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创始人卡拉尼克:战斗本性似乎因成功而膨胀

摘要: 因为当Uber在美国各地和全球扩张时,卡拉尼克必须继续发动已经难看而且旷日持久的与出租车行业和监管机构的战争。卡拉尼克豪不掩饰他对敌人的蔑视。他称:“一些市政人员很棒,但多数很无趣,我会尽可能减少与他们会面。”

Uber联合创始人

钛媒体注:据《名利场》网站报道,著名的科技专栏记者和撰稿人卡拉·斯维谢尔(Kara Swisher)撰写文章称,特拉维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创办的汽车服务应用开发商Uber估值达到182亿美元,但他依然需要花大量时间应对敌人,他的敌人包括出租车行业、全球监管机构、竞争对手,有时甚至是客户。以下为名利场报道全文,网易科技翻译:

 

有时,特别是在准备战斗时,特拉维斯·卡拉尼克的脸就像一个拳头。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眼睛会眯起来,鼻孔会张大,嘴巴会撅起,整个脸就像准备打出去的攥紧了的拳头。甚至他海军陆战队士兵风格的头发似乎都倒竖起来,只要这位38岁的企业家遇到敌情,他的头发有时可以说是怒发冲冠。作为Uber的首席执行官,特别是在6月份这家成立5年的拼车服务巨头估值达到182亿美元后,卡拉尼克发现自己已不缺少敌人了。

他通过演讲和视频以及在Twitter上发表刻薄的言论,特别是向出租车行业。但有时也针对城市和地方监管机构(以前只是在美国,现在针对全球)、竞争对手甚至自己的客户,只要他们胆敢质疑他公司的做法。事实果真如此么?也许有点,但不完全是。正如曾与卡拉尼克共事过的风投资本家所说的:“这是战术而非战略。”

事实上,从很多方面讲,这种描述对卡拉尼克就像是一枚勋章——证明他对完成使命的热情和献身精神:彻底颠覆他对支离破碎的交通系统的思考。他表示:

“我是一个激情企业家,有时我喜欢地狱般的磨难。因此有几次我也会——过于执着,过于深入争议中,因为我对此太过狂热。”Uber最早的投资者之一则以更贴近事实的话解释了卡拉尼克的好斗性格:“既要当颠覆者又要不让人讨厌,很难。”

 

在雪天打不到车,产生做随时叫车服务应用的想法

有传闻称,Uber成立如同童话一般。2008年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卡拉尼克和他的朋友加雷特·坎普(Garrett Camp)在巴黎街头等出租车。由于一直没等到,他们当时就发誓一定要推出革命性的应用软件解决这个问题。前提很简单:按个按钮就能叫车。这是很有趣的就怪法国人的原创小说,但事实上只对了一半。

当时这2人在欧洲参加LeWeb年度科技大会,2人都很有钱,正在寻找下一个商业点子。卡拉尼克刚出售了第二家公司Red Swoosh,这家内容发布公司以2000万美元卖给了Akamai Technologies。坎普也在前1年以7500万美元将网络发现引擎StumbleUpon出售给eBay。回到巴黎郊区他们一起租的公寓里,在卡拉尼克称为JamPad的小组会议上,他们与其他企业家谈论了创业想法。

其中一个就是有关随时叫车服务应用的想法,这个想法就是因他们在雪天打不到车而产生的。然而,房间里的人表示,这种概念(后来成为Uber)与当晚讨论的其他理念没什么突出的地方。在回到旧金山后,卡拉尼克不久就开始行动,但坎普没有这么做,他对汽车服务概念很着谜,因此购买了域名UberCab.com。

拥有大量Uber股份的坎普表示,他不能放弃这个理念,希望成为卡拉尼克的合作伙伴。在巴黎2人曾一起爬上了艾菲尔铁塔最顶端,卡拉尼克甚至为了看风景而跨过管理者设置的栅栏。坎普回忆到:“我喜欢放手一搏,我知道这么重要的理念肯定需要很大勇气,他给我的印象是他有勇气。”

卡拉尼克表示:“他说,‘你想经营豪华汽车公司?’我就说‘我不想经营豪华汽车公司’。”他认为坎普对后来成为Uber的理念有远见。当回顾最初的沉默时,卡拉尼克解释到,这是形式所迫。他创办的第一家公司彻底失败了,第二家公司基本上与他无关,他当时很失落。正如他所说的,他很害怕失败。卡拉尼克称:“我经历了8年的艰难创业,但我亏损了,我还没准备好。”

 

真正引起关注是,当时旧金山市交通局下达停止运营指令

事实上,在创办的2家公司失败后至去巴黎前不久,他还一直和父母住在家里。他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退学后,过了近10年才成为科技公司创始人。他创业时刚过30岁,按照硅谷标准已经进入中年。但坎普最终让卡拉尼克厌烦了,2010年夏天Uber在旧金山成立,当时只有几辆车,很少的职员,筹集了很小一笔种子资金。

