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买下了papi酱的“第一次”|钛搞了

摘要: 这可能是互联网史上最贵的初夜。

“钛搞了”是钛媒体一档严肃搞笑专栏。你没搞错吧?是啊,我们就是这么严肃地来讲讲商业里这些无厘头的事⋯⋯关注我们,一起来搞!)

清明节的前一天,我那台用了四年的笔电向我提交了正式退休申请。它那宛如涡轮增压一般可怕的散热风扇呼啸声让我整日提心吊胆。果然,老司机在三号的晚上突然熄火,怎么也打不开了。正当我考虑要不要重新置办一台新笔电时,我突然想到会不会是散热老化的问题。翌日,我带着那个烂了一半的笔记本背包去了村里唯一一家电脑维修店,于是才有了今天我所要讲的一切。

街上停着几辆大货车路上飘散满灰尘,让人咳嗽不止,询问之下才知道最近正赶着旁边造锅炉房。在PC市场萎缩的当下,村里也仅存一家电脑维修店,不管怎么说店面都略显寒酸,随处摆放着十多年前的硬件。表明来意之后,老板二话不说递给我一支烟:“你这情况我见过啦,没事,清个灰就成了,来来,坐坐...”。

递来一根黄山烟,老板熟练的操起手术刀准备将我的笔电大卸八块。我这屁股还没坐热,店里又进来一人,圆头大脸就像个胖头陀,进门便是一句玩笑:“怎么,今儿起这么早?” “呵,可不是嘛,今儿晚上哪嗨去?”。

说着这人还打开旁边电脑里的X狗播放器,一阵熟悉的DJ土嗨摇劲曲从音响里传来。我一看这是要开趴了吗?吓得我连忙低头玩手机。听不到1分钟,胖头陀又看开了视频,本以为又是什么草原歌曲,可我一听这声音就觉得不对劲,抬头一看:“这不罗振宇吗?”

感情这位仁兄还真是罗振宇的粉丝,当天正播着《罗辑思维》的最新一期《我们怎样“策划”papi酱》。开头罗振宇就感慨了一下最近朋友圈,被papi酱刷得屏,顷刻间全国的媒体人都在说他投资papi酱这档子事。

有分析网红效益的,有分析粉丝经济的,有的干脆就扒罗胖子和他的投资人们,更有帮papi酱出谋划策指点江山教她怎么套现的,来来回回这么多文章可以说这个罗胖这次要干得真漂亮,就跟他们节目里的指导方针一样:“劫就劫皇粮,嫖就嫖娘娘。(指要干就干大事,源于罗振宇老家安徽方言)”

罗是个出色的商人,这一点他在视频里也反复承认并提及。他从不避讳媒体人对钱的执着,不认为广告会玷污内容创业者。同时他也很看好papi酱,上来就说papi酱如何火如何红。如果用我的话总结一下的话,罗是想表达这个观点:“我万万没想到我这么一点点不足为道的投资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我真的没想到啊!

我就觉得这个集美貌于才华于一身的妹子不错,有钱途就投了啊!钱都不是我自己的啊!我的钱也是投资人的!我只是有钱没处花,1200万在创投界毛都不算。” 当然,他肯定是有猜到后果的。

此时,旁边的胖头陀还听得头头是道,老板一瞧都懵逼了:“啥啊这是,怕...屁...啥跟啥啊。”

胖头陀装做懂行:“网红嘛,就是明星,就跟你在YY里看的那些女主播一样。”

我一听都乐了,闹了半天原来大家都不懂,不过没关系。不知道papi酱是谁都无所谓。因为罗胖接下来会向你灌输他的“互联网思维”。

网红?不好意思,我们自己都不承认自己是网红。罗说每一个内容创业者都不会把自己定位成网红,咱们投资papi酱那是缘分,是天时地利人和。于是,罗又讲开了他和papi酱在徐小平老师家里如何如何认识,如何如何机智的提出拍卖方案。就跟现在中关村的创业街里的咖啡厅一样,几个人一拍即合说干就干。

罗本身就是自媒体界翘楚,对于内容创业自然有他的一套独特见解,当看到papi酱这种现象及人物之后,自然会推波助澜顺势营销。他还强调了一下:“我没有玷污人家小姑娘啊。”于是第二天,一打合同摆在桌上,直接签了。罗又说道:“我们这是尊重创业者,给她最大的自由程度,你看这合同都没多少。”

