旅行改变不了什么,既不会成为向往中的那个自己,回来以后的路也很艰难,甚至会因为落差而绝望……

沉默片刻,我说,多希望在你这个年纪,我也会做出和你一样的决定。26岁的我太重名利,等到或许能看淡这些的时候,又被太多责任感束缚。

世间哪里有时光隧道,可以反悔人生。

我是个十足的悲观主义者,总害怕被职场淘汰,晚景凄凉,所以很努力地工作,每一年都希望自己能翻过一个大坎,接下来的路越走越顺,过上安心的日子。但当了十几年工作狂之后,路反而越走越窄,前途仍充满惊慌失措的想象。创业失败怎么办?产品行业变化这么快,再过几年脑子跟不上怎么办?如果几年后求职,相比起40多岁的大叔,人家更乐意用30岁当打之年的产品经理怎么办?

即便在漫长的时间里,从青年到中年,用工作塞满生活并且小有积累,我依然没有安定感;依然把自己绷得像拉满的弓弦,松不下来;依然指望着“接下来翻过一个大坎,路就会越走越顺,过上安心的日子”。天啦,这个目标我已经追求了十年之久。萌都卖空了,人也变老变丑了,它还没有实现。它多半永远也实现不了,只是年少时的意淫。

既然如此,选择任性或不任性,坚持或不坚持,乐观或不乐观,拼搏或不拼搏,结果还不是一样,还不是觉得“以后的路会很艰难”——我跟前同事说,那你就扬起头去旅行吧,别跟我一样后悔,挣扎了十年还是对未来诚惶诚恐。

漫长的旅行至少可以改变你的回忆,在沉闷又折腾的人生中留下美好的剪影。

这辈子,我有过一次机会去实现心愿,一次漫长的旅行。那是去年从网易辞职后,几乎作好了一切准备,最后却选择创业。哄自己说,是因为没有好用的App来记录旅程啊,屁嘞,其实还不是放不下名利,妄想自证才华。结果我只猜对了一半,只猜到能做出自己喜欢的产品,却陷入旅行大沼泽的持久战中。那些合上眼的幻觉,比如在清莱的树荫下写写小说,在拉萨的大街上骑着自行车飞跑,在一个个无名小县城里背包行走,都被山岭隔开,再难相见。

创业是自由,也是锁链。

看着前同事远去东南亚的背影,甚是伤感。我在她的年纪可没有这般勇气,只有对未来的贪婪与恐惧。而年纪越大,选择越少,假如以后生了孩子更是被捆得牢牢实实。了解到这世界残酷法则的时候,已经身心俱疲,生而无趣。这不是我想要的人生,这是我不得不强咽下去的人生。

却不甘心就此对命运认输。

今年,创业项目会有个初步结果出来。或者被资本认可,拿到A轮活下去,继续行程表上的第二阶段,第三阶段;或者资金耗尽,拥抱散伙。如果是后者,我会走上“漫长的旅行”之路;如果是前者,则启动“半强制旅行计划”:蝉小队每个月都配给1天旅行假期与1k旅行津贴,可累计5个月,相当于每半年有一次9天的旅行机会,对测试、招聘与激发灵感也会带来很大帮助。创业就像是马拉松,学会享受过程,才能在巨大的焦虑感中存活下来,为下一场冲刺蓄力。

或许我真正需要逃离的,并不是这乏味的人生,而是推着自己像陀螺一样不停转动的惯性吧。青春花谢,回头未迟。

本文系作者 纯银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纯银
纯银

37岁宅男 / 老去的彼得.潘 / 产品设计匠人

评论(0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