但这是很好的理念,特别是UberCab将利用科技行业最重要的新趋势:移动时代。任何人只要输入信用卡信息,都可按下按钮叫车。GPS负责定位,费用自动从客户账户中扣除。换句话说,正如坎普常常说的,每个人都能像百万富翁一样乘车。当年8月,著名天使投资人克里斯·萨卡(Chris Sacca)在Twitter上表达他对该服务的喜爱,几乎可以概括这个理念:“关注@ubercab吧,让罗宾·里奇(Robin Leach)也眼红。”

但真正引起关注是在当年10月,当时旧金山市交通局和加州公共事业委员会向该公司联合下达停止运营指令。2家机构都反对UberCab名字中出现的cab(出租车)字眼,因为该公司没有获得出租车执照。结果是,这种挫折正是卡拉尼克想要的:一次战斗的机会。在谈论到此事时,他依然表现出跃跃欲试,他表示:

“我们完全合法,并喜欢完全合法,政府就是要关闭。你要么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要么就为信仰而战斗。”

卡拉尼克将这种情况称为依然存在的“有原则对抗”。相反,该公司无视多数行政命令,只是将UberCab更名为Uber,从环球唱片公司购买了Uber.com域名,代价是2%的公司股份。后来,Uber以100万美元价格回购了这些股份,目前这些股份值数亿美元。此后,投入到该公司的资金源源不断,2011年2月Benchmark投资了1000万美元,对其估值为6000万美元。

风投资本家马特·科勒(Matt Cohler)表示:“我认为智能手机是现实生活遥控器,这是我见过的最好例证。”在2011年10月的融资中,科技行业最著名的风投资本家都感兴趣,包括网景联合创始人、Andreessen Horowitz的马克·安德里森( Marc Andreessen)。他是卡拉尼克在那次融资中的首选投资者,后者希望以3.75亿美元的估值出售公司12%多点的股份。为此他还希望安德里森加入Uber董事会。

卡拉尼克本想Andreessen Horowitz同意他的条款,在安德里森发邮件邀请他吃饭时他感到惊讶。安德里森。安德里森告诉卡拉尼克,公司只有9000个客户,营业额只有900万美元,营收为180万美元,因此估值只能有2.2亿美元。卡拉尼克对此表示反对,但风投公司坚持这个估值。几天后他们又共进晚餐,卡拉尼克似乎妥协了,在电子邮件中同意接受这笔交易。但最终他没有这么做。

在爱尔兰参加F.ounders大会时,卡拉尼克决定不接受并要求更高价格,但Andreessen Horowitz公司拒绝提高价格。协议最终没有达成,不过他们之间没有出现不愉快,后来卡拉尼克和该公司合伙人还在都柏林的Shelbourne Hotel酒吧一起喝酒。虽然这种争议在硅谷不是常见的,但对卡拉尼克是灾难性的,他回忆到:“这是一次重要的交易,因此当超越底线时,你必须重新开始。”

 

到2014年夏天,Uber的估值已经达到170亿美元

显然,从目前看Andreessen Horowitz错过了好机会。也许,2013年5月该公司投资了Uber竞争对手Lyft就毫不奇怪。不过,当时在Menlo Ventures的谢尔文·皮舍瓦(Shervin Pishevar)也在寻求投资Uber并立即投资了2000万美元。随后他将认识的好莱坞大牌如阿里·伊曼纽尔(Ari Emanuel)找来又投资了数百万美元。亚马逊的杰夫·贝索斯也投了资。

这次总额3750万美元的融资,给Uber的估值为3.3亿美元。此后投资热情不断高涨,后来的融资额越来越高。到2014年夏天,Uber的估值已经达到170亿美元。

由于硅谷新创公司往往给会议室取古怪但好听的名字,如Twinkie和Pong,因此Uber在旧金山市场街的新总部主会议室被称为War Room(作战室)。对卡拉尼克和他的团队来说,这是非常合适的居所。他需要帮助,因为当Uber在美国各地和全球扩张时,卡拉尼克必须继续发动已经难看而且旷日持久的与出租车行业和监管机构的战争。

卡拉尼克好不掩饰他对敌人的蔑视。他称:“一些市政人员很棒,但多数很无趣,我会尽可能减少与他们会面。”他说不谈判是合乎逻辑的,而非不合作。他表示:“如果核心原则都不一致,你必须进行有原则的对抗。”

旧金山出租车司机协会主席巴里·科伦戈尔德(Barry Korengold)认为:“他们是强盗式资本家。一开始就非法经营,没有遵守任何法规,不公平竞争。这是他们发展壮大、并有足够的钱无视法规的原因。”