罗把这个拍卖叫做MOT(Moment of Truth)真理时刻,即事实浮现水面的一刻。从企业管理的角度上来说,这是罗做得最正确的选择。由于他之前在广院和央视有过一段求学经历和工作经历,对于20年央视黄金档的广告拍卖事件,罗一直铭记在心。他说那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1995年央视广告第一次招标拍卖,诞生了新的广告标王——孔府宴酒。

胖头陀终于能接上话了,冲我笑道:“知道这个酒不?我们当年就喝这个。”

“这还真没听说过...”

罗说他们这一代内容创业者老了,现在的年轻人确实不知道这个酒,不过在当年的罗在看来,他对招标这个事可是一直记在心里,于是就有了现在papi酱的广告招标。如罗所说:“我们就是要造个新媒体标王”。罗要做一个标杆,订一个议题给世人,管它是对是错,管他骂我还是赞我,只要有关注,这事就对了。在互联网时代,大家都用你造的热词,跟踪你炒的热点。

一旁胖头陀都看出来了,笑了一句:“就是不要脸嘛”。

3月27号,papi酱广告招标沟通会门票已经卖到8000块了,花8000去看现场版的《罗辑思维》,其实也没多讲太多。罗预测最后广告标王成交价将在1000万以上,并且明确的指出“烟草、白酒、P2P金融、药品、保健食品、医疗器械等行业企业及医疗机构不列入招标范围” 其实罗就是想说,您们这些个企业就别来瞎搀和啦,这位集美貌于和才华于一身的女子身价可是上亿哦,将来的新媒体标王绝对不允许出现这些产品,懂?

沟通会上罗详细的列出具体规则和玩法,一位来自重庆的辣条产商表示有意相投,但是企业却没达到罗所设定的预期标准。

问:我们是做辣条的,我认为papi酱对我司的产品定位应该是最精准的,但是我们注册资本不够。

罗:用注册资本设门槛很过时,很无耻,但是的确是有效的。如果你注册资本不够,但很有诚意,你总会找到办法解决的。(解读:没钱别来玩,papi酱粉丝定位一二三线屌丝男士,看起来确实比较适合辣条产商,不过罗说了,粉丝数据他们自己会分析不用他人着想。相比之下,我觉得罗心里对广告商也有一定期待,或许他钦定了也说不准。)

问:如果我拍卖成功了,是否获得了papi酱这个IP的使用权,是否可以玩起来?

罗:你成为了标王,我们成了一伙儿,虽然你不在法律上拥有papi酱的IP。但我们因为合作,会彼此有所助力。(解读:你出钱我出IP,若想干涉太多只能对不起)

问:我是做保健食品的,不在合作范围,是否可以参与?

罗:我们一会儿把门票钱退给你。(厂商:玩我呢?)

其实,明眼人都能看懂啦。所谓网红很有可能只是一种现象,是昙花一现,大家都在猜测罗如何一次性收割papi酱,提前套现也好,鼓吹消费也罢,总之papi酱的初夜能值多少钱,一切的一切只能在4月21拍卖会当天知晓。

作为媒体从业者,我们觉得许多人对新媒体标王事件是持鼓励态度的。内容创业者在今天终于翻过层层困难,迎来了一个历史性时刻。多少自媒体人还眼红不止,不停的酸papi酱揶揄罗胖子。猜得东西多了,其实都等于给罗造势,多少年后我们再回首新媒体标王。当然,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助推者。

罗给我们提出了一个猜想:“如果你是新媒体标王,你会怎么玩?” 这可能是互联网史上最贵的一次初夜。如果我买下来了,这个烫手山芋该怎么吃,将会是一个无比头疼的问题,接下来咱就给大家分析分析初夜会有哪些玩法?

