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又有人想模仿教育平台Megastudy,这样的模式行得通吗

摘要: 如果教育O2O能够利用线上优势全力提升服务品质,同时在线下通过VR/AR等技术提升班课教学效果,帮助老师进一步实现授课的“娱乐化”和“实用化”,那么中国明星教师的养成也将前路可期。

教育O2O平台疯狂老师日前被披露将通过超级名师大班模式进行变现探索,创始人张浩甚至表示将在后续教师端版本中加入直播录播课程的功能。通过超级大班与网络直播主推明星教师,这一路径与韩国辅导巨头Megastudy初期发展路径似乎如出一辙。然而,Megastudy的“造星模式”曾一度被断言在中国难以复制,教育O2O又能否颠覆论断,成功破局?

高风险的造星模式让传统培训机构望而生畏

力捧名师的“造星模式”是Megastudy模式的核心,它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优秀的师资队伍。曾有报道称,Megastudy一名师与韩国偶像男星Rain同时出现在某中学操场,最后发现Rain的欢迎程度竟远不如那位老师。Megastudy“造星模式”的现实魅力由此可窥一斑。Megastudy善于将优秀教师明星化包装,从宣传资源、人力团队到资源分配都毫不吝啬。

然而中国的大型机构尽管都试图成为中国的Megastudy,积极探索模仿,但都在名师成长扶持上愕然止步。在中国培训行业看来,不论内容研发还是课程设置,如果过多依赖于教师个人,则有可能使得机构在教师离开后陷入被动,失去核心竞争力。

因此,各大机构近年来都在积极地“去名师化”,甚至连早期热衷于包装名师的新东方,现在也早已脱离了这一轨道。俞敏洪在谈到如何避免师资力量流失,如何把教师的知识转化为资产时甚至直言:"如同麦当劳来中国后可以加辣椒酱一样,新东方只给老师20%的发挥余地"。

那么,年轻的教育O2O为何与“前辈们”意见相左,竟选择了看似冒险的造星之路?

造星模式可以带动教育O2O的流量分发

对教育培训而言,最有价值的“流量”自然是生源。教育本身试错成本极高,因此,教育O2O作为新业态必须借力老师与家长间已经成熟的信任关系来获取初期生源。几乎所有教育O2O平台在发展初期都采取了用补贴吸引老师,继而让老师将生源导入平台的用户积累路径。即便是强调不做名师模式的轻轻家教也是如是操作。

显然,明星教师可以成为教育O2O的高效能“流量入口”。一方面,企业品牌知晓度与认可度会随同教师个人品牌的打响而大幅提升,平台整体流量将得到助推;另一方面,在明星教师无法满足所有学生粉丝的需求时,盈余生源将“造福”平台的其他教师,带动普通教师群体的个人成长。

目前活跃在中国教辅市场的传统培训机构,大多已运营十年以上,有了较为成熟的企业品牌,新市场的拓展主要依托既有品牌的认可度。“流量”来源的表面稳定性导致传统机构在考量名师的生源吸纳力和品牌威胁性时,选择了更为稳妥的“去名师化”自保之路。

明星化包装是教育O2O留住名师的有效方式

回溯Megastudy的发展轨迹不难发现,这个年营收超过20亿人民币的辅导巨头,也是通过涉足线上渠道开启名师明星化的。Megastudy创始人孙主恩最初即是线下大班课教学名师,他经常在三五百人的场子里进行讲座。当时,为了便于首尔以外的学生也能听到讲座,Megastudy开始将讲座辅导现场录制并发布到网上。

这一“线下形成优势,线上扩大优势”的路径,如今演变成了Megastudy的“造星模式”:首先,老师需要在线下经过一段时间的试讲,当教师自身个人能力(教学感染力、生源吸附力等)达到要求后转到线上,Megastudy会对其实行线上保护,继而形成线上完全竞争,然后开始进行对这位老师的明星化包装。

青岛“捷径英语”名师于瑶曾在接受采访时直言,多年来,自己都保持着年入320万的收入水平,但是生源饱和、影响力仅局限于山东等问题都让她觉得自己在原地踏步,加入O2O平台主要是希望能够帮助自己突破“天花板”困局。

显然,对于这些真正的名师而言,个人价值的进一步放大是第一诉求。教育O2O如果能通过明星化包装解决这群名师的成长诉求,就能留下这些实力的“流量入口”。

教育O2O具有“造星”的先天优势

首先,大数据是教育O2O的绝对优势。老师入驻教育O2O,即会形成个人的数据沉淀,平台能够依托大数据快速发现值得培养的名师。挖掘到有潜力的老师后,平台可以通过综合分析学生成长路线、线上行为轨迹与教师授课评价等,对老师进行优缺点分析,继而进行名师的进一步针对化打造;同时,平台利用大数据对学生学习行为的分析,也能为明星老师提供课程方案优化上的数据支持。

其次,教育O2O的工具化管理模式让教辅环节更流畅。与传统培训机构依靠行政人力强化团队建设不同,教育O2O在教学体系上更侧重于工具化管理。以请他教为例:内嵌 IM 工具让家长和老师在产品内部建立起联系;为老师提供时间管理工具,提高教师效率;提供支付系统,家长一次性收费,但按课时支出的模式,便于家长对服务品质做把控。从沟通到支付,教育O2O全面重塑了线下繁杂的人力流程。

如果教育O2O能够利用线上优势全力提升服务品质,同时在线下通过VR/AR等技术提升班课教学效果,帮助老师进一步实现授课的“娱乐化”和“实用化”,那么中国明星教师的养成也将前路可期。

在Megastudy,顶级明星教师一个人年贡献营收可以达到1.8个亿人民币,其个人可以拿到接近一半甚至更高。而韩国尚只是中国一个省的面积大小而已。如果“造星模式”在国内教育市场成功,“时薪超网红”的教师又算什么稀奇呢?

本文系作者 元宵大人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元宵大人
元宵大人

评论(2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