如果你问Uber的“涨价”模式(指的是高峰时期提高价格),卡拉尼克就会立即兴奋起来。在2013年12月的纽约州暴风雪期间,这个模式引起广泛关注,当时Uber价格大涨,最高涨了8倍,引起大量负面报道和客户抨击。卡拉尼克对批评拒绝后退,他像教授上课一样地说到:“你想供应完全满足需要,你就要利用价格平衡供需。”

尽管卡拉尼克的态度一般不会屈服,但他不得不承认印象很重要。他表示:“如果我们在搞竞选活动,而Uber是候选人,这种情况不会实现。”然而,即使他这么解释,他还是不由自主地远离慎重、政治口吻,回到绝对主义。他称:“世界每个大城市都在发生政治竞选,但这不是民主问题,这是产品问题,你无法按照简单多数赢得胜利,你必须有很大优势才行。”

正是这种思路以及该公司招致的批评,导致卡拉尼克求助于2008年负责奥巴马总统选举的著名策划者大卫·普罗菲(David Plouffe)。今年8月卡拉尼克聘请普罗菲担任Uber公共政策和公关主管。普罗菲认为Uber不可避免将走向垄断并导致审查,他称:“我不认同该公司有形象问题的想法,我认为,如果你成为颠覆者就会有很多人将弓箭瞄准你。”

 

向拼车应用Lyft开火,努力破坏对手的融资活动

最近卡拉尼克又向拼车应用Lyft开火,他毫不掩饰地承认,将努力破坏Lyft的融资活动。他表示:“我们知道Lyft将筹集大量资金,我们将问投资者,‘你们知道,我们也要融资,在你们决定投资前,应该知道我们将在他们融资后立即融资’。”这只是Uber为打击Lyft而做的露骨行动的一部分。8月有消息称,Uber采取了一些冒险战术,派出品牌大使去当Lyft卧底乘客,然后劝说司机叛逃去Uber。

同时,Uber内部也出现了不满迹象。10月22日美国一些Uber司机联合抗议,关闭应用拒绝服务客户。他们的抗议集中在很多方面,包括最近下调价格(与Lyft竞争)对他们的生活有很大影响。卡拉尼克对他们的愤怒并不在意,在5月接受采访时他对本文作者称,无人驾驶汽车某天会完全不需要司机。(后来他在推文上称这需要到2035年,但损害已经发生)

卡拉尼克的战斗本性似乎因成功而膨胀。他表示,在赢得全球每个城市前不会停止。他称:“直说吧,使用Uber比买车要便宜。”确切地说,这是公共交通应该做的,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说,Uber成功会损害关注市政解决方案的努力。卡拉尼克认为,这不会发生,但更多的车会提供更廉价的乘车服务。

然而,卡拉尼克的愿景远非更好的出租车服务或漂亮的服务大众市内汽车,他从未想过进入豪华市场。他看到依靠被视为生活遥控器的智能手机运行的Uber在经济平稳发展上的潜力。投资了卡拉尼克的Red Swoosh的企业家马克·库班(Mark Cuban)表示:“他们很像早期只卖书的亚马逊,作为书商,亚马逊很好无可取代。因此贝索斯迅速让亚马逊变成不可缺少的网站。”

他本有机会投资Uber但放弃了,他后悔这么做,但解释称他对卡拉尼克表现出的过度雄心有些谨慎。他表示:“从外面看,特拉维斯·卡拉尼克似乎只想打仗而非赢得战斗,他似乎不是让Uber变成不可缺少,我希望这种态度以及他的坚持不懈,不会让他事与愿违。”不过,库班承认很崇拜Uber和卡拉尼克。

相比他棱角分明的个性,卡拉尼克对公司的态度有时几乎是温情脉脉的。有次在被问到是否会将Uber出售给更大的公司如谷歌时,他似乎真的很震惊。他表示:

“这如同问一个有很好的妻子,并且婚姻很幸福的人,‘你下一个妻子会是怎样的?’,我也一样,会说‘你说什么!’。”

本文系作者 网易科技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网易科技
网易科技

钛媒体内容合作方

评论(3

  • 布尔乔亚之犬 布尔乔亚之犬 2014-11-06 18:59 via weibo

    不就是黑车吗

    0
    0
    回复
  • 宋金波 宋金波 2014-11-06 18:22 via weibo

    //@钛媒体:#摘声#真正引起关注是,当时旧金山市交通局下达停止运营指令。旧金山出租车司机协会主席认为:“他们是强盗式资本家。一开始就非法经营,没遵守任何法规,不公平竞争。这是他们发展壮大、并有足够的钱无视法规的原因。”

    0
    0
    回复
  • 陈银668 陈银668 2014-11-06 17:36 via weibo

    @周鸿祎

    0
    0
    回复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