前戏

没有前戏的高潮都是逢场作戏,你可帮papi酱营销作势,炒作话题。当然这是一个双向的过程,做为甲方也能从中获得巨大流量,和话题焦点。反正怎么玩都不亏,就看你想玩啥。重点在于建立一种互信和亲密关系的方式,站在两性的角度来看,前戏是制造美妙体验的必要元素。

首先,就得麻烦公关同学了,旗下的那些个广告狗不得不天天构思文案,就算是辣条广告,再次也要达到“集过瘾和高潮于一身的辣条”的文案水平吧?拜托,互联网时代!微博上的那些个营销号一个都不能放过,在正戏投放之前得让这些酸papi酱的人感受一下什么叫无奈。前一秒还在嘲讽,后一秒就撅起屁股等甲方了,这才是真正的“口嫌体正直”。然后是那些媒体老师们,疯狂的写啊!让你丫分析让你丫评论,都过来写软文吧。

百度指数里,罗只有papi酱的19分之一

高潮

这判断两个人是否河蟹相处的根本条件,就算是假高潮也好歹是装出来的啊!至少大家还证明我们“爱过”。那买下了初夜的标王我会怎么玩呢?

papi酱视频只有三分钟,如何在短时间内展现标王价值可能需要点功底。罗对广告有这么一个看法:“我们没说这广告多长吧,从来没说这广告多长,所有传统媒体的广告都是几秒、几秒,这广告理论上是不是可以达到100个小时?我不知道,papi酱的视频节目一般都是三分钟。

我给你们算了一笔账,你只需要播一个五个小时的广告就OK了。是这么算的,24帧,一个视频一秒钟是24帧,然后乘以60秒,再乘以60分钟,再乘以5小时,得到的数是864000。什么意思?假设我做五个小时的广告,然后我把每一针放两个二维码,在双十一头一天,11月10号放出来,就是所有的双十一的潜在购买者,你都可以到这五个小时的视频里面去寻宝,所有的二维码后面都是一个优惠券,或者是一个商品,免费赠送的,也就是你获得了864000个广告位置。”(以上为罗在3月27号沟通会上的原文,略作删减)

我去!感情每一帧都能打广告啊!不得不佩服罗的营销能力,但是观众能在一秒内看完24个广告吗?每一帧都换一个二维码,吃相也太难看了吧?所以,斥巨资买下初夜的我绝对不能允许如此低劣的广告。

放个二维码又显得太单调,算了,穿件二维码得了。

不行,这也俗,干脆直接植入好了。

嗯,这样看上去还不错。既然都这么直接了,还不如去做直播算了,有“中国第一网红”的称号加成,再转战直播,签约费怎么着也得上千万吧?

这波高潮能持续多久目前大家都不清楚,不过道理我们都懂,既然都拿来拍卖了,papi酱的广告一定会撩动整个互联网内容创业者们的内心。但是,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大多数都在唱衰。你说这是提前收割吗?你觉得这是透支创业者的未来吗?或者说大家只是单纯的想要一个新媒体标王。

而关于papi酱,我们从头到尾提及她的时候更多的会想到什么呢?罗说他想打造一个时代,内容创业盼到头了,拍卖只是运势而生。罗有自己的核心产品,有自己的核心的内容,他可是在互联网内容创业圈摸爬滚打起来的老油条,他才是中国自媒体的标杆。要按商人角度说,罗看重的不是papi酱本身。“以前的商场是人和人打交道,现在是钱和钱打交道”。

结尾

话毕,我的电脑已经修好,老板点开屏幕一切正常,看来这台涡轮增压笔电还能再战个几年。想到这我又能省几千块钱,就不由的开森。8000块的沟通会门票买不起,所以咱也就只能在破键盘前意淫下papi酱好了。一旁,屏幕里罗振宇仍在手舞足蹈声情并茂的说他那套互联网思维,胖头陀看得入神,全程不说话。

我跟他开玩笑说道:“ 叔,这多扯啊 ”

胖头陀转过头来,表情严肃,一本正经的在我面前摇了摇食指,留下一个深不可测的背影。

【钛媒体作者介绍:互联网圈内事;微信公众号:quanneishi】

本文系作者 互联网圈内事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互联网圈内事
互联网圈内事

“互联网圈内事”(公众号:quanneishi)每日精选最新热门有料内容,犀利点评IT八卦事件、解读互联网百态人生,致力于做最值得看的互联网八卦自媒体!

评论(1

  • Dandan001 Dandan001 2016-04-06 10:38 via android

    呵呵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